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倾城之恋 > 何时走丢了你
何时走丢了你 文 / 幕笙  2012-1-13 8:34:04 
(一)
    我想不到,安依就那样离开了。
    (二)
    高一下学期,我和安依一起转学到了那个班。在此之前,我们从未见过。
    说实话,安依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只是她不怎么爱打扮自己,再加上平时言行举止带着些流氓气,所以班上的同学对她的印象一直不怎么好。
    我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在学校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呆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小说或者打瞌睡。从来不试图去和同学交谈,当然,也没有同学想和我这种成绩不怎么好,长相又不帅,看起来还有些邋遢的人交谈。所以我和安依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
    我们是寂寞的,所以我们要找一些途径来发泄我们的寂寞。相对于她,我的爱好还是比较广泛的,我喜欢看小说,深夜里一个狂冷清的街道。而她,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上网。
    我一个人在校外租房,晚上放学把书包背回出租屋放好之后,就会跑去网吧包半夜。我不玩网游,上网也只是和QQ上一些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异性朋友聊聊天,说些暧昧的话。可是当时我却像是着了魔一样,深深的迷恋着上网。
    安依玩劲舞,玩得很疯狂。除了开学的两个星期在学校出现过,其余的时候在学校基本看不到她的人影。其实我蛮羡慕她的,玩劲舞可以玩到忘我的境界。可是她和我不同,她即使整天不去学校上课,班主任也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二伯是学校的副校长。而我要是一天不去上课,很有可能被学校退学,毕竟学校多一个像我这样的人不多,少一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第一次在网吧遇到时,我们只是看着彼此笑笑。后来见到的次数多了,我们开始说一些话。
    通常在午夜时,她会退出游戏,去离网吧不远夜市吃夜宵。在我们熟悉了之后,她就要求我陪她去。我们通常吃一些烧烤,喝一瓶啤酒。当然,钱是她付,这样的日子我觉得蛮潇洒的。
    吃完夜宵之后回到网吧,她又开始她激烈的游戏。有时候输了游戏,她会像个泼妇一样的破口大骂。偶尔她也会停下来看我在玩什么,当她看到我在聊 QQ或者看电影时,她会不屑的说我是在浪费青春。后来她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拉我去和她一起玩劲舞,奈何我是个反应能力极差的人,尽管在她这个名师的教导之下,我还是没能熟练的掌握玩劲舞的技巧。再一次次的教导失败后,她无奈的叹息说我朽木不可雕也。
    半期考试到来,安依迫于无奈回到学校考试。学校的考场是以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来安排的,我和安依是新转来的,自然被安排在最后一个考场,她坐在我的前面。
    对于半个学期以来没有上过几节课的安依,看着试卷一脸的茫然,她回过头来向我求助。我无奈的笑笑,我虽然没有缺过课,但是上课时基本上都是在开小差,所以成绩和安依相差不了多少。
    学校的规定是要考试开始一个小时之后才能交卷,我和安依胡乱的做完了选择题,接下来的时间就有些难熬了,我和她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
    能坐在最后一个考场考试的同学,基本上都是传说中的隐君子。迷恋上网的,恋爱的,看小说的等等。考试开始还不到半小时,基本上的同学都呈现了我和安依一样的状态,一个个东张西望。
    监考老师很有见地,知道监考我们是件很轻松的事儿。所以在来之时就准备好了一瓶清茶和一份报纸。卷子发下来之后就安坐在讲台上,悠闲的看着报纸。
    我猜想很多同学都不是第一次在最后一个考场考试了,因为他们准备得很充分,都带来了打发时间的工具,只有我和安依无事可做,坐在位置上焦急盼望着一个小时的时间快点过去。
    我看着安依把草稿纸对折起来,然后打开。又对折起来,然后又打开。如此反反复复,我在心里暗笑。
    她突然回过头来轻声的抱怨说:好无聊啊!
    我苦笑,我也无聊啊!但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不无聊呢?
    “我们来猜谜吧!”安依突然兴致勃勃的说。
    “好啊!你出迷,我来猜。”我点头说。
    “咳咳。”监考老师见我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对我们发出了警告声。
    安依瘪瘪嘴,把头转了过去,低头在草稿纸上写了一会儿之后,把草稿纸递给了我。
    我接过草稿纸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她写的字像蚯蚓一样,不仔细看真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
    “不许笑。”她瞪着我道。
    我强忍住笑容,仔细的看她写的是什么,我认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写的字全部认完。她写的是:如果全世界的猪都死光了,怎么办?打一歌名。
    我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出那是什么歌。
    “想出来没有?”她微笑着低声的问道。
    “没有。”我诚实的点头道。
    她捂嘴奸笑,从她的笑我可以看出来这歌名一定是挖苦我的。
    “我告诉你吧!就是……”她故意吊我胃口,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切,没劲,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我撇嘴道。
    “嘿嘿,至少还有你。”说完她捂嘴笑了起来。
    我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举起手准备打她。可就在这时讲台上的老师站了起来,刚好看到我举着手,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尴尬的收回了手,安依回头看着我做鬼脸。
    “要交卷的可以交卷了。”监考老师淡淡的说道。
    听到老师的话,同学们纷纷像猛虎下山一般,站起身,冲出教室,一连串的动作完成得迅疾完美,不一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下我和安依了。
    “你们两位同学帮我收一下试卷。”老师看着我和安依说。
    我和安依无奈的相视一笑。
    
    (三)
    随后的考试我和安依有了准备,我带了一本玄幻小说,她带着了一本娱乐杂志。
    半期考试的成绩下来了,安依全班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我和安依的数学成绩并排全级倒数第一—零分,数学老师气到吐血,把我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恶的是,数学老师骂我们时,安依在网吧玩劲舞正玩得起劲,而我一个人在教室里接受老师的狂风暴雨。
    数学课下了之后,班主任又把我叫去了办公室,先是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番,然后威胁我说:如果期末考试你还是这个成绩,那么下学期你就不用来报名了。
    我倒是不怕班主任的威胁,可是想到我老爸一个人把我拉扯大,要是真被学校退了学,他肯定会很失望的,我怕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从办公室出来,我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少上网,多学习。
    我计划以后的时间除了星期五的晚上去包夜,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安依对此很是不屑,她说:你真不是一个干革命的料,敌人稍稍威胁你一下你就妥协了,这要是放在抗战时期,你肯定会做汉奸。
    对于她的话,我也没做太多的解释,我也不怪她那样说,她有后台,她是不会知道我们作为贫民的难处的。
    可是半期考试之后,安依的日子也不再似从前那般好过。班主任把她的成绩报告了她二伯,她二伯又把她的成绩报给了她的爸爸。她的爸爸在知道她的成绩后大发雷霆,决定扣发她一个月的粮饷。
    粮饷断了,安依无奈的回到了学校。我找到了嘲笑她的理由,我说:你不是不向恶势力低头吗?怎么现在不革命了?
    她白了我一眼,振振有词的说:我这叫能屈能伸,你懂不懂啊?
    我嗤笑:还能屈能伸呢!饭都吃不起了,我看你拿什么去革命!
    她看着我笑道:这个我早就想好了,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的粮饷是断了,这不还有你吗?所以我果断的决定,跟着你混一个月。
    “那可不行!”我断然拒绝她的想法,“我的粮饷只够我一个人花,哪里有剩余的来养你啊?”
    她站起身来,笑着拍拍我的肩膀。
    “我们是哥们嘛!是哥们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难道你忘记了我富有的时候请你吃烧烤,喝啤酒了吗?”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无奈的嘟哝道。
    “好了,好了。”她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安慰道,“大不了等过了这一月,我经济好转了请你去地中海吃一顿。”
    地中海是我们学校附近比较豪华的酒楼,对于我这种比较贫困的学生来说,去地中海吃饭简直就是做梦,也只有安依这种富家子弟才不拿它当回事,随意许诺人。
    “这可是你说的哦!千万别到时候不买账。”我说。
    安依拍着胸脯保证道:绝对买账,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安依说话一言九鼎。
    就这样,安依跟着我吃了一个月的饭。
    (四)
    在我的影响下,安依也开始懒懒散散的学习。都说漂亮的女生没大脑,可是安依让我清楚了这句话错得有多么离谱。
    安依的聪明程度超出我的想象,我拼死拼活的学习而来的东西,她一天就能学完。我就搞不懂,她有那么聪明的头脑,为什么不喜欢学习。对此安依的解释是:我不专心学习,只是不想打击像你这样笨的人。
    一个月之后,安依度过了经济危机。她也说话算数,在领到钱的那天请我去地中海吃饭。
    “安依,你有钱了是不是又要去革命啊?”吃完饭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我问她。
    “当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她笑道。
    “安依,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上网?我要是有你那么聪明的头脑,我就拼命的读书,然后去赚很多很多的钱,穿名牌,住豪宅,开名车。”我说。
    “呵呵,小弟弟,人各有志,勉强不来的。”她看着我,用很成熟的语气说。
    我还能说什么?命运是她的,她怎么选择与我无关。
    安依又去继续她的革命去了,我旁边的座位又空了出来。
    期末考试时,我坐在安依的前面。经过半学期的学习,我再也不是半期考试时的愣头青,什么都不懂。当我把一道道题做出来时,我感到非常高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就感吧!
    我回过头看安依,安依无所事事的趴在桌子上,等待着一小时的时间过去。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安依很可悲。我用草稿纸把已经做完的题的答案抄给她,然后继续做未完的题目。
    到可以交卷的时候,安依交卷走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奋战,监考老师很是诧异,他显然想不到最后一个考场也会有人在一个小时之后还不交卷的。
    监考老师把其他同学的试卷收起,然后又坐到讲台上看报纸。在离考试结束大约还有十分钟左右,我做完了最后一道题,深深的舒了口气。
    监考老师见我搁下了笔,走下来笑着说道:恭喜你,你下学期来就不会来这个考场了。
    我一愣,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淡然一笑。
    走出教室,我觉得那天的空气格外鲜美,阳光格外温暖,我抬头望着天空,发自内心的笑了。
    “喂!你终于出来了。”
    我低下头循声望去,看见安依靠在护栏上,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看着我微笑。
    我微笑着走过去,她递给我一根棒棒糖。
    “看你臭美的样子,试题一定做得很好吧?”
    “马马虎虎咯。”我笑道。
    “切!我要是学了,一定比你更好。”安依不屑道。
    “那你倒是学给我看啊!”我看着安依笑道。
    “得了,你也不用激我,我就是不喜欢学习这种枯燥的生活。”安依说。
    我苦笑着摇头。
    “这几天一起吃饭吧!下学期我们很难见面了。”下了楼,安依诚恳的说。
    我想也是,她基本上不来上课,下学期我们又不在一个考场,况且在尝到学习的甜头之后,我下学期会不会去上网都是个问题。
    “好啊!你请客。”我笑着说。
    “哼,就知道你会占我便宜,不过大姐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五)
    最后一科考完之后,我和安依吃了我们的散伙饭。这是她说的散伙饭,她说从今往后她继续干她的革命,我继续努力学习,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我很想劝她放弃她所谓的革命,回学校来好好读书。但是我知道我劝不了她,于是话到嘴边我又吞了回去。
    “哥们,我们喝点酒吧!”安依说。
    “恩。”我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她去餐馆旁边的超市买来了一打啤酒,看着我笑问道:哥们,有信心把它们全部干掉吗?
    “舍命陪女子!”我淡笑道。
    “好!有魄力!I like!”她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大笑道。
    我们两个人解决了一打啤酒,出餐馆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我们两个都醉了,互相扶着跌跌撞撞的在街道上行走。
    “哥们,我告诉你,我…..没醉。”安依含含糊糊的说着醉话。
    “安依,我也没醉。”我也含含糊糊的说。
    “哥们,我们唱首歌,好吗?”安依说。
    “好啊!唱……歌好,唱…..什么歌呢?”我笑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就….唱…..唱《分手快乐》吧!”
    我拼命的摇头道:这是什么狗屁歌啊!老子不会唱。
    “那…..你会唱什么?”安依看着我问道。
    “恩…..”我一时也想不起我会唱什么歌。
    “嘿嘿。”安依看着我笑,“我知道你会唱什么歌。”
    “你……你又不是我,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唱什么歌?”我看着她笑问道。
    “嘿嘿,因为这首歌谁都会唱!”她笑道。
    “是吗?什么歌啊?”我问。
    “世上只有妈妈好!”她笑着说。
    “那还等什么?唱吧!”
    “好,我起头,你跟着唱!”
    “世上只有妈妈好,预备,唱!”与其说安依是在唱歌,倒不如说是在狂吼。不过那时我们都醉了,醉了就什么都不会在乎了。
    我们在大街上放声唱了起来,唱得还特别投入。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好笑,两个人像疯子一样在大街上大吼大叫,不知道当时行人是用哪种眼神看我们的。
    那晚的路好像很漫长,但是我们都愿意一直那样走下去。
    不知道那晚我们是什么时候回到了我的出租屋,第二天我被尿意胀醒,安依靠在我的身上睡得像死猪,身上还残留着昨天晚上的酒气。
    我轻轻的将安依推开,想起身,可是全身感觉酸痛,头还有些晕乎乎的。我用力的甩了甩头,稍微清醒了些。我努力的起身下了床,跌跌撞撞的去了卫生间,解决了主要矛盾之后洗脸刷牙,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我才注意到满地的呕吐物,我皱眉看了看床单,看到床单上零星的呕吐物大感头疼。我天性懒惰,上次洗床单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这下不洗也不行了。
    我正在拖地时,安依醒了过来,睁着眼睛迷茫的四处扫射。
    “这是哪儿啊?”她问。
    “废话,这当然是我的出租屋,难道是在你家啊?”我没好气的说,“快起来给我把床单洗了。”
    “还早,让我再睡一会儿。”说完安依拉过被子把头盖住,接着睡去。
    大约在十一点的时候安依再次醒来,她一脚踢开了被子,翘起身来看着我说:哥们,你这被子是什么时候洗的?一大股汗臭味。
    当时我正坐在窗边整理书籍,我回过头看着她笑着说道:我记不得了诶,好像是两个月以前吧!
    “哟喂!我的天啦!没见过像你这么懒的人。”安依吃惊的感叹道。
    “所以说咯,你洗床单的时候顺便把那被套也给洗了吧!”我笑道。
    “我日,你当我是你请的佣人啊?”
    “No,No,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是哥们嘛!你帮我洗一下床单被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笑道。
    安依向我摊出手掌。
    “干嘛?”我疑惑的问道。
    “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帮你洗床单被套也可以,先把劳务费开了再说。”
    “啧啧啧!”我鄙视的看着安依,“我说安依小阿姨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帮啊?再说了,你昨晚住我这儿,我还没问你要住宿费呢!”
    “强词夺理!”安依大声喝道。
    “不,这叫思维敏捷。”我笑眯眯的辩解道。
    “恬不知耻!”
    “哟!不错,语文学得蛮好的嘛!”我微笑着点评道。
    安依白了我一眼,继而说道:老子想拉屎!厕所在哪儿?
    “耶!”我嫌恶的看着她,“说话文明点好不好?亏你还是个高中生呢!”
    “少给老子废话,厕所在哪儿?”
    我撇撇嘴,指了指厕所的位置。安依一下子跳下了床,朝厕所跑去。
    “哥们!”
    一会儿厕所传来安依的喊声。
    “又怎么了?”我不耐烦的问道。
    “厕所没纸啦!快给我拿纸来。”
    我找了半天纸都没有找到,这才想起昨天纸用完了,昨晚又喝醉了酒,忘记买了。
    “你他妈能不能快点,老子蹲着很难受诶!”安依催促道。
    “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纸昨天用完啦!”
    “FUCK!那怎么办?”
    “要不用草稿纸吧!虽然硬了点,不过揉揉就应该可以用了。”我忍不住笑道。
    “算了,老子不要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那你怎么办?”
    安依没有回答,一会儿我听到厕所响起了流水声。
    “你有没有洗发水?”安依问。
    “我看一下还有没有。”
    我打开抽屉一看,她很幸运,还有一包洗发水。
    “你现在要吗?”我走到厕所门前问道。
    “废话!快给我。”
    “厕所门关着,我怎么给你?”
    “你等一下。”
    流水声停了,厕所门开了个缝隙,我把洗发水递给了她。
    “喂!你该不会是在用冷水洗澡吧?”我问。
    “要你管!”安依毫不客气的答道。
    我撇撇嘴,走回窗边继续整理书籍。
    一会儿安依从厕所跑了出来,头发湿答答的,还在流着水珠。
    我笑着从抽屉里拿出电吹风,扔给了她。
    “洗冷水澡爽吗?”我笑问道。
    “很爽啊!你要不要去试试?”她漫不经心的答道。
    我笑笑,闭口不言。
    
    (六)
    那天安依很不情愿的帮我洗了床单和被套之后就离开了,临走时她问我家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了她。
    当天下午我坐车回了家,第二天早上安依打电话给我,说她在医院输液。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洗冷水澡感冒了。我没心没肺的笑了。
    安依说:我不管,我感冒都怪你,你要来看我。
    “诶,我说,又不是我叫你洗冷水澡的,凭什么怪我啊?”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来看我。”安依耍无赖的说。
    “喂,老大,我在家诶,我怎么来看你?”
    “那是你的事儿,反正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见到你,如果你不来我就和你绝交。哼!”
    说完安依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呆。这叫什么人嘛!一个小小的感冒也要我千里迢迢的跑去看她。
    我无奈的叹息着摇摇头,挂上了电话,刚一转身,电话又响了。我转身一看,显示的是安依刚才打来的电话号码。
    “又怎么啦?大姐。”我无精打采的问道。
    “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在天慈医院。拜拜!”
    安依挂断了电话,我对着电话举起拳头,把电话当做安依打了两拳。
    没办法,我只有安依一个朋友,如果她和我绝交的话,那我就一个朋友也没有了。为了保住她这个朋友,我只有照她的话做了。
    我到医院时已经是正午了,跑进医院我才想起安依没有告诉我病房号。那时的我又是一个不喜欢问的人,所以只能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找。在找了十几个病房之后,我终于找了安依所在的病房。
    我看到她时,她正悠闲的坐在病房前的木凳上吃着香蕉,哪里有一点生病的样子?她侧过头看到了我,笑着向我招手。
    我气愤的走了过去:“你不是说你感冒了在输液吗?怎不见输液的工具呢?”
    安依故作委屈的看着我,说:“人家输完了嘛!你个没良心的,你就巴不得人家整天输液才好。”说着还抽着鼻子,做出委屈得要哭的样子。
    “好了,装模作样的,你不嫌累我还嫌累呢!”我没好气的说道。
    安依得意的笑了起来。
    其实安依说的是真话,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的确是在医院输液,不过在我到之前已经输完了,她怕我到医院找不到她,所以她一直在医院等我。
    “喂!你不会是生气了吧?”从医院出来我一直板着脸,安依以为我在生气,试探的问道。
    “没有。”我生硬的回答道。
    “你的脸那么臭,还说没有。”
    “我说没有就没有。”
    “我说有就有。”
    “没有!”
    “有!”
    “……”
    我们像小孩子一样争论着,最后我懒得和她再争辩,干脆闭口不言。
    “喂!不要那么严肃嘛!来,给姐姐笑一个。”安依看着我嬉笑着说。
    我嘻开嘴,做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算了,看在你大老远跑来看我的份上,姐姐我送你份礼物。”
    我向她伸出了手。
    “干嘛?”安依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送我礼物吗?给我。”
    安依笑了起来,露出一排不算很白的牙齿。
    “傻冒,我一大早就来了医院,身上怎么会带礼物呢?”
    我撇嘴缩回了手,不再理会她。
    “好了,姐姐现在带你去买礼物。”安依笑着说,然后随意的拉着我的手,向前方走去。不知为什么,在她拉着我的手的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很是迷恋。
    安依拉着我穿过几条街,最后在一家服装超市停了下来。
    “来这里干嘛?”我怔怔的看着她问道。
    “给你买衣服当作送你的礼物啊!”安依轻笑道。
    我受宠若惊的看着她:“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来吧!别不好意思了。”安依说着拉着我进了超市。
    对于平时不喜欢狂超市的我,超市时尚且款式多样的衣服看得我有些头晕目眩。
    “喜欢哪件就试试。”安依边看边对我说。
    “要是我喜欢的不止一件呢?”我开玩笑道。
    “恩,如果在我经济允许的范围内,就全买了吧!”安依皱眉说道。
    我震惊的看着安依,没想到她那么大方!
    “我告诉你,这两天各服装超市正在搞暑期优惠活动,全场5.5折,买足400元就送一件,呵呵,划算吧!”安依看着我笑道。
    对于平时消费很低的我,安依的话无疑对我是种打击。但我没有表现出来,连连点头道:恩,很划算!
    “诶,你别光看啊!看上哪件就去试试。买完了你的,还要去买我的呢!”
    “恩,你帮我看吧!我的眼光一向很差劲的。”我说。
    安依回头看了看我,点头说道:从你身上穿的衣服就可以看出,你的眼光的确很差劲。
    我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耶!这件不错,来,试试。”安依取下一件天蓝色短袖衬衣,向我说道。
    “就,就在这儿试啊?”我尴尬的看着她问。
    “嘿!我说你一个大男生害什么羞嘛!快,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了,穿上这件给我看看。”
    我无奈苦笑一笑,蹑手蹑脚的脱下身上的衣服,迅速从她手中拿过衬衣穿上。
    穿上之后她仔细的打量着我,品评道:恩,你穿蓝色衣服挺好看的。
    我也低头看了一下,点点头说:我也觉得很不错。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帮你选的!”安依得意的说。
    “恩,还是你眼光高!”我向她伸出大拇指,拍马屁道。
    “走吧!去看看有没有我喜欢的衣服。”安依说。
    “这个,不需要脱下来吗?”我指着身上的衣服问。
    安依白了我一眼说:你说呢?
    我撇撇嘴,把衣服换了。
    安依叫来了服务员,说:把这件衣服给我装上,我还要去看看其他的衣服,待会儿再来付账。
    服务员说好。
    随后我和安依去了女款服装区,安依选了几条裙子,颜色都是白色的。她去试衣间穿好之后出来让我看,问我是否好看。我觉得不管是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无可挑剔。我都说好看。可是她却不高兴,说我是在敷衍她。
    最后我说安依,你为什么不换其他颜色试试呢?
    她思考了一会儿,继而问我觉得什么颜色适合她。
    我想了一会儿,我说浅红色吧!
    她说好,就浅红色。然后她选了一条浅红色的裙子去了试衣间,一会儿穿好了出来。
    “怎么样?好看吗?”安依问我。
    我认真仔细的看了看她,然后问道:安依,你穿高跟鞋吗?
    “你问这个干嘛?”安依困惑的看着我。
    我淡笑说:安依,我说实话你可不要生气。
    “好吧!你说,我不生气。”
    “安依,说实话,你的长相和身材几乎都算得上是完美,但是我总觉得你缺少点成熟的气息,如果你穿这条裙子和高跟鞋,我想你会变得很有魅力。”我诚恳的说道。
    “你喜欢成熟的女生?”她看我的眼睛问。
    “应该是吧!”我点头道。
    “好吧!就这条裙子了,待会儿再去买双高跟鞋。”安依笑着说。
    
    (七)
    从服装超市出来,我和安依逛了几家鞋店,她试了无数双高跟鞋,但是没有一双是她觉得满意的。
    “只剩下这一家了,要是再没有适合我的,那就只能穿板鞋了。”在最后一家鞋店门口,安依感叹说。
    “放心,一定会有适合你的。”我安慰说。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安依耸耸肩说。
    走进鞋店,我一眼便看中一双白色水晶底的高跟鞋,我摸着下巴,想着这双高跟鞋穿在安依的脚上会是什么效果。
    “你觉得那双鞋怎么样?”我问安依。
    “哪双?”安依问道。
    “就白色水晶底那双。”我指着那双高跟鞋说。
    安依顺着我的手指看去,皱了皱眉。
    “恩,款式还算可以,可是…..”
    “可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可是白色搭配淡红色会不会有点老土啊?”
    “我想应该不会吧!”
    安依看着那双高跟鞋,皱了半天的眉,这时女店员走了过来。
    “妹妹,喜欢的话可以试试。”
    “好!我试试。”
    店员把高跟鞋拿了下来,安依把手中的袋子塞给了我。
    “我们店里的鞋都是新款的,而且是限量版的,现在我们正在做暑期优惠活动,每双鞋打8.8折。”店员在一旁说道。
    安依穿上鞋,抬起头看我。
    “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我说。
    “那给我装起来吧!”安依对店员说。
    “好的。”店员礼貌的微笑。
    ……
    “安依,时间不早了,我准备回家了。”出了鞋店,我对安依说。
    “今天一定要回去吗?”安依目光复杂的看着我问道。
    “恩,我奶奶今天生日,我必须得回去。”
    我没有骗安依,那天的确是我奶奶的生日。
    “恩,那好吧!我送你去车站。”
    “恩。”
    在去车站的路上,我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默。
    车站里,停着几辆开往我家的车。我和安依并排着站着,没有说话。
    “安依,谢谢你的礼物。”良久,我开口说。
    她看着我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车开走了一辆。
    “你还不走吗?”她问。
    我淡然一笑:“不急,还有那么多车,再陪你一会儿吧!”不知为什么,我突然间不想离开安依。
    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开走,车站里只剩下了一辆。
    “喂,你再不走就没车了。”安依提醒说。
    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那好,我上车了,你回去吧!
    “我不急,我等你的车走了再走。”她说。
    我点点头,转身上了车,我在靠窗边的位置坐下,打开车窗看着她,心里有些失落。
    她也静静的看着我,阳光斜照在她的脸上。
    车子发动了,我转过了头,闭上眼睛不再看她。车子缓缓的开始行走,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看向了窗外。她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失落。
    车子照惯例在出站口停了下来,就在这时安依跳上了车,跑到我旁边的位置坐下,我诧异的看着她。
    安依看着我笑:我决定去你家玩几天,怎么样?欢迎吗?
    我突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那感觉直抵我心底最脆弱的地方,险些让我掉下了眼泪。
    “欢迎!当然欢迎!”我忙不迭迭的说。
    “可是你不给你家里的人打招呼就走,似乎有些不恰当吧!”我皱眉道。
    “没事!等到了你家之后再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行了。”安依云淡风轻的笑着。
    “先暂后奏?”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聪明!”安依拍着我的肩膀道。
    
    (八)
    
    高二上学期开学,安依送了我一部手机,她说以后你好好学习,不要来网吧找我,如果想我了就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吧!
    我也确实听了她的话,没有再去网吧,整天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我曾这样幼稚的想:安依,你不学习不要紧,我替你学,我以后会赚很多很多的钱,办一间网吧,让你做老板。
    现在看来那样的想法太过幼稚,太过可笑。可是在当时,那想法就是我奋斗的动力,我坚持的信仰。半期考试时我是理科第一名,老师们当然对我赞赏有加。可是对于别人的赞赏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安依。同学们开始向我靠近,所以我也有了几个貌合神离的朋友。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会打电话给安依,提醒她去吃夜宵。因为她有一次打电话给我说,没有了我,现在的她基本上不去吃夜宵了。
    我们说很多关心的话,但是从来不说喜欢或者爱,我们都以好朋友自居。或许是那时胆子还小,我们都不敢说,亦或许是因为我们觉得…..没必要说。
    冬天来了,安依打电话告诉我说要多加衣服,问我有没有买冬天的衣服,如果没有她去给我买。我说有,我会照顾好自己,让她也照顾好自己。
    临近学期的结束一个晚上,我正在学校上晚自习。安依打来了电话,当时老师正在讲台上上课,但是那时在我心中,安依比什么都重要,我直接冲出了教室接电话。
    安依在电话那头哭了,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回答。我只有努力的安慰她。
    最后她说:幕笙,我们见一面吧!
    我毫不迟疑的说好,挂断电话之后,我向学校门口跑去。门卫拦住了我,问我要请假条,我火了,但是又无奈。
    我翻墙出了学校,在落地的时候脚被崴了,我忍住痛一边跑着,一边打电话问安依她在哪儿,安依说她在广场的大电视下面。
    挂断电话,我拼命的跑着,脚越来越痛,脚步不知不觉慢了下来。我站在马路中间拦出租车,几次差点被车撞倒。
    现在想来,当时的我真的很疯狂。
    出租车到了广场,我掏出一百元甩给了司机,没有等他找钱就下了车出租车疯跑开去,我模糊的听到司机叫我的声音。
    我终于在大电视下见到了安依,广场微软的光线显得冷清,我看到安依穿着夏天买来的淡红色裙子和白色高跟鞋,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看到她的样子,我一阵揪心的痛。我跑过去用力的抱住她,只觉得她全身冰冷,身上的衣服有些潮湿,我这才知道天空正在下着细雨。
    我没有多说什么,毅然的拉着她的手出了广场,打了个出租车去我的出租屋。
    我找出我的衣服给她换上,去房东那里要了热水给她烫脚。
    “这么冷的天你为什么要穿这么少?”我生气的责问她。
    她抬头看着我,没有说话,眼泪却开始往下流了。
    我意识到可能是我说话太过大声,所以她感到委屈。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轻柔的说:对不起,我刚才太大声了。
    安依没有说话,侧过身抱着我哭。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我抚弄着她的头发,轻声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太想你了。”安依哽咽着说。
    我知道安依说的不是实话,但是我也没有多问什么。她的身体还在发抖,我让她躺在床上,帮她盖好了被子。
    “你可不可以去给我买盒烟?”安依用浑浊的眼神看着我说。
    “好!我马上就去。”
    我跑出去给安依买回了烟,她半坐起身来,我把烟打开,抽出一支给她,并给她点上。我不反对安依抽烟,只要是她想做,无论什么事儿,我绝对纵容她。
    安依抽了一口烟,开始咳嗽了起来,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我知道她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
    安依连续抽了几支烟,然后她说她累了,想睡觉。
    我说你睡吧!我会在旁边陪着你。
    安依说不,我要你陪我睡。
    我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侧身睡在安依的身边,她双手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她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我紧紧的抱着她,想多传递一点温度给她。
    安依闭着眼睛,身体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熟睡了过去。我静静的看着她脸上的泪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身边,一片冰凉。我一下子坐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昨晚安依睡的位置。
    “安依去哪里了?”我心急如焚,我下了床,跑去厕所看,厕所的门开着,安依不在。打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我跑出出租屋,一直沿着道路跑,发疯似的喊着安依的名字,完全没有理智,没有思维。那一刻的我正印证了一句话,当你害怕失去一个人时,你的理智会随着他(她)的离开而消失不见。
    此刻天已经亮了,道路上有很多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学生,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蓬头垢面的我疯跑疯叫。昨晚被崴的脚又开始疼痛了起来,突然把握不住重心,扑倒在地。
    “安依,安依…..”我的嗓子哑了,我绝望的念着安依的名字,潮湿的地面一点点带走我的温度,我开始掉泪。
    我心灰意冷,一瘸一拐的回到出租屋,没有去上学的心情。我去卫生间用冷水冲身体,冷水像利刀一般划破我的皮肤,冰冷直刺进骨子里,我全身不停的颤抖。我要让身体与心同样的冰冷,达到一种平衡。
    我换了衣服,眼神呆滞的坐在床沿上,抽着昨晚给安依买回来的烟。
    连续抽完几支烟,我感觉很疲惫,钻进被窝想要睡觉,可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迷迷糊糊的睡去。我开始做梦,我梦到安依回来了,她站在床前看着我笑。
    
    (九)
    
    我睁开眼睛,房间里空荡荡的,并没有我想看到的安依。我突然想到安依很有可能在网吧。
    我跑遍了所有的网吧,但是都没找到安依,我失魂落魄的回了出租屋。
    我上床继续睡去,我希望在下一次睁开眼时,能看到安依。
    下午,我在半睡半醒间听到了敲门声,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仔细聆听那敲门声是否是我的错觉。
    “笃笃笃。”
    我有些欣喜,不是错觉,是真的有人在敲门。我幻想着敲门的人是安依,我满怀希望的跳下了床,飞快的跑去开门。
    而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我失望了。不是安依,是我的班主任,王老师。
    我把王老师领进了房间,我们坐在床沿上。
    “你生病了吗?怎么一天没去上课?”王老师关切的问。
    “恩,我生病了。”我说。
    王老师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烟头皱了皱眉。
    “你抽烟?”
    “恩,心情不好。”我没有否认。
    “少抽点,抽烟对身体不好。”老师说着站起身来。
    “恩。”我淡淡的点头。
    “你需要去看医生吗?”王老师问。
    “不用,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回答说。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走了。”王老师点点头说。
    “恩。”我轻轻的点头。
    我送王老师到门口,王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见过安依吗?”王老师问。
    “没有!”我说。
    王老师说:如果你见到她的话,请你转告她,她爸爸有急事找她回家。
    “好的,王老师。”我点头说。
    “恩,好好休息,不要耽搁太多的课。”
    “恩,我知道。”
    送走了王老师,我继续上床睡觉,睡了不一会儿,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抱有希望安依会出现在门口,我无精打采的下了床,慢腾腾的走去开门。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是安依,我傻了,甚至有些怀疑我是在做梦。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安依看着我柔声的问。
    听到她的声音我才清醒过来,一把抱住了安依。
    “安依,你跑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不起,我回家了,走的时候看你睡得正香,所以没有忍心叫醒你。”
    “回家?”我松开安依,半信半疑的看着她,“你回家了为什么你爸爸还要去学校找你?”
    安依淡淡一笑:“我回去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就是为了等他,所以我才这么晚回来。”
    “哦。”我恍然大悟,继而看到她拖着一口大箱子,“你这是干什么?”我困惑的问。
    “我搬来和你一起住。”
    “什么?和,和我一起住!”我震惊的看着安依。
    “怎么?不乐意?”安依似笑非笑的问。
    看到安依如此样子,我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不由得心情也好了很多。
    “你和我一起住,那我不是很吃亏?”我装着很委屈的说。
    安依一粉拳打在我的肩膀上,笑道:得了吧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笑了起来。
    就那样,我和安依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
    
    (十)
    
    安依不再去网吧,每天跟着我去上课,我问安依到底是什么事儿让她改变,她沉默了良久说,是因为她妈妈的死。
    安依告诉我说,她爸爸和她妈妈的感情一直不好,经常吵架,那也是她为什么宁愿一直呆在网吧也不愿回家的原因。她爸爸很想和她妈妈离婚,但是她妈妈死活都不肯。后来她爸爸在外面租了套房子,和他的一个小情人住在一起,三个月没有回家。
    “其实妈妈是外强中干的人。”安依说,“我一直在网吧呆着,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都不知道,那天爸爸打电话给我,说妈妈吃安眠药自杀了,我跑回家问爸爸到底怎么回事,爸爸说他以三个月没有同居为由,强制性和妈妈离了婚,妈妈接受不了,所以……”
    说到最后,安依哭了。
    “你爸爸知道你和我住在一起的事儿吗?”我问。
    “知道。”安依擦着眼泪说,“他说他不会管我做什么,他的责任只是抚养到我成年。”
    “你爸爸真狠心,你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啊!”我有些替安依不平。
    “算了!”安依看着我笑道,“没有了他我还有你啊!”
    我微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安依,你放心,我会给你幸福的。”
    那晚我和安依尝试了我们的第一次。
    学期结束后我没有回家,我和安依在出租屋里过着我们幸福的小日子。安依说她要学习做一个家庭主妇,我说很好,我也学习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爷。
    早上安依去菜市场买菜,我煮好早餐等她回来吃,日子过得简单,但是我们都很满足。
    快要过年的时候安依的爸爸打来电话让她回家过年,同时我家里也打来了电话叫我回家。我们都舍不得离开彼此,但是安依对我说:你回家过年吧!家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你不回家他们会很担心的。
    我觉得安依的话很有道理,我说:那好,你也回家过年吧!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爸爸。
    安依送我去车站,我和她拥抱之后上了车。车子驶出车站之后她发来了短信说:亲爱的,过完年早点回来,我等你。
    看着短信,我幸福的笑了。我回短信说:恩,过完年我就回来,不会让亲爱的你久等的。
    回家之后,每天睡前通电话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儿。我们在温馨的话语里缠绵,抱着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憧憬入睡。
    分开的时间总是显得漫长,虽然每天都有通电话,但是仅仅通电话还不能让我们满足。
    过完年,我就迫不及待的坐车回去,一路上我打电话报告着我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到,安依在电话那头乐开了花,她说她不去车站接我了,她做好饭等我。我说好。
    在出租屋里见到,我们用力的拥抱,亲吻,做爱。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样?”躺在床上,安依问我。
    “好好的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困惑的问。
    “我是说如果。”
    “如果你离开了我,我想我会死掉的。”我认真的说。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不希望你死掉,我希望你能去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好好生活。”安依说。
    “你希望永远不要有那一天。”
    “我也同样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是一生一世,还是来生来世?
    (十一)
    
    或许在安依问我那个问题时,她就已经准备好了要离开。
    新学期开学的一天早上,安依说她不舒服,不想去上课。我说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她说不用,休息一下就会没事的,你安心的上课去吧!
    我没有丝毫怀疑她的话,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帮她盖好被子,然后去学校上课。
    放学之后我去药店买了一些止疼药回到出租屋,安依却不在出租屋里,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放着安依的手机还有……一封她写给我的信。
    我坐在床沿上看安依给我写的信。
    “亲爱的,对不起,我让如果变成了现实。我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时一定会很难过,我也很难过。我想了很久,我们终究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有你的报复,我有我的理想,我们在一起只会牵绊着彼此,所以我决定离开。我把那条裙子放在了你的箱子里,高跟鞋放在了床下,如果你怕看到它们会想起我的话,那就请你把它们都扔了吧!我走了,勿念!”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从书包里拿出红笔,把信上的‘报复’二字圈了起来,牵强的笑着说:傻瓜,读高中了还写了错别字。
    安依走了,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安依走了,我依旧每天学习,吃饭,喝水,拉屎撒尿。偶尔抽出点时间来想想安依,想想我们曾经的幸福生活。偶尔也会去网吧转转,毕竟那是我和安依开始的地方。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也恋爱了几次,可是却发现再也找不到和安依在一起那种感觉,或许后来恋爱只是因为性,而与爱毫不相干。
    有时我会抬头望着天空,想着安依。
    安依啊!你在哪里?现在有谁在你身边吗?
 
上篇:请别问我为什么 下篇:那年的你、我、她
点击人数(903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