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旅 美 游 记
旅 美 游 记 文 /   2010-6-3 

  【导言】一个旅居加拿大里贾纳市的华人男孩,接近13岁时随同父母走出加拿大到美国旅行一周,写下了万言游记。这个男孩就是《痴翁文集》中屡次提到的“小外孙”。现将小外孙的《游记》纳入阿公的《文集》,以飨网友诸君。



 


  骅 骅


  “哎!怎么弄了个Van呢?”


  “哎!怎么弄了个Van呢?!”


  这一路上,每一刻钟就会有人用这句话提起大家本来就高高兴兴的劲头。爸爸总是笑得最开心的一个 。


  今天是7月4号,星期五。我们已经在通往美国North Dakota(北达科他州)的高速公路上行驶了1个小时 了。


  早上10点钟我被爸爸、妈妈叫起来:“骅骅,起来看看咱们租了辆什么车?”


  我顾不上换下睡衣就往外走,看到车库外停着一辆崭新的白色面包车。加拿大人管它叫“van”。车的型号 是 Pontiac Montana 2003。


  哎!咱怎么弄了个van 呢? 我们昨天预定的是辆小轿车。我和爸爸倒是想要辆van来着,但是没舍得多 花那180元钱(加元)。今天爸爸、妈妈去提车的时候,租车行却没有轿车给我们,只好以轿车的租价租给 我们一辆能载8个人的小面包车。


  竟有这样的好事!爸爸兴奋地说:这下子找不到住处也不怕了;两排车座放倒,便能当床。


  加 美 边 界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加美边界。边界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壮观,其实就是相隔几十米的两座小 房子;这边竖着一面加拿大国旗,那边竖着个美国旗。这个边界虽然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谁也不敢小看 它。


  一位瘦高个子的美国警官出来检查我们的证件。我们根本不需要下车;妈妈从打开的窗口把我们货真 价实的公民卡递给了他。他拿进屋里好像是做了记录,又还给了我们。


  “你们这是去哪儿?”警官问。


  “去 YellowStone(黄石公园)”妈妈和爸爸回答。


  “带没带肉类、蔬菜、水果?”


  “有点肉!”爸爸说。妈妈赶紧补充“是罐头的。”


  “OK!”他又让我们打开车后盖,粗略地检查了一下我们的行装,还打开了我们盛食品的保鲜箱。其 实,我们带的蔬菜和爸爸油炸的鸡翅膀都放在那里面;警官并没有在意。


  他把我们的身份证卡还给了我们,还说了句“祝你们旅行愉快!”


  在这里,一起步就进美国了。请猜猜我进美国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在美国的第一天 (1)


  通过边卡,便进入美国。这里是North Dakota(北达科他州)。


  进入美国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利用它的方便之所。之后,我们继续上路了。


  美国的公路看上去比加拿大的好。每隔一两分钟,爸爸就会情不自禁地赞道:“看看人家美国的公路!  美国就是有钱!”


  其实,North Dakota 在美国并不上数,在面积上排第17,在人口上排第47。 这里是以前的土着部落 达科他族居住地;Dakota 是达科他族的英文名字。


  妈妈时不时地说一句:“骅骅,你这是到美国了!”


  我却没有什么太不同的感觉。我依然享受地坐在车里,听着车里CD 机放出的音乐,吃着零食,看着车 窗外的景色;景色与在加拿大差不多。看着看着还真看出些不一样了:一望无际的平原变成了起伏不平的 山丘,被绿树和青草装扮着;还有从桥下流淌的河水,悠悠荡荡……这些真的是我在里贾纳很少见到的。我 们行驶了很久,有时在路边的小镇或加油站停一停给人加餐,给车加油。当爸爸把美元从钱包里掏出来的 时候,我才进一步感到我到了美国。


  我们在一个没记住名字的小城吃了午饭。爸爸为了省钱,准备了一大袋炸鸡翅,还有香肠、罐头、茶 叶蛋、榨菜和面包等,好在路上吃。爸爸边吃还边说:  “气煞美国佬,咱就不在这儿花钱!”


  在美国的第一天(2)


  我们离开了那个小城以后,就又上路了!“小面包”跑了好一阵子,我们就进入了一个气势磅礴的黑 松林,叫做 Black Hills(黑山) 国家森林。


  “ZHERRRRRRRR”!对爸爸来说,这种声音的唯一意思是:“不好!车出毛病了!”


  我们惊慌了几分钟后,爸爸就开始责怪我,说是我手“贱”,把什么开关之类的给捣鼓坏了。这可真 是冤枉好人!妈妈提议把车停到路边查看一下。爸爸照着做了;没发现车体有什么异常,我们就又开着这 个ZHER—zher 响着的车上路了。


  响声忽然消失了。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zher”是美国人放在公路里面的东西,每辆车跑过 那段路面都要“zherrr”;目的是让司机保持警觉,因为是开在穿过森林的山路上。我想其他车上的司机 大概不会像爸爸一样,听见响声就责怪他的乘客儿子吧。反正我是被爸爸责怪惯了的,所以没有什么特别 感觉。


  我们穿过了森林,又来到一个小城。它的名字很难听,叫 Deadwood,翻译成中文是“枯枝”或“朽木 ”。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个西部勇士住在此地,很厉害。他打败侵略者如同砍断朽木一般。


  城很小,好像仅有一条马路,还窄窄的。马路两旁,不是赌场就是旅店,都是小门小脸的, 甚至还有赌一分钱的老虎机。小城处于黄金地段,是游览森林和去总统山的必经之路。我想是人们为了赚 钱,才在此地造了这座小城,又特意设满了赌场,好吸引游客,更掏空傻瓜兜里的钱。因此我对此小城很 没有好感。第一,不喜欢它的名字;第二,不喜欢它的“为人”——勇士不在了,换上老虎机来把人变成 朽木。我从心里不愿在此城住宿。


  小城也像是不欢迎我似的,旅馆门外都有“客满”的标示。我们问了两处都没有空房;甚至连露营地都 没有能容下我们这辆van 的地方。这本是预料之中的,因为今天是美国的独立日,相当于他们的国庆节; 美国人都在休长周末,再加上一些邻国的人们来凑热闹。善于计划的游客都会事先预顶房间。比如宋万春 叔叔在三月里就定好了六月来旅游要住的旅馆;每个房间要100多美元。可是我们没有好好计划就来了,就 这么往前“走着瞧”。


  爸爸想继续往前赶,赶到下一个露营地。妈妈建议回到我们方才路过的那个城市,说:“游人不会把 周围的城镇都住满,而且肯定便宜得多。大家都累了,不要到处乱跑了,也不要住帐篷。”


  在我们离开Deadwood 之前,又问了最后一家旅馆,结果也是一样的:客满。那位好心的旅馆服务人员 帮我们拨通了Spearfish 城的一家旅馆,妈妈定下了那家旅馆的最后一套房间。


  二十分钟后我们赶到了Spearfish,我们来时路过的一个城市。


  这是个由一对夫妇经营的汽车旅馆。两溜平房围成个L形,另一边是办公室和洗衣房之 类。院子挺宽 敞,房门前可以停车。我们拿到房间钥匙的时候,就像得了个元宝。房间里设 备齐全,很像个小家。客厅 里有沙发、电视。客厅的另一角有电炉、冰箱和微波炉,还有椭 圆形的大饭桌;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和衣 柜,还有带淋浴的洗手间。我问妈妈花了多少钱, 妈妈说:六十二。


  我舒舒服服地冲了个澡。爸爸、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面条里放了紫菜和白菜,还有炸鸡翅和茶叶蛋 ;炸鸡翅已经不怎么受欢迎了。旅途中能吃上热汤热水的饭菜,我们很满足。


  夜里,我和妈妈睡在床上,爸爸钻进睡袋铺着垫子睡在地板上。中国人就是这样在外国省钱的。


  这是我们在美国的第一天。


  第二天,游总统山


  “该起床了!”爸爸凶猛地把我们都叫起来了。


  我们需要赶在10点钟之前走出旅馆,不然的话就多收一天的钱。吃喝了作为早饭的茶叶蛋和粥,我们 就往Mount Rushmore (总统山)出发了!


  我们行驶了两三个小时后,来到了一个小镇,叫 “Flintstone”。小镇上人来人往,看上去都像是游 客。爸爸拉我与他在一个挺有特色的咖啡馆前拍照。妈妈刚举好照相机,一位中年女士走过来,笑着说: “你们是不是想合影?三个人轮流拍,很不容易把三个人拍在一起吧?”她说着接过妈妈手中的相机,为 我们三人拍照,还说着“Beautiful!”(美丽) 。我们真的感觉这会是一张很美丽的照片。


  来到美国一天多,我们对美国人的感觉很好。


  我们本来打算在Flintstone 吃午饭,但是觉着先看完了总统山再吃吧。我们又看了看地图(帮我们照 相的女士还帮我们指了路),就开车向Mt. Rushmore (总统山)进发了。离 Mt. Rushmore  越近,路上 的行车就越多。还没到跟前,都差不多塞车了!真不像加拿大。见前面有人停下车在拍照,爸爸也赶紧下 了车;他以为这已经到了!我们下了车后,顺着别人拍照的方向仰头望去,见山的最高处、很远的那边, 刻着华盛顿头像!我们也只能看到头像的侧面!爸爸赶紧就照了几张像。


  我们慢慢地行驶了几公里后,就到了一个像边界一样的地方,只不过他们不检查我们的车,但是收钱 。这是进总统山景点的收费处。一个“van”需要交8美元!他们还给了我们一张“年票”,允许我们驾同 一辆车在一年内多次出入。这对我们毫无意义,因为我们对这辆车的使用权仅仅一周。我想这种“年票” 对其他人也没有多少意义,谁会为了省8块钱而花时间和上百倍的钱再来看已经看过的景色呢。


  我们进入了一个很大的停车场。我们下了车,就开始往使这座山出名的景点进发。


  我们爬了一些台阶,就到了一个大“门”。这里有50个石柱子,每一个上面都挂着一面美国一个州的州旗 。柱子上面写有简介这个州的概况。


  大部分人都不住脚地前行;我们可没白带来了10个胶卷,赶紧拍照。我们照完了相后,就接着前进了 。


  越往前走,照相的人们就越多!当我们走到了最佳景点的时候,需要等一两分钟才能有照相位置。


  我坐在石头上面照了几张相,就该爸爸,然后妈妈,然后我和爸爸,然后我和妈妈,然后爸爸和妈妈 ,然后我们找了一个人来给我们全家照!


  爸爸还给我照了张以总统石像为背景的相,看上去与总统石像并列——把我当成第五个总统了


  刚刚照完了相,就开始下雨了!我们随着人群上了电梯,来到了楼下的博物馆。我在那里学了很多的 东西 ;对总统山的来龙去脉,也有了大体的了解。


  总统山上的石刻头像是1927年开始动工的。Gutzon Borglum 和400名其他的工人花了14年的工夫才在 1941年完成了Washington (华盛顿)、Jefferson (杰斐 逊) 、Roosevelt (罗斯福) 和 LIncoln (林肯)  的石头头像。石像高60英尺。他们的被选择因为他们都对美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从博物馆出来,雨已经停了。我们又照了几张相后就上了车,往黄石公园方向进发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钟。我们都饿了,开了车去到了下一个城市吃午饭。我吃了个“麦当劳”,妈妈和爸 爸还吃带来的炸鸡翅膀和香肠;我已经吃腻了我们带的饭。午饭后,我们又上路。傍晚,我们在Buffalo投 宿。城边有一家名叫石头屋的汽车旅馆,特别便宜,才45美元。Buffalo是个小城。城里只有一家中国餐馆 ,我们在那里买了半只烤鸭。爸爸总忘不了去酒店买酒!然后,我们就带烤鸭和啤酒回到了石头屋。我们 在这里吃了晚饭,睡了个好觉。


  第三天, 黄石途中


  吃了好早饭,我们在Buffalo照了一个最后的相,就继续向黄石公园进发。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天讲笑 话;说得兴高采烈,就错过了我们应该拐弯的地方。我们像傻瓜一样地往前开着,开了一个多小时爸爸才 觉着有一点奇怪。我们把车靠到一个路边加油站,打开地图一算,多走出了一百多公里!不能白到这里一 趟,我们要用加油站的卫生间;尤其是我,痛快地大大地方便了一通。我出来时,看到几个骑摩托车来加 油的汉子在门外憋得团团乱转。


  我们顺着原路往回退。这次大家都很认真,睁大着眼睛好好地盯着路上的标牌。浪费了差不多三个小 时的时间后,我们终于真正的往正确的黄石方向进发了!时间已过午后。


  我们穿过美国国家森林地带,就观察到了“山青水秀”的一半:山青。这几座山特别特别陡。我们一 边观着山景,一边驾车爬山。只是爸爸不敢像我和妈妈一样到处看,他必须集中精力好好看路。爸爸开车 的样子虽然很镇静,但是车窗外的悬崖峭壁有时很使我们害怕!爸爸、妈妈不止一次地说,幸亏租了辆新 车!上山的公路虽然很陡,但在景点处都修有一块平地,好让游人拍照。几乎在每一块景点平地,我们都 要下来照几张相。尤其是爸爸,好看不好看的地方都要照,好像若是不照相就折本了似的。爬山爬了差不 多一个来小时后(车爬山,不是我们),我们到了一个很大的瀑布近处。在休息处,我们吃了午饭。我们 又照了几张相,就这样磨磨蹭蹭地继续上路了。


  我们本来的计划被我们的“不小心”打乱了。因为已经比较晚了,我们就住在黄石公园旁边的一个小镇 子上,镇名叫Cody。我们觉得也挺合适,因为住在这里要比住在黄石公园里面便宜许多。晚饭我吃了“麦 当劳”,爸爸妈妈吃的是用电锅做的面条、炒芹菜和拌黄瓜; 他们逼着我吃了几口菜。我们还去逛了就近 的一家商场,爸爸买了件印有美国旗的汗衫, 花了5美元;妈妈买了件牛仔裙,花了13 美元。两件都是减 价处理的。爸爸也要给我买一件带美国旗的汗衫,我说我不要,我还说买了我也不穿。


  黄石公园


  第四天,早晨我们起来要有一个真正的计划了!我们今天就要到达黄石公园了。吃完了早饭后,我们 就进发了。在行进途中就已经观赏了美丽的景色。车终于开到了公元黄石的大门口,有几辆车在排队。每 辆车需要交20美元的入门费;交钱后还得到一张黄石公园的游览图。


  钓鱼桥


  进入公园,我们要去的第一个地方叫Fishing Bridge(钓鱼桥)。这个名字哄得爸爸很兴奋地到了那 里。我们的车开了一个来小时,看足了真正的山清水秀,终于找到了那里。


  我们在路旁边的停车场停了车后,走上了一座一点都没有趣的木头桥。爸爸看见的第一个东西却是一 块“No Fishing”(不许钓鱼)的牌子!我们往河下一看,只有一两条很小很小的鱼在绿色的水中游戏。 游人们有的举着摄像机、有的举着照相机朝下拍照,仿佛他们是第一次见到鱼。爸爸是一贯钓大鱼的,竟 然也照了两张。 (照片洗出来后,我们只看到两圈绿水中泛着两条白线)


  不是特别有意思。所以,我们就往前走了。我们要去看Old Faithful,汉语翻译成“ 老头泉”,其实并不很恰当。Faithful是守信用的意思。那是一个热水喷泉,差不多每一个小时喷一次, 五十多年来天天如此;所以也有译为老忠诚泉的。Old Faithful周围有木板铺垫的走道,还安放了几排椅 子。我们和上百个游人坐着,站着,看着,等着。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突然,一股热泉喷薄而出腾空而起 ,白雾茫茫。这个大得像火山口一样的(只不过是水)喷泉暴发了,喷劲十足,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人 们顾不上好好观景,都在忙着拍照。爸爸也按下了早就举得高高的相机的快门照了几张相。


  遍览众泉


  看完了Old Faithful后,我们回到了我们刚刚去的纪念品商店门口台阶上,要吃午饭。爸爸、妈妈给 我买了块Pizza(比萨饼),他们吃了茶叶蛋。饭后,我们回车里把东西放下。我们打算去看所有其它的热 喷泉景点(Old Faithful不是唯一的喷水泉)。那些地方只能步行去。我穿上了我的Roller Blades(旱冰 鞋),爸爸、妈妈换上旅游鞋。


  我们沿着木板铺设的走道去了。很多色彩绚丽的热水泉展现在我们面前,有的正在热气腾腾地冒着雾 气,有的兴致正浓在猛劲地喷发;还有一些静静地呆在那里,像是正在歇息 ―或许它们有着辉煌的过去( 也喷发过);或许它们有着光明的未来(将来的什么时候也会喷发)。这些艳丽的色彩大部分是蓝色、绿 色和金黄色的,是由于地质条件的不同所产生的。地层中各种不同含量的矿物质使地中那一盆一盆的水看 上去有了不同的颜色。


  这一条路很长,很长。爸爸感到小腹压强在不断增大,他钻进树林里用免费的地图纸解决了他的问题 。


  最后,我们看到一个喷泉叫Daisy(英文女孩的名字)。牌子上面写着当天6点钟左右有一次喷发。已 经是五点多了,我们就决定到那里的坐位上面等了!


  露营刘易斯湖畔


  我们看完了喷水泉和热水泉后,已经都六点多了,所以我们打算要去看看住房间多少钱。开车差不多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一个“Lodge” (车旅馆)的地方一问要100多美金!


  我们马上就决定了今天晚上要住露营地!走了(开车坐车)再半个小时后,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露营 地叫做Lewis Lake(刘易斯湖)。才10美元!这个露营地没有管理人员把门。我们发现了交钱是要把十块 钱放在一个信封里面,然后放在一个信箱里面。我们开了车进去后,就找了个地方搭帐篷,弄好了帐篷后 ,就开始要点火了。我们没带点火的东西。所以妈妈就去别人帐篷那里借点火器。那家的先生不仅借给我 们点火器,还派了他的太太和儿子来帮我们点火。那位太太是一位画家,说她每天睡三个小时的觉,画二 十一个小时的画。她还送给妈妈一张她画的明信片,画面上好像是郁金香,红红绿绿的不是太清楚。


  她教我们用红色的松针燃火,就是干落到地上的那些。这种松针里面有一种油,而绿松针里面有水, 所以红松针点火是最好用的。我们用篝火煮了面条,做了西红柿炒鸡蛋。睡觉之前我们还打了扑克呢!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早晨,我的鼻子流血了(因为空气干燥)。爸爸妈妈就关照,带了我去纪念品商店的餐馆给我 买了一份很像样的早饭:一个 “Burrito”——外国人早饭吃的东西,也就是面包夹煎肉片、奶酪,还有 一块油煎土豆饼之类。我吃完早餐后,就去厕所方便了一通。回来时,我看到爸爸、妈妈也给他们自己买 了同样的早饭!他们本来嫌贵是不打算买的;肯定是看我吃得香,馋得忍不住了。我们吃完了饭后,就去 了West Thumb, 另一个热水泉景点。


  这个景点在一个大湖边;风很大很凉。我觉得都是些差不多的东西,就懒得下车。爸爸妈妈也不逼我 ,他们还怕我着凉了呢。爸爸妈妈去了好一阵子,拍了一两卷的照才回来。


  大 峡 谷


  我们的下一个景点是黄石公园的“Grand Canyon”(大峡谷)。


  我们看了地图后,就开车到大峡谷去了。大峡谷很大,很深,很长。橘黄色的、浅褐色的、朱红色的 石壁悬崖直垂谷底,还有白花花的瀑布在远处汹涌而下,汇入谷底的天蓝色的溪流。一位公园的工作人员 正在给一群游客讲大峡谷的来历。我们就去跟着听了。


  万年前,黄石公园满地都是火山,所有火山的存岩浆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大峡谷。突然间,所有火山 都爆发了,把所有的岩浆喷出来了。大峡谷就是这样形成的。


  我们听完讲解之后,就去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景点拍照。拍照的人很多,大家还互相帮着为别人拍合影 。爸爸感觉来玩就要玩个彻底。他坚持要把Grand Canyon周围的所有景点转个遍;用了两三个小时,又照了 好多相。由于光线不对,拍照的效果并不好;还搞得我又累又烦。大峡谷是很壮观很好看的;但是我受不 了爸爸那种连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的“老财迷”的做法。


  玩笑开得不好玩


  我们看完了大峡谷后,就去找地方吃晚饭睡觉了,因为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我们开我们的Van去了一个 另外的露营地。


  在我们去露营地的路上,有一个瀑布景点,爸爸自然不会放过。因为不想花太多时间在这里,所以车就没 有熄火。


  爸爸妈妈先下了车。我从车内自作主张地按下了所有车门的锁,只留了我座位边的门没有锁;然后我 也下了车,想象着爸爸拍照回来后进不了车乱喊乱叫的样子,心里乐滋滋的。到那时候我再打开我那边没 锁的车门,想逗引爸爸白喊一通。


  爸爸拍照回来拉不开车门,果真乱喊乱叫起来。我便去拉我那边的车门,想证明他喊的没有什么道理;然 而我却吃惊地发现我的车门也拉不开了!原来当我下车关门的时候,我的车门已自动锁上了!


  这辆傻瓜蛋美国车!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看着汽车在呼呼地耗着油,爸爸的脸连气带急都发紫了。我也着实有 些紧张了。只有妈妈很镇静,积极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妈妈搭了一家游客的车去了最近的Information Center(信息服务中心),给公园巡逻警察打了个电话。


  我和爸爸在车旁边等着的时候,他使劲地喊我:“你以后手还贱不贱!”


  我表面上只有当没听见,心里却想以后这手是不能太贱。我“手贱”也曾给爸爸带来过好处:是我把驾驶 室的空调给调好了,使他一路上可以舒舒服服地驾车;他还笑眯眯地谢了我好几次。看爸爸现在这副样子 ,我真不该恶作剧。


  终于,巡逻警的车来了,不到一分钟就把我们的车给弄开了;而且是免费服务。我们上了车,去了那 个Information Center;把妈妈接上来后,就去露营了!


  再次露营


  我们一边喝饮料,一边在排队等着登记。爸爸花了5美元买回两捆木头,为了晚上烧篝火用的。


  我们的露营地是在第一区。我们合作,打算黑天之前把所有东西准备好!爸爸搭帐篷;妈妈准备做饭 ;我遍地寻找棕红色的松针,用来点火。有了昨天点篝火的经验,今天就容易做得多了。半个来小时后, 一切都就绪了!


  露营地的每一张野餐桌上都贴有一张特别的警告。警告露营者们不要把任何的食物或食物的残渣甚至 水,留在露营地或带进帐篷里;一切好吃好喝的东西必须锁进车子里,就连做饭时穿的衣服都要求锁到车 里,以防把熊之类的野兽引来。爸爸拿了一条大棍子放在帐篷里当作抗熊武器。其实,从来没听说有熊闯 进露营地。


  晚饭后我和妈妈去看了露营地组织的幻灯讲座,讲的是黄石公园的历史。黄石公园是世界上第一个国 家公园;黄石公园的诞生是诸多前辈人的功劳。他们发现它,探测它,保护它,建设它,又争取政府的批 准任命它;我们今天才得以享受它。


  事后的笑


  早晨起来,我们离开了露营地开始了我们在黄石公园的最后一天的游览。我们先去了Morris 热水泉景 点。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里面有好多图片介绍热水泉的来历和知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仔细去 看。我们随着游人们来到一大片彩色的土地面前,看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彩色水湾。爸爸差不多每走几步 就要拍一张照。我和妈妈觉得都是差不多的景色,拍几张留念就行了。从Morris 出来,爸爸特为带我们回 到昨天我把钥匙锁到车里的地方,“骅骅,还记得这个地方吗?”爸爸说这话的时候是和颜悦色的,是用 开玩笑的语气说的,和他昨天在这个地方的表现截然不同。早知道今天会笑,昨天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 我心里这样想;脸上的表情却是很谦逊的,其实我心里也早认过错了。听了爸爸的问话,大家都笑了,昨 天的紧张已经变成了今天的笑话。所以,人真的不要轻易发怒;发过怒以后,第二天自己都要笑话自己, 更何况别人了。


  是我们的下一站。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景色:有很清很清的水流过一层 层乳白色和蛋黄色相间的石头,非常美丽。我不是很喜欢照相,但是我很愿意在这里照一张。


  归 程


  旅行最后一天,我们吃完了一餐正宗的美国餐后,就又继续上路了。这回我们是开车往回家的路上行 驶了。


  山顶景观


  我们的van带着我们越走越高,最后竟开到了途中所见到的一座最高的山的最顶上。爸爸忙不迭地与山 顶上的积雪照相,好像他从来没见过雪似的。山顶上修建了很大一块平地还修了一圈栏杆,供游人停车观 景。有一只小松鼠来回跳着。我拿了几粒蜜糖花生仁逗它过来。它毫不犹豫地拾起一粒来抱着跑到栏杆外 面;在那里吃完了,就又跑回来仰着头向我要。我想起公园规定不准游人用食物喂野生动物,但我觉得喂 这样的小动物大概没什么关系,就又拿了一粒花生米。我先给它看看,再慢慢抬手举高。小松鼠就站了起 来,翘着脚尖,仰着小脸,噘着嘴巴;那样子实在可爱。它由于可爱,就美美地饱餐了一顿人的零食。


  最后一宿和最后一天


  我们下了山从黄石公园地带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我们便开始找住宿的地方。近处有 几家旅馆都比较昂贵,爸爸妈妈看了看地图,便决定到百十公里外的小镇上找一家便宜的旅馆(这是我们 来时的经验)。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已经冲上了热水浴,喝上了热面汤,睡上了沙发床。我们一家三口 租了一个套间,45美元。


  我们第二天开车开了整整一天才开到了美加的边界。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两三个小时。因为中间发生了 一些有趣的事情。


  只加三加仑的油


  在我们即将到达边界之前,爸爸拐进一家加油站去加油。爸爸经过精心计算后决定只加三加仑的油, 因为他不想让租车行赚他的汽油。加完油后,他拿了几个零钱,还不好意思去付帐,怕人家笑话他加了那 么一点油!妈妈毫不在乎:“这汽油是论加仑卖的,就是买一加伦他也管不着!”妈妈大大方方地去付了 帐。爸爸问妈妈:“人家说什么?”“Thank you!” 妈妈回答。一家人兴冲冲地上了车,为我们的旅行马 上就要圆满结束了而激动着。爸爸肯定为他的聪明而骄傲,因为油箱里的油已经算得正正好好。


  有点不对头


  “哎,有点不对头,太阳怎么在这边?”爸爸察觉。


  “太阳在这边怎么了?” 我和妈妈都傻傻的不知东南西北。


  “我们开错了方向了!”


  这时我们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了。爸爸赶紧把车停在路旁,大家研究了地图。庆幸的 是我们不是开了相反的方向,而只是绕了弯路。从这里可以拐向另一处美加边界,只是从那里回家要远一 百多公里。“加油去吧!先找个加油站吧!再让你斤斤两两地计较!上帝教训你啦!”妈妈说。


  再加一次油 因此我们在进入加拿大之前不得不又加了一次油。这次爸爸可不敢再那么算计了。加油站 的人告诉我们边界九点钟关门。我们不敢耽搁快快地上了车,因为已经八点二十分了。如果过不了边界, 就得回美国再住一晚上,又要花钱!爸爸心急还不敢超速,因为他听说美国高速公路的警察罚款很厉害。


  过境检查


  年7月9日晚8 点45分我们到达了美加边界!


  正准备下班的边界警官出来迎接我们,操着德国腔的英文笑眯眯地检查我们的行李,查来查去查出一 块大木头!大木头给没收了,是为了防止把美国的树木疾病带进加拿大。那是爸爸从野营地捡来的,以备 路上有什么用处;一路上也没用上,现在没收了正好。爸爸的一箱啤酒和两大瓶rum酒,却逃过了关税。傻 警官!


  我们终于走进家门的时候,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我们今年夏天的黄石公园和总统山的旅行结束了!

 
上篇:郑干事和半打副科长 下篇:里贾纳随想15
点击人数(485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