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印象社会 > 舅舅的潘多拉
舅舅的潘多拉 文 / 莫小邪  2011-7-13 9:14:51 

    他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多看谁几眼,谁便以为那是爱情。住在附近的女人们,背地里经常议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一直以来,我对此种叫法十分厌恶,因为,被她们称为美男子的人是我的舅舅。我知道这些不甘寂寞的少妇,总喜欢拿暧昧的眼神上下打量我舅舅。有一次我舅舅对她们下的圈套全然不知,若不是我在其中百般阻挠,他恐怕色相不保。起初,我怀疑过舅舅的脑子有问题,可后来听我妈妈说,舅舅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带我去看电影,电影散场后,我胆小不敢走夜路,舅舅便带我绕远道回家。黑黝黝的路上,路灯暗淡,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别看我当时年纪小,却懂得运用现代化的通讯手段啦。我提出来给妈妈打个电话吧,但舅舅他很执拗,拉着我的手偏往东走。可是我们的家却住在城西。我们走啊走啊走,结果,我们走到一个废旧的玻璃厂的一条土路上。我的左边是一人高的红砖围墙。舅舅拉着我的手顺着墙根往下走。我还未反应过来,有一个黑影就从墙头跳过去了,它先是一闪,然后就消失掉了。反正挺恐怖,只听我的舅舅大喊一声——妈呀!他不喊到没事,他这一喊吓着我了,还以为什么妖怪来了呢。在惊恐之余,我瞅见我的舅舅迈开两条大长腿,一溜烟儿跑得飞快,然后,有一个陌生的男低音回荡在我耳边“干嘛的!”我一愣,觉得是一只大马猴在和我说话,就什么也不顾得跑了。我怎么追也追不上我舅舅的速度,弄不明白呀,在大黑天里,一条小破道上,我的舅舅能跑得这样飞快,若他参加九三年的亚运会,说不准弄巧成拙,进入三甲,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坚信天才总是埋没民间。
    我一路小跑,在墙角拐弯处,摔了个大跟头,眨眼功夫,膝盖疼得要命,几块碎砖头压在我身下。我本是个怯懦的孩子,身体所承受的坚硬感便使我彻底屈从,趴在地上哭了,却始终不敢放声大哭,只是凄凄惨惨得小声抽泣。当我抬头想求助舅舅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了。于是,我心里难过极了,不停埋怨他自个跑了,把我一人扔在这个倒霉的地方,越想我幼小的心灵越承受不了打击,委屈得要命。我那个胆小如鼠的舅舅啊,要不是值夜班的老头儿帮忙,我根本回不了家。假如值夜班的老头是个好色爷爷……要知道,那时候我才五岁呀!舅舅会为他一时疏忽而内疚一辈子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夜里在墙头跳动的黑影,其实,不过是只捣乱的野猫而已。
    时光匆匆的流过,几个月过去了,我渐渐忘了不愉快的事情,小孩子家嘛,几块糖果,几顿麦当劳就能摆平。这天,妈妈没时间接我回家,就让舅舅下学后接我一起回家。我开心地从学校里跑出来,一下子小鸟依人的歪在舅舅怀里,吃着他给我卖的棒棒糖时,被他的班主任刘老师撞见了,这会儿,我估计凶多吉少啦,因为刘老师并不知道我是谁。我都能从刘老师的眼神里,感觉出什么叫“眼中钉!”刘老师硬说我舅舅早恋啦。对此种荒诞无证据的说法,舅舅没有解释什么。当然,我知道早恋不同于早晨锻炼。回家后,我和妈吗在厨房里咬耳朵,我说:“舅舅早恋了。”
    妈妈有些奇怪,放下手里的卷心菜,一脸狐疑得看着我稚气得小脸,她心里琢磨着舅舅平时和女孩说话,脸就会红得像苹果。她眨了眨涂着蓝色睫毛膏的眼睛,有点不相信的问:“你懂什么叫早恋?”
    我傻笑,拉住妈妈的花围裙撒娇说:“早点恋爱呗!”
    “胡说八道,谁说你舅舅早恋啦。”
    “他们的老师。”我和妈妈说了当时的详细情况,她摸了摸我的头发说:“朵朵,以后不能和你舅舅太亲密啦。”
    “可我喜欢舅舅抱嘛。”
    “那也不行,他是你舅舅。”
    “舅舅抱我有什么不对吗?”
    “你长大了,不是小女孩了。”
    “哦,那昨天我还看见爸爸抱了妈妈呀?”
    “哎呀,你这孩子缺心眼啊,我和你爸爸是一家人。”
    “可是,可是,我和舅舅也是一家人呀。”
    “你这孩子怎么就绕不过弯来啊,我和你爸爸跟你和你舅舅的一家人不一样。”妈妈有些生气,眉头皱起,她的样子明显告诉我她不耐烦了。
    我眼睛里闪烁泪光,拉住妈妈的手说:“舅舅他太可怜了!”
    “为什么这样说啊?”
    “他是从外面捡来的。”
    “不是,不是,哎,你这孩子胡乱想什么呀。总之,我刚才说的话你可要记住了。”
    “哦,我想要电视上的那个芭比娃娃。”我从一件事上跳到另一件无关的事上,和妈妈谈话之余,我不忘借此机会,捞上一把好处。我想要那种洋娃娃,钱在我眼里,还不如废报纸有用处呢,邻居家的老奶奶就拿废报纸包带鱼,我从没见过她拿钱包过鱼,再说嘛,哪儿有那么大的一张钱能包住带鱼啊。
    妈妈对我突然提出这个无理的要求,有点想敷衍我的意思说:“前天你爸不是刚给你买了只史努比吗!芭比娃娃也,等过几天再说吧。”
    但我一再坚持,有句话不是说,坚持到底吗!所以,我撅着嘴,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带着哭腔说:“不嘛,我就要芭比娃娃,不要狗。”
    “那你听不听我的话?”
    “你给我买!我就听你的话。”如此说来,我并不缺心眼,而且早已给自己打下了一定程度的经济头脑。
    第二天,我如愿以偿得到芭比娃娃后,妈妈带我去了一趟舅舅的学校,平息了刘老师对我舅舅的怀疑。是我亲自告诉这位老师:“他是我舅舅。”妈妈和刘老师在办公室里面说笑着,刘老师说她还以为我和舅舅差不多大呢!“这孩子显大,看上去一点儿不像是七岁。”我心想我长得成熟怎么啦,怪你的眼睛不好吧,反正我有娃娃玩哦,不管你们那么多哦。
    从这后,我成了妈妈的眼线,偶尔有一些漂亮和不漂亮的大姐姐托我给舅舅小纸条,我一视同仁都交给妈妈了,什么糖果和巧克利的,一并在回家的路上自己消灭掉。舅舅知道以后,并不生我气,反到高兴,而且我从没见过舅舅抱过哪儿个大姐姐。我心里琢磨舅舅最亲密的人还是我啦。
      
    我就是芭比娃娃,但我没有水晶鞋。时间很快过去了,仿佛只用了啃一个苹果的时间,我疯狂得长个子,在通往成人的路上爬呀爬,一不留神,爬到了上初中的年纪。这时,舅舅已经从纺织大学毕业,参加社会工作了。他在一家合资的服装公司上班,有点搞笑的是舅舅分在商场女士内衣专卖部,都是一些颜色鲜艳的外国货。舅舅越来越有些“阴柔之花”的味道啦,也不知道他需要熬多久才能熬到内衣部主任或者科长的位置。
    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愁苦的我扔下无聊的课本,不等学校放学,就偷偷溜到校外,找我亲爱的舅舅去吃披萨。商场里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啊,可惜都穿在别人身上。我想我身上的这件蓝色校服,实在叫人恨得牙齿痒痒。我瞅见站在电梯门口的舅舅,正给几个体态臃肿,散发出浓郁香水味道的贵妇发信用卡。我上去不由分说,从他手里抢过几张,上面这样写:这个妇女节,不要享受假期,不要友人相携,只要广发真情礼卡的陪伴。
    我感兴趣的并不是几张小小的信用卡,而是舅舅这里木头架子上挂着的漂亮内衣,我忍不住挑来挑去。可舅舅不给我,说没有合适我这个年纪穿的内衣,但我执拗,硬是拿了几件溜进试衣间,嘴里小声唠叨,我已经长大了,班上的女同学都穿这个东西了。处处要求进步的我,这个也不能落后呀。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扮鬼脸,学墙上POP贴着的特大幅内衣广告上的外国模特阿姨,摆出几个还算专业的姿韵,估计有些“卖弄”的嫌疑啦。其实,我身上这件内衣号码太大,显得累赘。我想什么时候我才能长大呀,真是喜欢这件潘朵拉啊,(注:紫罗兰色的外国内衣牌子)连那几句进军香港市场的广告词,我都能背下来,“什么不够丰满,已足够性感,他们能不为之所动吗。”
    晚上回家后,爸爸最先看到我乱扔到床上的内衣,他表情看上去挺奇怪,大概以为是妈妈的。听说是我的,爸爸皱了一下眉头,什么也没说,走了。接着妈妈过来问:“你这是在哪里买的呀。”
    我躺在床上伸了伸胳膊,懒洋洋地说:“是从是舅舅那儿拿的,没花一毛钱。”
    可妈妈对这件内衣的款式过于敏感了,她和舅舅说以后不准给小朵这种内衣,还说了句纯棉和雪纺什么的,我估计他们还是再说内衣的质地吧。好在舅舅没把我出卖,他说他也觉得那件内衣挺好看的,反正穿在里边,又不给人看。不久后,我在长大一点,穿上就该合身了。我听舅舅这么一说,心里高兴极了,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差点儿被妈妈撞见,要不然妈妈又会发牢骚了,嫌我和舅舅过于亲密。
      
    夏天的一个周末,舅舅偷偷带我去游泳馆游泳,为什么他要偷偷带我去呢?因为,我的妈妈和爸爸不让我下水,尤其是妈妈,她反对的最强硬。可我非常想去游泳啊。爸爸说过妈妈小时候游泳时差点被水淹死,所以,她反对学游泳,但我爸爸的理由更好笑,他说现在游泳衣制作的太暴露。由于,第一次下水,我基本上只敢待在水里,不敢动。舅舅扔给我一个卡通企鹅的救生圈,但我还是腻歪在水里不敢乱动,如同在家的浴缸内,不过这个游泳池太大了。水面荡漾起一股漂白粉味道,我伸出手捞着水花。看舅舅在我周围的水域里游来游去,我流露出羡慕之情,觉得他好像一条热带鱼,穿一条彩虹搬的游泳裤,在浅蓝色的水面上一起一浮得十分好看。不一会儿,我泡在水里,就有洗澡的感觉了,若是把水果味泡泡浴液带来,白色泡泡就可以在水里堆积如山啦。舅舅抱起我,说我应该到儿童区里练习游泳,我吵闹着不去,说自己不是儿童了。舅舅没法子了,让我在上面不要乱跑,等着他。
    舅舅俊美的外表,吸引了许多美女的目光,他慢悠悠得从游泳池里爬上来,湿漉漉的身体上,有了一些细小变化,我看到后,不太舒服,却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的在回家路上对他产生了一些疏远感。但固执的舅舅却以为,是我在游泳池里没玩痛快的缘故。
      
    经过妈妈再三努力下,舅舅极不情愿的去相了一回亲。我没替他说话,反而嘲笑他老土,什么年代了还要相亲,被妈妈训斥了一顿,我不服气妈妈,说她这是封建包办,但妈妈说我也别找急,以后看她怎么包办我。舅舅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是在邮局上班的一个大姐姐。临相亲那天晚上,我给舅舅出谋划策,他对我说的那些话,也是言听计从,因为,将来我要喊他身边的女人舅妈,不能有一丝松懈和马虎。但第二天下午,妈妈一进门,就把我揪到客厅里,质问昨晚上我和舅舅说了什么!其实,我不过是说别害怕那女人啦,要幽默一点,风趣一点,多聊他熟悉的事,这样就不会被不懂的事难住。可谁想到,舅舅和那位邮局上班的大姐姐说:B,C,D三个型号,基本上你用不着,A70才合适你。(公司的领导称赞舅舅对内衣尺寸了如指掌,已经到了看一眼就知道的境界。)哦,难怪邮局那个大姐姐被他气跑了,她对自己的尺寸也不满意,以至恼羞成怒。
    
    春天来了,春天的气息在学校绿油油得草地上飘来飘去。我收到一张充满爱意的小纸条,居然是个女同学写给我的,可我也是个女同学呀。本来我并不讨厌和那个女同学在一起玩,但自从收到她那张纸条后,我简直受不她。班上和我要好的同学说,她趁我不在的时候,乱翻我的书包,翻出了几个“小翅膀!”偷偷地拿走作为收藏。害我觉得自己闹出了大笑话。我发现她在上课时,把脑袋转过来盯着我看,她就坐在我斜着的第三排,闹得我心里挺不舒服。由于对她的态度迅速冷淡下来,她就把我和我男同桌之间的暧昧事,悄悄地到班主任那儿打了小报告。班主任听信她添油加醋的话,苦口婆心,让我面对现实,老实交代。我从嘴硬到屈服,只有短暂的一个下午。
    操场上有几个男同学在打篮球,透过办公室里大敞的玻璃窗,我一清二楚的看见他们的心情看上不错,我却站在这里不知所措。此时,班主任老师正在激动地和妈妈说,小朵变坏了……妈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仿佛她替我背了超级大黑锅,似乎又碍于她自己的脸面,谁叫我是她生的孩子。事情的具体情况如下,用老师的话说,就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孩子早恋了。我低头不语,用几个同学的话说,就是——小朵,恭喜你终于恋上了啦!比我们晚了一年多。
    我跟在妈妈的屁股后面,边走边用脚踩着小蚂蚁,所以慢悠悠地。我担心妈妈回家后,对我实施家庭暴力。一路上心里很不安。妈妈不理睬我,等到我们快要到家了,她把我揪到马路边,又是那些老生常谈,我已经能倒背如流啦,什么一个初中生不能谈恋爱啦,尤其是女孩子,不能和男同学过多来往啦。你看咱家楼上娜娜,去年临近高三,还不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和男朋友谈的热火朝天,她妈说她几句吧,她就拿离家出走吓唬人,说叫什么考前放松。
    心虚的我不敢看妈妈的脸,撅着嘴含混不清地说:“我才刚上初二啊,离高三还有好几年呢?”
    “我说不行就不行,找也不找个好学生,那小孩看着一脸坏相。”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脱口而出,来不及收住,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
    妈妈哭笑不得,咳嗽了两声,拉下脸说:“你还小,不是女人。”
    我愣了一下,有点不乐意,说:“我就是女人。”
    “你再顶嘴,信不信我抽你,不听我的话自己吃亏。”
    “以后的事,我哪里想的到啊。”
    “所以说你要听我的话,你们老师对你的印象其实不坏,怎么一到关键时候你就犯傻,以后你要再和那小流氓来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哎呀,你和你舅舅两个人把我气死得了。”
    “怎么又扯到我舅那儿去啦。”
    “你早恋,你舅他该恋的时候不恋,你们两个人颠倒一下就好了。”说完,妈妈流出一个身为母亲,还有姐姐的眼泪。我看到眼泪,心里难受起来,但很快识破了妈妈的用心,她想利用我善良的感情,去攻破我薄弱的心理防线。一直以来,我有个毛病,看见别人哭,也想哭,最了解我的人是妈妈。在学校与家长的大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早恋这事,不欢而散,我没多少悲伤,就有一点点不服气。
    舅舅知道妈妈去学校接我的原因,但没说什么,只比平时看上去,要忧郁一些,自己待在屋里听音乐,他听的是帕瓦罗帝。我心想舅舅他干嘛搞得那么深沉呀,那老家伙唱的跟嗓子里卡鸡毛似的。我从抽屉里找出周杰伦的忍者,跑到舅舅屋里,强迫他听这个,起初他坚决不听,但最后还是拗不过,勉强听了不到三分钟,他皱起了眉头,用手捂住胸口,看上去有点憔悴,半天,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听不清歌词啊!我忍住笑,告诉他,周杰伦的歌不需要歌词,跟着感觉走吧。
      
    我从厨房里偷吃冰棍刚出来,就在妈妈的卧室门口听见妈妈和爸爸小声窃窃私语,我忍不住靠在墙角处偷听他们说话。结果听到妈妈说,小朵他舅喜欢上一个在他那儿实习的女孩,两人挺合适,那女孩能留在这儿就好了,听说她实习完就回老家去……
    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妈妈听见了,我连忙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唱着刀马旦,溜回自己屋里。妈妈大声冲着屋外说:“你快有舅妈了啦。你舅舅谈恋爱了。”
    “哦,挺好,要不你和爸还以为他有别的取向呢,看来你们想多了。”我虚伪地说。心里琢磨妈妈怎么会知道的。这些日子,舅舅没和我提起过这些事。难道妈的脑子也坏了,着急她弟弟的终生大事,急不可待想有个弟妹。或是他们几个合伙隐瞒我,那也不对,他们瞒我干嘛!一怒之下,我没和妈妈说一声,自己一人跌跌绊绊跑下楼,找舅舅去了。
    在二环路上,我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没有人员受伤,只有三辆车同时追尾,最贵的那辆是奥迪,最便宜的是夏利。由于,边走边看,我不小心踩到了香蕉皮,险些摔个大跟头。旁边有几个男的吃吃笑起来,我自言自语说:“首都的清洁工作不能松懈!”
    “小妹妹,着急和男朋友约会啊,慢点走嘛,把小膝盖摔破了,哥哥看到会心疼的。”一个蹲在路边,染红发的小痞子说。
    我不屑一顾得看了他一眼:“有你什么事。”他们浑身上下的装扮令我恐怖,T恤衫上有一个大骷髅,腰上垂着一根拴狗的铁链。还有个留小胡子的大胖子,鼻子上扎了两个铁环。在印象中,只有牛或马之类的才在鼻子上穿环,怎么他们学动物们也能赶时髦啊。
    “啊哈哈,小妹妹说话就好神气耶,以后还了得。”他漫不经心的吐了一个烟圈,贼溜溜的眼睛,上下打量我。最后,他把目光停在我脚上那双白色阿迪达斯上。他不会要抢我鞋子吧!我天真的想,我的鞋子他们几个人谁也穿不了啊。
    按理说,我是未成年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怕得要死,或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才对。但没有,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使自己像刘胡兰一样勇敢,站在几个小流氓中间,冷冰冰地说:“大街上,不许打架斗殴!”
    他们被我说的话,搞的大笑不止。我说:“笑什么笑?不知道梁朝尾是我舅舅!”
    “谁?混哪儿片的,怎么我没听说过啊!”红毛男莫名其妙的问,又看了看他的伙伴,他们几个人的表情都怪里怪气的。
    “哼,我看你一眼就知道是新人啦,别挡我道好不好,有什么事找我舅说去,我没时间跟你们废话!”我脸不红心不跳,心想自个的演技还不赖,平常妈不喜欢我看影碟,说我会学坏,上面的内容打打杀杀又男男女女的不健康,看来我没白看,基本上已把精华的内容学到手了。我迈出缓慢而幽雅的步伐,估计他们几个臭痞子瞪大眼在背后胡思乱想呢。等走过斑马线后,我跑上立交桥,回头看了看他们,远远得像几只爬在城市路面上的蝗虫。我想把他们几个扔进一吨重的豆浆机里,再在找一个大勺,把搅拌成液体,把他们弄到紫竹园浇花。想到这儿,我深呼吸几次,然后,轻松得拌个鬼脸跑掉了。
    电梯里好多人,一个胖呼呼的中年男人和他年轻的老婆把我挤到死角,使我快窒息而死。电梯内的显示灯上显示出的数字,从一到二……从五到七……中间停了几次,直到再也挤不进来一只胳膊或一条大腿的时候,我待在角落里想,舅舅在十二楼上班,现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会不会和那个女孩跑哪儿约会去啦,要是那样的话,我不就白来了吗。
    我最后从电梯内走出去,看到舅舅还没走,正在镜子前擦广告架上。我躲在离他十几米远的交款台旁边,观察他的行为举止有什么怪异。过会儿,觉得他没什么不舒服的呀,和在家里一模一样。我咬着棒棒糖。可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一个女孩,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在我低头捡掉在地上的学生证时,她来了,而且她来的这么及时,还赶在了我前面。我看见舅舅和她有说有笑,她还时不时对舅舅摆出一副媚态。他们身上穿的商场统一制服在我眼里跟情侣装一样。这时,我咬碎嘴里的棒棒糖,把小细塑料棍丢在地上,几乎是冲过去的拔开了人群,然后又朝他们扑过去。
    舅舅见我来了,没感到吃惊,只不过脸上挂了点羞涩,他慢悠悠地指着我,对那女孩说,“她是我姐姐的孩子。”
    “我还以为是你妹妹呢。”女孩笑着说。
    “是啊,好多人都以为她是我妹妹。”舅舅附和她说。
    他俩一唱一合,舅舅面若桃花,藏不住得春情往外冒泡泡。我心里暗暗叫声不妙,看来舅舅真是和这个女孩有点那个上了。不行,我不能让他们在一起。我待在原地想来想去,摸了摸下巴,一脸不高兴地说:“舅,晚上你不是要和小赵姐姐看电影吗?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走。”我说完后,那个女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舅舅。
    舅舅皱了皱眉说:“看什么电影啊。”
    “爱情片!昨晚你不是还说过不带我去吗?”
    “我怎么不记得了。”
    ……
      
    如我所料所希望的那样,女孩知趣走了,临走前她哀怨地瞪了一眼我的舅舅,也有可能她在心里偷偷咒骂我这个坏小孩。舅舅那副难以割舍的样子,想跟女孩解释什么,但我果断的抱住他胳膊,他委屈地看着我说:“你刚才胡说什么?”
    “听妈妈说的,怎么啦!你跟我回家吧。”我为自己极力狡辩。
    路上,舅舅走在我后面,几乎我走会儿,就要停下来等他一会儿。快到家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转身拦住他说:“生气啦。”
    “没有。”
    “那想什么呢。”
    “没想。”
    “骗人。”
    “那好吧,我不说了。”
    ……
    他扔下我自己走了,我想追上他,但脚下却没有一点追的动静,一人傻站在那里,默默看着他越走越远。他走的越远,我长的越快,好像在一转眼我就变得衰老了,根本不会象他曾经说过的那样,像朵花慢慢地盛开,根本不会。我担心,从此后他对我再也不会象以前那般亲密了。我们会互相疏远吗!我无可奈何的坐在街头,忧郁的看着他断然离去。眼前来往的公交车像钢铁爬虫一般迅速流窜。但愿潘朵拉还是小朵。突然我想起,在那个废旧玻璃厂附近,舅舅被一只野猫吓坏了,自顾自的跑了,我在他后面怎么追也追不上,一不小心摔倒,趴在地上掉眼泪的情景。那时我不停地抽泣着埋怨他。可没想到今天,他再次离我而去,但这次我不怪他,不怪。
    
    2003年
 
上篇:青阳一字马 下篇:后海烟民
点击人数(11013)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