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随笔心声 > 【西游行】
【西游行】 文 / 夜思下  2011-7-12 18:50:23 
【西游行】
    我已经计划好,趁这几天得以休息。为了能有灵感来写作,我决定了。决定步行去西游,用血肉之躯亲身历。去好好感受一番。
    六月天气,行走在路上,顶着那烈日。仿佛像是走在火焰山上,周围都是蒸发着火焰。脸颊和额头流下的汗珠瞬间消失。一个人一包行李,我从南城门出发了,方向西城门外的郊区。
    出了西城门,大约走了半天,来到一个不知名的郊区村庄。停下脚步望着这个郊区的村庄一个城中村。兴叹,如今现实发展太快。发达城市的人流量越来越多,城里建房子的土地远远不够需求。因此城市郊区周边的乡村被深谋远虑的开发商瞄准或是被拥有高智商的农民推去老楼房建起新房。这一带的城中村,住着都是一些外地进城的打工族,或是刚走出校园带着满腹经纶欲想展示才华的毕业生,或是一些怀才不遇没能爬上上流社会而屈伸于此的底层白领,还有一些就是当地村民了。
    已走得脚酸的我,选择一家饮料店点了一杯冰沙。这炎热的夏天,我想饮料店应该是最火爆行业吧。还有那青色皮,圆溜溜的西瓜。这不,满城中村的大小街巷都听见小贩的呦喝声:“包熟包甜的西瓜,八毛钱一斤了啊,香甜解渴。”听着小贩的呦喝声,那旋律回荡在这小巷里显得那么激情。蛮吻合六月的天气。一杯冰沙已快喝完,这时小巷尾传来有股争吵的回音。显得那么不和谐,那么不安静。看来小巷尾那股争吵越演越激烈,不是纷纷有众人前去观望,我也随然而去。
    走进小巷尾,入眼的是一座8层高楼房,门口挂着招牌《XX敬老院》。而招牌下,一位三十来岁的少妇跟几个四十来岁身穿《XX敬老院》的男护工服激烈的对话争吵。
    那妇女扶着旁边一位老者:“你们看看,你们这是怎么对待老人的。你们难道就没有自己的父母?你们这样对待别人父母时,你们有没有想过,有可能以后你们的父母也被别人这样对待?”。
    那几个男护工里面一个像是组长般的护工激动反驳着:“我们怎么样了?我们只是按我们《XX敬老院》的规章行走。我们有错吗?”
    那少妇顿时紧不威逼上前:“按照规章?狗屁规章。说白了,你们还不是看钱办事?”
    那组长男护工:“你个泼妇,别含血喷人。我们《XX敬老院》绝对是公正的。”
    那少妇冷笑:“公正?你们这些贱男人,老娘我不就是出差几天。太忙,所以忘记往你们敬老院打钱了。你们就这样饿着我父亲,还威逼我父亲做苦活。被弄伤了也没有帮包扎,反而还时不时的揪着我父亲的伤口。”
    那组长男护工冷笑着:“泼妇,别乱污蔑。有本事拿出真凭实据来。再说了,你别用忘记打钱来做借口。没钱就说没钱,别装出一副有钱人模样。况且,有钱人会把自己的父亲放进敬老院。问问天下会有这种事?我猜你是一个骗子吧,装作女儿这层亲情来咋钱吧?”
    那少妇:“瞎了你狗眼,不可原谅,你记着,明儿,买下这个敬老院。我拆着玩给你看。”
    那组长男护工:“哟。吹牛也不打草稿?明儿你买下看看”
    那少妇气着脸红:“你,你,我改变注意了。明天我让这个敬老院消失。而你去蹲监狱。”
    那组长男护工:“哈哈。你们看看这贱人,越吹越厉害了。固然是贱人来着。想我蹲监狱,凭什么?我犯法了吗?你个贱人。”
    这时,那少妇怒了,发飙了,想用挂在肩膀的挂包甩过去。但那老者,就是那妇女口中的父亲。拉着了那少妇:“算了,女儿。我们走吧!”
    那少妇放下挂包:“爸,他们这样对你……”
    那老者,挥了挥手打断了未说完话的那少妇。
    我看着那少妇的挂包LV真款的,我想并非像那些男护工口中所说的那样没钱人。我摇摇头,无知的男护工,井底之蛙般的男护工若见过世面。他们还会说这少妇没钱,不过我也想不通。这少妇是有钱人,但为何把自己父亲送进敬老院呢?难道这父女之间真的不存在亲情?
    那老者:“女儿,走吧!别跟狗眼看人低的贱骨头争吵,不值得。”
    那组长男护工一听那老者出声忍着脾气:“哟,你这,老匹夫……”
    “啪…”
    这时还未等那组长男护工说完,那少妇走上前就是一巴掌,干脆利落。
    那组长男护工摸着发红的脸怒道:“你个贱人,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说着抬手甩过去。
    可惜被我用手挡住了。
    那组长男护工一愣:“你是谁?少管闲事。”周围其他几个男护工也围了上来。
    看着被几个男人围着,说那时不紧张是假的。可越紧张我却越懂冷静,我扮着冷酷的面容怒气的盯着被我抓住手臂的组长男护工:“谁敢乱动?”边说边狠扫其他男护工。看的同时我见他们个个胸前都挂着护牌,灵光一闪。
    我加重语气:“都别乱动,否则。你们就进去蹲班子。”
    果然我这句“蹲班子”吓着了这些井底之蛙。
    我顺然拿出我上周参加采访时,来采访我那记者遗留的记者证。原本通知那记者来取了,却不知道那记者还忙整理我的口述。说有空再来拿,正好今天我就拿这记者证吓吓这不无知的井底之蛙。
    我举着记者证:“我是XX电视台记者,你们敢动粗试试。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无知的护工还真害怕被记者曝光,胆怯着却还要伪装道:“早说你是记者嘛,我们良好公民最敬畏记者这行业了。”说完转头丢给那少妇:“算你今天走运。”
    一张记者证吓走那些无知的男护工,看着那些护工愤愤不已的走进《XX敬老院》。我顿时松了口气。
    这时,那少女扶着那老者走了过来:“谢谢你,小兄弟”
    我说:“不用,举手之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那少妇带着微笑:“小兄弟,是否有空。我们找个馆子坐坐,就当我答谢你。”
    原本我是不想去的,可我之前对这有钱少妇把自己父亲送进敬老院这事疑惑不解。我是很想知道,所以我点头答应了。
    那少妇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恩,来接我的车子也快到了。小兄弟稍等一下。”
    我看了看那少妇的手表,名字我一下忘记了也是一款世间名表。顿然再次好奇,这对父女。有些怀疑他们之间是否存在亲情?可从刚才的观察,那老者看这少妇的眼神多的是一种浓浓的慈爱。对,这是只有父女亲情才能露出的父爱。也从那少妇的眼神里,看出了只有父女亲情之间才存在那种女儿关爱着自己父母的爱。不过,我也无用多猜疑。知道结果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一会,一辆奥迪A8来到我们面前。我们上了车,来到这个小乡镇算上最高档的馆子了。
    饭桌上,我才注意那老者。刚才全被那少妇跟那些男护工的争吵吸引着,并未仔细看着老者。现在一看,见老者额头真的有块伤,左手右手也都带点伤只是那些伤口都结疤了。
    这时,那老者爽快说道:“小兄弟,别见外。来来 夹菜夹菜。”
    我:“谢谢,”
    那少妇这时转过头看着我:“你是不是很好奇,好奇我那么有钱却怎么把我爸送去那个敬老院?为何那么多的敬老院我为什么偏偏送去那种低微的敬老院?”
    我点着头,原以为我心中想知道的答案会是出自这少妇的。却料想不到那老者再次挥了挥手打断那少妇说:“十年前,这个城中村还是一个小村。未有现在这么热闹。之我亡妻了以后,我就带着我两个女儿流浪到这个城中村。三父女相依为命开始定居在这里做起贩卖木材为生,有次我跟大女儿”那老者指向坐在旁边的那个少妇:“我带着大女儿上山去谈笔生意。而把小女儿留在家中。然而,就在我们刚上山不久,我们的家突然起火。我跌跌撞撞的跑下山,终究还是晚了。我抱着奄奄一息的小女儿,当时,当时我那小女儿刚八岁,刚八岁。”说着说着那老者已悄然落泪望着馆子窗外凝视。而旁边的那少妇,也泪流满面。
    许久,那老者再次缓缓说道:“当时我抱着小女儿,奄奄一息的小女儿带着奶声奶气说着:(爸爸 爸爸,别在丢我一个人在家,我怕怕。)我猛然对小女儿说:不会,以后爸爸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在家。爸爸以后都会陪在你身边,陪在你身边。爸爸发誓,爸爸答应你。当我说完这个承诺,可惜我的小女儿却没能听见了。”
    那老者再次停顿了下来,看着我:“我小女儿出事的地方,就是我刚才住进去的敬老院……”
    我听着,我震惊了。
    直到后来我跟那老者,那少妇道别,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承诺。然而这个承诺,包含多少重量的亲情?包含多少浓度的父爱。这种亲情,这种父爱,任是多少黄金也买不到。
    次日,我看着XX报纸头版出现这么一条新闻“《XX敬老院》是一家黑心敬老院”,头版上还有几张图片,有一张是警察抓人的图片,而那个被抓的人就是昨天那个组长男护工。
 
上篇:感情不在服务区 下篇:火车挽救爱情
点击人数(770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