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感情小屋 > 《化蝶》
《化蝶》 文 / 夜思下  2011-7-11 1:53:45 
散文   《化蝶传》
 
【化蝶★疯子】(1)

一座孤山,满山的白色花。
一位牧童,悠哉的骑在牛背上吹着鸣笛。整座孤山回荡着鸣笛声……
一座孤山,开满了紫色花。
一个男子,悲伤的站在一座孤坟前唱着唐磊成名曲《丁香花》。整座孤山回荡着歌声。
然而,在这座孤山回荡的两种声音竟然是显得那么和谐,并没有因为两个不同曲种声音而出现一丝不和谐。
一座孤山,一位牧童,一个男子,一座孤坟,满地丁香花。
那男子唱完那首《丁香花》,膝跪在那孤坟前。孤坟上写(蝶舞),是一个女孩子名字,那男子轻轻的用他苍白的右手抚摸着墓碑上两个字——蝶舞。
许久,那男子慢慢的掏出一叠纸,缓慢的折叠起千纸鹤。

第一只千纸鹤。
“蝶舞,你记得吗?三年前那个夏天,我们坐在那颗许愿树下。你说把我们的愿望写在纸上,并在许愿树下拿出那张写着我们愿望的纸,折叠一个千纸鹤。我们的愿望就会实现了。可你为什么还没有等到我们的愿望实现你就匆匆的走了?我知道你很喜欢千纸鹤,这不,我再给你折呢。”那男子把折好的一个千纸鹤放在墓碑前。
第二只千纸鹤。
“蝶舞,你听见吗?刚才我唱以前你最喜欢的那首歌《丁香花》,你听,我是不是又进步了?是吧?唱得多好听。以前我们去唱歌,每次你都不准我唱你最爱的歌。因为我们俩,只有你能唱而我只有静静微笑的聆听你甜美的歌声。现在到我来唱,你就静静的听吧。”那男子把第二只折好的千纸鹤放在墓碑前,嘴巴轻轻的哼起《丁香花》。
第三只千纸鹤。
“蝶舞,你知道吗?那次我们一起我看夕阳。我问你,有一天我们俩个人将老去。谁愿意留下来做最后的那一个?当时你傻傻的说要我先离去,因为先离去的人会少一些回忆的心碎。可你却不知道,留下的人会是更心碎。”那男子把第三只千纸鹤放在前,脸颊边已有落泪痕迹。
第四只千纸鹤。
“蝶舞,你看见吗?你周围都开满了丁香花。你看,那朵白色的。像不像那次我们去旅游路过那个山坡,我把一朵白色的丁香花戴在你头上。你再看看,那朵紫色的。像不像就是我给我戴的那朵紫色丁香花。我知道你喜欢丁香花,所以我在这座山种满了你喜欢的丁香花。满山的丁香花,我想你因该就不会感到那么孤单了吧。”那男子把第四只千纸鹤也放在了墓碑前。
第五只千纸鹤
“蝶舞,你答应吗?我要在这里一直陪着你,陪你到永远。你说好不好?我以前对你说过,无论你要到哪里去,我都要永远陪你。这个承诺,我不会忘记,我会履行的。你不回答?你沉默?那就是代表你答应了。太好了,你等着。还差最后一只千纸鹤,我就折够一千只了。等折好了,我再唱《丁香花》给你听。不过这次你要跳舞给我看哦,要跳舞给我看哦?”那男子再次唱起了《丁香花》…….

这时,那牧童,骑着牛过来。跳下了牛背,往那男子走去。
“六叔,天快晚了,我们该回去了哦。”说完,把那男子手中最后折好,却还没有放下的千纸鹤放在墓碑前。
那牧童拉着自己的六叔临走时对着那孤坟那墓碑:“六婶,村里那些大人们都说六叔是疯子,只有我知道。六叔整天自言自语那是在跟您说话,六叔整天折千纸鹤那是折给您看,六叔整天唱歌那也是再唱给您听。对吧,六婶。不过您也放心哦,我和我阿爸会好好照顾六叔的。六婶,我们走了,明天我还会再带六叔来跟你聊天的。。”

那牧童拉着那男子背着夕阳缓缓下山,那男子还唱着那首《丁香花》。而他们背后的那座孤坟,那墓碑上有一只蝴蝶,一只正在跳舞的蝴蝶……

                                    【化蝶★蝶舞】(2)
 
一座山坡
满地野花。
一对郎才女貌。
他和她携手走在花海般的山坡,他万事迁就她,她说山坡的野花没有丁香花好看。他立马飞奔下山,她看见他满头大汗捧着一束丁香花。她倾城一笑。
【千纸鹤】
她喜欢千纸鹤,喜欢坐在愿望树下,折着千纸鹤。他就背着她来到愿望树。他总是看着她折千纸鹤,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折着千纸鹤,忽然想起那个古老的传说,抬头对他说:“清扬。”
“啊,恩,在呢。”正在看她,看得入迷的清扬吃了一惊。
“千纸鹤有一个传说,你知道吗?”她看着他,温柔的说。
“不知道。”清扬摇了摇头。
“相传,把你心中的愿望,写在纸上,把写好愿望的纸折成千纸鹤,如果折够一千只数量的千纸鹤,那么,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她的语言还是那么的温柔。
“是么?那你的愿望是?”清扬动了动角唇,微微一笑。
“能陪伴你一生。”她停下快折好的千纸鹤,抬头看着清扬,眼里尽是温柔。
“蝶舞,”清扬温柔的说道。
“恩?”蝶舞,汪汪着眼睛看向清扬。
“会的,我们会携手一生。”
一颗愿望树。
树下有一对情侣。
一对正在折着千纸鹤的情侣。
【丁香花】
“清扬,不准你唱这首歌,这首歌只有我能唱。”蝶舞撒娇轻捶着清扬。
“好,好,只有你能唱。”清扬刮了刮蝶舞的鼻子。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蝶舞露出笑容,那种一笑倾城,在笑倾国。只有清扬知道,蝶舞那笑容背后,隐藏了多少坎坷,多少心酸,经历了多少个独自落泪的夜晚。
蝶舞悲情的唱着唐磊成名曲《丁香花》,而清扬还是那么的喜欢看着蝶舞,仿佛,稍不留神,蝶舞就消失一样。清扬那眼神,仿佛天地间,万物皆为空,唯有蝶舞一人。那种浓浓的疼爱,尽在眼里。
“清扬,来,我唱歌,你跳舞好不好?”
“好,好。”
天地间。
一曲忧伤的歌声。
一段入情的舞蹈。
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们俩人。
【谁先离开】
“这夕阳,好美啊。”蝶舞靠着清扬的肩膀,那披下的长发,就这么任海风,轻打飘起。
“恩,好美。”清扬伸出手,轻轻,挽着蝶舞的腰。
“真希望,时间停止,我们就这样一辈子。”
“傻瓜”
“你才傻呢?”蝶舞撅起嘴巴。
“呵呵,我傻,我傻。”清扬笑了笑。
一对情侣,一片汪洋大海,微光淡淡的残阳,似,一幅画,一幅美画。
“蝶舞。”清扬刮了刮,蝶舞的鼻子。
“恩。”蝶舞,转头看清扬,等待他下一步要说什么。
“有一天,我们将老去,谁愿意留下来做最后的那一个?”清扬看远方的夕阳,并没有在意,蝶舞已悄然落下一滴眼泪。
“你,你先离去,因为留下的人会少一些回忆的心碎。我不希望你有心碎的痛苦。”当蝶舞说完,眼泪再次落下一滴。而这次恰恰被清扬看见。
“傻瓜,又乱想了吧?没事的,我只是问问而已”清扬发现,他问这个问题,伤了蝶舞而感到歉意和内疚。眼泪不经意的也落下一滴。
然而,靠着清扬肩膀的蝶舞,没看到,清扬这一滴眼泪落下来,融入了海水,成了咸泪水。
海边,这幅似画的美景,由原先看似幸福的,而现却显得有点伤感。原来是泪,是泪掺杂了这幅美景。
【紫色白色丁香花】
 “清扬,清扬”蝶舞,兴奋的叫喊。
“恩,怎么了?”
“快上来啊,这里好美啊。满山的丁香花”
一个男子。
一个女子。
一片花海。
“来,我给你戴上。”清扬,摘下一朵白色的丁香花。
“恩,谢谢。”蝶舞,感受到清扬的靠近,脸微微红润。
“以后有机会,我种一片丁香花给你。”
“恩,我喜欢,清扬,你对我真好。我也帮你戴一朵”蝶舞说着,摘下一朵紫色的戴给清扬。
一座山坡。
满地丁香花。
大群蝴蝶纷飞。
一对打闹玩耍的情侣。
【陪你到永远】
“好哦,我快折够一千只千纸鹤了。清扬,我好高兴啊。”蝶舞摇着身边的清扬。
“小傻瓜,你的愿望要实现了哦。”清扬微笑刮了刮蝶舞的鼻子。
“你才傻,你是大傻瓜。笨瓜。”
“呵呵,我是傻瓜,可有些人却许愿,想跟我一辈子,爱跟我一辈子。”清扬望着蝶舞笑了笑。
“不,才不,现在我反悔了,”蝶舞假装生气。撅起嘟嘟小嘴。
“那,那好啊。那我自己过一生。恩,那我走了啊,拜拜。”清扬假装转身,逗逗蝶舞。
这下,蝶舞慌了,以为清扬生气了。在清扬转身那刻,突然抱了上去。“不,我开玩笑的。我要你陪我到永远。”
“哈哈,你上当了,我逗你玩的呢。你放心,我会陪你到永远的。”清扬转身,刮了刮了蝶舞的鼻子。
“你个大坏蛋,你坏,你坏。我打你哦。”
“打我?我跑,你来啊。来啊。”清扬,顺然小跑起来。
原本还抱着清扬的蝶舞,一下子被清扬逃脱,一笑,扬起拳头追着清扬。
公园。
一排排路悠悠的白杨树。
树下,有一对正在追逐打闹的情侣。
【蝴蝶飞舞】
黑夜。
马路上行人渐渐稀少。
一家礼品店。
一个女子,提着礼品出来。
“等下清扬看到这个礼物。是不是很开心呢?是不是很吃惊呢?”蝶舞脸上露出那倾城的笑容。
“我想清扬会开心的抱着我打转吧,也有可能轻轻刮我鼻子……”
走在马路上。陷入猜想的蝶舞傻傻的微笑。
三岔路口。
一辆行驶急速的车子。
碰,一个碰撞声。叽,一个急刹声……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一个手机铃声响起。
一个男子接起,瞬间苍白。
跌跌撞撞的奔跑‘
这时候,黑夜居然下起流星雨。
然而美丽的流星,却对那男子没什么吸引力,也没有一丝心思要看一眼,只懂狂奔。
“医生,医生。怎么样?怎么样了?您说话啊。”一个男子激动,着急的拉着医生。
“对不起。”那医生摇摇头。
“求求您,求求您帮我救救他。”清扬,说着,说着,朝那医生下跪了。
“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那医生拉起清扬。
太平间。
一个男子。
捧着一礼盒。
“都怪我,要不是我喜欢这个玉扳指,你就不去买,不买就不会路过那个三岔路口,你就不会……。”清扬打开礼盒,看着那个玉扳指。
原本是惊喜的。
原本是欣慰的。
可现在却是凄惨的。是悲伤的。
一个男子。
捧着一个黑坛子。
“蝶舞,我们回家,回老家。老家那里有座山坡,你住在那里好不好?”
一座孤山,
一个男子。
一位牧童。
那男子挥着手再撒着种子。
“六叔,你再种什么呀?”那牧童,那天真的声音。
“我再给你婶,种丁香花。你婶最喜欢丁香花了。”清扬,一想到蝶舞。嘴唇间微微颤动。
“啊,丁香花。六叔,我也来帮忙你种。”那牧童说着抓着一把,蹦呀跳呀挥着丁香花种子。
一座山坡。
一个男子。
一位牧童。
一群蝴蝶。
还有一座坟墓。
而那群蝴蝶一直围着坟墓纷飞。
不对,不对,它们不是纷飞,是在跳舞……


                【化蝶★清扬蝶舞】(3)
 
 
一个小乡村
村口,望不到边的稻田。
稻田里,人们的身影,牛儿结群。
我想这个时候应该是收获丰收的季节吧。
村后,一座座小山坡。
山坡上也有些忙碌的身影。
少许人们朴实的在树下聊聊天。
村里许多简陋而陈旧的房子。
屋檐下少许人们在聊聊天。
是这么显得和谐。
搭调得,那么一副美景。

【牧童三儿】

村内某家院子。
一颗愿望树。
树下。
有个男子。
自言自语的唱着歌。
男子周围有许许多多千纸鹤。
“阿爸,阿妈,我去放牛了。”一位牧童,那幼稚天真的声音。
“三儿,路上小心点。”一位朴实的妇女,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慈爱。
“恩,阿妈,我会的。”
“三儿,”一个洪亮的声音。
“在呢,阿爸。”
“今天?唉,你就别带你六叔上山了。”三儿的阿爸叹息的语言。
“为什么?不行哦,我答应六婶过,天天带六叔去看六婶的哦。”三儿,声音总是略带着天真。
“孩子他爸,没事的,就给三儿带着清扬去吧。”一妇女,温和的声音。
“唉……。”三儿他爸,无奈,轻叹着息。
“那我和六叔走了哦。”三儿。
一座孤山。
一位牧童。
一个男子。
一条黄牛。
那牧童,一曲笛声,绕边整座孤山。
“六婶,我来了哦,六叔也来了。恩,你们好好聊天哦。我放牛去了。”声音,还是那么天真无邪。
一座墓碑。
一个男子。
男子唱起歌。
伤情的歌声。自言自语的话语,透出数不清的相思。
许久   许久。
夕阳下。
一位牧童。
一个男子。
一条黄牛。
缓缓下山。

【亲情一家人】

一个院子内。
一颗愿望树。
树下有一张饭桌。
“阿爸,我们六叔,哪里是疯子?为什么那些人都叫六叔,疯子,疯子?我很生气。”三儿挠挠着头。带着气愤看着中年男子。
“碰,那个?谁说的。”三儿他爸。气愤的拍着饭桌。
“就是村口,整天打纸牌的那些人啊。”三儿顺手指了指村口。
“欺人太甚……”三儿他爸,说着站起来。转身往村口走去。
“孩子他爸,还在他爸。算了,别去。”一妇女,着急连忙拉着三儿他爸。看着三儿他爸摇摇头。
“这帮王八羔子,真是欺人太甚。不行,不教训他们。说不定哪天清扬被他们欺负,我们还蒙在鼓里。”三儿他爸,气愤说道。
“孩子他爸,你一个大男人,去了不好,没准还干起架来。等着,明儿,我去说说他们。我一个女人。他们还有廉耻的话,说不定还听我劝。”三儿阿妈,劝说着。
“好吧,如果你去说不得,我再去,这帮王八羔子真是欺人太甚。”三儿他爸,又转身,坐下饭桌。
“来来,吃饭,吃饭。三儿,帮你六叔夹菜啊。”三儿阿妈,见三儿他爸重新坐下饭桌。松了口气。
没有人看见,没有人注意。一个低着头吃饭的男子,有一滴泪,悄悄落了下来。这滴眼泪不是咸的,应该是甜的。也是,亲情永远是甜的。亲情都是温暖的爱。

【蝴蝶听歌】

黑夜。
一个屋子。
一张床。
一张桌子。
一个男子。
一为牧童。
桌子前坐着一大一小。
“蝶舞,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你知道吗?”清扬,自言自语。
“哦,恩。六婶知道的,因为六婶也在天天想六叔你哦”三儿,搭理清扬的话。
“蝶舞,你看,我做的千纸鹤,多好看啊。你看见吗?清扬,扬了扬手上的千纸鹤。
“哦,恩。六婶看见了,六婶天天都看得见哦。”三儿,折着千纸鹤。把折好的千纸鹤挂了起来。
屋子里。
用红色绳子穿起的千纸鹤。
一串一串千纸鹤。
挂的满屋子都是。
“蝶舞,这丁香花,好香啊,你闻到吗?”清扬,抚摸着桌子上那盆丁香花。
“哦,恩。六婶闻到的,六婶每天都有丁香花陪着。”
“蝶舞,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你听见吧?”
“哦,恩。六婶听见,六叔唱得那么好听,六婶会喜欢听的。”三儿,托着双手。认真听着歌声。
一个痴情的男子。
一段伤感的歌曲响起整个屋子。
一位天真无邪的牧童,做听众。认真的听着。
而屋子那窗口。
月光下,一只蝴蝶煽动着双翅。
它也停止了煽动的翅膀。
静静的听着歌。

【梦境】

一个屋子。
一张床。
床上躺着已睡熟的男子。
窗外一楼月光照进来。
屋内一只舞蝶飞着,飞着。
渐渐停在床头前。
似乎,宁静的,看着床上那个男子,就这么看着。
“蝶舞,蝶舞,蝶舞。”清扬,兴奋,激动,的叫喊着。
“你来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舍不得丢下我。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清扬,死死的抓着女子。似乎害怕这女子消失一样。
“恩,不会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那女子微笑,还是那么一笑倾城,在笑倾国。
“蝶舞,你看看,这屋子,好多的千纸鹤,都是我折的。”清扬,指着屋子,那一串串挂起的千纸鹤。
“恩,我看到了,谢谢你。我好开心。”蝶舞,看了看,那一串串挂起的千纸鹤。
“蝶舞,你再看看,这丁香花。多美呢。还发出阵阵花香呢。”清扬,捧着那盆丁香花。
“清扬,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我知道,我喜欢的,你都能给我。”
“蝶舞,你看看,院子外面。那颗愿望树。”
“看到了,谢谢你,清扬。”蝶舞,透过窗,看着那个愿望树。
“你知道吗?蝶舞,我种那颗愿望树。就是希望,你能在下面折着千纸鹤。”
“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呢?凡是我喜欢的,你都想办法给我。”
黑夜。
月光下。
一对携手的情侣。
一盆丁香花,还有那串串千纸鹤。
美景,美景,
似图,似画,
却是有点凄凉的图,
却是有些悲凉的画,
许久…许久…
“清扬。”蝶舞,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清扬。
“恩?”清扬,皱了皱眉头。
“我要走了。”
“去哪?你又要离开我了?”清扬,显得略有点着急。
“我要去看夕阳。”蝶舞,抬头凝望远方。
“我陪你去。我答应过你,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要陪你。”
“恩。好的。”蝶舞,咬了咬嘴唇。
黑夜,月光是那么的明亮。黑夜,清风是那么微吹。黑夜,夜下一对情侣,就这么的走着,没有终点的走着,也没有一丝要停留的脚步。有风的夜晚,为何总是显得那么凄凉,那么悲凉?

【多了一座墓碑】

一个院子。
一颗愿望树。
树下。
一个中年男子。
一位妇女。
一位牧童。
一些少许人们。
还有,还有一口棺材……
“六叔,六叔。你怎么丢下三儿。为什么丢下三儿?是三儿不好吗?呜呜呜呜。”三儿的哭声,阵阵扣着大人们的心弦。三儿那哭声仿佛能透过皮肤,穿过心脏。留下的是一股味,一股悲伤,痛彻,凄惨的味道。
“起,”一个似催命符的声音响起。
一口棺材,八人抬起。
众人的方向,一座孤山。
众人的神态,清萧庄严
沉重的步伐,阵阵的哭声。
一座孤山。
遍地丁香花。
却有两座坟墓。
“清扬,走好啊。哥哥会每天都来看你的,你不会孤单的。哥哥把你放在蝶舞旁边。哥哥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个了,你不会怪哥哥吧?”一个中年男子,凄凉的声音。
“弟弟,你不会孤单的,对吧?弟妹就在你旁边。我想你会高兴的。蝶舞,我们带清扬来了。你也很高兴吧。对吧?”一位妇女,已落下眼泪。那泪花,阳光照射,晶莹晶莹的。
“六叔,呜呜。六叔,呜呜……”
许久  许久。
夕阳下。
众人缓缓下山。
一阵阵哭声。
哭得那么的凄惨,那么的悲惨。
久久都还回荡在,这座孤山。
然而夕阳下。
那两座墓碑。
却停留着两只蝴蝶。
那两只蝴蝶缓缓的煽动着翅膀……

          【 化蝶★两只蝴蝶】(4)
 
 
【化蝶】
雷声 闪电  大雨落地。
天空陷入一片黑暗。
一座山。
两座孤坟。
满山的丁香花已谢了。
两只蝴蝶。
一只停在一座墓碑上。
一只在另一座墓碑上方挥着翅膀。
也许……
那只挥着翅膀的是在跳舞。
另只是看那只跳舞。
也许……
那只挥翅膀的是在诉说。
另只是听那只说话。

天空雷响的吼吼。
闪电交错的闪闪。
一场大雨袭已谢的花朵,纷纷的花瓣落地。
那两只蝴蝶还是没有要飞走。
还是一只停着一只挥着翅膀。
雨中绵绵的出现两种声音。
仿佛是这场大雨导的演。

【两只蝴蝶对话】
“清扬,我跳的舞好看吗?”那只挥着翅膀的蝴蝶温柔的声音。
“好看,我的蝶舞跳什么都好看。”那只停在墓碑上的蝴蝶,文雅的说着声音。
“清扬,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蝶舞温柔的声音,优美得像花儿般。
“记得啊?我们是青梅竹马,怎么会不记得呢?”清扬微笑说着。

那只挥着翅膀的舞蝶轻轻的落在那只原本就停住的那只蝴蝶旁边。
两只蝴蝶靠近,才注意,那只挥着翅膀的舞蝶,翅膀上有点点彩色,是一只彩蝶,宛如一位穿着嫁衣的新娘。
而另只,翅膀上有淡淡的蓝色,犹如一位新郎穿着蓝色服装一样。
渐渐的,那两只蝴蝶,静止住,神态庄严,不夹一丝笑意。

“蝶舞,你愿意陪我走永世吗?无限轮回,我们都在一起。你愿意吗?”那只蓝蝶,语气还是那么文雅,仿佛天生就是如此文人语气。
“我愿意,我愿意陪清扬,我的男人,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那只彩蝶,望着天空,大声说,想透过老天传达给全世界都听见般。
“对,生生世世,就像现在,我们走了,也要化蝶在一起。”清扬兴奋说着,脸上呈现无限的幸福。
“恩,我们化蝶了,我们能双数双飞,我们飞去三生石吧,去把我们的名字写上去。”蝶舞一脸坚定的说。
“好,就让闪电为我们照明,让雷声为我们化蝶喝彩,让雨淋洗我们心中的杂念。蝶舞,来。”清扬牵着蝶舞,慢慢的飞向天空。

雷声呐喊,闪电颤动,雨飘飘从上移动落下,而中间却有两个黑影。这画面,只为那两个黑影设置般,突出而不高调,渐渐的,那两个消失在视线中,然而,却留下一个时空画面,还掺杂着两个童声……

【时空画面1】
一个八岁年纪的男孩,手拿着棒棒糖一路跑着,后面有个七岁年纪的女孩追着。那男孩有心故意般,每每见那女孩快追到自己,就狠狠使劲加速跑,一旦见跟那女孩距离远了又放慢脚步。

“臭清扬,蛋清扬,还我棒棒糖。”那女孩见无论如何都无法追到那男孩,干脆一屁股做在地上,嘟嘟的小嘴骂着那男孩。
“哈,你就懂这招,你还懂什么?我不管哦,这次你追不上,那棒棒糖我就吃了哦。”那男孩听到背后的骂声,转身看着那女孩,没有因为那女孩骂就生气,反而更兴奋般。
“你个臭蛋,你老是这样我告诉我阿爸阿妈哦。”那女孩生气道。
“好啊,我清扬敢作敢当,我不怕你阿爸阿妈。蝶舞,你个小蝴蝶,你敢告诉试试?”清扬,孩子脾气上来了,也跟那女孩赌气着。
“你等着,”蝶舞,站起来,拍拍屁股,拔腿就跑。
“小蝴蝶,小蝴蝶,等等,我还给你。我换给你拉”清扬看见蝶舞往她家方向跑,担心真被蝶舞阿爸骂,赶紧去追蝶舞。
“哼,我不要了,我就要告诉我阿爸。”蝶舞耍起性子来,嘟嘟嘴吧。
“我的小蝴蝶最漂亮了,最乖了,来,哥哥还你棒棒糖。”清扬递了递棒棒糖给蝶舞。
“嘻嘻,那我好吧,下次不许再抢我的棒棒糖哦。我也给你吃一半。”蝶舞接过棒棒糖,咬一口,也递给清扬。
夕阳。
两个小孩子,打打闹闹,有说有笑。
快乐的时光总在童年,多好的回忆也仅存在童年的时光。

【时空画面2】

一座孤山。
两个少男少女身影。
一只水牛。
遍地野花,花儿灿烂开放,花香飘千里,牛儿埋头肯草,左边那少男轻轻优美得吹着牧笛,右边坐着一位如花儿般美丽的少女,陶醉的听着有旋律的笛声。一曲笛声,画云神马,优美而落下三千尺瀑布,宛如时间都停止般,全空间无一丝杂声,只有那笛声。空中成群的舞蝶飞舞,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也停止了,仿佛也痴迷听着那笛声。
“清扬,你说爱情是什么?”一曲吹完,那少女望着望旁边清秀的少男,轻轻温柔的声音。
“蝶舞,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哦。”清扬脸红着,挠了挠头,又摇了摇头。
“我听我隔壁家的那阿姐说爱情,是一个甜蜜的东西,能让人着迷痴迷哦。”蝶舞美美的说道,脸上呈现一种向往陶醉。
“是吗?我不太清楚哦,我,我,”清扬看着蝶舞,脸上再次红着。
“是的,如果见到自己心爱的人,脸会红,心跳加速哦。”蝶舞说着说着,脸慢慢红透起来。
“恩,恩。”清扬转了转脸,望着天空,脸还是浅浅红着。
“那,那,清扬哥,你见我时心跳吗?”蝶舞羞答答的问,问的时候,心无比的紧张。
“啊,恩,有”清扬被蝶舞突然这样以为,吓了一跳
“嘻嘻,我也有,我这算是爱情吗?”蝶舞宛如情窦初开般,害羞问道。
“小屁孩,你懂什么,去去,看你水牛去。”清扬被问住心里了,为了掩饰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冲劲,莫名其妙的甜蜜,轻轻推着蝶舞。
“什么小屁孩?我15岁了哦,”蝶舞嘟着嘴,不服气,那红红的脸蛋拉着老长。
“对哦,不再是哪个流着鼻涕,追在我后面的那个小蝴蝶了哦。呵呵”清扬笑着说。
“哼,你才流鼻涕呢,找打哦你。”蝶舞说着挥了粉拳过去。
“打不着,打不着。”清扬反应挺快的,在哪粉拳还未到时,都已经站起来,跑着嘴巴也喊着。
“哼,你等着,这次我一定追上你,把你狠狠扁一顿。”蝶舞挥着粉拳轻轻跑着追清扬。
一对追逐的少男少女。
跟这孤山显得那么协调。
山上回荡着这少男少女的嬉闹声。


【时空回忆3】

夕阳下。
一颗愿望树。
树下有一男子,一女子。
入秋了,愿望树的树叶轻轻,一叶一叶落下,秋风温柔的吹起。
那女子,飘起的长发,从背影看去,显得那么美丽。
“蝶舞,多看看这美丽的夕阳哦,到时就没得看了。”那男子温柔笑着对那女子说。
“恩,18年了,再怎么看,我都不腻,我很喜欢跟你坐在愿望树下看着夕阳轻轻的落下山那头。”蝶舞挽着那男子的手,微笑时脸上的酒窝美极了
“是呀,要离开了,真的很舍不得。村里,一草一木,一花一景,深深的映在脑里那么多年。”那男子轻轻的感叹一番。
“恩,清扬哥,你说,我们去那花花大城市,还能看这么美的夕阳吗?”蝶舞心有点失落的感觉。
“不知道哦,我想应该没有吧。”清扬顺手滑了滑蝶舞飘起的长发。
“我真想不通,为什么我阿爸叫你娶我,就一定要去城市生活呢?”蝶舞天真的眨着眼睛,汪汪的大眼看着清扬。
“我想你阿爸是为你好的,毕竟城市里生活都是很好的。”
“不,我不喜欢,在城市里生活不属于我心中的生活,我只想跟你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蝶舞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夕阳落下的方向。
“哎,我也不想,可是,你阿爸说了,娶你就要到城市里去生活,不去就不能娶你。”清扬深深的叹息着。
“唉,不想了不想了,烦死我了。”蝶舞嘟嘟生气的小嘴。
“顺其自然吧,只要我们在一起,到哪里都一样的。”清扬露出灿烂的笑容。
“也是哦。嘻嘻。”蝶舞倾城的一笑。
夕阳已快落山,残余的微光缓缓的照着那对情侣。
树的落叶轻轻的飘下落地。
蝴蝶纷纷群飞,顺着夕阳落下的方向飞去,仿佛要追逐着,留下夕阳。
“看,好美的蝴蝶。”清扬轻碰靠在自己肩膀的蝶舞,并指着那群纷飞的蝴蝶。
“真的好美哦,我最喜欢蝴蝶了,我好想自己是一只蝴蝶,自由自在的,没什么烦恼的事。”蝶舞看着那蝴蝶,眼神露出无比的向往。
“是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清扬感慨说道。
“如果以后我老了,走了,我想自己化成一只蝴蝶。”蝶舞温柔的语气,却又掺杂着一丝丝悲伤。
“好,我也化一只蝴蝶。”清扬看着蝶舞,发自内心,坚定的说。
“恩,就像梁祝他们那样。”蝶舞转过头看着清扬。
“好,”清扬蝶舞四目相对,清扬看着蝶舞的眼睛肯定的说道。
夕阳残光。
纷飞的蝴蝶。
一对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情侣。
彼此的承诺。
化蝶  化蝶。
一个不巧的传说。
一个不灭的爱情精神。
一段凄凉凄惨的凄美故事。
微微的破空而出。

【回终】
一座孤山。
两座孤坟。
满地的花瓣纷纷落地。
雷声 闪电  大雨落地。
大群的蝴蝶围着那两座孤坟,一圈一圈的飞着。
仿佛是在召唤两座孤坟里面某种生物。
化蝶  化蝶。
闪电闪闪的  闪闪的。
一只彩蝶轻轻升起,在一座墓碑上方,顶住挥着翅膀。
雷声吼吼的  吼吼的。
一只蓝蝶缓缓升起,在一座墓碑上方,静静停止。
真是惊天动地。
鬼哭神嚎。
万物哭泣。

 
 
 
 


 
上篇:飞翔 下篇:午夜之后的决裁(3)
点击人数(711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