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生活心语 > 记略(54)
记略(54) 文 / 林道人  2011-9-8 10:49:34 
大舅走了,时在15日凌晨。4年前的4月19日,二舅先他而去。两兄弟“再见”,相隔四载又四天。
    昨回乡奔丧,“唱道”道士们已开始在大港西头“起水”——河南移民一直有别吴人的丧葬习俗。在大港东头高地的二舅坟旁,已为他选好穴位,“两人好陪伴”。
    大舅今年83岁,4月初外甥们还给他祝寿放炮。今离世,在乡村已半属“白喜事”。其严重的风湿病已托数年,我本心底暗暗揣度不能熬过去岁严冬。
    大舅生前一直对死亡很超然,“我不怕死的,就是不要太受罪。”
    
    外公虽是地主,也属方圆数十里知名的乡绅,但大舅此生一直没“沾到福气”。相反却因很快的没落,老大挑重担,致使其终身未娶。我幼时记忆,他曾有过一段“半路夫妻”,“大舅母”是江苏人,但几年后那位“大舅母”因故回无锡。大舅也未强求,“好聚好散”,大舅好像对人世的态度一直很散淡。就在那“半路夫妻”的几年里,他俩积德,在虹星桥粮库售粮回程时,收留了一弃婴。大舅后来回忆说,当时发现街角有个襁褓,听得里面有哭泣之声。抱起来查看,是个女婴,还是的心窝里,有一红纸,上写孩子的生辰。几番犹豫,放下又抱起,眼看这孩子脸色发乌,哭声是越来越弱,心一软,就用箩筐挑回了。以后多次为孩子的生命存活而抢救、奔波,才成为今日能干的表妹。
    
    小时一有空,总爱窜到大舅家,东张西望找吃食,翻他里屋的抽屉找好玩的东西。因为两家紧邻,有时吃饭我也捧国个饭碗到大舅家蹭菜。记得读初中低年级,放学还溜进大舅家,借口看外婆,实则是偷吃他橱柜里的菜。
    大舅从未提起,他肯定多次发现有些肉或干鱼少了好多。他可怜着我们这些馋嘴的外甥。
    
    大舅有一双能工巧匠的手。村里很久以前在大会堂办过船舶所用“靠球”厂,还有板刷厂,大舅在里面很受尊敬,一如“大师傅”。我没看见他跟谁学得的手艺。
    大舅曾为我兄弟俩做了一把黄鳝夹。夜晚我与弟弟去田野水沟照黄鳝,此夹一出,几没哪条黄鳝能逃脱。它是我年少时的一把“利器”,让我在村坊伙伴眼里得意了多年,让他们艳羡了多年。
    而我成人的这些年,又有多少“回报”大舅呢?工作后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去大舅家也更少。逢年过节礼节性地去转一下,临走留点钱给大舅。有时给大舅拍些照,想起来给大舅带点药,但这些“做点样子”的成分更大。当然,若是“攀比”,他有的外甥比我做得更差,但比我做得好的也有不少。但谁也没有想到,大舅竟将多年外甥们给的钱用在“身后”——去世后表妹在他的柜子里发现积有4000多块钱。
    
    1985年初,我生平第一坐轮船到湖州。那是大舅领我来看病。抗战,日本人打到港口,外公外婆带着第一个孩子大舅“避难”到湖州,住湖城马军巷两年,与雷震母子邻居。1947年雷震在吴山长安小学开吊,祭祀其数年前被日军烧死西苕溪河荡木船上的母亲。外公作为雷震同学及“地方贤达”,手拉大舅前往悼唁。“我们同桌,他黑,高个子,一口河南话”,就成为大舅晚年谈资的一部分。雷震是我们这些河南罗山移民子弟的骄傲,就如昨天,在奔丧的队伍里,吴山、畎桥来的亲戚们,说起我们移民老辈如何在本地扎根、生存、打拼,也说起了杰出子弟雷震。
    
    大舅有几年,喜欢交一些天南海北的朋友。江苏、本省的浦江、上海……也不知他怎么认识的。幼时感觉大舅家笑语喧哗,我们就去看热闹,说是哪里哪里又来了大舅的朋友。这些是外公的故交、故交的孩子,还是大舅自己的什么朋友?我不知道。也不知道一个地道农民,交一些不着边、吃闲饭、吃江湖饭的朋友又什么用?——我那时跟有些大人一样也这么想。
    好象是我刚读大学的那年,有次我与大舅闲聊,说起交朋友。兴起处,大舅从柜子里翻出很多昔年朋友往来的信函。我不怎么感兴趣他那些朋友信里写了什么,现在也想不起,却攫取了那些信件上的老邮票。然,还是“义”字当头,大学毕业前,我一时兴起竟将这些珍贵邮票送给了一位黑龙江籍爱集邮的同学。——还是那句老话,“外甥像舅舅”。
    
    昨灵堂前,碰到了同样孑然一身的二伯。我说“你又少了一个唠嗑的伴。但要想开些”,二伯说“那还不是?我跟你两个舅舅一直有缘”。后闻说,二伯一早就到大舅的灵柩前哭了一场。想一半为老友的离去感伤,一半为自己同样的身世、余年更加孤寂的岁月。
    我作好了揖,扣好了头。虹星桥赶来的78岁的大姨妈一下拉着侄子我,耳旁唏嘘至哽咽:“可怜那,这么多姊妹,现在就剩我跟你妈了——”——母亲与大舅大姨妈姊妹6个,自我记事以来,彼此间从未龃龉,感情深醇又清淡。
    
    ——大舅,今没能送你上山,原谅外甥的劣性。
    大舅,你一路走好!
 
上篇:记略(53) 下篇:历史遮掩的另一张面孔
点击人数(646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