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为了父老乡亲(上)
为了父老乡亲(上) 文 / 段玉文  2010-4-27 
为了父老乡亲
                                            ——写在江杜大道(报告文学)           

段玉文

                  
      有人说,路是人走出来的;可我要说,杜阮现在这康庄大道、人 间胜景,却是杜阮人用心血铺就出来的。

                                                            ——作者采访手记

                                            


 

      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春天的一个夜晚,一辆灰黑色的丰田面包车摇摇晃晃地行驶在新会圭峰山下的一条坑洼不平的马路上。司机一边小心地驾驶着汽车,一边心里在骂街:妈的,这鬼路,哪是人走的?!

     车上坐着几个杜阮镇的头头脑脑,他们刚从县城开完会回来,要赶回杜阮去。尽管是春天,和风拂煦,万绿生辉,但大家的心里却是闷热沉重的。今天的全县干部大会上,尽管领导没有点名批评,但语气中透着一股强烈的压力:现在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出来了,发展是硬道理,你们杜阮镇何时才能甩掉这“副班长”的穷帽子啊?!

是啊,我们杜阮镇何时才能甩掉这“副班长”的穷帽子啊?!大家的心是沉甸甸的。随着汽车的颠簸,大家的心里都感到了一种疲惫的郁闷,一口闷气长长地堵在大家的心口。镇党委书记李超平仰头靠着座位,闭目沉思着。镇长区杞源右手拉着车上的拉手,两眼盯着车外黑魆魆的山林,心里在盘算着。他们现在的心里是压力重重:是啊,杜阮镇是到了该大发展的时候了,再不发展,我们将愧对杜阮镇的三万父老乡亲啊!可要发展,杜阮镇该如何发展?杜阮发展的路在哪里?突破口又在何方?

     这时,车里的收录机里传出了一个动人的女高音:“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父老乡亲......父老乡亲......”悠扬激越的歌声给人带来了一种激情,更透出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沉思中,汽车猛地刹了车,大家不由地向前栽了一下,李超平喝斥了司机一声:“你怎么开的车?”

      司机轻声说道:“有人拦车。”

     “拦车?难道还有人敢打劫?”

    “难说啊,这鬼路阴森得让人害怕,打了劫去哪抓人?!”司机不满地说道。

      副镇长王杰保打开车窗,对拦车人大声地喝道:“你想干什么?”

那人在车灯的照射下,一手挡着车灯,一面说道:“师傅,我是个外地过路司机,我害怕,不知道前面的山路能不能走,也不知道能否到广州去?”

     “哦,别怕,前面的山路可以走,能到广州去,只是路有点不好走。”王杰保一面热情地告诉外地司机,一边看了看外面。这里是木朗的石子庙,过了这个山坡口,就是杜阮的地界了。这一带地势偏僻,两面山岭,阴森怕人。别说是外地人,就是本地人晚上走到这里,都是心惊胆战的。          

     唉......

      车子启动了,大家的心里不是滋味。车又在颠簸的山路上向前驶去。

驶过石子庙山口,走了没多远,劈哩叭啦地下起了一阵大雨来。这鬼地方就这样,圭峰山会城一侧常常是晴天无雨,可过了石子庙山口,一进入杜阮木朗一侧,却常常是大雨淋漓。真有股“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的味道。刚才还是泥沙飞扬的道路,现在却是泥水飞溅,坑洼颠簸得更让人受不了。

     车到了豸岗坡,一边是山崖耸立,一边是悬崖深水。司机到了这里,白天都提心吊胆,更不要说这漆黑的大雨之夜。

     司机两手紧握着方向盘,透过刮雨器刮开的扇形状的透明玻璃,盯着雨中的烂泥路,小心翼翼地驾驶着汽车。汽车像一只小船在狂风暴雨的海面上行驶,左倒右颠。突然,转弯处一辆披着雨衣的自行车左摇右摆地跌倒在路中间。司机赶紧打转方向盘向右一拐,要躲避自行车。

    “快,刹车,危险!”坐在右边的区镇长大声喊道。

      但车没刹住,还在向前滑行。

     “快,危险!刹车!快!”

      司机的脚用力踩刹车,但到底了。好在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滑行的汽车轮,终于刹住了车。大家跳下车,一看,冒了一身冷汗:车差点滑下了悬崖。大家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了曾在这里发生过的三四起惨痛的车祸。前几年先后有三四辆车翻下了这眼前的悬崖。这悬崖下的阮河水让人们永远也忘不了这痛心的往事。

      大家无声地上了车,车又在这湿漉泥滑的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驶,就像个蹒跚的老人在起伏不平的小路上踉跄地行走着。

    “路,这该死的路!杜阮要想富,就必须从修好这条路开始!”镇长区杞源激动地说道。

    “对,就从这条路开始,一定要修一条平坦的大道!否则,杜阮就没法发展!”书记李超平坚定地说道。

     大家的心中燃烧起了一股熊熊的烈火。

      修一条好路,平坦宽阔的大道,这是大家想了很久但一直下不了决心的事。前段时间,大家走出去参观时,从山东省到张家港,从珠三角到长江三角洲,哪里都是路通才能财通。只有修好了路,才能招商引资,才能一步步发展,一步步致富。道理大家都清楚,但真要修一条平坦宽阔的大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那是需要很多很多钱的。不是几万、几十万,而是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啊!这对于一个工农业总产值一年才一个多亿,一年财税收入才五百多万元,农民年人均收入才九百多元的贫困小镇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怎么办?要修路,没钱;不修路,永远富不了!就这么穷下去吗?就这么永远做个穷困的“副班长”吗?不,杜阮人是不服气的!杜阮镇党委镇政府多次召开各类“诸葛亮会”,提出了“解放思想壮胆子,实事求是动脑子,对症下药摘帽子,发展杜阮迈步子”。一定要改造这恶劣的交通环境,一定要修条好路。只有这样,才是我们杜阮发展的唯一出路!

      大家一致认识到:杜阮穷的“根子”就是交通不便,环境恶劣。要想让杜阮的父老乡亲富起来,只有首先修好这杜阮的路!那种“晴天沙尘路,雨天烂泥路,弯多又狭窄,来往八个坡,气坏司机佬,累了车仔佬,苦了耕田佬”的苦日子,一定要让它成为永远的历史!

     “干!就是砸锅卖铁,不吃不喝也要把杜阮的路修好!否则,我们这些共产党的干部,就将永远对不起杜阮镇的父老乡亲!!!”

 


 

     “什么,一级公路?一个贫困小镇要修一条一级公路?”广东省计委和交通厅的领导都用惊疑的目光盯着李超平和区杞源一行。

     “是的,我们杜阮镇想要修一条一级公路,请领导能批准我们的立项要求。”

     “靠你们一个贫困小镇的财力能自己修一条一级公路?别不是个天方夜谭吧?”

    “请领导放心,只要你们敢批准,我们就一定能想办法把江杜公路建成一条高标准的一级公路!”李超平坚定地说道。

    “敢?我们有什么不敢批准。你们一个乡镇能自筹资金修一条高标准的一级公路,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批准呢?好,就这样定了,我们同意你们修一级公路。在这里,我们预祝你们成功!你们有魄力,有远见啊!你们可是我们广东省乡镇修一级公路的第一家啊!”省交通厅领导高兴得紧紧地握住了李超平、区杞源等人的手。

     从省里立项回来后,江杜一级公路的修路筹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是决心好下,路难走。在省厅领导面前拍过胸脯的李超平,此时心里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这不仅仅是争口气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要为三万杜阮镇的父老乡亲开创一条致富的路来啊。他那方正的脸膛上,时常闪动着一股坚毅不屈的豪气。时代把彻底改变杜阮人贫穷面貌的重任压在了他的肩上。他感到欣喜,也不时地感到了泰山压顶般的重力。他没有退路,也不能退,谁叫他是杜阮人的子孙后代啊?又谁叫他在这个时候出任了三万杜阮人民的镇党委书记啊?!一个共产党员,不就是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幸福的吗?尽管现在有一些党员被人唾骂,让老百姓痛心,但李超平时常给自己下了死命令:我不能做个老百姓唾骂的人,我要为杜阮的父老乡亲尽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所应尽的责任。为了父老乡亲,再苦再累,再艰难,再难做的事,我也要咬紧牙关挺过去!

     他清楚修这条路的重要意义,也知道修这条路的艰难程度:它不亚于攀登一座喜玛拉雅山。李超平知道要修好这条路,一要统一思想,起码是镇委镇府一班人的思想,要上下一条心,干群一股劲;二要充分发挥和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让大家有力的愿意出力,有钱的愿意出钱。只有这样,杜阮的路才能修成修好,才能修成一条高标准高等级的康庄大道! 

     在镇人大的讨论会上,围绕修一条什么等级公路的问题,大家曾是争得脸红脖子粗。李超平清楚地记得,那时反对把江杜公路修成一级公路的人,他们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谁也不能说他们不是为全镇老百姓着想。记得反对搞一级公路的人就说过:有没有必要一定要修一条一级公路啊?二级不行吗?这可是需要占用大量农田啊。全镇三万多人,还有我们的子孙后代,可都要种田吃饭的啊!农民的命根子就是靠这能种出粮食来的田地生活啊!

     是啊,谁又能说他们说得没有道理呢?几千年来我国的农民不都是靠田吃饭、靠地生存的吗?可时代的发展,这种小农经济思想已经严重地制约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向前发展。作为一个党的领导干部,一定要有种新的理念,一种远见卓识的思想。走工业强国富民之路,这才是时代发展的要求。在迅猛发展的世界经济面前,只有工业才能使经济迅速发展,才能使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经济迅速地强大起来。这可是世界发展的潮流啊!

     他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理念,迅速形成了镇委镇府一班人的思想和理念,也迅速成了大家自觉的行动。他带领领导班子一班人耐心细致地做大家的思想工作,最后终于成了全镇上下的共识:只有修好路,才能使杜阮镇世世代代摆脱贫穷,走上富裕的大道。艰苦的思想工作终于统一了全镇人民的思想,使全镇干群一条心,出主意,想办法,一心一意要修好杜阮的路,一条高标准高等级的一级公路!

     这时,新会市委市府[92]17号文《关于加快公路建设,争取实现全市公路达标的决定》也下来了,一种有利的形势更激发了大家大搞公路的积极性。

     修路没有钱,镇政府首先压缩日常开支,从困难的财政中拨出几十万作为启动资金。测量、征地、筹集资金等等前期工作在紧张有序中展开着。

     根据镇委镇府制定的全镇“八五公路达标规划”,一要把贯穿全镇长13.5公里的江鹤线杜阮路段扩建成24米宽、四车道的一级公路,二要把通往会城、棠下、大泽三条镇出口公路扩建成三级水泥公路,三要把江杜路松园通往江门丹灶3.5公里的出口路扩建成一级水泥公路,四要新建一条25公里长的环镇公路,五要把镇主干线通各管理区主要道路建成等级水泥路。

     时间紧,任务重,镇里成立了公路建设筹备委员会和公路建设指挥部,由镇委书记亲自挂帅任总指挥,由镇长和人大主席任副总指挥。设立了公路建设办公室,抽调三名干部主抓公路建设。各管理区成立了公路建设协调小组,负责工程具体实施。另外。在港澳和海外成立了联络小组,动员海外乡亲支持家乡公路建设。并指定各地段的具体负责人。被抽人员工作实行“一边倒”,责任管到底,负责到底,日间管,晚上跟,只要施工不停,就没有全休日。

     征地工作在艰难困苦中开展。由于所征之地有的是农田,有的是山地,有的村多,有的村少,甚至有的没有。所以开始阻力很大,征地难以开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书记李超平、镇长区杞源等领导走村串巷,协商讨论,最后采取了全镇村公路改造扩宽所占农田上交国家的粮食任务,由镇村统筹分解到全镇各村农户,实行平衡负担粮务。阻力消除了,征地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根据资金困难,一时难以筹到大量资金的现状,镇委镇府决定江杜公路扩建分三期进行。一期先完成由新河桥至杜阮侨联路段,共6.8公里;二期完成从龙榜到子绵路段;三期是圩镇路段。

     一二期工程需要资金约7000万,这么多资金如何筹集到,这可愁坏了镇领导。他们经过反复商量,反复讨论研究,最后决定发挥镇、区、海外多个积极性,采取多形式、多渠道筹集资金的办法。一是积极争取上级部门的支持,二是广泛发动海外港澳乡亲捐资,三是动员内地各方集资,四是引进外商合作投资,五是在土地转让中征收土地升值费部份用于投资公路和公共设施建设,六是以地换路,七是压缩其它项目建设,集中资金投入公路建设。

     为了减轻镇财力的过重负担,从“人民公路人民办”、人人得“益”这点出发,镇里把收取征地费用的百分之十至二十的资金用于公路建设。征收镇内驾驶员每人两年共200元的道路建设费,决定设立公路收费站,对过往车辆进行必要的收费,所有收费全部用于还贷款。采取几个“一点”:启动资金由镇财政先投入一点,力争上级多支持一点,向银行借一点,海内外乡亲、干部群众损赠一点,镇属部门资助一点,施工单位先垫出一点。

     为了发动干部群众捐资修路,镇领导亲自带头捐款,区杞源镇长先后捐了5000元人民币。为了动员华侨捐款,镇主要领导不辞辛劳,到香港,去澳门,动员海外侨胞捐款投资修路建厂。

      镇党委书记李超平、镇长区杞源在得到澳门有位开平籍姓陈的商人有合资修路的意向时,连夜赶赴澳门,积极洽谈,最后签订了一份合资修建江杜一级公路的合同书,侨商出资百分之五十一。这给镇委书记李超平和镇长区杞源带来了极大的喜悦。可是,没过两个月,这份喜悦却又变成了极大的烦恼。说定3500万的修路款两个月到位,可两个月过去了,钱没来,最后竟一分钱也没给,合同成了一纸空文。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镇政府只好咬紧牙关向银行、向公路部门借贷修路。

      好在不少华侨港澳乡亲积极性极高,为支持杜阮的父老乡亲修好路,他们慷慨解囊,先后共捐资150万港元,人民币5.4万元。有位叫黄景文的印尼华侨,当他听说家乡人民修路缺资金,他很激动地向镇领导说:“我是杜阮人,我一定要在捐款修路中捐最多!”当他听说有个外地客商最多捐了20万港币时,他立即表示:“我要比他捐得还多,我捐40万港币!”而且,过几天就把钱汇了过来。

      在镇领导和侨胞们的带动下,杜阮镇全镇干部群众捐款热情高涨,很短时间内就捐资达6万多元,内外乡亲的支持和信任,为江杜路的动工扩建打好了基础。

      在各方面的齐心努力下,江杜公路一期工程(木朗至杜阮侨联路段)在1994年国庆胜利通车了。

     路通引来了外商和内地商人的投资热潮。公路一开始测量,就有五六家企业前来买地建厂房。在第一期工程建设施工过程中,先后又有几十家企业来前来洽谈征地办厂之事。等江杜公路木朗至杜阮侨联路段建成通车后,外商和民营企业投资建厂办服务业、房地产业的热潮持续升温,很快就形成了一条沿路经济走廊。杜阮镇的工业经济迅猛发展起来,形成了工业、农业、文化娱乐业、饮食服务业、旅游业的新景观。有几十家文化娱乐点,近200家饮食店,还有网球场、游泳场、篮球场。江门城区人开始天天到杜阮来消费。杜阮的凉瓜、松园的羊肉、杜臂的乞丐鸡等等,已成为了吸引江门人来消费的名牌菜肴。杜阮的经济形势出现了根本性的好转,工农业总收入持续快速增长。1992年2.49亿元,比1991年增长41.8%;1993年3.615亿元,比1992年增长45%;1994年5.75亿元,比1993年增长59%。税收完成实绩:1992年595万元,比1991年430万元增长38.5%;1993年1312万元,比1992年增长120%;1994年1660万元,比1993年增长26.5%。农村人均收入:1992年1430元,比1991年1091元增长31%;1993年1800元,比1992年增长25.8%;1994年2667元,比1993年增长48%。管理区集体经济纯收入也增长迅速:1992年449.96万元,比1991年287.4万元增长56.5%;1993年876.46万元,比1992年增长95%;1994年996.8万元,比1993年增长14%。出现了一些年收入超五十万和一百万元的管理区。

       城镇职工人均年收入也增长迅速:1992年人均3660元,比1991年3300元增长11%;1993年4716元,比1992年增长28.9%;1994年5147元,比1993年增长1%。

      企业发展情况也势头迅猛:外资民营企业1992年新办各类企业43家,投入资金3800万元;1993年新办各类企业47家,投入资金4400万元;1994年,新办各类企业46家,投入资金7704万元。

       总之,这时期的杜阮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在大好的形势面前,杜阮镇的领导又清醒地看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随着拉动杜阮经济发展的新亮点的不断增加,以及江门市城市经济建设的幅射和延伸,使得靠近江门市区的杜阮镇,将在三五年内就会使江杜公路两旁的非农田保护区的土地被二三产业所占有,这会对持续发展的杜阮经济带来中断,今后怎么办?镇领导的眉头紧锁着,李超平、区杞源等人的心日益揪紧了。怎么办?望着那石猫头山、莲花山、和席帽山下那一个个小山包,他们在沉思,在寻找......

 


 

       一个要想有所作为的领导者,他必须一要有智慧、二要有胆识、三要有激情,三者缺一不可。一个没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是永远不可能成就一番大业的。杜阮经济的大业在呼唤着这样一批有智慧、有胆识、有激情、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

      站在这高高的叱石山上,面对着杜阮那80.9平方公里的山地,望着那无数面包一样的小山头,杜阮镇的领导们在沉思着。

     现在江杜公路把杜阮由东向西分成了南小北大的两大块,东北部石猫头、莲花山、席帽山下有着无数的面包山及非农田保护区的山坑,在不减少粮食总量的前提下,如从江门向杜阮新开一条公路,就能把北部的山地变成一条新的经济发展地带,就可以保持杜阮镇的可持续经济发展。镇领导的眼前一亮,建一条环镇公路的设想在李超平、区杞源等人的脑海里形成了,并在党政领导班子中形成了共识,通过人代会作出了决议。

     经测探之后,从多个方案中选出了一个最佳方案:在北部修一条长12.5公里、路基宽30米的环镇公路。

      可这个方案在镇人大会上讨论时,却遭到了不少人大代表的强烈反对。他们的理由一是江杜公路还没搞好,又要搞环镇公路,资金没法解决;理由二是用地太多;理由三是修环镇公路要推平60多个面包山,要填平40多处大小山坑,要修30多条过水窦桥孔,工程难度太大。特别是瑶村有位妇女的人大代表,在人大小组会上很激动地说道:“你们这样搞路占用土地,留什么给子孙后代吃饭?”

      面对这重重阻力,镇领导分头到各组耐心地做反对者的思想工作,把道理给大家说清楚,分析利弊,讲清建环镇公路的重要意义。镇政党委秘书兼人大办主任黄煜棠同志心平气和地和瑶村的那位妇女代表讲道理:修建环镇路,虽然是占了不少土地,农田土地是少了,也会多多少少地影响到粮食作物的产量,但道路修好后,会引来厂商,能解决农村劳动力过剩的问题,能使农村人参加到工厂生产中去,可以用工资来养家糊口啊。粮食少了,只要农民手上的钱多了,就可以去买啊!再说,我们这里多是贫瘠的山洼地,粮食产量也不高,而推平这些山头洼地建厂的话,经济效益会成十倍成百倍地增长。我们的子孙后代可以靠进厂打工赚钱,可以经商,可以彻底摆脱贫困的生活啊!

      经过镇领导干部细致耐心的思想工作,修建环镇公路的方案好不容易在镇人大会上表决通过了。

      方案是通过了,但用什么来修环镇公路,怎样修,却又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最后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以地换路。就是由道路经过的各管理区先划出一块靠近路边的地来供镇政府统一安排。镇政府要用这些地来换路。也就是让承建道路的承建商按道路的造价,换取适量的土地使用权。也允许承建道路的商人转让这些土地使用权,或自己在这些土地上建厂经商。

     “以地换路”这个做法,虽然是个下下之策,也有悖于国家的有关政策,但在当时无法解决修路资金的情况下,也不失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它也为环镇公路的建成起到了一个很关键很重要的作用。

      世界上有不少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镇领导也清楚地知道“以地换路”的不妥之处,甚至可能由此而违规犯错,但在这关键时候,如果你怕担风险,怕负责任,那就会错过一个发展的大好时机,就会使杜阮的父老乡亲和子孙后代难以彻底摆脱贫困的缠绕,时代把这一难题无情地推到了杜阮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面前,推到了镇党委镇政府一班人面前。

      “干!为了杜阮的父老乡亲,有责任我们来承担!”这就是镇领导一班人的共同心声。

       没想到“以地换路”得到了沿路各村的积极支持,有几个商人立即带资前来洽谈。也许江杜公路的效益给大家尝到了修路的甜头,让大家看到了发展的美好前景。环镇公路北段的路基土建工程很快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不到两年工夫,就完成了路基土建工程,1994年年底就修成路坯通车了。

      修路带来的经济效益,让全镇人民真正懂得了“路通财通”的道理。修路,很快就变成了杜阮镇上上下下自觉的行动,各村各户都参加到了修路的热潮中。各管理区在支持镇和道路建设和自身的道路建设中,共投入资金超过1000万元,使镇村两级的道路建设出现了一个飞跃的发展。

       说到这里,龙榜村在杜阮镇金岭工业园区的公路开发和建设中是尤为积极的。话要从1992年说起。

      记得1992年以前,龙榜村的村民生活水平还是很低的。村集体年收入不到10万元人民币,总产值只有七八十万元人民币,全村人年均收入几百元。

为了改变这种贫穷的面貌,在龙榜管理区党支部书记黄沃平的带领下,龙榜村积极参加到公路建设和工业区的开发建设中来。1994年环镇公路北段的路基修好之后,他们紧紧抓住这个契机,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千方百计请来了私人老板垫资推平了山坑,规划开发了一个占地1000多亩的龙榜工业区。他们用以地折算的办法,请来了五个本地私人老板垫资修建了共15300多平方米的厂房,再以每平方8至10元不等的价租给了鼎发五金厂,租期是九年,租金是村集体收入。

      后又千方百计招商引资,仅几年时间,先后引来了吉事多卫浴有限公司、富华皮革厂、瑞期精细化工厂和江门机车配件厂等不少企业来龙榜征地建厂。通过这些办法,龙榜村的集体经济发展壮大了,1994年后人平均年收入达到了1000多元人民币,管理区的集体经济年收入达到了100多万元。在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的情况下,村里修建了一条二车道的龙榜至环镇路的二级公路 ,全长1.3公里,并修建了两座大桥,前后 花费了200多万元。现在,在龙榜工业区,已有纺织、皮革、化工、五金、水暖器材、皮革机械、汽车配件、内衣等工厂二十多家,其中有产值达亿元以上的大型企业三家。龙榜工业区现已成了杜阮镇金岭工业园区的一个龙头,成为了杜阮工业经济发展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龙榜村的人真正体会到了“路通才能财通”的道理,真正享受到了大搞公路建设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中和,地处杜阮镇的西南角,离杜阮圩镇都有十多里路,被人戏称为是杜阮的“西伯利亚”。这里山高路远,偏僻闭塞,只有一条弯曲的泥沙路把它和外界相连。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和,曾是抗日游击队的根据地。中和那高高的山岭上,曾有一个连的国民党抗日将士牺牲在这里。这是一个人年均收入不到190元人民币的贫困革命老区。

      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里却还是那样贫困闭塞。一个小小的收音机,能让村里人惊喜不已;一台小小的电风扇,也能让人稀奇地看上半天。在这里,落后的程度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贫穷的面貌,让人看了真是痛心。时代走到了1993年,杜阮其他管理区的年收入不少已经到了六七位数,可这里才只有区区的三千多元。

     一九九二年上任的中和管理区党支部书记陈信聪,心情沉痛得常常望着中和村东的大山发呆:“怎么办,中和这个老区?”这位三十多岁的共产党的基层村干部,心里在默默地盘算着。

     想想人家,看看自己,陈信聪那瘦削的脸上露出了一股不屈的神色。他决心要给中和的父老乡亲办点实事,想办法让中和的父老乡亲也走出贫困的阴影。从外面的迅速发展变化中,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了:“中和要富,一定要修条好路。”可要修路,当时的中和管理区是要钱没钱,要地没地。当时中和的山林土地都已分给了各生产队,管理区是什么也没有。要想两手空空来修条6.3公里长的三级水泥公路,光资金最少都要四百多万。中和村上上下下都不相信这事能办成,都认为陈信聪是在吹牛皮说大话。甚至有的生产队长当着他的面冷嘲热讽地说道:“你能修好这条路,我就跪在地上给你磕十个响头。”

       望着村民们的不信任眼光,听着生产队长那剌人心的话语,这位三十多岁的共产党员没有退缩,他默默地开始了自己艰难困苦的筹资修路历程。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否则,自己就不佩做这个中和管理区的党支部书记,也将对不起曾在这里浴血牺牲的抗日将士,更会对不起中和村的父老乡亲。

      陈信聪知道,贫困的乡亲是出不起这巨资的,他只有到外面去想办法。他到镇里,上新会,上江门,要各级领导帮助解决修路的土地资金问题。镇委书记李超平来了,镇长区杞源来了,大会小会开了二三十次,最后终于帮助他从生产队收回了已分到各生产队的山林土地。

     但中和没有出口地。中和前面和江鹤公路接口的出口地都是鹤山市平岭管理区的。要想修好中和这条路就必须要向平岭买2.3公里长的出口地。尽管平岭管理区的领导极力支持和帮助修好中和公路,他们知道修好了中和公路,不但对中和有利,也会对他们管理区的开发带来极大的好处。所以,他们对中和是能不要钱的地尽量不收钱,实在没办法要收钱的坟地和农田菜地,他们也是尽量少算。但平岭区的坟主和田主却是极力不让。最后,通过和坟主田主的讨价还价,还是以每亩9700元一亩的高价定价成交了。买地的价是定好了,但陈信聪手上是一分钱没有,这可让陈信聪烦透了。他只好每天天一亮就骑着自行车,一趟又一趟地向镇里、向新会、向江门跑。苦口婆心地向领导诉说求情。好在各级领导听到中和革命老区想修条公路,都大开绿灯。江门市长张远贻听了他的诉说后,就批了十万元,并承诺开工后再拨十万元。新会市老区建设研究促进会会长曾光,也给了三十万元。还有位个体老板也慷慨解囊,赞助了十万元。新会市政府先后补助了六七十万元。

       好不容易,买地的钱有了,地也买好了,但修路的承建老板却总也找不到。杜阮镇本地的老板一听中和修路个个摇头,他们知道中和是个很穷的地方,担心垫资修好了路不会有人来投资,那他们垫出的资金会收不回来。所以,杜阮镇本地没有一个老板愿意来中和承建中和公路。这可难坏了陈信聪。他只好又骑着自行车一趟又一趟地到江门,上新会。苍天不负有心人,在各级领导的帮助下,总算找到了愿意垫资100万来中和修路的老板。这就意味着中和公路的路基能修好了。有了这一步,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铺水泥路面,则可以用厂商来投资办厂的征地款来解决了。走一步是一步,何况这还是最关键的一步。这一步成了,中和今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陈信聪内心轻松多了。

      在动工修建路基的时候,两件让人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要平坟筑路了,可平岭村的坟主家坚决不肯迁坟,说会坏了他家祖上的好风水。推土机来了,但人家站在坟前不让开工。这可难坏了陈信聪。他反复做坟主家的思想工作,并答应迁坟的费用由中和负责。一切都搞定了,但最后临迁坟时,坟主又提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要陈信聪跪在他家的坟前,向他们的祖先谢罪。

      这是一个常人难以接受的要求,连帮助协调此事的平岭管理区的领导都感到太过份了。但陈信聪书记二话没说,立即跪在他家的坟前,对着坟里的先人连磕了三个响头,并说道:“各位列祖列宗,我陈信聪在这里向你们赔罪了。为了中和的父老乡亲子孙后代能走出贫穷,只好惊动你们的在天之灵了。请各位列祖列宗恕罪!”又是三个响头。

      听了陈信聪支书的这番肺腑之言,坟主脸上露出了愧色,他连忙上前扶起了陈信聪。迁坟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修路工程终于拉开了序幕。听着那隆隆的推土机的轰鸣声,陈信聪的眼角不禁地淌出两行热泪......

      修建路基的工程在一米一米地向前延伸,大雨天把不少路基的黄泥水冲进了旁边的农田。这下可又让平岭的个别田主抓到了把柄。首先是要求赔偿农田损失,接着又要求把这黄泥汤彻底给清除干净。否则,就不让他们继续施工。

      这事没有能难倒陈信聪。他二话没说,裤腿一卷,拿起一个脸盆就开始下田清黄泥汤了。一盆、两盆、三盆......,整整干了三个多小时,累得他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干纱,腰也直不起来了,总算清除干净了。当最后一盆黄泥汤倒掉之后,他累得躺倒在泥水地上,他成了一个泥人了。工程又顺利地向前挺进,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苦的笑意。高高的中和山,发出了一阵阵的呜呜声,像是被感动得在哭似的。

      是啊,中和的老百姓真是三生有幸啊,能遇到这样一位呕心沥血的共产党的支部书记。只要万物有灵,谁能不落泪起敬呢?!就连中和山上长眠的国民党的抗日将士,也一定会肃穆地向这位共产党人行个庄严的军礼!

      路基修成了,引来了投资商,引来了征地修路款。中和这条6.3公里长的三级水泥公路终于修建成功了。这条路的修建成功,除了各级领导的鼎力相助,以陈信聪为首的中和管理区的干部们也是功不可没的。这些普通的共产党干部,真是为中和的父老乡亲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啊!

      中和有今天翻天覆地的变化,应该永远铭记着这些共产党人,特别是陈信聪。让我们记住这样一组数字:

      修路前,村集体年收入1992年才3000多元,人均年收入才190多元,修路后的第一年——1995年,村集体年收入达到了6万多元,1998年已达到了20多万元。人均年收入,1995年达300多元,到1998年已达到了3000多元。修路前,村里没有一家工厂;修路后,1994年修路当年就有4家工厂落户中和,到现在,已有十多家厂在中和落户,有的已签了建厂合同书。中和人民现在基本上走出了贫困的阴影,家家有电视,人人能吃饱穿暖。自来水已修到了各家各户,出门自行车、摩托车,一栋栋小洋房出现在了村里头。不少人家已经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类似中和这样的例子,在杜阮镇还有好几个。

                      


 

       为了帮助贫困村摆脱贫困,杜阮镇党委派出了一批精干的干部到贫困村任党支部书记,带领贫困村的人民开展以修路脱贫致富为中心的艰苦工作。

       黄梓权,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原先在镇供销社工作,工资待遇有保障,工作也不艰苦,但为了贫困村人民,他毅然接受了镇党委要求他到贫困老区松岭管理区任党支部书记的任命。

松岭,也是个贫困的革命老区。当年有个地下党的支部在这里领导杜阮人民和日本帝国主义、反动派进行斗争。由于这里交通不便,长期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之中,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贫苦。为此,镇党委书记亲自给黄梓权下达了四大任务:

     “你到松岭后,一要搞好班子建设,二要把松岭建成一个文明村,三要搞股份制,四要发展集体经济,让松岭人民彻底摆脱贫困,成为一个富裕村。”这是临行前镇党委书记李超平同志再三的嘱托。

      黄梓权去松岭的第一件事就是抓干部的班子建设。他深知这是脱贫致富的火车头,没有一个好的领导班子,是无法干好事的。他让两个有朝气、有能力的青年人进了村干部的领导班子,很快使松岭的领导班子有了活力。过去内部不团结、工作懒散拖沓的作风一扫而光。班子上下一条心,一心一意要把松岭的经济搞上去。

      松岭要发展经济,摆脱贫困,一定要打破封闭的状态,一定要打通出路口。过去松岭是被龙榜、井根紧紧包围的一个小山村。前任领导班子已经把龙榜的出路修好了,方便了大家去龙榜和杜阮圩镇。但要大力发展松岭的经济,就要搞工业园区,要引进厂商,就一定要把村西的荒山野岭开发出来。而要开发这块土地,首要的任务就是要修两条工业区连接江鹤公路的水泥大道和村里通工业区的大道。只有这样,才能筑巢引凤,才能吸引商家来松岭投资。

      眼前的难处是松岭没有公路与江鹤主干公路相接,要想接通主干公路,必须向井根村买地修路。可买地修路平了人家不干,贵了村民又有意见,怎么办?黄梓权只好先做通村里干部和老党员的思想工作,然后再让大家一起去做全村百姓的思想工作。做通工作之后,最后决定用两亩地换井根一亩地的方法,共换了20多亩地用来修路。这样,才较顺利地解决了松岭接通江鹤主干公路的出路问题。

      出口路的地解决后,他们又立即采取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吸引商家。他们首先以较优惠价转让山地120亩给了一个愿意来投资建厂的江门企业,让它来松岭投资建厂。尽管这样,但那单位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先修好路,不然的话,投资办厂的事是不可能的。为此,黄梓权的头痛起来了。单要修二条700米长30米宽的水泥路,最少也要花八十多万元。可当时的管理区是个年集体收入才3万多元的贫困村,别说修路,就连维持管理区的正常工作都很困难,到哪去搞这么多的钱啊?

      他只好往镇里跑,往市里跑,往新会市老区建设研究促进会跑。他的一趟又一趟辛劳,终于感动了上天,在镇里、市里和新会市老区建设研究促进会的支持帮助下,他请来了两位愿意垫资为他修路的人。他答应修好路后一定用厂商来投资建厂征地所得到的款来还清修路钱。白纸黑字的合同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毕竟还是解决了修路的问题,松岭的经济发展毕竟有了个好的开头。他的心里是苦中有甜。路修好了,很快引来了几家厂商来投资办厂。

      开发区搞起来了,投资者要开工建厂了,可老百姓却不干了。先后发生了两次村民坐在工地上不让厂商动工的事件。主要原因是村民没拿到厂商的土地征地款。黄梓权经过了解,得知投资者的钱还没到位的原因,主要是资金暂时有些短缺。为了让投资者能按时开工建厂,也让村民放心,黄梓权和村民开了两天会,耐心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他以自己的人格和党性向群众担保:“等老板的钱一到位,我立即全给大家,绝不截留一分。在我黄梓权离任前,我一定还清大家的征地款。如少了大家一分,你们可以拆我家的屋。”村民们相信了他的诚意,终于同意老板开工建厂了。

松岭的经济慢慢地发展起来了,企业在工业区内一个个建起来了,村民们也可以进厂打工赚钱了,劳动力过剩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村民的收入慢慢地也多起来了,村集体的经济也从年收入3万多元,很快增加到了二十多万,到了1998年竟达到了上百万。

      路通财通,心齐业旺。松岭村在黄梓权等党支部一班人的带领下,很快走上了富裕之路。修了几条大路后,现已有20多家企业落户松岭。到现在,松岭村的年工业总产值达2.8亿元,年税收200多万元,村集体年收入108万元,人均年收入5500元,彻底脱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要想杜阮尽快富裕起来,要想杜阮能够做到可持续快速发展,江杜公路二期工程(龙榜至子绵路段)非上马不可。

      杜阮镇领导班子将江杜公路二期工程建设提到了镇的议事日程上来。上马二期工程,需要资金三千万以上,这又让杜阮镇的领导们煞费了一番苦心。但有前面修路的经验,所以,他们很快又确定了办法还是老一个:让人垫资先修路,然后建收费站收过路费来还修路钱。今非昔比了,现在想来垫资修路的老板可是有不少,不需你去找他,他会主动找上门来。但让谁来做,如何保证工程质量,却是让负责这项工程的人感到很头痛。

      “彭先生,只要你点个头,把这二期工程给我做,这箱钱就是你的了!”在卡拉OK包房昏暗的灯光下,一位澳门的承包商充满自信地向杜阮镇公路建设办公室主任彭长第说道。

       军人出身的共产党员彭长第,微微地笑了笑:“多少?”

       澳门承包商阴险地笑了笑,说道:“十万,怎么样,不少了吧?”

        外号“老兵”的彭长第,微微笑了笑,没吭声。

       “嫌少?只要你答应给我做,好处费的事还可以商量嘛。”

       彭长第站了起来,笑了笑,对澳门承包商说道:“这件事,我们还要商量商量。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走出卡拉OK房,“老兵”彭长第脸上露出了一种轻蔑的微笑。他可不想做个让杜阮镇父老乡亲唾骂的人。他已了解到了这位澳门承包商并没有修建过公路,更别说是高标准的一级公路了。说实在的,这位澳门承包商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来修好这条一级公路。彭长第的心中还是选定了新会市公路局的路桥工程处,这是一支过硬的公路建设队伍。用他们,公路的质量是绝对信得过的。为了杜阮的父老乡亲,为了严把公路建设的质量关,他彭长第,一个军人出身的“老兵”,可不想拿自己的人格和党性来开玩笑的。钱,固然谁都想要,但并不是所有的钱都能要,比如这昧心钱,就一定不能要!

       当杜阮镇的领导来到新会公路局请他们去修路时,局长欧阳品健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一听说没钱时,他立即答应先垫资二千万解决江杜公路二期工程所需部分资金,等路修好后,再慢慢还。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顺利地解决了,杜阮镇的领导心里充满着感激之情。是啊,这几年,如果没有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杜阮的公路能有今天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在二期工程修建的关键时刻,资金再次出现了告急,短缺几百万。怎么办?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就会严重影响二期工程的公路建设进度和质量。镇长区杞源立即召开紧急办公会议,研究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会上,他提出了:一、立即停建镇政府办公大楼,调出所有资金支援公路建设;二、暂不发镇政府工作人员年终奖金,先挪给公路建设急用;三、先借各村的高速公路补偿款建路。

      他的意见一提出,大家都沉默了。杜阮镇的政府办公楼实在是太小太陈旧了,严重影响了政府的形象,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不修座像样的办公大楼,实在是不行了。而对于停发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年终奖,大家的心里更是于心不忍。大家都知道,几年来杜阮有今天这样大的发展变化,全靠全体工作人员的辛勤努力,如果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有杜阮的今天。谁都知道,大家都是靠这点工资奖金来维持一家老小的正常生活啊。可二期工程也是火烧眉毛啊,没钱就要停工,就要严重影响公路的建设进度和质量,这也是十万火急的事啊!

      有人提出,能否再向银行贷款解决这个问题。区镇长脸色沉重地说道:“我们都去过了,没有哪家银行愿意啊!我们也没法怨别人,我们已经借得够多了。”

      “这样吧,同志们!这个决定就由我来做,要骂,就让大家骂我吧!不过,如果在坐的今后有谁能接替我做这个镇长,我在这就先拜托各位一定要替我给大家补发的奖金和还一下各村的借款。”说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同志们都默默无言。是啊,区镇长又是为了谁呢?还不是为了三万杜阮镇的父老乡亲吗?!

为了这条杜阮人民能脱贫致富的路,多少人付出了自己的心血,又有多少人吃苦受累、风吹雨淋、挨骂受气啊!巍巍的叱石山哟,你可要永远记住这些人啊!弯弯的阮河水啊,你可要把这一切都告诉给杜阮的子孙后代啊!
 
上篇:为了父老乡亲(下) 下篇:托起生命的太阳(报告文学)
点击人数(489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