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一起乡村案件的始末
一起乡村案件的始末 文 / 王立  2006-6-7 13:47:58 
 
    
  金文斌是我们紫金浜小学的老师。他年届四十,长得文质彬彬,满腹经纶,待人接物又相当诚恳礼貌,是我们村大家都非常尊敬的人。 
  金老师的妻子孙凤兰在村办服装厂上班。儿子已经十六岁了,在运河镇中学读初三。一家三口生活得十分平静。   
  这些日子以来,因为服装厂订单来不及做,妻子凤兰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深夜十二点钟回家。金老师就在家里备课、批改作业,然后看书、或者练写毛笔书法。一直要等到凤兰下班回来,才双双就寝。凤兰每次都过意不去地对金老师说:“你怎么还不睡觉?不用等我的,反正我有伴。”金老师知道邻居的金大嫂是和凤兰一个班的,俩人每天都是结伴上下班的。可是,金老师熬夜熬惯了,不到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于是他总是嬉笑着说:“你不回来,我一个人怎么睡得着呢?”凤兰嗔笑道:“都四十了,还老不正经?”金老师一把抱起妻子边亲边说:“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全然没有了白天的斯文相。 
  凤兰虽然是个农村妇女,又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她长得娇柔可爱,贤惠勤劳。而金老师呢,尽管他是村里文化最高的书生,也想过什么“红袖添香”、“千古知音”这种书上看来的事,然而,当年的他还是个民办教师的时候,不知相了多少回亲,但姑娘们就是不愿意嫁给他。庄户人家讲实在,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尽管满肚子文化,又不能当饭吃。 
  后来,有媒人给他介绍了外乡的待嫁闺女凤兰,一相亲他就喜欢上了她。更让他激动万分的是,性格爽直的凤兰一口答应嫁给他。婚后,凤兰无比体贴金老师,里里外外的家务事、田地活,都不让金老师动手,她一个人料理得干净利索、井井有条。金老师常常想道,此生得此贤妻,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他为此还写了一首生平唯一的“诗”:前世三生石畔有约,今生我俩喜结良缘。从此携手共建家园,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他还摇头晃脑地念给凤兰听,凤兰当然一句也听不懂,只是冲着金老师笑了笑说:“你呀,真是个书呆子……” 
  所以,金老师和凤兰是我们紫金浜村最恩爱的一对夫妻。 
  这天傍晚,凤兰回家吃饭的时候,关照金老师:“今天金大嫂晚班请假,你到十二点钟时到厂来接我。”金老师连声答应:“好、好,我一定准时来接你。”凤兰去上夜班后,金老师照例是备课批作业,然后想写一会毛笔字,突然觉得睡意袭来,困得眼睛睁不开来,一看时间,离凤兰下班还有两个小时,他想先睡一会儿吧,就上了床。刚睡下的时候,他还不断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睡死了,十二点还要去接凤兰呢。 
  金老师是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惊醒的,睡眼惺忪中抬腕一看,已是快凌晨一点了,啊呀误事了!他从床上跳下来,冲出里屋打开了门。只见凤兰披头散发哭泣着扑进了他的怀抱。金老师的心一沉,忙关上了门,一把抱住凤兰急切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凤兰?”凤兰只是不停地哭泣。金老师把凤兰抱到床上,看到凤兰衣衫凌乱,浑身是泥,他的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头,痛苦地仰天长叹:“都怪我、都怪我……”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抱头痛哭的凤兰直到快天亮时才安静下来,她向金老师哭诉了午夜时发生的一切。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无疑太大了,以至于她的叙述在抽噎中断断续续。尽管金老师早已明了,凤兰被强奸了,但听到凤兰亲口诉说整个事件的过程之后,他像凤兰一样变得痛不欲生。 
  “那个流氓是谁?”金老师的声音有些暗哑。 
  凤兰摇了摇头说:“天太黑了,我根本看不清是谁。” 
  金老师沉默了一会,安慰凤兰道:“不要再想这件事了,今天你好好睡一下,我上班的时候去给你请假。” 
  一夜没睡的凤兰很快睡着了。神情憔悴的金老师默默地起了床,心情十分恶劣。 
  他沿着乡村小道茫然地向前走去。一路上不断有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欢呼雀跃地向他问好,他视而不见,只有下意识地点点头。 
  转过一个弯,是一片青青的桑树园和金黄色的油菜花地。凤兰说就是在这里被一个大汉拖进了油菜花地里。金老师凝神一看,固然是的,从路边开始,油菜花被踩得凌乱不堪。他随着这串脚印走进去,一直走,接着他看到了一大片被压倒的油菜花,便停住了脚步。 
  现在这片油菜花虽然伏倒在地,但是晶莹的露珠依然在初升的太阳照射下,发出迷离的光芒。凤兰说当她被那个大汉拖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无比恐惧,任凭她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她的衣服被那个大汉强行攫下,全身便一丝不挂了,然后那个流氓沉重而猛烈地扑了上来。金老师一阵晕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有泪水慢慢地溢出了眼眶。 
  这时,路边有一个人对他喊道:“文斌,你站在里面干什么呀?”金老师回过神来,飞快地拭去了泪水,跑出了油菜花地:“是金大哥啊——我去看看这片油菜地,不知是谁踩的?一塌胡涂。”金大哥俯身看了看,摇摇头说:“这个畜牲太缺德了,踩成这个样子。”金老师有些心不在焉地搭了几句后说:“金大哥,我要去上课了,先走一步。” 
  满腹心事的金老师,神情呆滞而又机械。他感到悲凉极了。一直以来,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可是现在他总是感觉到背后有人指指点点、飞长流短。他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现实。当他放了学回到家里时,脸色阴沉得像一个夜晚的梦游者。 
  经过那个转弯的地方,他对那片油菜花地充满了仇恨,扭过头去,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凤兰已经起床了,一夜之间她明显地消瘦了。她强作笑颜迎向金老师:“文斌你回来啦,快吃饭吧。”金老师皱了皱眉说:“我不饿,我要睡觉了。”凤兰怔了一下。 
  躺在床上的金老师翻来复去睡不着觉。凤兰小心地挨到他的身旁,轻声地问了一句:“你在生我的气?”金老师长叹一声:“你让我今后怎么做人?”凤兰委屈地说:“这事我又不是愿意的,是那个流氓强奸我的。”金老师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可是……不要再说了……”凤兰知道金老师十分伤心,便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睡到半夜里,睡梦中的凤兰忽然听到金老师在问她:“你说,当时你真的逃不了啦?”惊醒过来的凤兰有些茫然。丈夫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睡着,让她吃了一惊。而让她再次回忆那不堪回首的伤心事,她似乎感到受伤的心又开始在流血。凤兰痛苦地说:“你不知道,那个流氓比你还高大,他从桑树地里窜出来,一只手捂着我的嘴,另一只手把我推进了油菜花地里,然后……” 
  黑暗之中的金老师似乎十分精神,他又问道:“那你知道他是谁呢?”凤兰说:“天非常黑,他又是一声不吭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流氓是谁。文斌,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好吗?”金老师坚决地说:“不,我一定要抓出这个流氓来。你再想想,他是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凤兰说:“我真的不知道,不能无缘无故地冤枉人家……”金老师冷笑一声:“他把你强奸了,你还为他着想……”凤兰突然一阵心酸,她带着哭音说:“文斌啊,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我们孩子都这么大了,如果弄得村里人都知道了,我还有脸活下去吗?孩子也是……”她说不下去了,悲伤地抽泣着。金老师从胸腔里挤出一句话来:“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有一天金老师放学回家,在小道的转弯处,遇到村里的光棍阿二在这条路上晃悠过来,见到金老师便迎上来说:“哟,金老师,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金老师烦躁地说:“你有什么事?”光棍阿二说:“这几天怎么不见凤兰去上班?刚才我去过你家,也不见凤兰……”金老师警觉起来,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是给凤兰请假了吗?你还来找她干什么?”光棍阿二说:“你以为我愿意来啊吃饱了撑的,我是奉厂长大人之命来……”金老师提高了嗓门说道:“你回去告诉厂长,我家凤兰不上这个班了。”光棍阿二冷笑一声:“那你去跟厂长说呀,对我发什么脾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罢转身而去。 
  生着闷气的金老师回到家时,凤兰还在床上睡着。这几天她真的生病了,吃不下睡不好,感到全身无力。金老师坐到床边,用手拭了拭凤兰的额头说:“凤兰,明天到医院里去看一看吧?”凤兰无力地摇了摇头说:“不用,我没病。明天星期几?”金老师答道:“星期六。”凤兰似乎笑了一下说:“那儿子明天要回家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金老师对似睡非睡的凤兰说:“今天我碰到光棍阿二了,他说厂长让你去上班……”凤兰说:“我已不想上班了。”金老师说:“我也对他这么说……凤兰,你说那个流氓会不会是光棍阿二?”凤兰苦笑了一下说:“不可能是他,他这么瘦小,那个流氓是很高大的……”“那到底谁是强奸犯呢?”金老师沉思着自言自语。凤兰转向金老师哀求道:“文斌啊,你不要再说这件事了,我求求你了……”金老师说:“这是不可能的,哪一个男人能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凤兰紧闭的双眼里又涌出了泪水。 
  到底谁是强奸犯?金老师在脑子里对村里所有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地进行了排查。几乎每一个男人都形迹可疑。但是又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谁是强奸犯。这使金老师痛苦不堪。 
  星期六的傍晚,儿子的到来使凤兰精神一振。五天来第一次在脸上露出了笑容,她甚至还下了床为儿子做饭烧菜。见到凤兰心情很好,金老师兴致勃勃起来。到了床上就要与凤兰做夫妻间的事。可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阳痿了,怎么也举不起来。看到金老师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凤兰温存地说:“先歇一会儿再来吧,这几天你太累了……”金老师躺在一旁呼呼喘气。过了好久,他忽然问道:“凤兰,你说那个流氓是很有力的?”这一句话立刻又把凤兰拖入了痛苦的深渊。她说:“你再说下去,我真的受不了了……”说罢蒙着被子大哭起来。 
  金老师觉得气馁极了。这几天他不备课、不批作业,在上课的时候又常常冲着学生发火,弄得学生人人自危。同事杨老师出于关心,对他说:“金老师,你这几天是不是身体不好?要不,请个代课老师,你休息几天吧?”金老师冷冰冰地说:“你想赶我走?我身体好着呢。”杨老师讨了个没趣,就不再理睬他了。 
  这天放学后,金老师拿了张报纸回家。凤兰依然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金老师坐到床边,指着报纸对凤兰说:“凤兰,报纸上说,女人都有一种希望被强奸的心理,你说这对不对?”凤兰黯然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沉默不语。金老师看了一下报纸后又说:“报纸上说,女人面对色魔时,一定要既要机智又要勇敢,不能顺从妥协。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你不配合的话,并且和他拼命,那么这个流氓是肯定不会得手的……” 
  金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无比尖锐的笑声让他大吃一惊。他从报纸上移开眼睛,看到凤兰已直起身子,冲着他歇斯底里的笑着。她的精神亢奋无比,身体在猛烈地抖动着,不可遏制的笑声从她的心底滚滚而来,让金老师恐惧万分,他一把扔掉手中的报纸,紧紧抱住凤兰:“你怎么啦凤兰?你不要这样啊……” 
  凤兰疯了。 

  几天以后,金老师去学校上班,走到小道的转弯处,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他抬起头来一看,是那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灿烂异常。他停驻脚步,出神地凝视着。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就在路边找来找去,他想找到当时凤兰被强奸时踩踏过的地方,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所有的油菜花都昂首开放着,是那么的热烈、那么的迷人。 
  金老师痴痴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冲进油菜花地里,抱头痛哭。而在他的心中,依然一遍又一遍地追问着: 
  到底谁是强奸犯?! 
 
 
上篇:欲望的舞蹈 下篇:“杭瓜儿”
点击人数(693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