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春天里贾纳 里贾纳随笔
春天里贾纳 里贾纳随笔 文 /   2010-6-3 
                                                   --里贾纳随笔 2                                 
       

    加拿大的天气,让人觉得可笑!
    春天姗姗来迟,冬天蹒跚不去;好似都不情愿。
    5月4日~5日夜间落了一场雪。电视报道:西邻阿尔伯达省地面积雪厚达半米。 
    8日凌晨起,霰雪又飘落下来;至明,屋顶不再是仅有“雪迹”而是没有“瓦迹”了。房上积雪厚达不下2cm,且增量继续。
    老天冷着脸在说:我再叫你笑,让你笑个够!
    看来天气陛下是笑不得的。
    里贾纳的春天,像是一步跳过来的。两三天前,还算是冰天雪地,转眼已是绿茵待发。迟到的里贾纳春天,总算是到了。
    绿篱枝头嫩芽多得已无法计数。先知先觉者,已孕成待放的“小拳头”,像花生米那么大;豆粒、麦粒大小的细芽比比皆是,不再引为惊喜。有两种树发怪,值得一提。
    一种是短身大冠、外貌有似苹果树;枝头不利不索,像是留有去冬的残余。仔细一看,可了不得,什么时候更换了头饰:长出一撮长长细细的绒绒状的新物件。老伴不信是新芽,拉过树枝细看:是了。
    另一种树长身壮冠,约20米高,树冠有座房子那么大。它也萌春了,枝头垂下个如特号墨笔头式样的穗子。想起来啦,小时在故乡看到的白杨树到了春天就是那样,乡人管那个“穗子”叫“浪荡笔”。这里的不是白杨树。
    尽管还有不少树木按兵不动,春天终究还是来了。来得好不情愿,进两步退一步。5月15日,还飘了一阵雪。
    所谓“春天”,是“天”用自己的脚步测量出来的,无意顾及人们的感觉。人的感觉,误差悬殊。以着装而论,昨天是证。
    昨天老伴在午餐时评论:
    外孙是夏天——短衫短裤;
    女儿、女婿是春天——薄毛杉;
    老伴自己是秋天——厚毛衣;
    笔者是冬天——毛衣+毛背心,外出时再加风衣+围巾,清晨成了“三明治”——夹在面包服和面包帽中间。
    在街区散步或到商店购物时,很能看出洋人朋友高水准的耐寒能力。当你还是毛衣毛裤时,人家已经赤膊上街。有一次在商店见到一位小姑娘,穿着短裙应对零下10度的天气。他们也可能不理解:华人那么耐温!
    里贾纳的春天像一线小溪;季节抬腿就跨到了夏天,发觉步子大了,就跨回去一点。一个昼夜之间,可能是两个季节。夜间气温尚在零度以下,算是残冬未尽;中午出车已启动空调送爽,应视初夏来临。
    里贾纳的春天在夏天与冬天的拉锯战中耗损了,短暂而残缺不全。

【附】  日记两则

    五  月  雪(1)
    2002年5月22日17时20分(北京时间23日7时20分)
    本件起稿时,室外雪片飘飘。雪片飘飘又是里贾纳晚春或初夏才有的景观;冬季只有霰雪。霰雪是高空中的水蒸气遇到冷空气凝结成的小冰粒洒落下来。唐朝诗人白居易在《秦中吟》中描写的  “夜深烟火灭,霰雪落纷纷”,就是这种景致。
    曾有言,里贾纳的春天是进两步退一步;现在看是前进两步后退两步。前进两步从冬天跨进了夏天,昨天午间气温高达30℃。后退两步从夏天退回冬天,今天下午已降至0℃,16点半后开始飘雪。一个小时的工夫,房屋、草坪皆为雪所覆盖,初芽的灌木又成绒绒雪球。预报今夜最低温度-3℃。
    里贾纳的夏天和冬天,在春天里跳交替舞。

    2002-5-23  星期四    五月雪(2)
    晨温-1℃。万里无云,碧空如洗。5点15分左右,朝阳把树梢染得辉煌悦目。里贾纳的天公是个阴阳脸,昼夜两种面孔,两种神态。
    夜里愁云黯淡、烈风怒号、雨雪连绵;白天气温平和,手脸并无冷感。
    由于导热系数的差异,地面温度显现不同。沥青马路、水泥预制板铺成的人行道及庭园里的砖地,雪已化净,偶见残冰;草坪仍盖在厚雪下面,雪厚达5cm。枝叶浓密的松柏类树木下部及灌木和绿篱又加上了新的雪绒包装。高树梢头已无雪迹。残冬与初夏(或许应是仲春)联手创作了少有的景观:绿树高扬,蓝天下展现着簇簇浅黄嫩绿;屋面、绿地铺展着厚厚的雪毯雪毡。邻家庭园一株高4米许的大冠矮树,前一周刚刚萌叶,枝头成簇,正好作了落雪的托盘;满树绿叶托着雪球,宛如一树绽开的棉桃。
    红日逐高,把自己的光束投入挂在树叶上的水珠中;水珠得宠,珍珠似的闪光夺目极力张扬。
    树木深辨冬春,表现迥异。冬天,树枝僵硬,无奈何地面对霰雪(里贾纳的冬季只有比小米粒还小的雪粒,没有雪片);现在不同了,目睹大片的雪花飘飘下落,那些黄绿的枝条挥手舞臂,像春天里的孩子欢呼雀跃向寒冬挥手:拜拜!
    不过这个冰雪“回马枪”可能杀得一些植物丢盔卸甲,造成局部伤害。路边高树,已有花蕊下落。初绽开的郁金香,不知命运如何?
    终究,冬去也!时光不会逆转。

    据气象台透露:去年冬季是60年来最暖和的冬天;今年春天又是40年来最寒冷的春天。旅居里贾纳遇上了两个“第一”。

                                  (原草于2002年5月, 2006-9-9 修订)
 
上篇:彩色里贾纳——里贾纳随笔(3) 下篇:简说里贾纳——里贾纳随笔(0)
点击人数(649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