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六菱花,未曾见
六菱花,未曾见 文 / 小云云  2011-1-19 

六菱花,未曾见
  为你贮一海的思,在那静悄的城池,等待着六菱之花……
  一、
  小时候喜欢黑夜,尤其喜欢华灯初上的那一瞬。那不起眼的灯在夜里绽放,一点点,连接出一条温暖的路线,让夜归的游子知道家的方向。在黑夜里,人总是有一颗孤独的心,只是每个人的表现方式不一样。即使,这一刻,是怎样的孤独,总一个人伏在桌前和自己说话,写那些自以为忧伤的字,夹杂着莫名的情愫。
  我的世界一片蔚蓝,一眼望去却有些深不可测。会出现,白皙的皮肤,略带幽思的身姿的女孩,问我云的由来。
  始终看不清面目的她,好像很远,又仿若很近。我分明听着她细小的呼声。偶尔,也会看到华美的舞姿,恰逢漫天六菱之花翩翩飞舞。于是,我叫她“Yuki”。
  阳光减弱了很多,天空里浮动着厚重的云朵,一大团一大团纯净的白色,把漫天的阳光散射成无数金光碎片,天空被装点得梦幻华美。
  她问我,云的由来。我不清楚她为什么执着的要知道答案。
  我想了很久,竟没有个结果,时间在沉寂中哗哗流逝,终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我静静地沉默着,注视着天真无邪的笑。
  于是,好多个夜晚,我总是无言地默对着她。然而,蔚的脸上依旧是如铃兰花绽放的微笑。我想,她只是在我们端水走过的时候,留神到路旁一簇昙花绽放的美丽。在我的梦里,恍惚地活着。
  “云,是从哪来的?”
  你总是问,这一次,你竟然是漫步彷徨而悠长的雨巷。回眸时,嫣然一笑。你望着我,等一个答案。瓣落时,我看着漫天飞舞的纸片,似乎是借着心灵里隐约的那一缕洁白。在雨雾里,抚摸了你的额,还那么稚嫩的肌肤,我回答了你。雾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人睡去,仿佛刚刚睡去,怎么忽然就从梦里醒来了呢?
  拉开窗帘,发现天上还洒着月光。出其房门,端一杯清水,饮尽,任冰凉的液体在喉咙里流淌。
  二、
  刚刚确实是做了梦的,努力回想着梦境,但梦里的情节如风流云散,只剩下一片蔚蓝的天空。天空里有浅吟低唱的乐曲,好像一声一声地从耳旁滑过。
  让我再继续这个梦吧!躺下时这样许愿。
  我果然又走进那个雨巷,听着从远处楼阁里飘来的乐曲,踏着用青石铺就的小路,寻觅着琴声。在那被岁月雕琢过的楼阁里,那抚琴的女子也是十七岁嚒?我靠在门后,聆听着旋律,忧伤的弦音轻轻地诉说着那个凄美的故事。
  此琴音之宏亮,犹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奏出悲凉的旋律。
  只是,关于琴的主人,我不太记得了,只是想起了那个满天飘着六菱之花的月光下模糊的容颜。
  难道这就是倾注灵魂的谱曲?
  难道这就是那个身临其境的境界?
  原来,达到这种境界需要无尽的痛苦折磨。
  我从门后绕到窗前,轻轻地推开,只见琴师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滴落在琴弦上顿时粉碎,那一曲无声的悲歌。
  是否,在古老的城墙里也曾有过晶莹的泪珠滴落?
  不自觉地退了几步,转身坐在台阶上,望着外面的天空,清风习习,润凉的触感,冰凉的空气,渗入肌肤。
  曲终,弦断,这是一个荒唐而不可逃避的定律。听见了门开的响声,回过头,与那女子的视线不期而遇,略显嫈嫇的样子。只见急急忙忙地拿出了手帕,不慎飘在了空中。我伸手接住,缓缓地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过去递给她。她接过手帕,擦拭眼角余留的泪水,轻柔地说了一声,“谢谢”。
  我问起她的名字,她说叫“蔚”,她是一个让人心生怜悯的女子。
  “你的曲,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而在这朦胧的月色里,在樱花烂漫时哭泣的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那么,就算我落泪了也别笑我软弱,因为此曲是痴情的相思。”说完,觉得有些不对劲,看了一眼蔚的脸,离愁似乎跃上了眉梢,连忙说道:“对不起,让你想起来以往……”
  蔚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我靠近她的身边,在耳边低声轻语:“如果想起了不开心的事,就枕琴而眠,让那悲伤的灵魂碎片随着断弦一起香消玉损……”
  蔚停下了脚步,望着我,又望着云。嘴角轻轻扬起,似乎说了什么。
  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就很近。然而此时天空黑的深邃,你独自看夜空,等着什么,云?或者别的。
  三
  冷清寂寞的月光,映出妙曼的身影。针细的雨,刺穿宁静的夜。再也看不清楚,是谁在倾听,谁的诉说。
  雪蜷缩在床上,烛光孑影,照在她水嫩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安静垂下,像是睡着。
  原来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侵袭她。雪侧了侧身,不能再去想了,因为一切早已消失。嘴里嘟囔着“一切都会离开的,我们的血液一天天变黑,有一天我们的脸将不再纯白,没什么……”
  窗棂已经亮了起来,薄薄的纱帘在微颤着,透过的晨光光滑地笼在她脸上,她的脸略显苍白,却渗出一抹粉红。因为是早晨了,又是新的一天,闹钟还没有响,她已醒来。
  她恍然想起,我偷了她被窝里的棉花,挂在天上,在她熟睡的时候。
  我见状就说了一句,“外面的空气很清新,去散步嚒?”
  雪点了点头,梳妆完毕后,就和我出去了。
  看着浑然天成的幻境,我情不自禁地说道:“漫步于清晨的草地,露珠吻着赤裸的双足,树林像是一个深深的祝福,各种鸟语穿梭在大自然和我之间,穿透了一幅不可见的帘幕。清凉的——”
  雪细心地聆听着,接上了我思路卡壳的部分“清凉的微风,颤抖的树叶。蓝空在叶缝里碎成片片,像是一些蓝色玻璃,我们可以重加穿缀,带回去张挂在屋角。”
  阳光在树林间时隐时现,丁达尔效应形成的光柱,湿润的空气,树枝枯枯地在风里摇晃。这是春天嚒?雪抬头看着天,灰白的,没有云的痕迹。
  雪突然高兴地叫道“开花了”。
  开花了,春天开花,很自然的事却点燃了雪这一片白。
  我于是跟过去,去看那颗开花的树,是一株玉兰,一朵朵娇柔亭亭地立在枝头。花朵摇曳,灰白的天空映着那一点点纯白。它看上去是那么惬意,又那么孤单。但是,这样的景色的确是美,这样的美丽已好久不见了。
  雪笑着,拾起了脚边的花瓣,说不清心里的滋味。
  季节总是无法选择的,能做的只是面对,承受和等待。能不能结束,能不能不再无奈。
  雪忽然说起了,“2008年岁末的一天,开心辞典的节目现场。与王小丫对坐的是一位有着俏丽鬈发的时尚女子。她……”
  雪的眼神有些落寞和忧伤,像是忆起了什么,又好像是什么也没有,不过是偶来的莫名神伤罢了。
  半晌,唇才缓缓地张开,声音很小,但,还是听清了“认识么?”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连开心辞典是哪个频道的节目都不知道。不一会儿,听到雪轻声地说了句,“她叫臧涛,你有空了解吧!”
  我拿过雪手中的花瓣“告诉我啊……”
  她独自地向前跑着,渐渐地,这里只剩我静默地看着手中的玉兰花瓣。玉兰,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四、
  我的耳旁似乎响起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流动的云,潜伏在一汪无声的天空,开始低泣。沉默的花树也不再沉默,唱着沙沙作响的悲歌。
  不禁吟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一样湿润缠绵的空气,一样是燕儿们飞翔的羽翅。
  一折青山,一湾碧水,如屏如琴,半遮娇颜。大大小小的水车旋转着古老而清新的乐章,陈旧木板上的青苔一圈圈地述说着这里不一样的年华。
  忽然,见到茅屋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女子,竟如此熟悉而陌生。
  我遇上你的时候,你清泪弯弯,轻易让我相信,上辈子我惹了你。于是,我望着天上飘落的六菱之花,轻声地说了句:“Yuki”。
  奈何,奈何,隐藏了多少辛酸与悲凉。你从不与何人说起,只是默默地忍受着,独自凭栏画秋扇。
  我多想回到我们那轻易地从身边流过的青春时光……如果有一天,当我褪尽这一世的繁华。我会躲进轮回的背面,继续等你。
  我就匆匆告辞出来了,在柳树影里披了月光走回家,一边回味着刚才在月光里和她相对时的恍惚,一边在心底里,忽而又感到了一点极淡极淡,同水一样的春愁。
  忽然,记起了那个夜晚,蔚曾说过的话“千年修炼化作精灵,只为报答那个人的知遇之恩。”
  六菱之花,生平未曾见……


来源:好心情

 
上篇:Do not have time to 下篇:一只狗狗的告白
点击人数(403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