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自焚者说
自焚者说 文 / 韦其江  2011-5-6 19:34:13 
“喂,起来!该去报道了。”一阵低沉而雄浑的声音振动着韦墨的耳蜗。
丝丝凉意袭来,韦墨打了个冷战。“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韦墨嘀咕道。
    “你说呢?自己看看身上吧。”黑无常拖着长长的舌信子,走上前呵斥道。
    “身上都烧焦了,怎么会不疼呢?”韦墨大吃一惊,用力捏着毫无知觉的手臂。
    “别磨磨叽叽了,告诉你吧,你已经死了。我们这里是鬼门关,过了鬼门关,你就是地府的人了。”白无常一脸的不屑。
    听了白无常的一番话后,韦墨感觉似梦游一般。他打量着周遭,诡异般的沉寂。这里没有高楼、没有公路,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什么都没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韦墨声嘶竭力地嚷道。
    黑无常悬于空中,向韦墨的身后指去。
    韦墨缓缓转过身后,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三个刚劲有力的浮雕大字映入韦墨的眼帘。“这里是.......是......”韦墨结巴地说道。
    “鬼门关!都和你说了啊。这三个字还是阎王爷托关系找柳公权亲自挥就的。”黑无常摇头道。
    顿时,韦墨歇斯底里起来,“这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在这里?”
    “冷静点,你的确是死了。接受事实吧,你是自杀死的,严格来说是死于自焚。”白无常同情道。
    “什么?我是自焚死的?你开玩笑吧。”韦墨喘着粗气道。
    黑无常向白无常示意道,“别和他废话了,先带他去报道吧。”
    不一会儿,韦墨被黑白无常押到了鬼门关大门口。这里已经排满了前来报道的人们。有的面无表情,有的面若冰霜,每个人死后都有一个不寻常的故事。大门口站着一个面目狰狞,手拿狼牙棍的独角怪。
    “下一个。”独角怪道。
    黑无常指着人群道:“这里有老死的、病死的、被杀死的、被枪毙的......反正各种死亡的都有。你等一下,我看看你的介绍。”
    黑无常从一堆死亡名单中抽出韦墨的个人简历。
    “韦墨,纯爷们,务农青年,典型‘贫二代’,老实本分,三十出头。上有老父老母,下有读书的女儿。因土地征用纠纷而死于自焚......”黑无常津津有味地读道。
    韦墨跑上去一把将简历夺了过来。“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情况?”
    “淡定,容我一一道来。”这时白无常悠闲地走了上来,打着官腔道。
    “为了修建一条贯通南北的高等级公路,当地政府需征用你家的耕地。作为补偿,政府的人同你协商了很多次,最终你认为由于补偿款项较低,导致谈判破裂。在谈判未果及规定期限内,政府责成法院对你所属的耕地进行强制征用。”黑无常示意白无常停下。
    “白兄,他是一农民,都已经死了,别说得那么官套,又不是开会发言。”黑无常接道。
    “嘿嘿,好好好。总之当天早上你泼了一身的汽油,等征地的人来。” 白无常继续道。
    “别说了,别说了,我想起来了。”韦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想起当时触目惊心的一幕,让人不寒而栗。
    黑无常安抚着韦墨,“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必要自焚啊,有什么事非要用死来证明呢?我和白无常,为了生活,不也是每天到阳间拉人吗。我们的工作强度多大,压力多大。如今地府的物价飞涨,我们只有不停地拉人拉人再拉人,才能养家糊口啊。你以为地府就好过了?我们是职责所在,不能投胎。要不然,我真想投胎去做‘官二代’啊。”
    黑无常的诉说让韦墨找到了些许安慰。
    “我们一家人就靠那点地生活,那些当官的非得把我往绝路上逼,那点钱够我们一家人重新生活吗?现在我真后悔,当时我什么都没想就一把火......唉。真后悔啊。没有钱,可以去打工,再苦再累我都不怕。”韦墨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脯。
    “后悔?有后悔药吗?有的话,我和黑无常也不会被阎王拉到这里工作。你们阳间那些贪官污吏们,不被抓则已,一朝被抓后,就在牢里嚎啕大哭,说什么后悔!真是可笑至极。前不久你们阳间的什么的‘躲猫猫’啊,‘俯卧撑’啊。他们死后都是我们拉来的了。他们和你一样,受尽欺辱,死于非命。再有什么‘地沟油’啊,‘染色馒头’啊,‘瘦肉精’啊......”这时黑无常打断了白无常的愤怒。
    “哥们,别说了,阳间的事不是我们能管的。说漏嘴了小心有人告到阎王那里,你我吃不完的兜着走啊。上次,他们人间发生的矿难透水事故,就是因为你爆料,害得阎王大发雷霆,阎王和上面是有业务来往的了。后来扣了我们两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啊。难道你忘了?”黑无常无赖地说。
    “什么?我就要说,我才不怕呢,害得我两个月兼职拉人,都拉了几百号人。”白无常骂道。
    “国家拨付的补偿款,其实是足够的。但是下发到地方经过层层截留之后,最终能到你手中的钱,也是屈指可数。这就是你为什么要自焚的原因,这个放之海内皆准啊。你们上面每年都拨付了大量资金用于当地的经济民生各个方面的建设,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把这些钱变个戏法后就放进了自己的腰包。我的确很佩服这些贪官的智商,什么损招都能信手拈来。无怪乎你们那里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挤破了头都要往公务员队伍里钻。你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有什么想不通的嘛,非要以死来证明,胳膊拧得过大腿吗?。我不说了,上次和死于矿难的那个小子聊了一整天。我不想再被扣什么工资了。虽然我们是阴间的,但也知道你们上面的猫腻。除了你们的体制问题,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利’字。有句话叫什么‘天下熙熙......’来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白兄叫你多读点书,你不信嘛。多学点有用的,我们到阳间也可以文明拉人,避免阳间对我们影响不好。自从上个月阎王召集我们开会之后,我们现在的服务质量有了质的飞跃,更加的人性化。过去我们到人间拉人,不听话的冲上去就把对方的家给端了。感觉和你们的城管差不多呢。呵呵。现在我们拉人也是,在经过多次拉人未果后,直接就在死亡介绍那里填上‘此人有精神病’。这样我们就可以顺利拉人了。”黑无常补充道。
    黑无常兴趣盎然,提起神来同韦墨侃侃而谈。
    “还有你们阳间,房产交通这些腐败重灾区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再有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包二奶小三也是俨然成风啊。记得有一次有一个什么贪官居然说了句‘我不想贪啊,但是大家都逼着我贪,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也身不由己啊。’看看你们阳间的贪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恬不知耻。”
    只要有利,无论是什么行业,都存在风险。记得在我们这里投过胎的德国人马克思说过:‘当利益达到百分之三百的时候人们就不惜冒着杀头的危险。’不正是什么矿难,食品安全,暴力拆迁之类最好的注解吗?所以嘛,你也怪不了谁,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死脑筋,想不通罢了。”这时白无常哼着小歌曲道。
    独角怪看到黑白无常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示意他们停下。
    “不说了,再说。我们就越权了,总之你们阳间的丑事,我们是一清二楚的,只是我们不能再说了。否则我和白兄以后连工作都保不住了。”黑无常叹息道。
    他们来到大门口门卫处,独角怪递给了韦墨一张表格后说道:“这个是‘投胎说明书’,今年我们在说明书里增添了几项投胎内容。你先看看,以后要投胎做什么。如果没有什么异议,在投胎栏上打勾,盖上你的手印即可。”
    韦墨望着一行行的投胎栏,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回忆着年迈的父母亲和幼小的女儿,不禁黯然泣下。他用尽全力在“投胎说明书”的‘官二代’一栏上打了勾。
    这一刻,一切都将一去不复返,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矿难者说》姊妹篇,2011.05.06于贵州。)
 
上篇:她说 下篇:踏莎行 天涯
点击人数(898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