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天鹅湖
天鹅湖 文 / 瑕玉  2011-4-6 8:27:11 
天鹅湖
    “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卖花的,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抱着她渐渐僵硬的身体,在冰冷的湖边哭泣。
    
    搭乘在流浪的小船上,让我享受尽了人生种种滋味,什么悲欢离合、是非曲直,全都是东去的春水、萧萧的落木,最终还是会淹没在时间的沉寂中。我承认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正人君子这个词注定是与我无缘的。曾经也有人对我这样说过:“从诞生的那刻起邪恶的种子已经在你的身上生根了,即使太阳神每天用温暖的阳光来驱散你心里的阴霾,依然无法净化你一生将要犯下的罪过。”起初听他这样讲时我很生气,我用拳头狠狠的走了他一顿,为自己证实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任何企图想干涉和改变的行为都是无济于事的。可是随着个子一天天的长高,我的内心变得越来越不安,一次次的躲在角落里忏悔、一次次的用花言巧语欺骗自己的良心,使我渐渐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不幸的根源。
    十一月四日这天,天气很冷,我又偷了一位女士的手表,那是一个用纯金打造,嵌了红宝石的稀罕物件,看起来金光闪闪,足以吸引每一个贵族小姐的眼光,让她们怦然心动。可是我发誓如果那位女士的好心比手表更珍贵的话,我一定不会冒险再次忍受自己良心的谴责,从操旧业。事实是,她不仅是一个外表十分丑陋的富婆,最糟糕的是还多了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当我看见她口若悬河的与一个乞儿为了一句不值得一提的道歉而争的面红耳赤时,我心里变得非常急躁,脑袋一直嗡嗡作响,一个奇怪的声音不断驱使我向前,从她身边疾驰的穿过,我一抬手,那表就不知不觉的跑进我的口袋了。
    从街上溜走之后,我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个美丽的湖畔出现在我的面前,才止住了脚步。冬天的天鹅湖很美,湖面还没有结冰,一层薄薄的水汽像姑娘的裙子一样飘在湖面上,为身着雪绒的天鹅送来舞会的礼服。演员准备完毕,随着悦耳的曲子奏起,它们仰起头来做腾跃的姿势,又弯下脖子抖动着身上的羽毛,那雪白的衣裳分明就是天上的云朵,掉进水里,好像随时都会溶化。湖边有很多年轻的男女,她们搂搂抱抱悄悄私语着什么,男孩轻轻的吻了一下女孩的手,她羞红着脸惊讶的叫了一声,却没能引来众人的目光。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在一片草坪处找了一条长椅坐下,双手托着下巴,眼睛无聊的看着前方。忽然想起了那件战利品,我满心欢喜的从口袋把它拿出,玩弄起来。在一番仔细的端详后,我不禁愣了!原来这东西是个仿制品。还真他妈的做的精巧,真能以假乱真。我气愤的把它摔在地上,用脚狠踩了几下,最后坐回了椅子上,独生闷气来。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抱着鲜花的姑娘。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粗呢绒外套,长长的黑发梳的特别整齐,一双天蓝色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像天鹅湖的湖水一样澄清。她俯下身用那冻红的小手捡起地上的手表,然后客气的放在了我坐的椅子上。
    “这么漂亮的手表你可要收好了,这里的小偷可是从来不会放任何一个机会的。”
    听了这话我差点笑出声来:小偷,再没有比你面前的这个人更适合了。
    “姑娘,你是卖花的吧?”
    她点了点头道:“嗯,先生,你要买一支玫瑰花送给你喜欢的小姐吗?”
    “不,我独自一人!能给我一支吗?”
    她笑了笑,“您一定是想送给这里的天鹅吧。在优美的湖边手捧一束鲜花,把自己最美好的祝福送给这里最美的主角,那的确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先生,我想那些情侣们的鲜花已经足以另它们心花怒放了,您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想你搞错了,我谁也不送,只买给自己。”
    “自己?”
    她愣了片刻,随即又回过神来,“没关系的,鲜花是不会挑选主人的,它愿意为每个人服务,收您10元。”
    我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自己已经身无分文了,于是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对她说道:“姑娘,恐怕我要说抱歉了,现在我除了这只手表一无所有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个——你就拿去吧。”
    她慌忙推脱开了我递来的双手,向后退了一步,“先生,您的这只手表太贵重了,就是我把这些花都给了你,也远不止这个价钱呀!”
    我笑了,她真的傻的可爱,要是货真价实的东西,鬼才蠢到白送给你。
    “没关系的,就当我送给你的好了。”
    “不,我不可以接受的。好心的先生,如果你真的想要花的话,我愿意送你一枝。”
    说着她从手中抽出一朵开的最大、最鲜艳的玫瑰花放在了我的身边,转身走了。她的这番举动让我很为难,本以为自己的骗术已经够让人愧疚的了,毕竟欺骗这么一个善良的姑娘会让我于心不忍,可是她的善良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像暴风雨一样很快席卷了我的全身,让我一阵颤抖。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我更空落了,坐在正从几千米的高空直线坠落的飞机上,只听见耳边嗡嗡响起的马达的卷啸声,任由浓烟滚滚翻腾,旅客失声尖叫和行李肆无忌惮的跌撞,我却不知所谓了。我急忙站起来大声喊道:“姑娘,请等一下。”
    她扬了一下她的长发,冲我笑了笑,那双湖水般澄澈的大眼睛泛着亮光,宛若黑暗中的明星,一下子照亮了我的内心。拿着那个假表我急匆匆跑到了她的面前,满怀歉意的说道:“白拿了你的东西会让我晚上难以入睡的,如果不耽误你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帮个忙。”
    “当然了,我最不缺时间了,先生。”
    我把手表递给她,然后小声说道:“看见了吧,就是他”我用手指着一位颇为富庶的绅士,“我想那位先生会很希望自己能有个称心如意的首饰。瞧,他手上什么也没有,如果你把这个手表卖给他,那么我就有足够的钱偿还你了,你看如何呢?”
    她想了一会,终于点头同意了。
    我看着她走到那位绅士面前,掏出口袋的东西,然后交谈了很久,自己才长舒了口气。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独自一人垂丧着脸走回来了。
    哦,不,我抱着头失望的蹲在地上,双手使劲的抓着头皮自言自语,人生中的一次挫败无疑又降临到我的身上了。待她走近时,我立即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表现的不以为然。
    “很抱歉先生,让您失望了。”她低着头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等待着大人的责骂。
    “没关系的,这不是你的错,就怪我的东西一文不值吧”我安慰道。
    “不,先生,那位绅士很喜欢这个手表,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东西了,可能的话,他愿意用自己的所有财产换得这件宝贝。但是他说他的财产还不如这条表链昂贵。”
    我抬起头向那位男子的方向望去,看见他正和一位美丽的贵族小姐交谈。他向她行了一个笨拙的屈膝礼,幸好那位小姐来得及出手相救,用胳膊扶住了他,否则肯定要在众人面前出丑了。
    “又是一个穷鬼!”我在心里嘟囔着。
    “先生,手表还给你。”她把鲜花放在了草坪上,腾出双手还了我。那是一双多么洁白的细手啊,虽然因为一天的劳累而出了不少汗水,但依然像鹅毛一样美丽轻柔。身上的粗布衣也掩饰不住她是一位灰姑娘。就当我接过手表的时候,一个黑影从我们中间一闪而过——不见了。
    “站住!”我急忙追上去在后边喊叫,引来了很多人关注的目光。这么些年的生活造就了我像兔子一样的速度紧紧的就跟在他的身后,眼看就要抓住了,他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颤抖的掂在手上,恐吓我别再往前走。我冷笑了一声,“小子,把刀子收起来,这样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这么多的眼睛都在盯着你,你往哪儿跑?”
    他向四周扫了一遍,众人用异样的眼光嘲笑着他。“抓住这个混蛋,狗娘养的,小偷,打他,……”他真的怕了,手哆嗦的更厉害了。
    “我不会给你的,我的妻子和五个孩子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这手表足够我们一家吃个饱饭,几年都不会挨饿的。“
    “它不是你的,是属于这位先生的。”那个卖花的姑娘胸前凌乱的夹着鲜花,气喘吁吁的赶来的,“我可以把我今天赚的所有钱都给你,求你把它还给我好吗?”
    我惊住了,痴痴的望着她。
    “别说了,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不会给你的。”说完他掀开人群正要溜走。
    “混蛋,别跑!”我扯住他的衣服,一拳把他揍倒在地。他痛的捂着自己肿起的左脸在地上哀嚎,眼睛还不时向我射来恶毒的光来。
    “跑啊,怎么不跑了?”我又给了他一拳,“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会把你追上,把东西拿来。”
    “快给他啊,这个手表对这位先生来说很重要的。”
    小偷用他肮脏的左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东倒西歪的从地上爬起来,斜着眼不满的盯着我。然后他很不情愿的从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了那个闪着金光的手表,向我伸来颤抖的双手。
    我从心里冷笑了一声,对他的行为而感到不屑。我刚伸手,一个惊恐的声音霎时响起。
    “小心,先生。”
    只见众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吓得四处乱窜。一时间,尖叫声、呼喊声狂涌而出,响彻了整个湖畔。小偷的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了,他握着烫手的匕首,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我不想这样的,这全都是你们逼的……”他神经质的重复着这句话,完全忘却了一切。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扔掉手里的凶器,扭头就跑掉了。
    她躺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衣服已经完全染红了。我握着她冰凉的小手,眼泪哗哗往下直窜。
    “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卖花的,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大堆的玫瑰花浸泡在血泊中变得更加妖艳了,那恐怖的美像乐队奏起的葬礼一样,死亡的声音布满了整个天鹅湖。澄清的湖水感知到了生命的枯竭,渐渐失去光芒,黑暗的影子从地狱中爬出,露出自己狰狞的面孔,那阴沉的笑声能够击碎一切美好的东西。他望着我,那是一种蔑视和可怜的眼神,他在笑——笑我自以为是,把愚蠢与自大当成一种可贵,恰如其当的利用了它而不自醒。就这样,他把希望带走了,生命被他垂涎的咬在口中,一步步拖进绝望的深渊。我多么希望她的眼睛会说话,至少应该告诉我她的名字是什么。
    我叫考蒂利亚,是个卖花女,。穷困的生活迫使我每天早早起床在白昼与黑夜之间来回穿梭。天寒地冻对我来说已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一天能把花全部都卖出,这样我回到家就又能在壁炉旁多取几个小时暖了。十一月四日这天,天鹅湖边的游客比往常要多一些。我抱了一大堆玫瑰花,希望能够多卖出几支。当我经过一条长椅时,我看见了一个忧郁的男子低着头,沉思着什么。我猜想他一定与自己的女友分手了,来这里只是为了拾忆美好的往事。我知道这个时候人通常都是很难过的,如果有个人能够安慰的话,或许会好受些。恰巧我注意到了一个金色的手表掉在了地上,于是我走了过去。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他满怀笑容的想我道了谢,然后又陷入沉思之中。突然,他抬起头说要为自己买束鲜花。我很诧异,红玫瑰在这种情况下无疑是一个情感上的嘲讽者,只会令他的伤口裂得更大,所以我拒绝了他的要求。可是他的执着让我于心不忍,终于还是妥协了。
    当他告诉我他没有钱为这支花支付费用时,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我原本就没打算从这位可怜的先生身上得到些什么,他的命运已经够悲惨的了,这束鲜花也不过只是雪地里的一粒炭火,即便燃尽了自己所有的生命依然是微不足道的。可是这位先生的善良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他执意要用自己的手表和我交换,我不假思索的拒绝了。要知道用这么贵重的东西来换取一支普通的花,好比傻到用灰姑娘的水晶鞋和我的破布鞋做交换一样。如果要是别的人在我面前这样说的话,我一定大骂他是从疯人院里逃出来的,但对他,我更多的是同情。我挑了一朵开得最大最鲜艳的花送给了他,希望那点芬香能够驱散好心人的不幸。然而事情并未从此结束,他竟然固执到卖掉自己的手表来偿还我的损失,我彻底不知道怎么办了。说算了吧,一看到那双忧郁的眼睛我就会失去主见,所有推辞的话都会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我再次妥协了。
    当我从绅士那儿得知这个手表是假的时,我更替那位先生担心了。他的命运已经够苦的了,我要是告诉他真相的话他该有多伤心啊。疯人院可绝对不是一个足以让人静下心的地方,据说到了那里可以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痴呆,而疯子会变得绝望。于是我向他撒了谎,说那位绅士非常拮据,根本不能购得这件称心如意的手表做为象征自己身份的装饰。他果然相信了,只是显得有些失落。后来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直到我躺在血泊中,我还恍惚的觉得这只不过是上帝给我开的一个玩笑。但是我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悔恨。我相信,我不仅拯救了一个善良的人,也拯救了自己。他让我看到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如果你仔细去找,总能发现夜晚的天空会有明星的存在,那颗最大、最亮的或许是他,也或许就是自己。
    她的眼睛彻底暗淡了,像黑洞一样难以望的着底部,我的心也随之坠入其中。悲伤、绝望、悔恨……统统朝我扑来。他们像野兽一样撕咬着我的血肉,舔舐着我的灵魂。我大声呼喊,却没人应答,各种各样刺耳的叫声不断涌入我的耳朵,击碎了我的耳膜。突然,周围安静了,没有吼叫声了,也没有急促的心跳声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曲优美的《天鹅湖》在我的胸中环绕:
    你太缺乏爱,你的现实是无奈
    把身心置于黄土之外
    无数恶性竞赛,歪曲思想的脑袋
    就像石墙压下来
    纵使我的躯壳多么脆弱
    世间虚伪也这么脆弱
    谁是对,或谁是错,要少数服众多
    我亦以卵击石
    我知别人在笑我妄动天真
    玉子抛身走向巨墙,碎了亦勇敢
    无力化解为问题,但至少一场震撼
    也许不够改变状况,但改变着别人。
 
上篇:四十而悟 下篇:彼岸的你VS此岸的情
点击人数(755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