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搬家
搬家 文 / 韦其江  2011-4-4 14:42:19 
半夜十二点乘妻子熟睡之后,韦墨掀开被子悄悄地爬起来偷菜,正当偷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门外想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这大半夜的,等等,这就来。”韦墨不赖烦地说道。起身走到门口,他看看了猫眼,外面连个鬼影都没有。
    “如果不是单位有什么紧急事,这大半夜的是谁啊?怪了,莫非是我听错了?”韦墨心里嘀咕着。
    于是回到电脑前继续偷菜,这时又想起了敲门声。这下韦墨破口大骂道:“到底是谁?烦死人了。”韦墨喵了一下猫眼还是没人。他打开门周围一片寂静,放眼望去,小区的保安值着夜班。“怪事一桩,要是有小偷的话,谁会傻到敲门偷东西,而且我们小区都装了摄像头,谁敢来啊,可能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应该是幻觉吧。”韦墨百思不解地寻思着。
    韦墨把门关上,突然觉得身后有一丝凉意,他打了一个冷战。正当转身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你.....你.......”韦墨吓得脸色苍白,大汗淋漓。
    “爸......爸......,你......你怎么?怎么回来了?”韦墨战战兢兢地问道。
    “别害怕儿子,在阴间时间长了,脸色是不大好,我是你老爸韦大墨啊。今年的清明节马上就到了,我回来是有事和你商量的。”韦大墨气定神闲地说道。
    这韦大墨是韦墨的生身父亲,二十年前因肝癌驾鹤西去,葬于市中心一块公墓中。
    这时韦墨回过神来,“爸爸,那你回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啊,你刚刚吓得我个半死。”
    “你这个臭小子,老子前几天托梦给你,叫你帮我忙,你就是不当回事!”韦大墨正色道。
    韦墨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父亲的出现太不可思意了。
    “怪不得,爸爸,这几天我老是做这样的梦,梦见你老人家给我要钱。”
    “当然啊,你以为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那么多年了,老子有事找你帮忙,你才会梦到我的。”韦大墨说道。
    韦墨扶着父亲坐到了沙发上,“爸爸,你喝水吗?先休息休息再谈嘛,要不要把儿媳妇叫起来一起商量啊?”
    韦大墨掐指算了算时间,“不行,这个事不能让你媳妇知道,放心吧,你媳妇她听不到我们的谈话,我进来的时候把她的左脚鞋子翻朝下了,给她下了瞌睡虫,她会睡到早上十点才会醒的。而我得在子时前地府,要不然会被牛头马面抓去行政拘留七天的,搞不好会被被阎王爷多判几年,到时连轮回的机会都没了。”韦大墨接过茶水,加重语气说道。
    韦墨点了一支中华,“爸爸,我知道你不抽烟,对了,你这次到阳间到底有什么事?”
    韦大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子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你们三弟兄我都很孝顺,你又是长子,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也不会偷偷跑上来的。”
    韦墨追问道:“别说了,医生说肝癌晚期了,当时全家人都无能为力了。扯远了,爸爸到底什么事嘛?”
    “是这样的,截至到清明节时,地府民政部门要对住所收取‘墓地管理费’,他们派人来说我住的这个公墓马上就到二十年了,想继续在这里住,就得续费。开价是五十万人冥币,按照阴阳两界货币汇率来算,大概需要八万人民币啊。”
    韦墨打断了父亲的话,“等等,爸爸,你刚刚说的这个事,我们阳间好像也准备收费了。
    “对嘛,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我只有和你商量啊,其他儿子都没多少钱,不光你们阳间要收管理费,我们阴间照样要收啊。“韦大墨一脸茫然,拍着儿子的肩膀,哭泣了起来。
    韦墨望着父亲,“爸爸你怎么哭了?别这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不是要我花八万人民币买五十万人冥币烧给你?”
    韦大墨擦了擦眼泪,哽噎地说,“嗯,对头啊,你知道爸爸死后,你每年清明节给我烧的纸钱,我都用得差不多了。阴间物价飞涨,墓价同阳间也挂了勾。听说地府外交部官员们说,他们还想和国际接轨呢,就算在阴间,形式主义歪风也是愈演愈烈啊,什么都要争第一,说什么GDP要第一,CPI要最低。户部的公款被一些鬼官员们拿来吃喝玩乐,三公消费和阳间不分雌雄啊。阎王隔三差五地向各个下属单位发红头文件,下一步他还准备管理全球的孤魂野鬼呢。”韦大墨愤慨地说。
    “原来是这样,唉.......”韦墨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儿子,你们买房花了不少钱,儿媳妇没工作,孙子又要读书。唉,一家人的重担全都落在你的身上。我,我对不起你了啊。”说完韦大墨嚎啕大哭起来。
    韦墨立即挽着父亲的手,安慰道:“爸爸别这样,没有你老人家在天之灵的保佑,我们一家人也不会过得那么的平平安安,你看看个个都健健康康的,虽然家里现在经济不是很好,但至少过去欠人家的钱都还得差不多了,别哭了。”
    韦大墨从沙发上站起来,望着窗外的夜空。
    “儿子,你得准备十万啊,阳间的民政部门也会收取这些费用的,你要有所准备啊。这些该死的,活着成房奴,死了也要做墓奴,人这一辈子,就是一奴隶啊。我给你看看一个由阳间抄送到阴间的报纸吧,根据民政部1998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墓管理意见的通知》,墓地和骨灰存放格位的使用年限原则上以20年为一个周期。超过这时限,就要求逝者家属办理续费手续。明白了吧,这帮天杀的,活着的时候,幸苦了一辈子,死了也不放过。”韦大墨愤恨地说。
    韦墨看着壁钟的指针滴滴嗒嗒地敲着,抑制住内心的愤怒,“没办法!国家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道理,你想想啊爸爸,土地面积是不会变大的,人死后无论是火化,还是土葬什么的,都会占用一定的空间,既然我们活着的时候房产所有权是七十年,超过期限了房子也不是我们的了。人活着这辈子不就那么一回事嘛。我前几天上网的时候,也听说墓地只是租赁,原来我们是没有所有权的,也就是爸爸你住的那个地方也是租的。既然是租的,那到期了,人家肯定会让你交墓租。”韦墨露出了一脸的无赖。
    韦墨继续骂道:“但是逝者为大啊,你看看阳间这些机构把墓地买卖行当,搞得跟房地产生意一样。爸爸你看看咱们买了房子住进去后得交物业管理费,车辆管理费,这样费那样费的,我都快废了。我昨天打电话也问过不交的话怎么办?许那些陵园机构表示,他们会采取集中安放的形式,方便逝者亲属日后前来寻找。这话又是啥意思?可以说就是把逝者骨灰迁出墓穴,等着逝者亲属前来认领时大敲一笔,发死人财。”
    “唉,儿子啊,不容易啊,做人不容易,做鬼也不容易啊。”韦大墨指着地下骂道。
    “那个墓地的风水很好,你去世前我就找风水先生看过的了,但是我这里的钱不够啊”韦墨叹息道。
    “好孩子,我不会为难你的,我知道我没用,随便阎王他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吧。”
    韦墨激动起来,“不要这样,爸爸我打听到在城郊有一座公墓,专门针对低收入群体的,里面安葬死者的亲属很多都是低保户,城市干居民之类的弱势群体,那里的管理费就很低,但是风水没你现在住的地方好。”
    “没事孩子,只要死有所安,就行了。阎王那里我会去搞定,过了清明我就搬家。”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成天说什么老有所依,病有所养,死有所葬。他们这些执法的成天就是喊口号,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人有几个?,那些当官的要死了家人,可能还得住五星级公墓吧。算了爸爸不说了,我对不起你才对。”
    韦大墨安慰儿子道,“儿子,别这样,老子活着的时候就是那些人重点盯防的对象,因为我在世时向一些上级反应老百姓们关注的问题时,基本上都没什么回音,无赖之下只有上访最后。这不,你看,连到了阴间,牛头马面们都经常找我谈话,生怕我到玉帝那里上访。好了儿子,子时要到了,我得走了,要不然被发现了,肯定会被关起来的。”
    “嗯,好的爸爸,你一路顺风,你的事我明天一定会办到,我会请风水师帮你诵经搬家的,其实只要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韦墨感叹道。
    “谢谢儿子,好人一生平安,我这就回去准备搬家,保重了乖儿子。”说完一阵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韦墨站在电脑旁,农场的菜也被偷光了。望着手中还剩下半支的烟,久久不能平静。
    (注: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上篇:【双调】清江引 咏浪春 下篇:如果我是一片海
点击人数(576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