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舍车而行
舍车而行 文 /   2006-5-9 

  父母生我不是天生的旅行家,因而注定我这一生与车旅不会有太大的关系。这个结论从我的一点简单经历上看得出来。我1965年临世,因种种原故,九岁才进入小学读书,学校就在家门口,家在离街道公路不下十公里的深山老林之中,我们那个村子很类原始大树上的一个鸟巢。生于斯自然无缘与车辆结识。直到十四岁小学毕业,去学区考试才勉强第一次外出,算是亲眼目睹了不知来龙亦不知去脉的公路。宽敞却又蜿蜒曲折,忽儿隐入村镇,忽儿奔向远山,在好奇的目光中随之第一次出现了奔驰轰鸣的巨物,只见尾后烟尘横飞,速度老快,不免有想入非非的杂念。但与泥土接连过于紧密的幼小心灵毕竟以本分为上,以家为宝的人是不会在“外地”的场景中留连太久的。很快一切就安然了。只是不时在紧张应考的空隙向外偷窥一眼两眼,心中有一种唯我独尊的伟大思想掠过,然后继续做题,终于考进了一所平生所见的大房子,成了里面的座位上最前排的一个学生。而且因为迟到不会报告的缘故第一节课就引起了班主任徐文泉老师的“注目”。


  那年月生命中无车旅,无车的快捷、奔波。童年悠远而且安然。每周一次,靠稚嫩双脚踏泥踩尘。回家,背上口粮柴火,再奔学校。或有伴共语一路景致,或孤影一如浪子在途。多少热夏,几许严冬,靠双脚,边走边想,边想边望,边望边说,童年如此迅若秋日阵雨,忽闪电逝。在学校,可见公路辗转而来,车辆奔驰想到夹壳虫。虽整日谋面,盈夜听声,亦是相见不相识。和车辆打水不相溅,年华自快若流水,送我到十五、十六、直至十八青春,转眼已是孩子眼中的大人……如此如此。


  没有车,绝对没有。生命中最初的旅程由自己煎足而行。


  然后说:我已到此。喝口浓茶,有一夜好梦。


  然后世界大起来。


  初中毕业那年生命旅程中滚过轰轰车轮。车真的出现了,半忧半喜地送我到更大一点的县城,进驻一幢平生所见更大的楼。这一次有幸运伴我,居然第一节课准时而且认真,记住一个女孩的名字,还记住了一首与山外有关的歌,于是乎生命失去了童年的平稳节奏,车辆开始来往奔突,车轮滚滚,纷乱嘈杂。直至于几乎出了车祸,幸亏及时控制了方向,车停下来,在诗歌的园圃中采了一束郁金香,一束蒲公英,放在枕边,做了梦。那夜还有另外一个想法。是关于人生终极的,目的地自然恍兮惚兮,但那夜真的似乎决定了一生。我开始寻找,有车也好,无车亦然。第二天早晨,早早醒来,发现残月西坠,余辉尚存,或者说,“大火灭了,余烬尚温”,于是学会在一线残光,半丝温热中给万物命名,给自己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浪子。


  再也没有离开过车,虽然内心中老想摆脱,老想成为名符其实的赤脚浪子。


  事实上,我是乘一辆长途车到达大学校园的,那一路真累人啊!整整奔波两天,乌龟一样的老式客车才在一个生平所见最大的车站停下来,有人领我进了一个公园样秀丽的地方,接着进了一间有点黑暗的房间,里面有四张高低床,其中一个床位马上开始姓“董”。不同的乡音纷纷涌进来的时候,我一路的晕车之劳已经恢复了,我比别的大学生早到了一天。八个床位都被占据时我已经写好一封报平安的家信,床上放着三本绿色的笔记本,上面的诗是我三年生命的凝结,遮遮隐隐,像琥珀。


  初二年级才学会讲汉话的那个彝家孩子进来时,我问了声好。


  他说自己刚下车,叫乐林。


  他的生命中也有车,我们好像是人生同谋,共同借车到达了同一个地址。


  车来车往——


  街道上和心灵中一律车来车往。也真的凭一辆30元钱捡来的破烂自行车走遍了一个中等城市的所有角落。接着舍车而行,在黄昏的初照霓灯中进电影院,咖啡屋,逛旧书摊,搜罗那些琳琅满目的所在。边走边看,边看边想,世界真大……


  当然记得那个图书馆,还有阅览室中那个给过我特别优待的姓王的女老师。同样的舍车而行,一字字,一行行,一册册,读书架上排列整齐的书,有如走路,缓慢而且踏实。心里不再思索被巡警扣留,太快了会撞人,闯红灯要罚款之类的事,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美丽和丰满。原来文字也是一种营养品,灵魂停止吼叫饥饿了,眼睛满足地从绿色书架上掠过……


  舍车而行,那是美好的一程。


  有过一次忘记了舍车,那时樱花开得正艳,生命疯狂如仙人掌,于是被扣在十字街上。那条像十字架的十字街,我被交通警察挡住,因为闯了红灯。我的手中莫名其妙就多了一面三角形小红旗。我手舞足蹈,开始执行被罚的公务,直到抓了一个像我一样的倒霉蛋拿走了小旗子,我才推起自行车,垂头丧气地转回学校。


  从此舍车,是自行车。


  人生脚印深了许多,再不像圆滑的两个轮子滚过的无踪无迹。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啊!


  轻轻滚过,却重重的留下。


  有道是最后那日送走的最后的女子是随车而走的。车轮滚动、滚动,夹竹桃白色的花蕊在中午的太阳下萎去了。


  然后我上了车。车到中途,却终于呕了出来,原谅我,以前都忍住了,那次没忍住。


  别人都买了车,我决定不买。


  自然又是舍车而行。上课下课不必说的近在咫尺,即便偶尔买菜上街也不过半里之遥,边走边想,轻松愉快;饭后慢步田畴,抬眼望天,同样无车自逍遥。不必神情紧张,精力集中,目不斜视。一路行来,大可歪歪扭扭,摇摇摆摆,或疾若奔马,或缓若龟行,自有风度与泥土共合,踩出一曲雅奏。舍车而行,尝到了一种特别的滋味——那滋味源于泥土。


  生命中大可不必过分求车。


  看来陶氏渊明了悟的大田园哲学是对的。


  我甚至想到欧洲中世纪古老的马车、牛车;那缓缓的步履,那滚动并不特别显示现代交通工具的迅急,看到它,似乎觉得与自身的血液有一样沉稳的速度。


  于是乎觉得那是生命之诗的载体,不是车。


  我是有散步习惯的,边走边想,思索人世的灵光,然后刚好到了家,可以在桌前安然坐下,写出凄婉的一段文字。不必喘息如雷,我自在静谧中安之若泰了。


  这样的时光大好。


  只有一次,因为一个遥远的地址,对往来奔驰的车发生了联想,对车上疲倦已极的旅客产生了嫉妒。


  终而至于眼眶湿润了,流出凄怆的泪来,车开远了。这一次舍车而行的步履沉重而且失落,觉得血滴通过双足注入了这块土地的深处,再也不能健步如飞走人生旅程。


  想试试身上无形的翅膀。


  我虽然为人,想学鸟飞。


  再寻一方蔚蓝天幕。


  为此终于去了他处。


  所谓异地重游,为一个名字,浪子或者女孩。在夜幕沉沉的夜晚上了长途客车,然后就见到更多的车……


  还有车上的人:忙碌、沮丧、疲惫的样子,有无可奈何的执着如我。


  我到了那个城市,乘车、再乘车;让车、再让车。然后进电话亭。


  总是错号。总是莫名其妙的嘀嘀鸣响,再也没有找到过熟悉的地址,以及那个人。


  于是回家。


  故事从头讲起,我成年了,结婚了,有了孩子。


  终于买了车,是轻便型的春花自行车。妻所在的学校与我一河之隔却不得不转一个大大的拐弯,于是出现了三倍四倍于一河之隔的路,不得不骑车生存,往来驰如游侠。


  以前也曾去河对岸兼过课,都是徒步人生。边走边想,可散漫些,随便些,双脚虽然疲累,但神情松弛,有所谓逍遥自在的况味,可缓可速,可文可诗。去时思得一计,回路再得,于是乎可欣然独笑。


  而今不同。县城修路,颠簸如大浪中的舢舨,不数月,新车已旧,除铃之外无处不响声如乐。于是人生体悟出现了另一种超然,决定舍车而行了。


  这一段路太危险,太坎坷,太使人集中而恐惧,但我知道,无论多艰难的路,只要用脚走,只要确实踩泥踏地,会是稳当的,安全的。


  泰山十八盘,徒如斧削,脚登可攀,借车则不可抵达。


  如此看来,人生还是要用双脚,越坎坷徒峭,越该用双脚。唯有双脚能平安通过并不平安处。在人生之路上舍车而行,小小的行动,却有大大的道理。


  舍车而行,可以缓缓咀嚼生命的滋味,前路正长,有梅花灼灼绚烂,或者大风雪。


  唯步行可领略泥土那透肤入髓的滋味。


  一生步旅,会有永远的月华照亮延入深山的老路,新路,甚至心路。带领我进入常人不可企及的远村。我似乎已经看见,那氤氲的远村中有我眷恋已久的神秘福祉。

 
上篇:大地之书:简短的序言 下篇:世纪末中国,狼来了
点击人数(319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