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倾城之恋 > 柳色如烟
柳色如烟 文 / 水清浅  2011-11-8 15:07:51 
题记——永不忘、烟桥画柳处,琵琶私语。
    
    “晓镜暖,玉鬓暖,对镜梳妆春意阑。酥风萦臂缠。钗欲刬,发欲刬,花落频频休复还。云云不胜簪。”
    
    烟雨阁中,一女子半抱琵琶,和泪唱着小曲儿,歌声温润,吐纳息声,颇有讲究。眉黛中暗生情意。乌发上朱蕤吐芳,罗裳轻纱,体态丰盈,若隐若现。美目流盼,叫人浮想联翩。烟雨阁外,小桥流水,烟波浩渺。那青山、那微雨、那画舫、那小河,一切都像是在水墨画中。仿佛世间最淡雅、最芬芳的清墨都泼在了这片土地上。
    
    “好好好!云儿姑娘真是声色俱佳啊!这苏州城里怕是寻不出第二个了吧!”一个肥胖的富绅别有深意的竖起了手指。满口酒气的对身边的县官说。
    
    县官通体华服,珠光宝气流泻于身,然而这也掩不去他额角显露于人前的皱纹,以及眼神中满溢的色欲。那眼中晦暗的光令人生厌。“好好!”他眯着双眼,抚着胡子,说道,声音暗哑而绵软,却渗透着情欲。
    
    “要不,嗯?”富绅挤弄着满脸的横肉,给县官使了个眼色。
    
    “好好!”老县官笑得合不拢嘴。
    
    “来人啊!帮县太爷送到府上去!”富绅马上换了一副面孔,目露凶光,使唤着下人。
    
    “来来”冯妈妈刚回过神来,指着自己,“我?”确定是自己,便扭着并不轻盈的身子过去了。
    
    富绅拿出一大盒金子,“这是打赏你的,拿去给云儿姑娘置办置办,明日就送到府上吧!”
    
    “是,是,大爷,我一定给老爷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哎哟!您就放心吧!这事儿包我身上准成!”冯妈妈推搡着富绅,艳俗的手绢扑着富绅的脸。
    
    “啊……啊欠!行了啊!赶紧的!“说着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向一边。
    
    “成成!赶紧的赶紧的!”冯妈妈习惯性的将手搭向富绅,看富绅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她,她极不情愿的收了回来,“哼”她故作扭捏的撅起了涂满胭脂的嘴。
    
    富绅又打了个喷嚏,“对了,这曲儿是谁写的啊?带来给爷看看。”他傲慢的问道。
    
    冯妈妈看着金子,出了神。一旁的仙儿掐了一下她,“哎哟!我的妈呀!”冯妈妈的嘴都疼歪了,“爷您说什么来着?”
    
    仙儿小声的告诉她,“问您曲儿是谁写的来着。”
    
    “哦哦哦,是城北一个穷书生写的,穷酸的很,我们看他可怜,才让他写点小曲儿,一来可以让他不饿死在街头,污了爷的眼;二来也可以让姑娘们好生伺候大爷们,添些乐子。”
    
    “去去去,把他给爷叫来。老太爷,您说呢?”富绅马上哈下了腰,谄媚的笑着。
    
    “那就叫来吧。”
    
    冯妈妈打发了一个下人出去了。不一会儿,下人就带着这一个书生回来了。一前一后的走着。这书生走在前面,相貌不凡,肤白如雪,眉宇间尽是英气。身体略显单薄,削肩细腰。久在烟花柳巷混迹,却未见有一丝烟火气。头发随意梳成一个髻,几丝清发随风飘舞,广袖青衫,更显清瘦。真是仙风道骨,清奇得很啊!
    
    富绅上下打量着书生,眼里是说不出的嫌恶。
    
    “你是哪里人哪?”
    
    “小生是苏州人士,现居城北。”
    
    “这曲儿是你写的?”
    
    “正是在下所写。”
    
    “写得倒是有些意思。只是你一个男人,天天写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和这些风尘女子终日厮混。实在是不成体统!这和侍奉妓女的龟奴有什么区别!还不是给爷们儿消遣的玩意儿。哈哈哈哈。来,喝喝!”
    
    苏子安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但他也是性情中人,一直没有理会那富绅。自顾自的赏着江南美景。
    
    良久,县太爷一行人才酩酊大醉,踉踉跄跄的离开了烟雨阁。只留下暗自伤神的书生和暗自垂泪的女子。而女子终究是摆脱不了这凄惨的命运的,也许她也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可现在也只能作罢,百年之后在黄泉路上留一段念想罢了。
    
    苏子安并没有安慰她,因为这一带都知道,这县太爷是出了名的色鬼。但凡姿色出众些的女子,不管有没有人家的,他都要掳了去做小妾的。如果有人劝阻,男的定要为家奴,女的定要为娼妓的。所以苏州一带的百姓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生怕招惹了他。而那富绅便是他近些年在商会上物色的师爷。这走狗胚子平日里游手好闲,欺凌百姓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他还时常为那老淫贼物色漂亮姑娘,不管人家愿不愿意,都强掳了去。实在是可憎!所以这一带凡有头有脸的人家都将闺女早早的许给了地方上有权有势的人家,以防被他糟践。而那些穷人家的女儿也只能任由他欺负了。而今这一青楼女子又怎逃得过这老淫贼的魔爪啊!
    
    苏子安无奈地离开了烟雨阁,来到一家名为“闲池阁”的酒栈,找了一个靠窗的小桌坐下了,不停的喝酒,内心的彷徨和忧伤都溶解到了这酒里,心里的愁就淡了些。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女子本就命运多舛,自幼家贫,稍大些就被卖到了烟花柳巷。在这风尘场中,拼了命的招揽生意,好不容易存了些体己,本想赎身从良的,奈何又被这些满肚子淫虫的老贼们掳了去,真不知尘世中还有没有一点温情?而这些女子从入风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在这凄风冷雨中独自飘零。
    
    就在这时,一个清雅的女子走了进来,略施粉黛,头上没有过多的发饰,只有一条白丝带,将乌发挽成一个简单的髻,其余的发都清清爽爽的垂于香肩。女子不大,约莫十四、五的年纪,眼神纯澈,稚气未脱,言行举止一看便知是出自官宦人家,颇有些大气。但是手指上略有些茧子,若没看错,应该是苏州哪个府邸的丫鬟。
    
    “店家,来一壶‘清泉’,送到烟雨阁。”女子清淡的说了句,便匆匆的走了。
    
    “小二,送酒了。烟雨阁柳烟房!”
    
    “好嘞!您嘞!”
    
    “走上!”小二提了一壶白玉瓶装的酒,便上了路。苏子安将银子放在桌子上,便好奇的跟了去。
    
    心想:这女子本是丫鬟,就有如此贵气,她的主子怎会是青楼女子呢?想着便要去一探究竟。
    
    女子乘舟而下,小舟过处,柳色如烟。小舟在烟雨阁的侧门停下了,这是此处的规矩,除访客和院中男丁外,其余女子都需从侧门进入。女子杏步走入烟雨阁,丝带临风飘舞,好不清新!女子侧目而望,苏子安飞身躲入门旁,幸而未被那女子瞧见,不然定要被仆役捉去的。他缓了一口气,便继续跟了去。
    
    经过一片杏花林,便到了烟雨阁的主楼,苏子安跟着那女子顺云阶而上,不一会儿便到了店家口中的柳烟房。女子掩门而入,他便也跟了去,到了门前。只听得屋内一个女子泠泠如水的声音:
    
    “灵儿,怎么此时才回?莫不是在路上闲玩了不成?”
    
    “才不是呢!小姐莫来取笑我,灵儿只是见闲池阁今日有小姐爱的清泉,这才买了来,小姐如今如此说,真是恼死人了!”
    
    “莫恼,莫恼,待我给伊将花来戴,便不恼!”
    
    “不羞,不羞!”
    
    屋内传来清新的笑声,苏子安本喝了些酒,有些微醉,如此一来,醉意便更浓了些。他斜倚在门上,本想不会被发现,哪知那灵儿未将门掩好,他一个踉跄,便跌进了姑娘的闺房内。
    
    灵儿一惊,斥到:“哪来的狂徒,竟敢偷听我主仆二人私话!来人啊……“
    
    那小姐喝住灵儿,“灵儿,休得无理!”起身便将他扶起,“公子可有恙?”眼中无尽柔情。
    
    苏子安无意消受了美人的恩泽,红酥手,芙蓉面,如烟云在他胸中萦绕,怎能不叫人出神。
    
    “公子!”
    
    姑娘轻唤。
    
    良久,苏子安才从这柔如风,蜜如醴的初邂中回过神来。
    
    “什么?”
    
    苏子安冒然的问道。
    
    “姑娘问公子可有恙?”说着便掩面而笑。
    
    姑娘温婉一笑,轻掩面。
    
    “无碍的。倒是小生如此无礼,怕是冒犯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说着,苏子安满心羞愧,面如赤霞。他抱拳欲退。然而被姑娘柔声叫住,
    
    “公子是哪里人士?小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说着,便仔细端详着苏子安,苏子安顺势抬头,便望见了那两汪清如泓的茜目,甚觉难堪,便又低下了头,脸上的赤霞烧的更旺了。
    
    “小生是江苏人士,现居城北。”
    
    “我想起来了,小姐,这不就是前日为云儿写词的苏公子吗?他在江苏一带颇有名望啊!”灵儿略有几分兴奋。
    
    “原来是苏公子,小女子久仰了。”说罢,便欠身行了一个礼。
    
    “方才还恕小女子管教无方,让灵儿无礼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姑娘此言差矣,方才之事分明是小生窃听两位姑娘闺中私语,无礼在先。灵儿姑娘一句斥责,合情合理,岂有无礼之意?姑娘多虑了。”苏子安躬身作了一个揖。深感歉意。
    
    “久闻公子大名,知道公子的文才甚是了得,所作词曲,世人无不脍炙。眼下江苏城一带流行的小曲儿无不是公子所作。实在令小女子佩服啊!”说罢,莞尔而笑。
    
    “那也只是世人眼浊,误赏了小生的词罢了。那些词曲都是潦草之作,实难登大雅之堂啊!”
    
    “公子过谦了,但凡流行于当世的词曲文章,也必会流于后世。也定是文采斐然的千古佳作。公子此言,实在是妄自菲薄!”
    
    姑娘果然是小生的知音啊!小生混迹于世,真正懂得欣赏小生词曲的人不多矣。今日姑娘一席话,实在是伯牙之音!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姓柳名如烟,本出身于官宦人家,奈何十二岁那年,爹爹触怒龙颜,被朝廷发配边疆,客死他乡,母亲闻讯,悲极而终。从此家道中落,我主仆二人被拐子拐骗至此,绝于世人,漂泊红尘。”
    
    “小姐是贞洁烈女,冯妈妈多次威逼,小姐都以死相逼。加上苏州城前任府尹与老爷还有些交情,但为官清廉,钱财不多,不能为小姐赎身。所以每年都会给冯妈妈一点钱,让她不要为难我家小姐。这才保住了清洁。”说着,便泪如雨下。
    
    “没想到姑娘这般高贵之人竟有如此凄惨的身世,真是世事无常!想我一届寒门书生,自幼家贫,父亲是怀才不遇的秀才,母亲是随他私奔的闺秀。自诞下我后,母亲便去世了。父亲极度悲伤,终日饮酒浇愁。家境愈发贫寒,生活所迫,唯有作词写曲,维持生计。”
    
    “公子的身世也甚是凄惨。没想到这纷繁世间,竟还有你我这般可怜可怨之人。有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何不共饮此杯?”
    
    说着,玉杯中“清泉”已双双斟满。
    
    “既然你我如此有缘,那小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便仰面饮下了酒。
    
    “此酒果然如其名,清雅脱俗,淡如清菊。好酒,好酒!”
    
    一边的丫鬟灵儿笑出了声,
    
    “公子不知,此酒乃是上好的黄菊,加之糯米、泉水酿造而成,因清淡如泉而得名‘清泉’,怎会不是好酒呢?我家小姐啊,最喜欢这酒了,每次作词都会饮一杯。”
    
    “哦?姑娘也会作词?”
    
    “因父亲是文官,自幼随他老人家学过一点皮毛。”说罢,谦逊的垂目而笑。
    
    “姑娘谦虚了。”
    
    “今年苏州秋高气爽,丹桂正香,九月初一有一个‘折桂会’,城中官宦富绅,佳丽名媛都要去赴会。到时要邀歌女名姬前去歌舞助兴。小姐便是其中一位。今日,小姐便是在为那日的曲子作词呢!”
    
    “可惜小女子才疏学浅,难有佳句。不知公子可否为小女子作词一首,以解燃眉之急?”
    
    “姑娘哪里话,小生一届寒门,为姑娘作词是小生的荣幸啊!”
    
    “那小女子在此谢过公子了!”
    
    说罢,欠身道谢。
    
    月上柳梢头,转眼便已是黄昏后。
    
    “时候也不早了,小生该回去了。姑娘的事小生一定记在心间,不敢怠慢。”说着,便掩门而出。
    
    苏子安徘徊在清幽的江南小径,月影偷移,已是深夜。街边没有小贩聒噪的吆喝,只有温和的虫鸣和红院青楼中一声声琵琶私语,在朦胧烟雨中绝响了千年。
    
    苏子安心中默想:这女子竟有如此凄惨的身世,又生得如此清丽脱俗,怎能不叫人怜惜?只是我苏子安何德何能,岂敢对如此清绝佳人有非分之想?罢了罢了,还是仔细为伊作词好了。
    
    正想着,一阵桂香袭来。这九月正是桂子飘香的时候。这丹桂本就香,在这了无尘杂的深夜,空气中的香气便愈发酝酿的浓郁些了,仿佛都要在枝子上凝成霜了。路边,一个老妪默默的张罗着桂花羹的生意,脸上满是明媚的笑容。
    
    “老人家,来一碗桂花羹。”苏子安轻声说道。
    
    “诶,来了。”老妪舀出一大碗桂花羹递给他。
    
    苏子安细看这粗瓷大青碗,怕是颇有些年岁了。碗里冒着腾腾的热气,在这深秋时节格外暖人心脾。
    
    “老人家,您打理这小摊有些年头了吧?”
    
    “是啊,打从我做姑娘的时候,就已经随我父亲做这营生了。一点小生意,却能饱暖全家。我是一届草民,温饱足矣啊!”说着,满足的笑笑,感觉比这桂花羹更温暖。
    
    是啊,人生衣食饱暖足矣!还有什么比这更需要的呢?多么淡然的意绪啊!可怜世间那么多人为虚无的名利斗得你死我活,想来还不如一个街边老妪。真是可悲可笑!
    
    苏子安端起大青碗,喝着桂花羹。细品才发现这桂花羹竟是这般香醇温暖。与这美丽的秋景,江南的绝响一道迷醉了他的心。
    
    苏子安起身道别,心里还有些许愁绪。这“折桂会”到底写什么词好呢?正在这时,一片小园映入眼帘。这是一个颇有些门第的人家。檐下挂着灯笼,深夜还亮着。门上的红漆一看就是新刷过的,可见主人颇为讲究。苏子安想:柳如烟姑娘以前应该也住在这样的人家吧。
    
    想着,一副美丽的画卷在脑海中浮现:秋高气爽,云淡风轻,一个清绝的女子轻取荷锄,将丹桂深种。待来年,丹桂飘香,伊人水袖柔似水。江南一袭烟雨,满园氤氲。
    
    苏子安正陶醉其中,只见天边已微红,他该回去了。回到家中,已是黎明微曦。苏子安顾不得歇上一刻,便拿出笔,调好墨,写下了昨夜的思绪。顿时,伊人、烟雨、丹桂、花笼……一齐倾泻笔尖,挥毫而下。思绪如初春流水,破冰而出。
    
    端正好•桂子香
    夜静三更秋寒重。幽庭后、丹桂新种。沤肥浇水把花弄。待翌年、将香送。蓦然回眸雕花笼。阑珊处、游人擦踵。流年桂子忽如梦。却是谁、与卿共。
    
    苏子安久久端详自己的大作,喜不自禁。稍作歇息之后,一早便拿着宣纸匆匆赶往烟雨阁。
    
    行及路中,烟雨忽至。行人落荒而逃。苏子安并步而行,一会儿便到了烟雨阁。在正门,碰到了冯妈妈。
    
    “哟,啧啧啧,这是赶哪儿啊?”
    
    说着,嘴角下撇,露出满面的嫌恶。
    
    “我找柳如烟姑娘。妈妈,请让我进去。”
    
    “柳如烟姑娘是你找的吗?要找,行啊!”
    
    “嗯?”冯妈妈伸出满是戒指的手,几根肥硕的手指不停的撵着。
    
    苏子安搜及全身,只拿出了几吊铜钱。放在冯妈妈手上。
    
    冯妈妈垂眼看了看,将苏子安一把推入雨泊中。
    
    “你耍老娘呢!就这点钱,还不够老娘抽旱烟的!滚!赶紧儿的!”
    
    说着,柳如烟姑娘便下了阶。
    
    “哟,姑娘,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下来了。赶紧上楼。”
    
    冯妈妈哈着腰,满脸堆着谄笑。
    
    “妈妈,苏公子是我的客人。您不用管了。”
    
    “好,好,我不管,不管!”说着,对苏子安冷哼了一声,便心不甘情不愿的扭着肥胖的身子走了。
    
    “苏公子,让你受累了。”
    
    说着,便将他搀起。
    
    “姑娘,不必了。在下一身泥水,怕污了姑娘的衣服。还是在下自己起来吧!”
    
    苏子安百般推辞,可是柳如烟仍然执意要扶他。
    
    “公子请进!”
    
    苏子安抖落了泥水,便随伊人而去。心中的忐忑和不平早已被见到梦中人的兴奋冲去。
    
    苏子安看着伊人飘动的裙裾发呆,这时,伊人突然转身,他便怔住了。一旁的灵儿笑得合不拢嘴。原来已经到了闺阁之前,灵儿开了门,三人便接连进入。
    
    “柳姑娘,昨天你托我写的词已经写好了。”
    
    “小女子听闻公子向来以‘落笔成词’名传江南,今日一见,果然神速啊!”
    
    “姑娘高看了!小生只是随性而书罢了。”
    
    说罢,便拿出了掖在怀中的宣纸。岂料刚才一番推搡,宣纸已经沾湿,墨迹已经化开,看不清楚了。
    
    “哎呀,这可坏了。字看不到了。这可怎么办啊?”一旁的灵儿急的直跺脚。
    
    “不碍事的。待在下将词背出。”
    
    端正好•桂子香
    夜静三更秋寒重。幽庭后、丹桂新种。沤肥浇水把花弄。待翌年、将香送。蓦然回眸雕花笼。阑珊处、游人擦踵。流年桂子忽如梦。却是谁、与卿共。
    
    苏子安背着手,套头晃脑的背着,仿佛他就是那种桂人,仿佛倾诉着哀怨的往事,仿佛轻缓的叹息就在耳畔。哀愁的情绪在空气中晕开。所有人都沉醉在故事里。直到苏子安停下了半晌,大家才缓过神来,拍掌叫好。
    
    “公子一首词便道出了千百年来半数江南女子心中的唏嘘啊!”
    
    柳如烟蹙眉叹惋。
    
    “岂敢岂敢。”
    
    苏子安嘴上谦虚着,内心却是无限的骄傲和兴奋。
    
    “公子这副字若是不用,灵儿我可就珍藏了呀!”灵儿调皮的笑言。
    
    “遂姑娘愿吧!”
    
    说着,便笑脸盈盈的看着柳如烟姑娘。
    
    灵儿又在一旁倩笑。
    
    “公子,你该走啦!”灵儿调笑道。
    
    “哦,是,是,在下该走了。”
    
    说罢,便去拉门。
    
    “公子,外面下着雨,带上这把伞吧!”
    
    伊人将伞送来。苏子安呆呆的望着她。柳如烟垂目而笑,杏步离去,袅袅娜娜。
    
    苏子安这才回过神来,掩门而出。
    
    “这个呆子!”阁中,灵儿笑得前仰后合。柳如烟也侧目浅笑。
    
    苏子安五步一回首的出了烟雨阁,便撑开油纸伞,走入了江南烟雨里。
    
    这江南烟雨里,虽行人如织,车水马龙。但在苏子安心里,却只有一个清贫的词人和梦中的柳色如烟……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便是九月初一。这夜,苏州城里处处彩灯高挂,灯火通明。大街上商贩云集,行人往来其间,好不热闹。
    
    走过一处街边小摊,几个路人议论着:“听说这次吕府的‘折桂会’苏州城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去了!还有一些江南名妓呢!”
    
    “听说那烟雨阁的柳如烟也要去啊!”
    
    “是吗?听说她清雅绝伦,不知道多少王孙公子都想一亲芳泽呢!”
    
    苏子安听了,心中像打翻了五味酒,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不管怎样,还是看看为妙。
    
    苏子安随着人群来到了吕府。
    
    
    这吕府果然是官宦人家。一砖一瓦,一花一木,一亭台一水榭,都颇为考究。布局一看就是典型的苏州园林。窗中透窗,阁中藏阁。门丁丫鬟个个都是白白净净,整整齐齐。主人富庶可见一斑。
    
    再往里,是一个戏台。往上二楼是一个雅致的看台,有些许吊兰青松相掩,专供未出阁的小姐和富家的太太们赏戏。对面也有一个看台,专供那些官宦人家的公子和富绅赏戏。座间可饮茶细语,别有一番情调。再往下的园子里,是一些一般的文人富商等稍有头面的人,只可站着看戏。
    
    台上美女如云,罗裳如烟,莺莺燕燕,美不胜收。台下连连叫好,掌声如雷,沸沸扬扬,好不热闹。
    
    忽然一个美丽的屏风出现,上绘梅兰竹菊,笔法洒脱。几个轻纱美女将屏风拉开,又出现一个屏风,屏风后响起了仙乐般的弹唱。四座皆静,陶醉其中。待最后一个屏风拉开,一席桂香醉满园。惊现一个清雅绝伦的美人儿。素衫上白莲袅娜,荷叶灵动,云鬓如黛,眉眼之间,尽是清丽。红唇轻唱,纤指慢拨,口中之曲就是苏子安那日写的小曲。再看那眉眼,这不就是柳如烟姑娘吗?苏子安魂牵梦萦,迷醉其中。心中也有一丝不露声色的骄傲。看客都忘了鼓掌。待伊人唱罢,震惊四座,掌声如雷。
    
    座间,吕老爷微眯着昏花的老眼,激动的连声叫好,可能是刚下咽的茶水呛了喉咙,他如哮喘般咳嗽,一旁的师爷忙给他捶背。
    
    戏毕后,客便各自散了。此时已是夜深时分,天空微雨。苏子安撑着伞,正走着,一个清脆的声音拦住了他的去路。
    
    “苏公子!”
    
    转身,惊愕。竟然是灵儿和柳如烟姑娘!柳如烟还穿着台上的荷叶罗裙,很是清丽。
    
    苏子安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一番后,忙将伞递给柳如烟。
    
    “姑娘,这夜雨凄冷,赶快拿上这把伞吧!”
    
    “这伞本来就是我们的!”灵儿说着,嬉笑着把伞夺去。
    
    “灵儿,不得无礼!这丫头自幼便随我左右,生性顽皮,公子不要见怪!”
    
    “姑娘哪里话,灵儿姑娘说的对,这折伞本是你闺中之物,理应归还。”
    
    “公子,我阁中还有一把闲置的伞,如不嫌破旧,可给公子应一时之急。”
    
    “这,也好,那我就随姑娘去了。”说着,心中窃喜。
    
    苏子安一行一前一后的进了烟雨阁,来到了柳如烟的闺中。
    
    “公子,伞!”
    
    灵儿将伞递来。
    
    苏子安接过伞,推门欲出。
    
    灵儿浅笑,“天气渐寒,公子不如在阁中吃点点心再走吧!这有小姐亲手做的桂花糕和桂花酒。”
    
    “这可怎么好呢?
    
    “不碍的,我家姑娘正想谢过公子当日笔墨之恩呢!”
    
    “这般甚好。那小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苏子安便入了茶座,品了一块桂花糕。
    
    “香甜软糯,清香扑鼻,不错不错!”
    
    “还有这桂花酒呢!”灵儿将酒敬上。
    
    “公子请满饮此杯!”柳如烟道。
    
    苏子安一饮而尽,顿觉一股暖流汇入丹田,既而一丝清气溢满口鼻,回味悠长,令人心旷神怡。
    
    “这酒果然不俗!”苏子安连连称赞。
    
    “这桂花酒是我家小姐用园中新采的桂花酿制的,刚才又用文火温得恰到好处,当然非凡物了!”
    
    “没想到姑娘对酿酒有如此深的造诣!小生平日里只知买酒、饮酒,真是自愧不如!”
    
    “公子过谦,小女子也不过是闲来无事,自斟自饮罢了!哪里抵得过公子三五好友,把酒言欢呢?”说罢,轻声叹息,眉心若蹙。
    
    “姑娘哪里知道我们这些落魄文人的苦楚呢?所谓的三五好友,也只不过是捧场做戏。那些官宦每日把我们当畜生一样调侃,终日愁肠满腹,哪里还能把酒言欢?我和姑娘一样,实在是红尘中漂泊的寂寞人啊!“
    
    “我这里也尽是些寻欢作乐的江湖浪荡子,哪里有什么真情可言!唉,可怜我主仆二人,此生将永陷于此了!”
    
    “如果有钱,我一定替姑娘赎身!”苏子安一时情急,夺口而出。待意识到了,方面红耳赤,不能言语。
    
    “公子的心意,我家姑娘早有所觉,公子不必尴尬。”灵儿道。
    
    柳如烟姑娘也羞怯难当,掩面浅笑。
    
    灵儿见机借故掩门离开。
    
    夜深人静,苏子安血气方刚,难以自持,终于酿了一场柔情似水的祸。
    
    “誓从今、永不负。”苏子安向天盟誓。
    
    “公子果然重情义!只是小女子毕竟深陷囹圄,怕是很难和公子……”说着,雨染梨花。
    
    “如烟,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来!”
    
    几日后,苏子安又来烟雨阁幽会柳如烟。恰巧被冯妈妈撞见。她指着苏子安好一顿臭骂。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王八犊子,敢占我的姑娘!上次没让老娘啐够,今儿个你又来找骂啊!也不看看我这烟雨阁是什么地方!你瞧瞧”冯妈妈嘴里骂着,手上推搡着苏子安,指着堂里数不胜数的客,“你去问问他们,哪一个不是几千几百两的往老娘这儿送啊!你去打听打听,这一带有哪个不知道我这烟雨阁!没个百八十两银子,都不敢进来!啧啧啧,你再瞧瞧你,浑身上下都凑不齐一两银子!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的那点事儿!进进出出老娘心里都有数!不是看在如烟姑娘的份上,老娘早就报官了!识时务的赶快给我滚!”冯妈妈说着,唾沫星子啐了苏子安一脸。
    
    “妈妈,您误会了,我是来给柳姑娘赎身的。”说着,便从怀里拿出十几两银子。
    
    冯妈妈见了,一把将苏子安推倒在地,银子散了一地。“就这几两碎银子,还想我们如烟的心思,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有五千两银子,别想让如烟迈出我这里一步!”说罢,便走了。
    
    柳如烟忙扶起苏子安,神色慌张。
    
    “子安,你没事吧?”
    
    “没事,如烟,我会去凑银子的,等凑足了,我就赎你出去!”
    
    “公子你这是何苦呢?如烟命薄,只能在这烟花之地了却此生了。公子,你就别管我了!”说着,泪如雨下。
    
    “如烟,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等着我!”说着,便出了烟雨阁。
    
    于是,烟雨阁内,朱颜短,可怜香帕泪阑干。烟雨阁外,影彷徨,独个儿心伤。那一夜,江南落了一夜的雨,十里苏堤,苏子安仿佛走了十里。他想,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戏弄他,明明已经相爱,却不能相守。而五千两银子又向哪儿去借。
    
    第二天,失魂落魄的苏子安走到从前混迹的青楼,可换来了妈妈们一顿臭骂。他到往日的朋友那里去,可朋友都和他一样,都是吃的墨水粮,穷困潦倒,心有余而力不足。四处筹措,也只凑了二百两银子。
    
    苏子安痛苦万分,终日借酒消愁。坐在简陋的酒栈,看着屋檐下断断续续的雨水,苏子安平生第一次感到了金钱的重量。想以往都是四处混迹,舞文弄墨,独自逍遥。只要有纸墨钱和买酒钱足矣,而现在,唉,今时不同往日。谁叫他心中有个她呢?
    
    苏子安买醉后来到街上,逢人便抓住,说:“救救我的如烟吧!她是无辜的啊!”众人皆惊惶而逃,对他指指点点。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苏子安一路喃喃,蹒跚的走到烟雨阁前,瘫坐在地上,继续喝着酒。忽而天染青色,大雨滂沱。雨无情的打落在苏子安脸上,落在嘴里,竟是咸的。他没有躲,也无处可躲。这世上到处是暴雨,又往何处去躲?
    
    一墙之隔便是伊人,然而这一堵墙太厚太厚,厚得仿佛要将他们永生相隔。苏子安心想: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们,让他们相爱却不能相守!难道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捉弄吗?想他一世才情,满腔爱意,却终要成空!
    
    想着,苏子安便在醉意中睡着了。醒来竟发现身上的二百两银子也不翼而飞!苏子安实在忍受不了了,他大声的咆哮起来:“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苏子安!”
    
    这时,冯妈妈从烟雨阁走出来,扑着手绢说道:“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还想跟老娘斗!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娘不妨告诉你,如烟姑娘已经被吕老爷看上了,明天就过门。你还是爱哪儿哪儿待着去吧!别赶了我的客!”说着,别一扭一扭的走了。留下一股子俗粉子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灵儿慌慌张张的出来了,暗地里塞了一张纸条,便携着篮子走了。苏子安匆忙的打开一看,是柳如烟的字迹:
    子安,今晚子时,青石桥上见。
    如烟
    
    苏子安气息急促,顾不上银子的事便狂奔到青石桥上。
    
    太阳慢慢落山了,苏子安在青石桥上焦急的来回踱步。月亮升起来了。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一个黑影过来了,又一个黑影过来了,苏子安不停的张望着。稍有动静,便掀起他心中的轩然大波。
    
    苏州河缓缓流淌着,月光静静的洒在河面上,泛起动人的涟漪。忽然,一阵清风拂过,一袭淡雅的清香迎面而来,略有些熟悉。苏子安抬头一望,她果然来了。
    
    她,他梦中百转千回的她,今天很美。娥眉如黛,杏眼若水,金钗搔头,玉坠萦耳。蹙眉微步轻细细。独倚阑干恼蝶忌。然而今天,她穿的却是一身嫁衣。而天一亮,她便要嫁作他人妇。便纵有千种风情,又与何人说?
    
    柳如烟拿出伴她十年的琵琶,倚在栏杆上,十指纤纤,朱唇轻启,悲歌流转:
    夜静三更秋寒重。幽庭后、丹桂新种。沤肥浇水把花弄。待翌年、将香送。蓦然回眸雕花笼。阑珊处、游人擦踵。流年桂子忽如梦。却是谁、与卿共。
    
    歌声如泣,琴声如诉,朦胧月,苏州河,青石板,都凝在了这一刻。
    
    唱毕,便将琵琶扔入河中。
    
    “如烟只为公子一人弹唱。今日一别,此音绝不再响!”
    
    青石桥上,他们相对而望,转而相对而忘。
    
    柳如烟最后一次念着:“流年桂子忽如梦。却是谁、与卿共。”泪眼婆娑。
    
    苏子安最后一次念着:“永不忘、烟桥画柳处,琵琶私语。”泪眼婆娑。
    
    第二天,只听着苏州城的唢呐响了一夜。江南的雨也下了一夜。苏子安的心从此便死了。不久,便郁郁而终。
    
    而柳如烟诞下一子后,便也悬梁自尽,香消玉殒。
    
    二十年后,一家酒楼,一个说书人说着他们的故事。一个俊美的和尚路过,潸然泪下,湿了禅衣……
 
上篇:拔出去的水 下篇:盼若莲花
点击人数(1230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