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我的父亲母亲(之二)——父亲的故事(1)
我的父亲母亲(之二)——父亲的故事(1) 文 / 邬海波  2006-9-16 13:23:58 
  一 
    
  还是先来讲述我父亲的故事吧。 
  在我的印象中,他算不上是一位太称职的父亲,也算不上是一位太称职的丈夫,性格孤僻而暴躁。我是在我父亲三十六七岁的时候出生的,当时我的母亲也已跨过了作为一个女性年龄最为敏感的三十岁大关。我的出世,可以说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再加上我的老祖母与父亲的梦兆,全家便断定这孩子长大一定有出息。 
  后来,我只是依稀地记得在我记事之初,他经常将我放在脖子上面行走的情景,那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我骑在父亲的脖子上,感觉到地面离我还是有相当的距离的,有时还因此而受到一些惊吓。 
  他是有一些文化的,能够讲述不少的关于古代历史人物的传奇故事,譬如他经常讲述的包拯少小时候的悲中带喜的神奇故事,就让我觉得传说中的神童肯定是上天派遣到人间负有重大使命的星宿;少年包拯的艳遇也着实给我很小时候的幻想的空间,增添了不少的对那些传说中的美好女子渴盼中的具体的故事情节,就好比后来知道的若干个童话故事中的诚实厚道的男子的艳遇仙女,那时我的梦中反复地上演着这样的美丽多姿的连续剧。 
  他是有一点文化的在当地算得上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人,某些时候还会说出譬如“早上好”、“再见”、“你叫什么名字”这些日常的英文,那时我们这条小小的街道上的人们肯定是听不懂这个英文的发音,只是觉得英国人、美国人说话的腔调是咭咭呱呱地让我们听不出这些声音之间有什么区别,大家都一致认为:这个英国人和美国人说话简直就像癞蛤蟆在长一声短一声的叫唤,真想不明白那些背时狗日的英国人和美国人为啥子要这样子说话,还是我们中国人说话好听些,意思和口音听起来要顺耳些。 
  每当我的父亲经常的反复的颇为自得的向大家讲说着他记得的几句英文的时候,有人就讲了:“嘻嘻嘻嘻,还有那些苏联人的名字才怪哟,男人的名字叫啥子“懦夫”、“围起”、“司机”,女人的名字叫得还要好耍些,是些啥子“懦夫拉”,哈哈哈,这狗日的苏联人才好耍呢,女人们不但要让那些懦夫来拉,还要等那些懦夫来围起,然后叫司机开车将她们拉走呢。嘻嘻,这些背时狗日的苏联人取个名字硬是取得异古稀奇的!”我的父亲,这个时候,也跟着大家一起乐得不可开交,我也在人丛中笑得好开心哟。 
  我们街上,有一位出了名的搞笑的滑稽天才周全,此人虽然没有文化,不识字,但平时擅长模仿各种鸟雀的声音,我的父亲讲说完了他仅仅记得的那几句英文的时候,他不但不觉得这个英国人、美国人说话的不好听,反而认为这种咭咭呱呱的声音就跟那些鸟类的声音是一样的好玩好听,便得出了他不同凡响的论断,认为这种语言简直是太简单了,于是就将他的嘴唇嘟着,成为雀鸟的口型,只见他的眼睛不断地眨巴着,脸部的肌肉也开始了有节奏的耸动;那张形如鸟雀的嘴巴更是活动得厉害,一前一后的,一开一合的,于是那些画眉、八哥、鹦鹉、猫头鹰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而且还能够模仿出各种鸟雀应答的声音,他的平时与旁人毫无区别的嘴巴,此时好像变成了千百张口子,一时间,各种怪怪的好听的鸟雀的声音是此起彼伏,让听众仿佛进入了一座茂密的森林中,在那些青山绿水间,大自然的生灵都开始了他们各自的歌唱。 
  我听得非常入迷,觉得从他嘴巴里面发出来的声音,比我们这儿远近闻名的知青音乐家的小提琴发出来的声音要好听得多,我就没有弄懂,这个狗日的长着满头长发的知青拉起他的那个啥子小提琴来,发出来的吱啊嘎的声音,比起我们街上弹棉花的那个四川耗子刘老三张弓弹拨的声音还要难听,让我更没有搞懂的是,那些长得妖里妖气的好让我想要的女知青们听的时候,那些勾魂摄魄的眼睛居然还发出了极其赞赏的光芒呢。反正,我总是觉得我们街上的口技专家周全的鸟雀声音,是比那个头发比女人还要长的知青的小提琴声音要好听得多。 
  这个叫周全的模仿了一阵,停下来,又是嘻嘻哈哈的自嘲着说:“你们听出来没得,我刚才讲的就是各种外国话,画眉说的就是英国话,八哥说的是美国话,鹦鹉说的是日本话,猫头鹰说的是苏联话,嘿嘿,呱呱呱呱,咭咭咭咭,悉悉嗬嗬,唧唧唧唧,悉里哗啦,咯咯咯咯,嗯嗯嗯嗯,嘀嘀咕咕,颗颗颗颗,唉哟哟,你要想说哪个国家的话都行。”大家听后,又是一阵轰然的大笑,笑得好开心。我的父亲呢,此时觉得自己只会说几句英国话,不会说另外国家的话是没有多大的好玩的,觉得有点气短呢,也只得跟着大家嘻嘻哈哈地开怀地笑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的父亲只会说几句英国话,而且还要厚起脸皮在人前显摆呢,于我的自尊心是大有损伤的,每当他想要讲说他那几句别人都已经听得烂熟的英国话的时候,我就会将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是鬼火直冒,便恶声恶气地对着他大吼起来,“你又来了,哪个还稀罕听你那几句破烂的英国话,快点把你的嘴巴关紧些,你不怕别人家在背后讥笑你吗?”这个时候,我的父亲将吐出去的半句英国话吞了回来,在众人的面前显出了几分的羞怯与难堪,但等他回过神来,就对着我大声地吼叫了起来,“你个背时狗日的短命娃儿,老子们大人家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啦,你你你,你还要跟老子顶犟(意思是跟某人顶着干)不是,过去的时候要是像你这样忤逆不孝的短命娃儿,那还得了哇!” 
  我的父亲说归说,但并不见他要动手揍我的迹象,我也不说话了,管他什么英国话、日本话的。旁边的人也笑着说:“大人家说话,你们细娃儿没有插嘴的份。”当然,还是我的父亲在继续向人们讲说他的那几句人们都记得烂熟的英国话。结果,也是周全的口技的继续占领上风,让大家屡屡地笑得好开心。 

 
上篇:我的父亲母亲(之三)——父亲的故事(2) 下篇:我的父亲母亲(之一)——序言
点击人数(452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