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一个良民的忏悔
一个良民的忏悔 文 / 胡雪  2010-9-19 

     2010年8月29日刚参加完法门高中教师暑期学习培训会,来到姓党的老同学处归还7月19日去云南旅游时借的照相机。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急忙一看,原来是刘老师给我打来电话。我想:刚在学校分手,会有什么事情呢?就不假思索接通了。在那头的刘老师语言吞吞吐吐,遮遮掩掩。

     我再三追问,他才不好意思地说:“……你听说了没有,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被下放到了初中,怎么能弄成这么个样子呢?!”

     我大出一惊,连忙追问,“你听谁说的?消息怎么来?”他小声说:“有人在教育局发的人事变动文上看见你名字了,是一个关系好的老师说的,你找人看看,文已经发到各乡镇学校和各高中学校,你再落实一下……”

     这如晴天霹雷!在我人生高中教师生涯中炸开了一个溃退的缺口。

     姓党同学的妻子刚还和我谈及怎么在高中如何如何辅导他儿子英语的事情,结果,情况来了个180度的紧转弯。遗憾地说:“扫兴不扫兴!难道你事先就没有看出一点预兆吗?你嗅觉就这么迟钝!”我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一点思想,连连摇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一下子觉得再没有脸面在人面前说话了,我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但我只能是强作镇定,给我同学的妻子说:“我去落实落实,另外找人看看还有没有挽救的余地?”同学的妻子说:“就是的,你有的是人!这么有才!找找你的关系,看看谁给你弄的事情!不信个怪,还能让人平白无故地涮了!”

     我强作欢笑,但我知道我当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文已经发了,生米做成了熟饭,即有挽天之术也无能为力。我失去了一个文人应有的理智,开始来丰富中国的“骂文化”:学校和教育局这一帮狗杂种,该是千刀万剐!也玩起了黑道的一手“背后给人放冷箭”。往下放人,你为何不事先打个招呼!凭什么放人?是能力不成、还是人品不成!你想怎么就怎么,学校和教育局难道是你们家开的私人作坊?!……

     我匆匆骑车离开了街道,把车骑到慈慧路上,望着满地的秋玉米,感慨万千:想当年,自己投身扶风教育来到杏林镇,从法门到杏林20多公里,不管风吹雨打,整整奔波了12年。腿风湿,肩风湿,逢阴逢雨,痛疼难忍……但我傻一样的依然在坚持,无怨无悔!我经常告诫自己:越是这样说明越是艰苦,自己来不吃这个苦,其他老师就要吃这个苦,自己虽然吃了苦,但别的老师就可以少吃苦,甚至不吃苦,安心生活,安心教育。

      在21世纪初,扶风县连续几年给教师发不出工资,许多教师闹事罢课,有的甚至下海经商,自己依然坚守着三尺讲台,一个人顶两个、三个人的岗,任劳任怨。后高中发展需要,经教育局考察、考试、讲课从担任多年初中英语教学的教研组长竞聘到杏林高中做英语教师,2009年又竞聘到法门高中。终于可以离家近了,安心教书了,冷不防又出现了这种事情。我是悔还是恨?!我一腔热血怎么能在一纸发文中撒空而去……

      世风日下,我痛定思痛,难道扶风的教育除了让我付出青春的代价外,还想让我付出生命吗?!现在熬成了180的高血压,身体不堪重负却还要遭受心灵的创伤和打击。茫茫人海谁能主宰“上帝”?!

      于2010年9月1日下午我无奈卷上铺盖被子到被下放的初中去报到上班,不管别的被下放的老师去找教育局和学校闹事的事。下去就下去了,作为一个无私奉献的老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想当年依然能走进教师的行列,在当年不发工资情况下照样教书坚守到今天,现在再坚守一次又何妨!合校并点,是扶风县的大事,有些人在这些事情的变化中想为自己捞点财钱是情理之中的事。自己太自信,见领导不会来事,“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反过来想,人多了,自己下去了,别的老师可以留下来,特别是那些带有小孩的女同事,自己牺牲了,救活了一大片,我又“崇高”了一次,何乐而不为!

     心态是人生制胜的法宝,苦难是人生辉煌的磨砺石。我想大呼:“暴风雨,你来得再更猛烈一些吧!”

      然而,我与张校长的谈话,使我对自己“崇高”的行为必须开辩解的“借口”。

      我想做良民,可是,我做不来,因为我是教师。教师是有尊严的,我不能因我一时的不会来事就践踏了教师的人格和尊严,今生今世,我必须用有限的残缺生命与为教师服务的“公仆”开战给教师们讨一个公道。不能因我而给教师开一个随意被人“开涮”的先例,我背不起这个骂名!

      2010年9月11日中午(也就是刚庆祝完第26个教师节的第二天)我来到法门高中,想办理自己在法门高中遗留的问题,却在教导处意外地见到了张校长。自从我被下放到初中以后,我曾与何局长、张校长、杨校长等多次打电话均未打通,不是关机就是被掐断,找了多次人也未曾谋面(即使在数千人报道的法门高中开学的第一天)。今儿偶然见到,真是难得。我走进去坐到张校长的对面,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和校长面对面谈谈的历史(我本人从学生时代到教师时代从未因学校教学管理和教师管理自作聪明毛遂自荐过自己的想法,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校长的才能远在我之上,要不然我也去当校长或局长或者比局长更大的官)。

      我对张校长说:“张校长,我下去了就下去了,下面的工作也得人干。但我下去了不是去做领导,我是去教书的,我见到了你我就想搞清楚被弄下去的原因和失误,以便我在下边的工作中不再出现问题。领导出问题同志不敢说,错也是对,我再出现问题就会被放到下边的下边去……”

      张校长说:“你被弄下去,我也感到不对头,这是教育局的发文。”

      我说:“这是教育局发文不假,但我托人已问了何局长,局长说是按学校报的名单发的文。”

      张校长听到这里,连忙说道:“这是胡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报名单,不信,你可以跟我去看一下我寄给局里的上报材料。”

      我说:“行么哈。”

      ……

      随后,我就跟着张校长来到校长办公室。他在电脑上拨弄了一会后,把身子列到一边连声说:“你看!你看!……”

      我凑到电脑上一看,只见上面是一个各科目教学人员的统计表格。

      我一时纳闷,心想:你是来叫我看上报材料的,却没有见到上报老师的具体名字。

      他看我一时不解就说:“在这个上报材料中,我只是在英语科目中写了32﹢3,也就是说英语目前多了三个人,其他科目我在人数后面是﹣1,也就是说目前人数不够,还得补充。我没有上报过谁该走还是谁不该走呀……”

      我凄然一笑,说:“难道我的名气这么大?!在全县四五千名的教师中,局长居然知道我?!”

的确,我曾找过何局长,而且在他家门守候了多次,曾经一次是由一名书记带着,尽管在电话中说马上就会来,但因书记不愿多等那一刻而宣布了和局长不再见面的决定……

      我搜肠刮肚,终于想到我被局长以上人物见我的唯一一次机会是在我竞聘高中教师的现场——城关初中的教学技能课堂演示上。当时有一名局长,多名高中校长,英语教研员和县上抽调的各校英语骨干教师。但那一次没有失误呀,因为我顺利被录取的结果就是最好的说明。

      我百思不得其解,问张校长:“你是我的领导,我出现的问题你是应当知道的,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张校长说:“没有问题呀,尽管一年来你从未到我的办公室来,但你的能力、人品我从没有否定过,你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师啊。教育局的做法,我也感到不公平,他得有个说法!我要去问何局长……”

      我说:“张校长,作为主管我的校长,你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你手下的员工被无缘无故开除,这是对你的不尊敬。我会进一步调查清楚,我会让他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张校长说:“我周一就去教育局,我还要问何局长,你对我画上加号的科目减退了老师,那么,我画上减号科目需要增加的老师怎么迟迟不见呢?!调进来的人又不是缺岗位的,叫我工作很被动……”

我听到这里隐隐感觉到了张校长的难言之处,就叉开话题说:“那你分析,造成这种结局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

      张校长沉思了一会儿说:“那你平时的考核呢,像学生的调查问卷,学生的期中期末和阶段考试,教师的理论、业务考试……”

      我说:“如果说到这些,我想应当有个标准。要有了合理的前提和严格的过程。如果说没有这样的前提和过程一切就毫无意义。而且,会叫人不满!”

      张校长说:“应当不会有问题呀,你说出这样的话,好像问题不少呀。”

      我说:“具体问题咱具体论。”

      张校长说:“最后一次学生的期末考试,不会有问题吧。高一高二考试我是叫高三老师出的题(我带高二英语),而且,考试过程很严格:单人单桌……”

      我说:“说起出题,我不知道你当时的决定,但我们高二英语是由我们高二英语组的老师出的题,这点你可以调查。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可比性呢!我们学校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阅卷、登分、给各科计算平均值、再给老师进行排名评比……有什么价值?!”

      ……

      张校长说:“看来真有问题。那么你为什么不早说呢,难道你对学校不信任?还是失去信心?还是你没有责任感?”

      我说:“张校长,话不能这么说!最后一次期末考试,你对出题的要求,这么说,我一不是教研组长,二不是备课组长,我没有权利参加会议,我无从知道。但前面的阶段考试等,我和杏林过来的老师以为这是法门高中的惯例:均由本备课组长出题或由备课组长指定人员出题。虽然,我们杏林高中在高二英语组中有四个人,占到备课组人数的三分之一还多,但我们没有出过一次题。学生中传言试题在别的(我们四人不带的)班级直接或变相讲解我们只能爱莫能助,我们只能压住学生的不满情绪……我们这样做,不是不负责任,而是为了给你和法门高中高度负责任!”

      张校长问:“这话怎么讲?”

      我说:“你知道,法门高中和杏林高中是合校在一块的,老师之间有一个相好不相好,了解不了解的过程。我们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个磨合的过程,我们对命题人员及命题形式提出反对意见,就打破了原有的人际关系模式和考试模式,我们怎能忍心引起更大的矛盾。我们要一起工作,要一起生活,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怎能自讨没趣?!再一个,如果我们真对你任命的中层领导有意见,我们能呆到现在吗!”

      张校长一边点头一边用笔在记事本上记,不断地还应和着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把情况反映的太晚了……”

      最后,我说:“张校长,不管怎么说,我已经下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不想挑起更大的矛盾,我说的这些话,只是为了你和法门高中将来更好的发展。这是管理上的漏洞,与其他老师没有一点关系。话有不对的地方,望谅解!如果你要拿末位淘汰来说话,必须考虑到末位的实效性和可行性,要维护老师的权利和名誉。否则,你会犯下更大的错误!其他的像教师理论、业务考核就不用再说了,你比我知道得更清楚……”

      ……

      随后,张校长还和我谈论了我下去的个人生活吃住等方面的问题……

      说心里话,我对张校长的人品及敬业精神很佩服……然而,今天的结局不由使我寒心。如果说这一切果真是教育局一手操办,对于何局长在扶风县大刀阔斧搞教育改革,使我手中笔微微颤抖……

我听人说:我下去了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想:就教书这点事难道还有预谋?!要当个官哪还不得去拼命?!!!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温家宝为“文学总理”他善于应用的一句经典名言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我不想以网站冠誉的作家而“书生报国无他物,只有手中笔如刀”驳斥社会黑暗,我只想在教书的闲暇之余求人生的故事,用文字来讲;心灵的情感,用文字说。我只想做一位平静和谐的良民老师,在三尺讲台上奉献出自己的一生。

      如果说有人想在“富士康”第十三跳之后,创造扶风教育更高跳记录,我将会不甘寂寞……

 

 

 
 
上篇:你的样子遗落在天空之城 下篇:友情提醒
点击人数(6783)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