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悠幻玄谜 > 《名侦探柯南》
《名侦探柯南》 文 / 安琪儿  2011-12-24 16:16:04 
柯南、小五郎、小兰和少年侦探团来到多雾的港镇•江神原旅游!在外国人墓园救下一位遇袭的老律师之后,他们被卷进了照着魔女寄来的恐吓信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中!一起接一起的密室杀人,离奇古怪的杀人手法,难道犯人真的是魔女?!
    1给魔女扫墓
    三连休的第一天早上,柯南跟小五郎、小兰一起,正坐在从帝丹町的提无津川起航前往江神原的一种被称为水上巴士的船内。
    “做不惯的事还真不该做哪......”
    小五郎恨恨的从船舱里的圆形窗口望向外边低重的铅色天空,然后又猛然转向后方的窗口,将视线射往正乖乖的并坐在那儿的少年侦探团。
    “为什么我们的旅行非要带上你们不可啊?”
    少年侦探团中的元太、光彦、步美(其余成员还有没坐在一起的柯南和哀)现在都在小五郎的可怕视线中垂下了头。不过,隔着走道坐在另一边的小兰很快瞪向了小五郎。
    “真是的,上次的事件多亏元太他们和阿笠博士的帮忙才能解决,带他们来也是应该的吧!再说,虽然当时是喝醉了,但说出‘平安解决事件后我就请客去旅行吧’这话的可是爸爸你啊。”
    “就是啊。”
    坐在小五郎旁边的柯南也开腔帮元太他们辩护。
    “哼,就算不用这些小鬼帮忙,本天才•毛利小五郎大人也照样能独自解决。”
    一边不高兴地这么说着,小五郎一边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掏出钱包,将票塞了进去。
    “托你们的福,委托人给的报酬全飞了......我本来还想在G1赛的赌马中大赢一场的,呜呜呜......”
    哀声叹气地把票收好之后,小五郎又一次恨恨地瞪向元太他们。
    (喂喂,解决事件的人可是我耶......而且,赌马你不是从没赢过嘛......)
    柯南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抱歉哦,毛利。不过,我会照看这些孩子的......”
    坐在元太身边的阿笠同情地向小五郎搭了话。
    “麻烦你了。”
    小五郎垮下肩膀轻轻地说了声拜托,阿笠深深地点下来头表示回应。
    “不过说起来,我也很久没去江神原了。这次就和大家一起玩个开心吧!”
    阿笠望向眼里闪着光的少年侦探团后,元太等几个孩子一起嘻嘻地笑开,回答了一声很有精神的“嗯”。
    “江神原是个什么样的城镇?”
    “在锁国的江户末期,那里是日本最开放的港镇之一。开港之时受到了西洋文明的强烈影响,在明治时代初期,就已经有了瓦斯灯和马车,铁轨也铺好了,是一个洋溢着异国情调的城镇。”
    “哦——”
    阿笠的说明让少年侦探团三名成员的眼更加闪闪发亮了。
    “现在也还残留着很浓重的当时的风貌,以年轻女性为中心的观光客不断的吸引而来。”
    “好罗曼蒂克的城镇啊。”
    步美用手托着双颊,一脸向往的神色。
    “真是,花别人的钱还这么兴奋......”
    小五郎无趣的将目光从阿笠和少年侦探团那里移开,转到了坐在隔着走道的凳子上的小兰身上,对她开了口。
    “兰,你又是干嘛要到江神原的外国人墓园去?有什么说法吗?”
    “回礼,要给某些人的墓献这些花。”
    小兰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自己手中拿着的可爱的黄花扎成的花束。
    “回礼?”
    小五郎听不明白地歪了脑袋。坐在小五郎旁边的柯南也一样歪了脑袋。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坐在柯南这条凳子另一端的哀开了口。
    “那花是圣约翰草。”
    “圣约翰?”
    “嗯,据说在施洗约翰节的前一天晚上把它压在枕头下的话,就能梦到未来的丈夫。”
    “什么——”
    耳尖的小五郎甚至抢在柯南前面对这句话起了敏感的反应。
    “要去回礼的话,小兰姐姐应该是梦到了她想梦的人吧。”
    哀别有深意地看着柯南和小五郎。
    “到、到底是梦到了谁......该不会、是那个侦探小子吧......”
    在强装冷静的柯南身边,完全失去了冷静的小五郎恨恨地磨着牙,使劲瞪着脑海里浮现出的新一那张脸。
    “哼,那不过是迷信罢了。”
    柯南强自镇定地笑了笑。
    “或许吧。不过小兰小姐和花束一起拿着的那本《欧洲香草的秘密》,在现在的年轻女孩当中很流行。我应该猜中了。”
    哀一边直起身子看着小兰拿着的书的标题一边这么说。
    “咳、咳......”
    柯南因为她这句话露出了些许动摇的神态。
    就在这时,坐在后座上的元太他们一起发出了“哇——”的欢叫声。
    他们从窗户看到了耸立在江神原海口的钢架桥。
    虽然因为外头一早就起的大雾而看不清晰,但还是能看见那座两岸巨大的桥塔那种独特的几何形之美。从这座桥下穿过之后,就到江神原的城镇了。
    小五郎拿起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站起了身,柯南也从座位上咚地一声跳下来,接着其他人也跟在小五郎和柯南后面向船的出口走去。
    从船上下到栈桥的小五郎回身看了看架在港湾海面上的钢架桥,桥已经完全被雾包裹了。
    “真的呢。”
    随后下来的元太等人回头看时也睁大了眼。
    “雾根据形成的原因可以分为七种之多,江神原这里会出现移流雾、放射雾等四种。这里也是有名的多雾之地。”
    “哦——”
    阿笠的话只得到了元太和光彦的反应。
    小兰、步美这些女孩子已经被停在眼前的世界各国的豪华客船夺取了目光。港口里整齐排列着以英国的维多利亚皇后号为首的一排白壁客船,而因为雾的关系,一群休息于此、时不时扑翅的白鸟就如同在港湾里起舞一样。
    “好漂亮......”
    看得入神的小兰漏出了叹息般的一声,步美和哀也一边看着一边赞同的点点头。
    “走啦!”
    “嗯、嗯。”
    在小五郎粗着嗓子的催促下,小兰她们像是被从后面扯着头发一样一边不断回望着港湾一边提着行李离开了港口。
    很快所有人便听到了一阵吵杂的喧闹声,港口的外面是中华街。
    中华街上的招牌全都是含有红色,以不输给浓雾的华丽气势相互竞争着。招牌下的道路上,来自全国的大量游客熙熙攘攘,每个人都在东张西望地观察着两边的店铺。
    “兰,能不能先吃了饭再去扫墓?”
    小五郎一边摸着叫出声的肚子一边提议,街上弥漫的中华料理的香味更是刺激了他的肚子。
    “不行!要先扫墓。”
    “啊,知道了。”
    小五郎很遗憾地啧了下舌。
    “是啊,叔叔,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扫墓嘛。对吧,元太?”
    柯南转身征求元太的同意,但直到刚才还一直跟在身后的元太已经没了踪影。柯南着急地张望了下,才发现元太已经站在最华丽的一面招牌下,用热烈的视线盯着檐下吊着的烤得焦黄的北京烤鸭。
    “哪,博士,我们在这里等吧。”
    元太一边看着北京烤鸭一边向站在后面的阿笠这么说。
    “但、但是......”
    阿笠伤脑筋地用手抚摸着下巴。
    “这家店人气这么高,如果不一开店就进去,说不定会抢不到位子哪。”
    看着开店之前就在店门前排出长龙的客人队伍,元太担心地继续说。
    “真没办法。博士,就这样吧。”
    柯南苦笑着用一副放弃了的表情也劝说了阿笠一句。
    “但是啊......”
    “博士,就这样办吧。我们很快就扫完墓回来的了。”
    小兰点了点头。
    “既然小兰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就占好位子等你们吧。”
    阿笠说完便带着少年侦探团排到了队伍的尾端。
    “说起来,外国人的墓园在哪?”
    小五郎一边四下看着一边向小兰寻问。
    “嗯,等我去问一下吧。”
    小兰走向路边一位满脸皱纹的中国老人,向对方问了路。
    老人沉默着抬起手,向通往被雾罩住的山丘方向的坡道指了指。
    “啊,谢谢您。”
    小兰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礼貌地鞠躬道了谢,开始爬看不见尽头的坡,小五郎和柯南也跟在了她身后。不过,坡道的倾斜度比看上去要大,小五郎很快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小兰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礼貌地鞠躬道了谢,开始爬看不到尽头的坡,小五郎和柯南也跟在了她身后。不过,坡道的倾斜度比看上去要大,小五郎很快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真是没用啊。”
    小兰露出副服了他的表情,伸手推着小五郎的背。托这的福,小五郎最终还是气喘吁吁地爬到了山丘上。
    “好美.......”
    小兰为眼前展开的景色迷醉了。
    “真是到处都混进了欧洲风情的城镇啊。”
    小五郎也睁大了眼。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座被浓雾包裹的、有着19世纪风情的西式城镇。
    只不过是离开港口步行二十分钟的路程,登上山丘之后便是另一个世界了。
    建筑物的样式也仿造了北欧和英国的一种半木质结构房屋,是在粗大的木桩之间砌上红砖抹上泥浆的重厚建筑。由于雾气的关系,石道两旁立着的街灯发出昏暗的光芒,有着一种仿佛柯南崇拜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会手持蝙蝠伞和助手华生一同出现在街头的气氛。
    “那里一定就是外国人的墓园了。”
    小兰发现了在雾气中显出一种冷冰感的铁门,走向了那边,小五郎和柯南也跟在她身后。
    进了门后,可以看见墓园是一片面向海的斜坡。如果天气晴朗,一定能看到江神原的海。可惜今天雾太浓,看不见那样的美景。
    “好多十字架。”
    正如柯南所言,山丘上能看到的范围内,整齐地排列着许多十字架。
    “开国至今,据说在江神原亡故的外国人有五千人以上呢。”
    “哦——”
    小五郎被小兰说的话吓了一跳。
    “这片墓园里沉睡着为了江神原,不,是为了日本尽过力的人们。不过,来为日本尽力的人大部分都没能回去故乡,而是亡故于此。”
    正如小兰所言,墓园里有着圣母像、天使像、俄罗斯正教的十字架等等西方国家的基督教代表物。
    “十字架都是面向大海就是因为这个啊。”
    柯南一边看着面向海洋的十字架一边这么说。
    “嗯,为了祈祷至少灵魂能回到海那边的故乡。”
    “这样啊......”
    小五郎重新看着十字架感慨了一句。
    “啊,是那里。”
    小兰向着墓园深处加快了脚步,她身后的柯南和小五郎也追着她,三人一同来到一块祭奠花束堆成了山的墓石前。
    “好多花!”
    小五郎为那座花束山瞪圆了眼。
    小兰将手里圣约翰草的花束放到了堆起的花束山顶上。
    “伊丽莎白•蒙哥马利?”
    小五郎念出了刻在墓石上的英文名字。
    “是最后的魔女哦。”
    “魔、魔女?”
    小五郎因为小兰的话而不假思索地加大了音量。
    “嗯。”
    小兰静静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墓前屈下膝合起双手。小五郎虽然想再详细问问那是个怎样的人,但看到小兰这副虔诚的祈祷模样,又把话吞了回去。
    “——”
    墓园里暂时寂静了下来。
    “救命啊!”
    突然,一道老人的呼救声划破了这片寂静。
    柯南最早对这声呼救有反应,朝着传来声音的墓园大门方向冲去,稍迟了一点的小五郎也随后追去。
    赶到门前的柯南在浓雾中看到了一名倒在地上的老人,而他身上正骑着一个身披黑斗篷、将黑帽子的帽檐压到眼睛上的暴徒。暴徒从怀中拔出一样闪着光的物件,扬起右手就要往地上的老人刺去。
    “住手!”
    柯南大喝一声,暴徒和老人都用充血的眼睛望向了柯南这边。
    “怎么了!”
    小五郎大声的怒吼在柯南身后响起,他的声音让暴徒轻轻啧了下舌,离开了老人身上。趁着这起身之际,他压在眼睛的帽子微微掀起了些许,露出了藏在其下的脸。
    “哇!”
    柯南的表情猛然僵了一下。那暴徒的脸因为烧伤几乎全都溃烂了。
    “等下!”
    恢复过来的柯南赶紧拔腿去追扬着斗篷跑向墓园外的暴徒。
    但,出了墓园之后却完全看不到他的踪影了。
    “不、不见了......”
    柯南愕然地四下张望着。
    被浓雾包裹的墓园四周连一只猫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已经完全回复了一片死静。追上来的小五郎也在雾中像警犬一样地搜寻了一番,最终还是没能看到暴徒的身影。
    “可恶!”
    小五郎不甘心地跺着脚。
    不过在意着倒地老人的两人也只得无可奈何地返回了墓园。
    墓园里,小兰已经温柔地扶起了老人照顾着他,但老人还在因为恐惧而全身咯咯地发着抖。
    “魔、魔女。是魔女!”
    小五郎努力辩认着老人张黄失措下说出的话。
    “魔女?”
    老人的话让小五郎吃惊得直眨眼。
    柯南回想起已经刻进了脑海中的消失在雾中的暴徒那张脸,虽然因为烧伤而溃烂,不过鹰钩鼻和裂开的嘴的确很符合魔女这个说法。
    “好了好了,请冷静下来。”
    小五郎安抚般地说着,但老人还是用力地抓着小五郎的手臂,一个劲地喃着“是魔女,是魔女!”
    “我知道,我知道了。”
    小五郎像哄孩子般地不断重复着这一句。
    终于,老人冷静下来,恢复了常态。
    “对、对不起......”
    一边这么说,老人一边尴尬地垂下了头。
    “我们送你回家吧。”
    老人对说出这句话的小五郎微微点了点头,颤巍巍地站起了身。
    
    2魔女的遗书
    
    老人的家在离墓园只要步行十分钟的街道上,是一幢三层小楼,入口挂有“三浦律师事务所”的牌子。
    小五郎接过老人给的钥匙打开了锁,门发出吱呀的刺耳声打开了。柯南按下门边的电灯开关,两端焦黑的旧式荧光灯闪了两三下,才终于亮了起来。
    房间里摆放着两张办公桌,其上乱糟糟地堆满了文件,墙壁边摆着坚固的钢质书架,其中排列有厚重的法律书籍。
    “没事了吧?”
    “嗯。”
    老人一边点着头回答小五郎,一边慢慢地坐在了沙发上。
    “真是多亏了你们相救啊。”
    老人带着真心诚意的表情向三人躬了下身。
    大概是因为回到自己事务所的关系,他已经比刚才冷静了许多,唇角还挂上了很轻微的笑,或许是现在才在为刚才的张皇失措感到羞愧吧。
    刚才在昏暗的墓园里没能看清楚,现在在明亮的灯光下一看,三人才发现老人的头发是粟色的,鼻梁很高,眼睛也带着蓝色。
    “我是律师三浦。平时事务所里都会有帮忙的人,但今天是休息日就没人来了,抱歉无法招待你们。”
    老律师很抱歉地这么说着,一面催促着小五郎等人坐在像是棉质的沙发上。小五郎和柯南、小兰交换了下眼神,便一同坐到了沙发上。
    三浦慢慢从怀中掏出名片盒,抽出一张递给了小五郎,小五郎也递过一张自己的名片,而三浦看到手中的名片时两眼突然闪出了光。
    “您、您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吗?”
    “哦,你知道我?”
    大名鼎鼎这个词让小五郎的右眉跳动了下。
    “嗯,您非常出名啊。”
    “啊哈哈,也是也是。”
    小五郎非常满足地裂开大嘴笑起来。
    “事实上......既然见到了你,有件事请您务必帮忙。”
    三浦就像是在地狱里见到了菩萨般地握住小五郎的双手。
    “找我帮忙?”
    “是的。”
    三浦应着声,一脸紧张地站了起来。然后,他从怀里拿出手帕,打开了桌子最上面的抽屉,用手帕包着取出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三浦将茶色的信封递到小五郎面前。
    “请您看看。”
    “......”
    小五郎一脸迷惑,但还是从内袋里取出白手套戴上,再小心地从信封中取出了信签。
    “魔女的东西就是魔女的东西。若是拿在手中,不管你身在何方,都会因魔女的诅咒被活生生地取走心脏。”
    信签上是用从报纸和杂志上剪下来的大小不一的文字纸片粘贴而成,显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五郎念出来之后,小兰和柯南都露出了紧张的神情,但小五郎却苦笑了下。
    “魔女的东西?”
    “是的。大概是指前几天那位寿终正寝的女性留下来的遗产。江神原的人们都称她为魔女。”
    “哦......那么,那位魔女留下来多少遗产?”
    小五郎一边拔着鼻毛一边摆出副有点瞧不起人的表情问道。
    “这个嘛,光她自己的资产就要五亿,加上她的一族在江神原数一数二的广阔地产的话,总资产应该超过二十亿。”
    “二、二十亿!”
    三浦的回答令小五郎惊得张大了嘴。
    柯南趁着小五郎被那边吸起注意力的空隙,取出口袋里的手帕包起放恐吓信的信封开始查看。
    在一旁盯着小五郎的小兰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小五郎这才恢复过来继续提问。
    “那、那名女性究竟是什么人?”
    “她叫伊莉莎白•蒙哥马利,是在江神原开香草店的一位老婆婆。”
    “咦?”
    这次是小兰漏出了吃惊的声音。
    “小姐知道她?”
    “嗯,刚才在墓园就是扫她的墓。”
    “哦,那还真是巧啊,我也是去扫墓的。”
    三浦瞪圆了眼。
    “我很喜欢她写的有关香草的书,是她的铁杆fan哦。”
    小兰从包包中拿出了随身带着的书。
    “哦,是《欧洲香草的秘密》啊。”
    三浦眯起眼笑了。
    “嗯,我每天早上都会照着她的配方冲花草茶。”
    “咦?你做过这种事?”
    小五郎瞪着坐在身边的小兰。
    “哎呀,我每天早上不都冲给爸爸喝?”
    “什么?”
    小五郎想起了最近早上小兰都会端出一些带着奇怪香味的茶。
    “我听说伊莉莎白女士的书在女学生当中也很有人气,看来是真的啊。”
    听了小兰的话后,三浦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不过,小五郎立刻像是感到肚子不舒服一般,带着不安的表情摸着自己的肚子,柯南也和小五郎一样摸着自己的肚子。
    “那个魔女的事,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小五郎挺直了背,再次向三浦寻问。
    “啊,好的。说来惭愧,我虽然是她的顾问律师,却连她的生平都不清楚。他在生前也极少谈到自己的过去,不过,的确是从明治时代就一直住在江神原了。”
    “明治时代?真是这样的话,那她不是有上百岁?”
    “嗯,虽然看不出来,但应该有百岁以上了。”
    “哦......”
    小五郎紧紧地抱起了手臂。
    “我曾从江神原有一位最清楚伊莉莎白女士的九十多岁老人那里听说过一些事。据那名老人所说,在他开始记事的时候,伊莉莎白女士的香草店就已经在那里了。”
    “原来如此。”
    “我的祖父卖掉比利时的土地来到这里时是八十五年前,她在之前就一直在这里了。”
    “哦......你爷爷是国外来的啊。”
    小五郎再次观察了下三浦的外貌。
    “嗯。这栋房子是我祖父再三努力,才在战后建起来的。不过,我家的家格和她没法比。她家里原本是欧洲的子爵,是很体面的贵族人家。”
    “是贵族啊。但为什么那样的人会到日本来?”
    “她的一族热爱自然,回用草药给领民治病。但是,这种行为碍到了国王和教会的眼。”
    “咦,为什么?”
    “当时的欧洲会把做奇怪事情的人当作魔女,全都拖进魔女狩猎的名单中。”
    “魔女狩猎啊......”
    小五郎皱了皱眉,,柯南和小兰也一脸严肃。
    所谓的魔女狩猎,是在西方各国中从15世纪延续至19世纪的一起惨剧。
    中世纪的欧洲会对非基督教徒进行审判,一旦被判定为魔女,就会被绑住手足活活烧死。据说在魔女狩猎当中,有数十万人被杀害。有一种说法是,杀害了那么大量的人是为了将魔女的财产收归教会或国库,以解决教会或国家的财政赤字,是一种从富裕者身上夺取财富的手段。
    “她的一族治理的土地似乎是很富饶的土地,所以才会被国王盯上,最终被驱逐出国。”
    “是为了夺走土地才捏造了罪名吧......”
    小兰也皱起眉。
    “真是过分。”
    小五郎眉间的皱纹也加深了。
    “嗯。她的一族受到国王迫害后,就流亡到了江神原的洋馆区是吧。在洋馆区里很容易避人耳目,可以平静的生活。”
    “那么说来,叫她作魔女也不算是胡说了。”
    “我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说过嘛。”
    三浦有些生气地瞪着小五郎。
    “说、说的也是。不过,她那二十亿以上的遗产,究竟是要留给谁?”
    “她留下的遗书中,最先拥有继承权的有三个人。但,这三个人和伊莉莎白女士都是没有血缘关系,全是外人。”
    “咦,要把这么多遗产给外人。”
    小五郎歪了歪脑袋,继续问了下去。
    “那么她没有亲人吗?”
    “嗯,她没有血亲。不过,伊莉莎白女士收养了一个没有父母的姑娘,从那姑娘小时候便开始抚养她了,名字是鹤见叶子。我也是从她很小时就认识她,现在已经成长成了一名聪明美丽的女性了。”
    三浦就像在说自己孙女一般地微眯起了眼。
    “哦,很漂亮吗?”
    小五郎只对漂亮那部分有敏感反应。
    “但是,那为什么不把财产留给她?”
    小五郎继续问着。
    “嗯,这的确是令人非常意外。鹤见小姐也把伊莉莎白女士看作母亲,对她非常孝顺。而且鹤见小姐又是孤儿,自己应该是没什么钱......”
    三浦一脸同情地垂下了视线。
    “那么,遗书说的那三个人,又是什么人物?”
    “三人都是代代生长于江神原的人,他们三人从小就一起玩到大,小时候还组过少年侦探团。”
    “少年侦探团?”
    柯南为这个词感到吃惊,不过小五郎无视了他催促着三浦继续说下去。
    “然后呢?”
    “嗯。第一个是户田次郎先生,私立江神原小学的创建人。第二个是元町清三先生,在港口附近经营玩具博物馆。第三个是伊势崎力先生,常年担任江神原市议会的议员,我也是他的顾问律师。”
    “原来如此,不管是哪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
    “嗯,他们已经被合称为江神原的三圣人了。”
    三浦符合了一句。
    “哦,三圣人啊。”
    “嗯。但,如果这三人都没能继承财产,或是拒绝继承的话,继承权会转到他们的孩子身上。然后相同的,如果他们的孩子也没能继承的话,就由鹤见叶子小姐继承。”
    “没有人会拒绝继承这么庞大的遗产吧。不过,说到他们以及他们的孩子都没能继承,这又是什么一种情况?”
    “也就是继承人死亡。”
    三浦用不带抑扬顿挫的声音回答了小五郎的问题。
    “如果三圣人和他们的孩子都死了的话,就由鹤见叶子小姐继承吗?”
    小五郎用右手扶着下巴,确认般地问道。
    “是的。而万一鹤见叶子小姐也没能继承遗产的话,将由和伊莉莎白女士生前有来往的江神原教会的樱木神父继承。”
    “也就是说,这是在鹤见小姐死去的情况下?”
    “对,是这样的。而,如果樱木神父也没能继承的话,就由我担任财产管理人,凭我的判断将遗产捐给最合适的慈善团体。”
    “这样啊......”
    小五郎深深地点了下头,但一旁的柯南却神情严峻起来。
    “事情我已经弄明白了。你觉得自己是因为名字出现在遗书之上,才被刚才的暴徒攻击的吗?”
    “咦,但是,刚才那不是暴徒,绝对是魔女。”
    三浦很肯定地反驳小五郎的话。
    “哈哈。的确在伊莉莎白女士身上有着关于魔女的传说,但她已经过世了吧?现在都21世纪了,不可能还有什么魔女。”
    小五郎再次苦笑了。
    “嗯,但是......”
    和小五郎不同,三浦的额上不断地冒出大量汗水。
    “不用担心,这封恐吓信只不过是恶作剧罢了。”
    “咦,恶作剧?”
    小五郎的话令三浦不禁回问了句。
    “没错。伊莉莎白女士过世之后,她的遗书曾公开过吧?”
    “嗯,向相关人员和在她店里工作的人公开过大概有二十名左右。”
    “二十名啊.....考虑到这些人又会去向亲戚去说,知道这内容的大概就有百人以上了。”
    “是啊。”
    “嗯,所以,寄这封恐吓信的人大概只是想吓一吓有可能继承伊莉莎白女士遗产的你。”
    小五郎苦笑着这么说。
    “有这个可能。可是,我并不这么想......”
    三浦边用手帕擦着额上冒出的大量汗水边四下张望,一脸害怕着什么的表情。
    “那具体来说,你对会寄恐吓信来的人心中有数吗?”
    小五郎锐利的目光让三浦语无伦次起来,然后他急忙闭上了嘴。
    “怎么了?”
    小五郎追问着。
    但三浦就像贝壳似地不肯张嘴。
    小五郎和三浦在互相瞪视,柯南倒是认为这封恐吓信是认真的。因为一般在封信封的时候,都会在封口的透明胶上留下部分指纹或是衣服纤维,但这封信上却什么都没有。
    不过,柯南在装恐吓信的信封底部发现了几颗小小的黑色颗粒。
    柯南将信封倒过来,用手粘过那些颗粒放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闻到了一股锈的味道。
    他将这些锈当中的一粒小心地用手帕包好,其他的放回信封中,再将信封放回桌子上。
    这期间,小五郎和三浦一直都沉默地对视着,三浦就像一颗不肯开口的顽石。
    “到底怎样?寄出这封恐吓信的人,你是心中有数,还是心中没底?”
    小五郎抖着脚发出了严厉的寻问声。
    “这个嘛......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三浦将视线从小五郎身上移开,一改刚才强硬的语气,换成了暧昧不清的说法。
    “这样吗......”
    小五郎说完之后,从心底里叹了口气。
    “对、对不起。”
    三浦向小五郎底下有些花白的头。
    “那么,除了你之外的遗产继承人当中,还有人受到魔女的袭击吗?”
    “不,这我还没听说过。但是,肯定也会受袭击的。”
    三浦突然用再认真不过的眼神逼视着小五郎。面对这样的骤变,小五郎不禁动了动身子。
    “知、知道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找一下寄恐吓信的家伙吧。”
    “真、真的?”
    三浦的表情因为小五郎的这一句而瞬间亮了起来。
    “嗯,能在墓园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我马上就开始调查吧。”
    “谢、谢谢您。”
    三浦感激地用双手紧紧握住小五郎的手。
    “痛痛痛痛痛。”
    小五郎禁不住歪了脸。
    “对、对不起。”
    “没关系。那么,如果查到了什么我会再和你联系。”
    一边这么说着,小五郎给小兰和柯南使了个眼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三浦点头示意后,三人离开了事务所。
    三浦律师一直目送着小五郎一行,还向着他们的背影鞠了还几次躬。
    雾已经散了很多,走出很远回过头还能看到三浦的身影,小五郎露出一脸嫌麻烦的表情。
    正好这时有辆计程车经过,小五郎抬手叫停了它。
    “到中华街。”
    将目的地告诉司机后,小五郎催促着小兰和柯南上了车。
    “怎么了?”
    小兰看着小五郎。
    “还能怎么了。魔女的恐吓信?哼,真是无聊。”
    猛地把身子沉进座位里,小五郎啧着舌。
    “咦?你刚才不是挺热情的嘛。”
    “如果不那么说的话,他搞不好都不肯让我们走了,才随便应付了一下。”
    “怎、怎么这样啊。”
    “我还没闲到有时间去奉陪老糊涂律师的蠢话。等过个一星期,再打电话跟他说努力查了之后什么也查不到就好了,我可不想再接这种无聊的委托。”
    “过分。”
    小兰轻蔑地盯着小五郎。
    “我说啊,如果那个老头子觉得恐吓信是真的,就不会委托经=我们这种私家侦探,而是早就报警了。没有那么做,就说明他自己也认为那多半只是恶作剧。”
    “话是这么说,那为什么在墓园时他会受到袭击啊?”
    “那个墓园是劫匪经常出没的地方吧,那里也挂有告示版。”
    “咦?”
    小兰一下子打了顿。
    墓园里的确挂着“注意劫匪”的告示版。小五郎看小兰没了话说,又得意地继续说下去。
    “仔细一想,那老头子的名字出现在遗书最后,如果是觊觎财产的家伙,应该会从最前面的人开始下手吧?”
    “嗯......”
    看着反驳不出来的小兰,小五郎露出了夸耀胜利的笑容。
    “啊哈哈,如果这世上有魔女的话,我倒真希望她能对我施魔法啊,把我变成个大富翁,能过上抱着可爱姐姐的幸福生活。”
    “笨蛋。”
    小兰将脸扭到一边,这时一直沉默着的柯南开了口。
    “叔叔,如果犯人是打算把全部人都杀掉的话呢?”
    “什、什么?”
    这句话让小五郎盯住了柯南的脸,柯南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寄恐吓信的犯人是打算把能继承伊莉莎白女士遗产的人全部杀掉的话,按不按遗书上的顺序都无所谓吧?”
    “笨蛋!遗书上可是写了六个人,你是说犯人要把六个人都杀掉吗?”
    小五郎露出副受不了的表情。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至少有必要调查一下其他人有没有收到恐吓信吧?”
    “啰嗦!不要对大人的工作指手划脚的,这话我说过很多次了!”
    小五郎不由分说地在柯南头上挥下一拳。
    “好痛痛痛......”
    柯南两手捂着头顶上被打出来的包。
    “完全没有这种必要!兰,你也不要因为读了那种奇怪老太婆的书就有这种想法!”
    小五郎严厉地瞪着柯南和小兰。
    “才不奇怪呢。那本书里说世上的草没有哪种是没名字的杂草,很详细的写了感冒时、酒醉时用那种香草怎么治等等。”
    小兰又转回脸来反驳道。
    “不舒服和喝醉的时候只要去药店买头痛药就行了。”
    小五郎用冷淡的口气这么回答了她。
    “什、什么啊。人家可是担心爸爸你的身体哪,亏我还每天都泡花草茶给你喝!”
    “咦?”
    小五郎因为小兰的话而瞪圆了眼。
    就在这时,他西装外套内袋里的手机呜呜地震动起来。
    “切,不认识的号。难道是刚才那个老头子。”
    小五郎皱起了眉,恨恨地打开了内袋里掏出的手机。
    “喂,我是毛利小五郎。啊,是刚才的三浦律师吧,有什么事吗?咦,你说什么?!”
    小五郎的脸刷地泛上层青色。
    “伊莉莎白女士遗书里第一个写到的户田次郎先生出事了?!”
    小兰和柯南因为这一句而对望了一眼。
    “出事是什么事?”
    柯南的脸上也露出了紧张。
    “不知道。没办法,总之,只得先去看看了。司机,麻烦你改到江神原小学后面。”
    小五郎一边沉着脸对司机这么说一边把手机合了起来。计程车司机轻轻点个头,打亮转弯灯在十字路口右转了。
    这之后,车子中暂时弥漫起了沉重的气氛。
    另一方面,元太他们一直坐在中华街餐馆里的一张圆桌旁等待着未归的柯南等人。
    “您的同伴还没有来吗?”
    身穿旗袍的服务生一脸困惑地问着阿笠博士。
    “嗯,还没......”
 
上篇:爱的意外 下篇:解读“八胞胎”
点击人数(16315) | 网友评论(1) | 推荐作品(1)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