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里贾纳随想之六 有惊无险及其它
里贾纳随想之六 有惊无险及其它 文 /   2010-6-3 
                                        里贾纳随想之六 
  
    有个过分夸张的比喻叫做“拿着大炮打苍蝇”。在里贾纳,有一天遇到两件近乎“大炮打苍蝇”的趣事;在国内以前没有、以现有的想象能力判断大概今后也不会有。

                                                          救火大行动

    两件趣事之一是观看救火。透过“火警”观察到里贾纳人品格的一些特质。
    事情发生在5月上旬的一天下午,女儿与女婿开车带老伴和我去游逛一个临时性的旧货交易市场。车行至半途,后面突然有警车声响。
    警笛就是号令。说时迟那时快,所有的车辆无一例外的几乎同时靠右边打住让路。快速过来的是一辆救火车。
    心中一阵莫名的担忧,哪里失火?学校,医院,工厂,商店,公寓楼……
    第一次见到里贾纳的救火车。它完全不像它的中国伙伴那样通身火红,也不像中国消防车那样怒吼似的发射火警信号;倒像一辆超大型巴士,只是车身前后左右上下安装着多个警示性的红灯;如果不是警笛连续不断地发出警报,无异于一辆广告宣传车。像广告车的消防车闪烁着红灯、响着警笛一路开来,威风凛凛地穿过夹道让路的车群疾驰而去。
    让它过去之后,我们的车正好与其同路同向运行,便远远的尾随其后。行了一段路程它向右拐弯,在行车方向右侧一个南北走向的小街口停住。这里就是火场。
我们停车观看。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确实惊呆了!
    让那么多的不管有什么急务在身的行车老老实实规规矩矩靠边停车让路,也让难以统计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跟着提心吊胆,原来惊动消防队出动消防车前来扑救的只是居民区中一个着火了的普通垃圾箱。
    我们松了一口气,有惊无险。
    看到这样的场面,让人欲笑无声。一个垃圾箱就是整个烧掉报废了,在里贾纳来说又算损失了什么!
    时在傍晚;这里又不是主要通道,无车辆往来。我们就把车停在路边近距离观看救火场面。除了周围居民可能有人隔窗观火外,就算是我们独包的专场了。
    这个场面实在说不上壮观,甚至没见到“火”;看到的仅是袅袅飘起的一小股浓烟。像有足够的能量在持续释放,灰白色的烟雾源源不断升腾并向四周扩散,让人担心它具有潜在的爆炸力。
    消防人员显示了加拿大人稳重的品性,既不怕也不急,漫不经心地搬动和理顺着灭火器材。他们不像是在救火,倒像是在处理一件与冒烟的垃圾箱无关的另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跟踪而来,甚至搞不清他们是要灭火还是要助燃。作为让旁观者,我们真有点替他们着急。也许他们是故意以这样轻慢的态度抵消被愚弄的尴尬。
    数分钟过去,我们在车内已微微嗅到些异味,心里急得像自己要着火了,还是看不到灭火的实际行动。担心毒气侵袭,我们开车走人。
    行车路上,想起了中国京剧中林冲的一句道白,就借调填词拖着长腔念道:垃圾—圾-箱,失-火-了。快-来-救-火!” 
    现实中这个救火表演的“慢镜头”比中国京剧舞台上特有的慢节奏还要慢上三拍。这也算是里贾纳人的代表作,慢得高人一筹。
    透过消防队沉着应对“垃圾箱失火”,对里贾纳人的沉稳多了些不理解。
    “这些加拿大人,真是!要在中国,谁还不能端上两盆水!”我不无感慨,头脑中久久萦回着这么个简单而无明确答案的问题。
    据说包括里贾纳在内的加拿大,社会分工清楚,个人职责明确。“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份内的事,本本分分,尽职尽责;份外的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到家,就是有点过分的循规蹈矩。于是有人就编出了笑话。
    有则小品,说:
    三人编组栽树。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挖坑的挖坑,立树苗的立树苗,培土的培土。事有不巧,第二道工序——立树苗的缺位。挖坑的只管挖坑,培土的只管培土;树苗只管照常躺在那里。了事,收工走人……
    这十分可能不是加拿大原产地的幽默文学,倒像是一出典型的贴着中国标签“made in China”的小品剧;或许我们的侨胞还没来得及与当地生活方式、办事程序全面接轨,写手们抢先拿出来了一个搞笑的段子。
    听说另有一件不是搞笑却叫人忍俊不禁,也佐证里贾纳人处理问题别具风格。
    有人发现路上有一个丢弃的提包,报警。顺便一提:路不拾遗,在里贾纳确非虚传。
    防暴警察开着装甲车来了。以特长的吊杆将提包吊起,运到远离城区的开阔地带,在十分严密的安全措施保护下将包打开。打开提包,你猜看到的是什么?
    打开的提包中只是些扳手、钳子、改锥等等,一个常见的普通工具包。
    这是不是也算一个“大炮打苍蝇”的案例?
    不说人家啦,要是我们的国家也这样该多好啊!不管多么贵重的包,尽管丢在路上就是不怕别人捡去;警察无所事事,不过是处理处理一些工具包之类的突发事件;消防队的日常业务,充其量是解除垃圾箱等有惊无险的火险……

                                                        野兔与汽车捉迷藏

    我们开车到了市场,市场已关门大吉。本来应到晚上9点结束,7点多就收场了。逛市场的计划落空。时在夏令,下午7点还很亮堂。没逛成市场留有的遗憾,却由另一件事作了补偿。另一件事也差不多是“拿着大炮打苍蝇”——不过,这次是自导自演的“活报剧”:开着汽车在广场上追赶野兔。
    野兔在里贾纳不是宠物不是保护动物也不是猎物;虽无人收养却很少有人追捕,因此它敢进城觅食。
    在我们怀着市场提前打烊留有的不快启动车辆回返时,一只野兔突然窜到车前进入视野,激起小小的兴奋。
    它像我们国内家养的兔子一样不太怕人,但也不让你轻易捉住。它就在车前面,无规则地蹦着,跳着,跑着,像是逗你玩;完全不像小时候在老家见过的野兔那样高度的机敏警觉。那些野兔见了人就像箭离开弓弦狂奔飞跑,那场面是相当激烈的;连祖传以撵兔子为看家本领的狗们,放开四足没命地穷追也望尘莫及,常常落败而回。
    里贾纳的野兔退化掉了大部分野性,但对人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和警惕。兔子与我们的汽车似乎在玩捉迷藏的游戏。车快行,它也快跑;车停住,它就随意晃悠,就是不让你靠近。
    “不要追了!”过了好一阵,女儿建议。
    是的,即是捉住它又能奈何?吃掉它,不忍心;养着它不放心,何苦给草坪引入天敌。“各自为政”吧;它觅它的食,我们行我们的路。
    开着汽车追兔子,这也是在里贾纳才会有的个别情趣;而且也只有“半加拿大化”的中国人才会这么自寻其乐。
    回家途中,想旧地重游考察一番火场遗迹;未能如愿。车在记忆中的街区转悠了一阵,没有看到任何着火和灭火的痕迹,那个曾经惊动消防系统的垃圾箱也不知去向。整个街区平平静静,不会再有人关注那件本来可以不动用超级手段就能简单了结的“事件”。 

    “拿着大炮打苍蝇”意为用超大量的投入对付过小的目标,不值得或叫做措施过当。岂不知,“大炮”不一定就能如愿以偿地打掉“苍蝇”,比方开车追兔子;即便打掉了“苍蝇”,“开炮”的投入和所引发的负效应可能要用准天文数字来表述,比方出动消防队扑救着火的垃圾箱。
 
上篇:里贾纳随想之七 狗道 下篇:精彩的一笔 里贾纳随笔
点击人数(4014)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