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生活讲坛 > 爸,我欠你的
爸,我欠你的 文 / 兰落兮  2011-9-22 14:10:37 
看着眼前这个瘦弱已经被判了死刑的老人,小兴再次忍住了口……¬
    小兴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质朴憨厚的他,一直被称作为村里的乖孩子,走到哪,都会得到一两句夸奖,可他却不喜欢叫人,就是见到长辈,也只是“嘿嘿”地笑笑,然后就跑掉了。后来才知道了他,也从来没有叫过自己的爸爸。¬
    小兴是家里的老三,兴妈生他时,已经四十多岁了。听说他的出生还是由于兴妈跟邻居的赌气--一次吵架,被邻居骂了“缺后胎”,兴妈听了难过极了,自己发狠一定要生个儿子,所以不久后兴妈生下了小兴。由于有了儿子的传宗接代,兴家也开始有点惬意。但多一口人,就多一份开支。不久,兴爸就出去打工了。那时小兴还不懂事,对于身边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所以兴爸的外出打工,小兴根本就没有在意。就这样在兴爸外出打工的三年之中,小兴一直跟着两个姐姐玩。对于爸爸,却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后来兴爸回来,小兴只是睁大眼睛,盯着这个陌生男人的闯进。一切的疑惑,根本就不是他所能了解的。然而对于这个陌生人的出现,小兴并没有由此改变只有妈妈的日子,也就没有转变对兴爸的兴趣,而是不断地排斥,尽管兴爸也给了他好多玩具,但是小兴还是一味地排斥这个陌生的爸爸,在他的世界里,似乎容纳了的只有兴妈和两个姐姐,没有这个闯入他家的陌生老男人。¬
    日子过了久了,也许陌生也就熟悉了。但当小兴看到兴爸时,还是依旧没叫过爸爸。至于原因,在小兴的眼里,这个陌生的男人是凶恶的、可怕的,因为他总是在自己的屁股上留下几个红手印。一次,小兴为了急着跟伙伴出去玩,但却被高高的院门锁,锁在里面,很着急!听着外面的一声声呼喊,一下子恼急起来,突然就是一脚,踢在门板上,把门踢得“咣铛”一响,惊动了正在吃饭的兴爸,兴爸甚是气急败坏,上去就把小兴拎到了屋西的池塘草垛里,接着给了他两屁股,然后“嘣”的一声关上了门!小兴看着草垛里穿梭的虫蚁,不禁得大哭了起来,并发狠,决不会叫他爸爸……所以渐渐地,兴爸在小兴心里留下的印象是越来越坏。久而久之,这种没有“爸爸”的日子也就正常了。另外,由于兴爸年龄已大,看起来也相对苍老一些。有时曾被小兴的伙伴误认为是小兴的爷爷。所以这种年龄上的差距,也进一步拉大了兴爸与小兴之间的距离。¬
    日子一晃,就到了小兴上高中的时候。看似很平常的日子,却也泛起波波微澜。小兴渐渐地大了,思想也开始成熟。对于家,他也开始有了新的定义,母与子,父与子的亲情关系,似乎一下子沉重结实了许多。但是对于兴爸,他却还是没有叫过一声“爸爸”。而兴爸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有称呼的日子,对于现实,兴爸最大的愿望,应该就是看到小兴考上大学!所以兴爸甘愿为了这个不懂事的儿子,吃苦流汗,在家在外不肯多花一分钱。上工时,总是骑着那辆老了破旧的自行车赶工,到了工地,也只是一味地干活,不管多累多苦。而吃饭,每天总是花二毛钱去大一碗菜汤。对于别的,他从不敢奢侈。也不会叫苦叫累,有时实在累得难过,回到家里,一看到小兴,又立马会精神百倍。当然小兴也发现了爸爸的变化,开始有了些微妙的改变,不再那么地排斥了。而是开始学着接受。开始学着体会这份“迟到”的父爱。有时看着兴爸辛苦地回来,小兴也会内疚,忍不住地想叫一声“爸”,可结果还是吞吞吐吐地生咽了下去。但背地里,他还是偷偷叫过好几次“爸爸”,只不过在他一看到兴爸时,就立马装作若无其事。就这样小兴在跟自己斗争了一段日子后,却被一件飞来横祸的事情给变了。一天,小兴在上课时,兴姐红着眼睛,哽咽地告诉他,“爸爸在上工时,从楼上摔了下来,昏死过去了,现在医院,你快跟我……过去吧……”。小兴看着满眼泪水的姐姐,一下子给蒙住了,他嗫嚅地答了一声:“哦!”然后便是傻傻地跟着兴姐离开了。一到医院,便看到兴爸静静地躺在那里,脸部已经肿得不成样了。兴妈坐在旁边,一边擦着兴爸的脸,一边流着泪,两个姐姐也泪流不止。只有小兴,傻傻地,就这么看着,他看着兴爸那肿起的脸,看着他那干瘪的皮肤,还有额头上,那划着岁月艰辛的道道印痕。小兴一言未语,然后兴妈让小兴去叫“爸爸”,小兴却只是走过去,靠着那安静的兴爸,想开口,却什么话也没有,而那声“爸爸”却也沉沉地拉不出来。难过?伤心?痛苦?是兴爸?是兴妈?还是小兴?不过上天佑人,后来兴爸在一个月的治疗后出院了。一回家,兴爸就又上工了,好像之前的伤从未发生过,他还是依旧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咣咣铛铛”地朝着工地去了,也还是一碗菜汤作午菜。而小兴则变得很孝顺,一有时间,就帮着家里弄这弄那,有时也会偶尔地小声冒出半声“爸”,然后却连忙地岔开了。日子就这样又开始了,而“爸爸”也一样地牵挂着小兴的每个日夜。很快,小兴高考完了,但却落榜了。看着那个灰暗的六月,小兴失落了好久,因为小兴曾打算以高中作为给兴爸的礼物,所以失落的小兴怎么也提不起神,每次看到兴爸就觉得很内疚。兴爸可能知道了他的心事,所以有时会说:“你去上吧,……上个好大专也不错,还能早点拿工资了!”虽是如此,兴爸怎能不难过,期盼已久的梦,一下子碎了。但现实归现实,兴爸只能更加拼命地干活,赚钱给儿子。而渐渐地,小兴恢复了,往日的一切似乎又正常了。可有谁知天的变幻莫测,就这在小兴准备上学时,兴爸被查出了癌症晚期。¬
    噩运像地雷一样地炸开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兴家一下子变得怨愁满载,兴妈整天都是哭,两个女儿也泣成一团,只有小兴还是一滴泪没流,只是偶尔地看着兴爸,想要说什么,却还是一句话没有。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紧张地过了。兴爸在接收化疗,由于受到辐射的影响,头发全掉了,耳朵也听不清了,走起路来也不稳当。兴妈就这样整天在医院里照料,而小兴却是每天早上到医院,傍晚再回家照料鸡鸭。一天,两天……是死亡更近,还是开学更近?当小兴在每个傍晚告别兴爸后,伴着夕阳回到那原本热闹的家,一下子,本就压抑的情绪,相遇了落日下空荡荡的家,这情绪,这眼泪,像洪水一样倾泻而出。小兴没有再去掩饰,而是瘫在地上,大声地叫着“爸爸”,一边哭,一边想,想到兴爸曾为自己,不舍得吃一点菜,不舍得用一分钱,更不舍得在病后休息一两天,就连忙上工,累垮了身体……想到这,泪水又一下子涌出,哽咽的泪水在脸上和心里打旋,落在地上,也落在那声“爸爸”上,他狂叫,“爸爸,爸爸”,他跪在地上,向天问罪,他没办法再这样一直忍住这声“爸爸”,因为他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道理,他看到兴爸那憔悴的面容,那瘦弱的身影,他感觉到了叶欲落,花快残,他知道兴爸就是残阳,天边的那缕绚红,就是兴爸。夜幕降临了,小兴哽咽着做完了家务。看着爸爸曾留下的痕迹,他再一次地失声痛心起来。这一次,这一天,他懂得了“爸爸”,他理解了“爸爸”,可又有谁知道他?村里人闲言闲语地说着,说小兴不孝,“爸爸病了,还上学。”小兴也明白,学费和药费各承载着两个人的命运:一是自己的前途,二是兴爸可能的生命!他在没有太多的时间下,抉择了!他放弃了自己,他只跟兴妈说了一句话:“我还年轻。”可就是这样一步让所有人痛心的地步,兴爸只是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流出几行痛心的泪。他这辈子苦,这辈子累,可他却不曾怨过谁,他没有听到过来自小兴的“爸爸”,他不恨谁!可他那几行在皱纹上爬过的泪,又是怎样地伤悲?不舍得吃,不舍得用,为了谁?只为小兴出人头地,可结果他却这样地就放弃了,他没有对大家说什么?只是看着小兴,而小兴也只是默默地看着那面前已被打上死亡证书的“爸爸”。一对父子,就这样,忘了时间,忘了眼泪地看着,看着,其它人都是默默地流泪,因为这是一种抉择,一个生与死的选择……¬
    九月,黎明的天空飘着小雨,飕飕的凉风席卷着马路边上翠绿的叶子,没有飘零,没有悲伤。眼前的雨天里站着两位老人--兴爸和兴妈,他们没有撑伞,因为他们害怕错过任何一个视线。有一个长得很像小兴的,他们差点就走过去,结果一转头,他们又失望地回到那个没有被打湿的地砖上,他们在等待,他们也在期盼,是一种早些见到儿子的喜悦,还是一种不愿离别的悲哀。都有,像雨淋湿了树上翠绿的叶子,也打零了几片枯黄的秋叶。一阵风,冷不飕地带起几片雨点,一下子,模糊了他们的视野,可就是在他们忙着拭去眼角的雨水时,小兴带着大小包出现了,他叫了声“妈”,然后看了好几眼兴爸,便拉着他们一起到了候车厅,是七点的车,还有半小时就出发了,兴妈有点不舍,忍不住落下几点泪水,而兴爸却笑着看着小兴,他要让小兴明白,自己不值得多么牵挂,一切的路是你自己的,你必须上进,而不是牵挂着我这片快要凋零的叶子,所以兴爸的离别,留给小兴的是一张完美的笑脸。上车了,兴爸和兴妈作了最后的挥别……¬
    雨一下子大了起来,视线变得很模糊,是雨的干扰,还是泪的涌动?车里,小兴忍着眼角快要流动的泪水,却不由得叫了声“爸爸”;车外,兴爸的泪和雨一起淋漓!
 
上篇:车票 下篇:爱情这东西
点击人数(473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