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印象社会 > 后海烟民
后海烟民 文 / 莫小邪  2011-7-13 9:01:11 

    
      沿平安路往东下去,直到地安门,再往北第一个红绿灯处右拐,看见墙上的标牌——后海胡同,紧接是一人多高的青色塔楼,再往前看见暗红色的与众不同的屋顶,楼下是八大香烟批发店。有人说这里在解放后,是文物局整修了多次的重点保护民宅。但据一些当地的老人说,在清朝雍正年间,这曾是京城冠春园的后柴房,当然,时过境迁,历史的挪移大法比帽子里飞出几只信鸽还要精彩些,至于这里到底是不是冠春园的前身,已经无法深入地考证了,能够证实的只有——李八大,男,四十九岁,满族,现享有这住所的合法居住权,同时,他也是这家香烟批发店的主人。
      从上个月起,他在店里摆出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离后海胡同最近的一家超市,也有三站地左右,而且还要左拐右拐才能到那儿,住这里的人大多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来来回回折腾的确不方便。这些平常琐碎,生活中又不可缺少的事,全被李八大悄悄地看在眼里,他觉得自己何不方便大家也方便自己,想来想去,琢磨来又琢磨去,终于,他狠狠下了一个决心——走进了后海街道办事处,找到居委会的领导干部们,把自己的来意详细地和他们说明,当时,街道办事处的老王同志就对李八大的用心良苦赞不绝口,后来,经区里头一道道地审批,经过两个月的耐心等待后,李八大从西城劳动服务中心,找来几个看上去老实能干的河北人,花了二天时间,把店里重新装修了一遍,其实,这几个河北人不过给他店里刷了刷墙,为涂个省事,盖住原先日积月累留在墙上的脏痕——脏兮兮不成行的鞋印;某人二流楷书大江东去浪淘尽;还有上星期邻居家得了多动症的孙子,拿几支彩色粉笔当着李八大的面,在墙上绘出一副抽象的超现实涂鸦。
    
      夕阳斜照在银定桥畔,旁边音像店里传出强劲的朋克乐,抵挡住一点下班时街上的嘈杂声,越发使这个难熬的下午显得郁闷。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帮李八大挂上"后海便民店"的木牌,接着搬箱倒柜,收拾出来的破烂还挺不老少。一台靠在墙角,时不时还摇晃两下的雪花牌冰箱,侧面有一块显眼的磨损处,谁猜不准什么时候它突然倒地,最令人恼火的是,冰箱电源接口处电压不稳定,里面的冰棍化成冰水,正顺着冰箱门的缝隙里滴哒出来,粘呼不说,还招来一群嘴谗蚂蚁的光顾。
    
      李八大蹲在满地易拉罐和酒瓶中,右手举起一台老式电风扇,电风扇外边的铁罩已经没了,蜘蛛丝门帘般垂挂下来,风扇暴露在外,隐约能够分辨出扇片是绿色的。他翻出二十多年前在云南服兵役时用过的水壶,费好大劲弄开壶盖,那里面的糟味道,简直难以用人类的嗅觉去承受!呸!呸!两声,水壶里的味道比发霉的味道更加令人恶心,这味道把李八大熏了个够呛,没栽一跟头算好事,他不小心吹起依附在壶上面的灰尘和绒毛,夹杂着数亿万个肉眼瞧不见的微乎其微的细菌,在空气里翻来覆去地狂欢。
    
      旁边的后生们看到此景,对李八大那副狼狈相发出一阵窃笑,李八大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从细菌们的狂欢中回过神来,连忙冲他们摆了摆挂着蜘蛛网的手说:"这玩意儿,搁到现在是古董,当年抗美援朝时用过的苏联货。"
    
      "老李还不把这古董上交国家。"
    
      留光头的后生一手叉腰,一手夹着烟卷说:"我们老李是党员怎么啦,咱国家不缺那几个水壶。"
    
      "对,要是遇见几个明白人,肯定想花不少钱从老李这儿买回去收藏。"
    
      光头后生又说:"要是遇见个老外,那老李就别客气啦,美元,马克,最次也弄点欧元花花。"
    
      李八大小心谨慎地把手里的"古董"搁会原来的破烂垃圾筐里,用脏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颇有点视金钱为粪土的高风亮节,他说:"我是那种人吗?"
    
      "老李不贪图钱财,但要有漂亮小妞为了这壶非嫁给老李怎么办?"
    
      "怎么办,赶紧办呗,这下咱老李晚节不保啦。"
    
      "说不定那女人和你妹妹一边大。"
    
      "老李不许瞎搞,我妹才刚上初中哩,未成年呐!"
    
      "呵呵……"几个人连说带笑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李八大,使李八大感觉自个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把脸拉下来,说:"你几个贫不贫,赶紧干活。"
    
      这时,住在斜对过的张大姐买菜回家,她正巧路过这儿,右手拎着菜篮,菜篮里面有根过于粗壮的胡萝卜,拉过李八大说,菜贩说这胡萝卜是温室培育出的改良品种,一根胡萝卜的营养价值,胜过二根胡萝卜的营养价值,她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举着那根胡萝卜比划来比划去。李八大看她握着胡萝卜的手,暧昧而充满力量,好像自己什么地方也被握住了似的,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脖子,嘴巴里含糊不清地说:"浑身上下哪儿都疼,不行了,老胳膊老腿了。"说完,抬起脚原地踏了两步。
    
      张大姐拿手里那根胡箩卜指了指李八大脚下那双旧布鞋说:"老李,还穿改革开放前您就爱穿的那双破鞋呀。"
    
      "瞧你这是哪儿的话,今个我不是收拾店么,随便瞎穿了一双。啊,这么大个的胡萝卜?能吃吗?"李八大把破鞋的话题转移到胡萝卜上了。
    
      "怎么不能吃,我没听谁家说吃胡萝卜吃出茄子味了!"接着张大妈开始唠唠叨叨地抱怨李八大,应该在门口弄一菜摊儿才对的起这胡同里的女人们,省得她们天天跑到东城菜市场买菜,有时候还要多跑一趟。李八大耐心地和她闲扯了几句家常,要知道李八大在后海妇女中的声誉好得很啊,总有些女人找茬和他接触频频。当然,他没有老顾的相貌堂堂,也没有李家成有钱,但却相当于后海这片的妇女之友,谁家过日子的有什么磕磕碰碰,吵嘴斗气的事,他出面给人家排忧解难,什么事都能不了了之。
    
      门口那棵槐树下,一张雕龙石桌,粘着奶黄色的斑点,旁立着一块儿方形的黑板,上头写着:新到三元牛奶,北冰洋汽水。柜台上多了一台深红色的公用投币电话,估计是台旧货,现在满大街都使电话卡,投币电话十有八九已经淘汰了。李八大手里拿块破抹布,蹲在地上擦柜台上的玻璃。小刘拎着一塑料袋橙子进来,他喊了一声李老爷子还忙着呢,就把那袋橙子搁在柜台上,然后跟毛贼似的东瞅西看。
    
      李八大闭着眼不看他人,光听声儿就知道是谁来了,说句老实话,他挺反感小刘这个人,就拿小刘喊他老爷子什么的吧,他就不太乐意,心想凭什么喊他老爷子,自个不过才四十多岁嘛,离五十岁还差九个月零八天。还说胡同里那帮丫头会来事,平常喊他老李,再不成随便认做自家亲戚喊他二叔,小声音喊的他浑身上下都舒服,李八大想自己能她们喊自个叔叔伯伯也算种享受,总比被这帮小子喊他老爷子舒服。
    
      小刘站在李八大身后,猛地拍了一下李八大的肩膀,大声说:"想什么呢?看把你美的,一人在哪儿傻乐呵半天了。"
    
      李八大站起来,右脚蹲麻了,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接着斜眼瞪了一眼小刘,心里责怪自己乱想什么呀,万一被这混小子看出来,他又会变本加厉的笑话自己啦。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顺便再报复一下小刘,他瞅见柜台上的橙子,随手指了指那袋橙子说:"怎么还买水果来孝敬我。"说罢,便要上去动手拎那袋橙子。
    
      小刘见状,连忙扑过去护住那袋橙子,把后背对着李八大,别扭地扭着脖子对他说:"干嘛呀,明抢啊,这可是正宗的美国橙子。"
    
    李八大把两眼往中间一瞪说:"瞧你小子那副德性,美国橙子怎么啦。"
      "您可别不承认,您这儿的美国烟不少吧。"
    
      "我这儿万宝路不少,你买不买!"
    
      "不买,除非买一条万宝路,您再给我搭一盒骆驼。"
    
      "回家歇着去吧,不买我关门了。"
    
      "老爷子哎我不给你几个橙子吃,你就态度恶劣上啦。"
    
      "得了吧你,我可不谗那几个破橙子,赶紧拎上走人,关门了。"
    
      "这才几点钟,关门干嘛呀,我还没买烟呢。"
    
      李八大没好气的说:"早干嘛去了!中南海,还是小熊猫。"
    
      "拿两盒中南海得了,我一抽小熊猫就感冒。"
    
      "事儿还挺多,跟事儿妈似的,没零钱找了,呶,给你几块泡泡糖。"
    
      小刘接过中南海,把几块泡泡糖搁在手心里捏了捏,小声嘟囔着说:"卖不出去的破玩意儿,硬塞给我了。"最后,他把泡泡糖装进了裤兜儿,拎着那袋美国橙子走了。李八大目送小刘拎着美国橙子走远了,也小声嘟囔了一句:"美国橙子,什么破玩意儿!又不是美国户口本,还当宝贝了不成。"
    
      过会儿,来了个上身穿运动服,下身穿一大号泰森短裤的男人。两条小腿上布满了细长的腿毛,可能是搞健美的型男,留着精神利落的板寸,两眼发出犀利的眼神,蹬一辆黄色的山地车,左脚支在半块砖头上,右脚踩在自行车的脚蹬子上面,时不时的晃几下,以至他小腿上密布的腿毛发出带韵律的抖动,令人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并不沙哑,反而有些尖细,他喊李八大换几瓶啤酒,再拿盒中南海出来,李八大不慌不忙从屋里的铁架上搬出一箱啤酒,男人从他的车筐里拿出七,八个空酒瓶递给李八大,又往车筐里装了几瓶燕京,李八大回屋里给他找钱。换啤酒的男人在店门口的鸡蛋筐里看了看鸡蛋,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估计嫌鸡蛋个小,蹬上车走人了。等李八大从屋里出来,已经找不到刚才换啤酒的男人,他用力捏紧手里的十几块钱,低头寻思了会儿,又把手里的钱搁回屋,他想反正过几天那人还会再来,就当自己给人家保管几天钱好啦。
    
      小刘夹着一份晚报又过来了,他把他嘴里嚼着泡泡糖吐出来,拿在手里揉来揉去,还给拉成条状,再揉成球状,直到把泡泡糖揉成了团黑球,实在不能塞进嘴里了,他才把手里的那小玩意儿丢进了垃圾筐。他见李八大不主动搭理他,就悄悄挨到李八大身边,看来小刘丝毫对刚才两人之间的斗嘴没多在意,眉飞色舞的对李八大说:"老李,下午,我那儿院里来了个女人。"李八大忽然有点莫名其妙上了,怎么小刘管他叫老李啦,难道说一提起女人,他两人间的友谊更加亲密了?他摸了摸脑袋瓜子说:"没见过女人啊,看把你激动成什么样了!"说这话的时候,李八大的脸上没有异常的表情出现,心里却产生出报仇后的愉快感觉,全为刚才小刘说他——老爷子!想什么呢?看把您美的,一人在哪儿傻乐呵半天了。
    
      小刘顾不上李八大挖苦他什么了,他拿晚报挡住自己半边脸,小声趴在李八大耳朵边上说:"我估计她是那个什么!"
    
      "我说你吃饱了没事,管人家的工作干吗?"李八大对"那个"这俩字特别敏感。
    
      "啊,你听我说嘛,我见她鬼鬼祟祟地钻到老顾屋里去了。"
    
      李八大有些好奇的问:"哦,你看到什么了?"
    
      "还没有呢,这不我马上跑过来告诉你啦,顺便买份晚报。"小刘老实的说。
    
      "就凭你看见人家钻进去了,就能判断老顾他那什么……"不等李八大说完,小刘抢过话头,"老顾的老婆风骚着呢,他们谁也不管谁的事,估计等他儿子考上大学以后,两人就得离了。"
    
      "乌鸦嘴!"
    
      "哎呀,我知道了,你跟老顾的老婆有点说不清。"小刘嘻皮笑脸地说。
    
      李八大上前扭住小刘的胳膊,用了一招快速擒拿制敌,"臭小子,还收拾不了你了呢!老子的岁数能当你爹了!"
    
      小刘呲牙咧嘴的"哎哟,哎哟"直叫唤,但他似乎还想扛下去。李八大手上又使了点劲,小刘不仅连叫了一声爹,还叫了几声亲爹。李八大松开了小刘的胳膊,站在原地双手抱胸,一副得意洋洋乐此不疲的模样。小刘一脸痛苦,愁眉苦脸地一只胳膊扶着另一只胳膊,喘着粗气歪斜个头猫着腰,半天说:"骨折了,你带我到医院照片子去,赔偿我损失,精神上的创伤,你无法弥补,给多少钱都不行。"
    
      李八大满不在乎地说:"你想讹我呀。"
    
      "等会儿我找警察,我就不信没地方给声张正义了。"小刘一脸委屈地埋怨着李八大。
    
      "得了吧,压根儿我没用劲,你也太娇气了,跟个娘们似的,不是我看不起你小子,就你这怂样儿,到巴各达溜一圈,没被打死就先被吓死!"
    
      "你也太欺负人啦。"
    
      "看见没有,少跟我来那一套,想跳楼到国贸那儿跳去,那儿楼高,跳下来还不死,你就回家找个破脸盆保证也能淹死!"
    
      小刘再也受不了李八大的冷嘲热讽啦,看来这回斗嘴,明显是李八大占了上风……
    
      李八大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骆驼,扔在柜台上,小刘看了一眼把头转过去,鼻子里哼哼了两声,李八大再次丢到柜台上一盒骆驼……摆平了小刘,临走时,小刘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阴阳怪气地说:"我回家先养两天看看,要是我这胳膊要不能动换了,从今往后你养我!拿几盒破烟打发我,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
    
      "你爱要不要,不要给我搁那儿。"李八大说罢,小刘瞪了一眼李八大转身走了。李八大在店里大笑起来,这会儿他到不觉得小刘讨厌了。
    
      前几天买的那几张彩票,是李八大精心研究最新的中彩宝典得来的,一共买了五十注,中了二注,二注里面只中了三个号。他无精打彩的早早把店门虚掩上,拉开一盏瓦数很低的灯,光线暗淡的难受极了,但李八大对照明的光线要求不高,他全当给国家节省能源了。他拿啤酒杯倒了一杯白酒,吃着昨儿半夜里突然嘴谗,起身摸进厨房炸的几条小黄鱼儿,一阵狼吞虎咽后,碟子里干净了,鱼骨头没剩下半根儿。
    
    他点了支烟,先抽了两口,接着把脚上的鞋子脱了,光着的脚丫踩在布鞋上,十个脚指头不停的动来动去。又把嘴撅成个O型,闭上眼睛吐了个烟圈,然后睁开眼,欣赏着自己的行为艺术。他靠在店里的木椅上,开始想心事,琢磨他这些年来过的到底怎么样,后半辈子该怎么过时——焦点访谈中的解说员报道海外新闻"美国向伊拉克进攻第六十八天……巴哥达处于新的危险中……萨达目和他的两个儿子……"对于政治,李八大谈不上热衷,但他也能根据当前的国际形势分析出点门道来,并不亚于搞国际关系学的学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子的爷爷带过兵打过仗,老子的基因里就带着政治那两个字,要不是文革耽误事,起码现在也能混到第二炮兵部,最次也捞个兵工厂的厂长当当吧!
      每当往事一幕幕袭上心头,李八大满腹牢骚,恨不能从新投一次娘胎,怪自己生不逢时,死不足惜!好在李八大不至于想去死,他想的是他三十几岁下岗,老婆前几年跟他离婚后改嫁他人,居然该嫁给了自己当年的战友黄建军,不过当年的黄建军如今坐的是宝马,进出的是香格里拉。李八大还窝在这祖父级别的破四合院内,蹬一辆吱吱响的三轮车,来往于这后海胡同多年,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熬过文革,又经过改革开放,跨越了新世纪。一眨眼,哦,青春不在了!
    
      战友黄建军,虽说在战场上留下点轻微残疾——那是残余而顽固抵抗的敌人,埋下YLB360型地雷,种种迹象表明,地雷是在大伙没有察觉,放松戒备的情况下,突然间引爆,以至于炸起了无数碎片,当时,黄建军机灵的推开战友贾强,却再也没有一个战友上前推开他。结果,有一颗碎片像长了眼睛一样,目的性极强地硬生生的扎进他的头盖骨……谁都以为他活不了了,全队上下泣不成声,被黄建军救下来的那位战友贾强,更是抱恨终生。部队领导准备给黄建军追加二等功,偏偏昏迷不醒的他,二十多天后,奇迹般地睁开了眼,没有变成植物人,就是从此说话留下后遗症,说话不利落,面部神经扭曲,使他原本英俊的面部五官偏移。好多战友和部队上领导替他惋惜,如同法国传出疯牛病,法国牛肉在贸易出口中一下掉了九成价,甚至于卖不动烂在法国葡萄园里。当时李八大看到黄建军的惨状,在心里暗下决心要向黄学习,学习他顽强的生命力。可生命力那儿玩意,是能学习的吗?若换了李八大被地雷碎片击中,想必他不会象黄建军这么交好运了。
    
      黄建军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逃离了死神的亲吻后,萎靡不振过好一阵儿……但他骨子里天生的投机主义,促使他搞起了倒买倒卖的活儿。英俊面容没有了,不影响他的其它方面嘛,少言阴郁的性格,反而成就了他事业上的功绩。英雄!一个战胜自己的英雄浮出水面。
    
      几年前,已经作为成功人士的黄建军,和多年前的老战友们聚会时,不由感慨岁月蹉跎。李八大的老婆注意到了,黄建军手腕上带着的就是英雄牌手表。名表通过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折反出一代英雄的光彩。今天的黄建军,已在韩国经专家整容多次,发音矫正多次,虽说不能恢复他多年前的模样,但是扭曲的五官变得顺眼多了,嘴巴也不那么歪斜了,说话几乎不口吃了,一般不和他细聊的人,听不出他有口吃的毛病。从侧面猛看过去,他脸部的线条棱角分明,特别像在帕尔玛效力的日本球星中田英寿,只是黄建军的眼睛比中田小一点。
    
      那曾被黄建军救下的战友贾强,激动的给他老婆,还有别的战友的老婆,讲述战友黄建军的故事。黄建军礼貌待客的风度,还有他伏身餐桌上,在一本干净的小本上,填了一串数字时的漫不经心,签名时的潇洒,(他捐助了一所西北小学)这些细节都被内心极度敏感的女人们看在眼里,所以,那天饭桌上的老婆们,约有五成以上对黄建军抱有好感。
    
      后来是李八大的老婆暗恋上了黄建军,李八大和她没孩子,减少了一个关键障碍!慢慢地黄建军对李八大的老婆也有一点动心,经过了理智与情感的斗争,经过了友谊与爱情的抗衡,李八大的老婆最终赢得了胜利,她和黄建军突破难关,大踏步地走到了一起。用黄的话说,她有东方女性的柔情似水。她对黄建军的爱慕,无微不至的关怀,令李八大时常觉得自己老婆应该和黄建军好,两人糊里糊涂地离婚后,没几个月,李八大后悔莫及上了,他窝在家里哪儿也不想去,谁找他他都不搭理,自个郁闷了一个多月。想到这儿,李八大的酒劲上来了,随手丢掉已经烧到手指的烟头,骂了句:"狗娘养的!"哼哼了半天,慢悠悠地扶着柜台的边角站起身,结果脚底下没留神,踹倒了二锅头瓶,一声轻脆的响声过后,酒水咕咚…咕咚地从瓶口涌出来,不一会儿,小店里四处弥漫着二锅头的酒香,和刚粉刷过不久的墙壁,遗留下来的涂料味道。
    
      他一时老泪纵横,握紧拳头,砸在柜台上,原本没使多大力气,但那柜台是好多年以前做的了,卯丁处有些老化和松动,木板在颤动中发出的咯吱声,象垂死之人发出的呻吟,对于过去的一切压力与负荷,感到隐痛,感到无法承受,试图在一瞬间爆发,全盘托出!好比冰面突然裂痕四起,冰上的人越挣扎的凶猛越容易下沉……
    
      灯泡突然坏了,李八大伸出一只手在空中空抓了两把,他想要呼救吗?可喉咙里的声带,或许在早几年前就已经哑掉了。舌头下遗留着的烟丝散发出异味,牙齿里,嗓子眼里蛀满了米虫,贪婪地吸食着他的声音,夺走身体上的某件器官。短时间内他死不了,要倍受折磨与煎熬!贴近生活中真实的可怕。突然,袭来的黑暗,使他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降低了许多,沉默了一会儿……李八大拿近手里的蜡烛点了一支烟,摇晃着蹲下身,在放杂七杂八东西的盒子里找灯泡。他看到一只手掌大小的老鼠,直挺挺的躺在盒子下面,肚子里还怀着小崽,刚死了没多久。李八大天真地想,喂老鼠一口烟抽,兴许能把老鼠给呛活过来。
    
     
 
上篇:舅舅的潘多拉 下篇:故乡的传说
点击人数(1283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