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头七
头七 文 / 韦其江  2011-10-4 22:57:32 
“喂,醒醒!别睡了小子。”韦墨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感到小腿被什么电了一下,全身一阵酸麻。
    当韦墨睁开惺忪的双眼时,被眼前的一切给吓傻了。阵阵凉风袭来,韦墨不寒而栗,更添了几分诡异与恐惧。面前站着两个人。不对!确切地说,面前站着两个半人半妖的不明物体。此二君,身高八尺有余,目光皎洁如炬;不同的是一个项上牛头,一个猪头而已。此番此景,韦墨大脑顿时一片空白,“难道......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牛头和马面?”
    韦墨不敢再想下去,他打量着四周,这里阴森恐怖,层层死寂。不远处隐约还可以看见一扇很奇特的门,发出暗淡的绿光。
    “看够了没?坐着很舒服是不是?快给老子起来。”马面拉长了马脸,一脸的不屑。
    韦墨吃力地爬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他揉揉发麻的双腿,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牛头大步迈上来,厉声吼道:“这里是鬼门关,小伙子你已经死了。”
    “什,什么?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两位大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听罢韦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吓得跳了起来。
    马面见状,把手搭在韦墨的肩上,瞪大了双眼,“给老子安静点!实话告诉你,今天是你头七的日子,还有什么要带的就回家去拿!你们上面不说得好,‘常回家看看’嘛。不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不!不!你们肯定是骗子,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用这招骗人,你们太缺德了。”韦墨垂下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大胆!再乱说,我们禀报一把手阎罗王,让你永世不得超生。给老子回去!”马面示意牛头不要耽搁时间。
    说完,牛头马面用力一挥,“嗖”的一声,将韦墨送到了地上......
    正当惊魂未定时,一道绿光从地而升,韦墨出现在建国路小吃街一处阴暗的角落里。
    “咦?这不是建国路吗?一直走下去拐个弯就到家了。不管牛头马面说的是真是假,先回家再说。”韦墨喃喃道。
    大街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一副充满活力的现代版“清明上河图”景象。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韦墨放眼望去,“原来,这里变化这么大啊。平时都怪工作太忙,没时间好好陪老婆和女儿,更没好好陪她们母女俩逛逛街,我真是对不住她们啊,这么多年来白活了。”
    韦墨刚一进大路口,突然发现身后有人高喊,“狗杂种,别跑!”忽然间,从身边冒出了一个肩挑两担青菜,瘦弱矮小的身影。韦墨看到这个人很面熟,“对了,这不是乡下老家卖小菜的王麻子吗?”几个身穿城管制服,手提铁棍的人,穷追了上去。其中一人大声叫嚣:“抓住这个狗日的,老子不废了他!”
    韦墨心里不禁唏嘘不已,“王麻子,赶紧跑,跑快点,你要是被抓了,一家人吃什么啊。”韦墨闭上双眼默默为王麻子祈祷。
    走着走着,韦墨来到了建国大桥边。“平时都是匆匆路过,无论如何得好好看看这座桥了。”韦墨走到桥中央,发现集聚了很多人。“发生了什么事呢?走过去看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吓一跳。
    桥栏外,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扶着把手,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韦墨看到男子满脸的无助,悲伤而绝望的眼神像在社会控诉着什么。他脚底下便是潺潺流动的建江。男子激动地说:“家里老妈正等着我的救命钱,老板拖欠的工资都两年了叫我们怎么活啊。”男子哽咽了一会,继续说:“我们几个工友去找老板要工钱,还被痛打一顿。”男子掀起了衣服,展示着老板的“杰作”。旁人都在诅咒着这个该死的黑心老板。大家都不停地劝说,年轻人却愈加激动。韦墨看到后,想前去劝说,不料己已死,再也无力回天。这时,公安消防都来了。韦墨心里默念道,希望他能要到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回家。
    韦墨继续上路,来到本市唯一的星巴克咖啡店,门口停放着几辆跑车,韦墨好奇地走了上去,“好家伙,玛莎拉蒂,拉博基尼,保时捷.......我就说嘛,几年没逛街,我们这里的富豪是越来越多了。”正当韦墨喃喃自语时,几个穿着时髦的小女生走到车前有说有笑,其中一个穿着暴露,酷似“郭美美”的小女生站到玛莎拉蒂前,摆弄着妖艳的身姿,对着相机咔嚓一声,“老娘,马上发微博。”韦墨悄悄走了上去,仔细一看,这位手拿苹果的小女生,左手提LV,右手跨爱马仕,微博加V,注明的是建国市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认证,兴奋地织着微博。
    “唉,估计也就一二十岁吧。那么年轻,这些女生就那么有钱了。别说奔驰,宝马了,再奋斗个几年我也只能开长安啊......”韦墨摇着头,仰天长叹道。
    走到了大路的尽头,韦墨拐进了小路。不料小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好像有一股烧焦的味道?”韦墨抬头一看,一个下半身冒浓烟,提着汽油桶的人站在房顶上。任凭下面的人如何劝说,就是不下来。人群中韦墨听到有人说对面这条街要扩宽搞建设,因补偿款问题,张家与政府发生争执后未果,于是张大爷唯有冒死阻止强行拆迁。韦墨愤怒地说:“唉,张大爷是这条街出了名的老中医,为什么要赶尽杀绝?政府不是口口声声说什么构建和谐吗?这个惨状和谐吗?这帮天杀的!”不远处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韦墨双手紧握,祈祷张大爷能转危为安。
    穿过小巷,韦墨加快了步伐,直奔家里而去。家门口越来越近,韦墨却感到越来越远,突生不详之感。
    顿时,他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原来牛头马面说的都是真的!”
    堂屋正中悬挂着自己的遗像,妻子女儿,还有从乡下老家过来的老父老母早已泣不成声。
    韦墨冲上去大呼父母,但没回应。“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韦墨捶胸顿足地大叫。
    妻子哭成了泪人,凝视着韦墨的遗像绝望地说,“今天是他回来的日子,晚上我会为他做他最喜欢吃的肥锅肉。”听罢,父亲一怒之下,折断手中的拐杖,向大门外呐喊道:“这是什么世道啊,就举报了一贪官,儿子就遭人暗杀。要不是及时报警,恐怕你们也危险啊。为什么要把我们家赶尽杀绝啊......”
    这下韦墨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自己曾经举报过民政局局长贪腐窝案一事,不想遭到其爪牙的疯狂报复。
    望着父母苍老的面颊,妻儿期盼的眼神,韦墨不禁黯然泣下。
    韦墨缓缓走到遗像前,望着镜框中的自己,久久不能平静......
    (2011.10.04于贵州)
 
上篇:恋一次就够 下篇:离人泪
点击人数(744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