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江南小记




江南小记 文 / 二水  2010-6-10 
  
《念去,去千里,烟、波》


每次,离开一个城市或者告别一处风景,我都抱着一决永别的心情。还没有挥手道别就开始想念故地重游,然后再惨惨地想:有些地方和风景,也许真的只有一期一会,故地重游也物是人非。可我们,还是念念不忘、还是梦寐以求,还是想着重逢会有喜悦……


明天,去千里之外的江南,没有目送,没有琴声,没有一身琉璃白- -- -人生就是如此,并非全是优雅的旋律和歌词,那自己一个人收拾行李,慢慢拖去车站的感觉,有小小的落寞,和,淡淡的哀愁。


可是,想想我曾枕水而眠的秦淮和让我失落表情的乌镇,旅途的颠簸就微不足道起来。想念秦淮宁静的清晨,而不是夜晚的灯河,花街柳巷太喧闹,丝竹带着敷衍的腔调;只有秦淮河从白墙靛瓦上飘出来的炊烟,轻轻的、柔柔的,伴着河面小船吱乃吱乃的橹声,庸懒至极……想念乌镇透着青石颜色的水波,荡漾在我们干涩的眸子里,浸润心底最干涸的罅隙,从此醉生梦死、从此把漂泊四方的圆心托付那缓缓诉说着的流水……


念去,去千里,烟、波:


秦淮处暑天尤长,塞外白露已成霜。


忆写兄弟辞别句,少年也作老翁伤。


昨夜忽逢渡船上,重整纸砚笔墨香。


挥袖挂靴豪饮酒,泼墨掷笔出船舱。


 


曾经笑断离人肠,一朝执手泪满裳。


他人不知情何物,白眼大骂我辈狂。


一言破涕眉剑起,高歌若无他人旁!


君回故里千山路,我为情狂又何妨?


 


先说垄上苗成行,又言梁下燕成双。


不问小妹何处嫁,但闻阿婆药碗香。


玩伴姓名恐忘却,写在襟前细端详。


归乡才知人事故,事故才说人无常。


 


旧时黄花旧时裳,旧时高阁旧时窗。


旧时井台旧竹桶,旧时疤痕旧时伤。


情衷难写纸半张,缱绻不过梦一场。


但问秦淮花月水,洗得谁人发也香?


《江南小记》


将这个夏天的旅行以小记来命名,是因为这一行我的片面:无论白天随团时光浑浑噩噩的四处游荡,还是清晨与夜晚自己清清爽爽的尽情徜徉,我的目光,都更多地停留在小情小趣的景色上,希望从那些楣头、楹联、牌匾、题字、拓印甚至路标里,了解江南沉积了千百年的历史故事和浪漫传说;希望从那些门环、飞檐、石板、灯笼、乌棚船以及草木里,看到江南的情浓意软和韵味悠长。


我出行的习惯,是随身必备着手掌大小的笔记簿和笔,记录导游小姐或者老乡那里听来的趣事。然而这一次,空白的去,空白的回来,没有只言片语;只是我的心,却越来越重、越来越沉:唐宋元明清近现代千年古迹的如斯静默,亭台楼阁榭廊桥轩的四面堆积,吴侬软语丝竹评弹的分秒充盈,印证着所有人关于江南想象的丝丝喜雨、烟波浩淼、一桥横卧、蓑衣独钓、蝉鸣阵阵、翠竹招摇……牵系了无数的帝王梦、君臣义、歌女恨、赤子情,忽然在这短短的几天里一桢一桢地投影到我的眼睛里,一点一点地渗透到我的每个心思,让我回味、让我眷恋、让我继续做着关于江南的梦,长醉不醒……


《南京:意想不到阅江楼》


“一江奔海万千里,两记呼楼六百年。”这样的对联,是对阅江楼最真实的写照。因为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和明初文学家、大学士宋濂的《阅江楼记》(虽然本人认为该文马屁味儿十足)而名声显赫的阅江楼,其实是2001年才建成的仿古建筑。这让我的心思着实低落了太多太多,在到处都是柏油路高架桥的城市里,在地理位置这样重要的长江畔狮子山上,那个碧瓦朱楹、檐牙摩空、朱帘凤飞、彤扉彩盈的江南四大名楼之一的阅江楼,竟然是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无怪乎它排在武汉黄鹤楼、岳阳岳阳楼、南昌滕王阁之后了,甚至于和它比邻的西北城门仪凤门,似乎都蕴涵了更多的故事。






 


只是,聊胜于无的,登上七层高楼后长江滚滚东去的景象一览无余,远眺金陵胜迹一目盈怀无所掩,长江大桥垂垂老而弥坚,倒是比“有记无楼”好。我又暗暗地骂自己的形而上学,凡是古迹就是好的,哪怕用玻璃罩起来一点也没有观赏性,修旧如旧也是好的,至少还有旧的那一部分存在着;凡是现代的就不屑一顾,孰不顾仿古建筑也是有科学性艺术性综合性的,也不管因有了这样实体的视觉冲击,人们才对与之相关的历史感兴趣起来。是的,又有多少人,会看着这奔流而去的江水,全景式地想象1405年到1433年郑和下西洋的大气象呢?会为我们当时是雄霸世界航海的大国而长嘘短叹呢?而六百年后的我,只能站在潮头,用胡思乱想的文字表达对郑和以及大明王朝的尊重与敬仰,以及对南沙群岛现在面临的掠夺危机悲观的愤懑与仇恨了。






 


 


《南京:闹中取静总统府》


游览总统府的时候下着雨,纷乱的雨丝仿佛诉说着这里发生的纷乱故事,我只说说曾经在这里“上班”或者“下榻”的人的名字,你就可以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与重要。江宁织造曹寅、清历任两江总督、康熙、乾隆、洪秀全、林则徐、曾国藩、李鸿章、沈葆桢、左宗棠、张之洞、端方、孙中山、黄兴、齐燮元、冯国璋、孙传芳、蒋介石、林森、宋子文、汪精卫、李济深、何应钦……总统府中轴线的中区主要是国民政府、总统府;西区是孙中山的临时大总统办公室、西花园;东区主要是行政院旧址、马厩和东花园;一系列展馆和史料陈列,都分布在这三个区域中。








 


 


在这里游览,想拍出一张没有游客的照片是难上加难,好在直奔西花园的我脱离了众人,偷偷地看了一些安安静静的好景色。无奈拍照技术太烂,完全拍不出庄严中的清秀,让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来。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西花园的甬道亮汪汪一片,忽然就想起虚幻曾经拍过雨后的太阳岛公园大门,虽然没有晴空万里,但若是他来拍,下面这张照片又会是怎样的惊艳呢?








 


一整块青石做成的洗笔池里,有江南的雨轻轻洒落,起一圈圈的涟漪。碧绿的池水曾洗过我写满思念的笔、曾照过我愁眉不展的容颜,只是雨停以后的沉静,如同雁渡寒潭、风吹疏竹,什么也没留下。








 


在一个白墙青瓦满是爬山虎的小园子里,我发现了一个叫“奇尔茶业工作室”的地方,云字边仿古的门牌被爬山虎遮挡了一半,仿佛不那么欢迎喧闹的客人。若有爱喝茶的人在这里,一定会一头扎到那红漆窗棱翠含烟纱窗飘出袅袅香气的屋子里去的,我却只爱那斑驳的一扇门和围在四周的竹子,贴近了看去,竹叶尖儿上悬着一滴雨,隐隐地映着后面的暖阁明灯- -- -这场景似曾相识,我便是重回这里寻你的,你若知晓,就端着刚沏好的碧螺春、开了那虚掩的门出来见我吧……








 


《南京:烛光灯影秦淮河》


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秦淮河,我也学朱自清先生说是“重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写的不可逾越,天上的月、月下的桥、桥头的楼、楼里的人、人爱的灯、灯光里的水、水中的船、穿船而过的风、风里乐器的嘈切- -- -但凡我们见得到、听得到、感受得到的,无不被他老人家用细腻的笔写了出来。我是忘性大的人,就饭吃的多,还记在脑子里的少,回来上网查了原文,摘一段与大家分享一下罢了。








 


这灯彩实在是最能钩人的东西。夜幕垂垂地下来时,大小船上都点起灯火。从两重玻璃里映出那辐射着的黄黄的散光,反晕出一片朦胧的烟霭;透过这姻霭,在黯黯的水波里,又逗起缕缕的明漪。在这薄霭和微漪里,听着那悠然的间歇的桨声,谁能不被引入他的美梦去呢?只愁梦太多了,这些大小船儿如何载得起呀?我们这时模模糊糊的谈着明末的秦淮河的艳迹,如《桃花扇》及《板桥杂记》里所载的。我们真神往了。我们仿佛亲见那时华灯映水,画舫凌波的光景了。于是我们的船便成了历史的重载了。我们终于恍然秦淮河的船所以雅丽过于他处,而又有奇异的吸引力的,实在是许多历史的影象使然了。


 








 


《无锡:灵山胜境一银杏》


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


那么,我的爱,我们前世曾经是什么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


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你若曾是逃学的顽童


我必是从你袋中掉下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的草丛中目送你毫不知情的远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


我必是殿前那一柱香


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默的时光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


却有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


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 -- -- -- -席慕容《前缘》








 


 


用这样的诗作为游览灵山胜境的心情,是因为当浓郁的佛教文化与大开大阖的自然景色、豁达庄重充满敬畏的人文建筑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的心自然地选择了皈依,皈依于对自然自法的崇敬、对善因善果的认同、对冥冥之中轮回的无言以说。道法自然也好,慈航普渡也好,真源湛寂也好,只要我们灵魂感觉到了涤荡,旅行就有意义,我思就我在- -- -还问什么最后,最后即是开始,开始已经结束,我在你面前焚化,眼泪是血液,反复融化与凝固,你默默不语。








 


 


 


 


 


 


“湖光万顷净琉璃”,当我匍匐在88米高的佛脚下,太湖的氤氲地就在那里等待着我,我不知道是湖光碧绿了琉璃呢,还是琉璃闪耀了湖光。而我身后那些临时抱佛脚的人们啊,真是单纯得可爱,赶场一样地来与离开,在恰好的时间和恰好的地点把九龙灌浴的圣水喝掉,我们真的觉得甘甜么?


 








 


 


 


 


佛,我仰头看见你的袖,我伸手摸到你的衣摆,我在心里和你说着我们的话。我是寻回来的那一片银杏叶子,几世的轮回后我才可以像今天这样的诉说,只有你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








 


请让我为你做一转,当我的手指触摸到你的触摸,当我的目光看到你的憧憬,在这个时间和空间发生的故事,在另外的时空上演。








 


《苏州:留园不可不访》


        留园在苏州阊门外,万历年间建园时称东园,嘉庆时名寒碧庄,俗以姓称刘园。同治年间盛旭人购得,重加扩建,修葺一新,取留与刘的谐音改名留园。科举考试的最后一个状元俞樾作《留园记》称其为“吴下名园之冠”;与拙政园、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齐名为“四大名园”。- -- -倘若我的游记这样写下去,那恐怕和教科书差不多了,网上关于留园的故事和文字很多,但再多文字和图片的介绍都不与我们亲眼看到的不同。这似乎也是所有风景吸引我们的原因,别人眼里的风景是别人的,不会深入我们的心,只有我们自己跋山涉水、曲径通幽、百转千回、豁然开朗看到的那一幅,才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山水画卷。








 


留园以建筑结构见长,运用大小、曲直、明暗、高低、收放等变化,来讲究亭台轩榭的布局、假山池沼的配合、花草树木的映衬、近景远景的层。留园建筑数量多,分布密集合理,空间处理巧妙,是苏州诸园不及的;比较于我曾去过的偶园,我的感觉是这里更加紧凑,移步换景的连续性更强。








 


留园中部以山水见长,池水明洁清幽,峰峦环抱,古木参天;东部以建筑为主,重檐迭楼,曲院回廊,疏密相宜,奇峰秀石,引人入胜;西部环境僻静,富有山林野趣;北部竹篱小屋,颇有乡村田园风味。留园三绝之一的冠云峰是太湖石中的 *** ,瘦、皱、漏、透四字占全,传说是方腊起义时口号之一“杀朱缅”的主角朱缅从百姓家里搜刮来的。








 


我喜欢从这样黑漆的门里走出来,因为开门的瞬间可以连接过去与现在,可以明白那些拥有美丽名字的亭台楼阁是在怎样的煮酒高歌中因何情何景而来。好象明瑟楼来自《水经》的“目对水鸟,水木明瑟”,好象涵碧山房来自朱熹的“一水方涵碧,千山已变红”,好象濠濮亭来自《世说》的“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好象还读我书斋来自陶潜的“既耕亦已中,时还读我书”……太多太多的名字后面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感觉……江南,要细细的读,久久的读,却永远也读不透……








 


照前池,摇曳熏香夜,婵娟对镜时。蕊中千点泪,心里万条丝。恰似轻盈女,好风姿。








 


竹摇清影罩幽窗,两两时禽噪夕阳。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苏州:苏州河》


大梦初醒,总不知身在何方,总不知今昔何昔。这一程八天的时间里,我先是被冷气吹得伤风、然后头痛发烧,虽然没有大碍,却也不得不早晚用几种药来缓解。身体不适,人就懒惰起来,偏偏同屋的女伴是个超爱逛、超爱拍臭美照的姐姐,每早督促我起床去看风景,每晚拉着我去看夜景,让我一路坚持下来。








 


清晨五点的苏州河无比宁静,一跨的距离连接着古老传说与现代故事。太阳还没起,雾气看得清楚,人站在河边,是说不出话来的- -- -这场合也不适合说话,甚至扫街的声音都听着刺耳,恨不得就这样一直静下去,仿佛脚下流水一样,无可无不可的,它就那样静静的,随你看、随你想。








 


桥的那一端是全私宅的江枫园,谢绝参观,我们只能在桥上眺望那深宅大院里露出的垂柳翠竹。若不是远处高楼在建,看那镂窗久了,人是会跌入历史的河流回到前世去的。








 


《苏州:寒山拾得寺》


写寒山寺若不用那句“夜半钟声到客船”好象就有些矫情,但其实关于夜半钟声的诗句绝对不止这一个,白居易有“新秋松影下,夜半钟声后。”,温庭筠有“悠然旅思频回首,无复松窗半夜钟。”,都是用来写三更的“定夜钟声”的。这里的钟楼是六角重檐的,又尖又挑又玲珑,是我喜欢的样子。传说凡人有一百零八种烦恼,所以在除夕夜晚的钟声是一百零八下,新的一年里就可以消除烦恼。








 


寒山寺与别的寺院最大的不同,是释迦摩尼背后供奉的并非观音,而是唐代贞观年间的名僧寒山与拾得,他们因兄弟情深被后人称为“和合二仙”。这样的介绍是不足以让大家印象深刻的,有两句对话却是人尽皆知,其实主人公就是他们两人:


“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我虽不见月落、霜天、江枫、渔火,却可以想象这一条流水承载的哀愁,境由心生……








 


 


 


《杭州:乌镇的无言以说》


我,是在这样的繁花下等待过你的,你还记得么


那青青的瓦可以做证,我石榴色的衣袖


和,我腕上那串漆黑的檀木珠链,可以做证


我欲摘花的手,迟疑着,等待着


你从我的身后来,撷那一枝繁花,插于我如云的鬓上


温柔无限,旖旎无边……


 








 


这一段于我是最难写的部分,对江南水乡的期待有多少,对游人如织的怨恨就有多少。百床馆、三白酒坊、茅盾故居、汇源当铺里接踵摩肩的游人,不仅有南言北语的嘈杂,还有边走、边吃、边扔、边大呼小叫的百态。那门楣窗棂木床案几上雕刻的花鸟、走兽、人物、山水,我们知道是平雕、圆雕、透雕、镂雕就好,那假山花木石刻摆件的细致、讲究、古老、厚重,我们用相机拍下来就好,都不必用汗渍连连的手去敲打抚摩了。最是憎恨的,就是导游挎着冰冷的扩音器,用着冰冷而例行公事的腔调读课文,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声高过一声地拢自己的客人,好象放猪一般敲打着食盆,喊着回来了、回来了……


乌镇的水是流淌的音乐,为这音乐做连接的是那些古朴的桥。乌镇曾有过120多座桥的辉煌,现在还有30几座保留着,桥的名字也一概迎合着人们对吴越与儒家文化的认同心理:太平、仁寿、永安、逢源、利济、浮澜、梯云等等。通济桥面南的一侧有“桥联”:寒树烟中,尽乌戌六朝旧地;夕阳帆外,是吴兴几点远山。文化气息的浓厚,从平民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看得清清楚楚。








 


茅盾故居是一座四开间两进两层的木制楼房,虽然是沈先生成名之后又添购了一部分的房子,但依旧因二层历史图片的陈列而充满了世代书香的气息。二层是少有人去的,所以红漆的楼梯扶手竟有些许的灰尘,或许因为对这样枯燥的黑白文字与图片都没有兴趣吧,这似乎也是所有浮躁旅行的通病。且允许我戏称之为“浮躁旅行”吧,那出发前从不查资料,景点从不看介绍,照片拍的都是傻笑ok照,典故传说转头就忘掉,乱七八糟土特产买几大包的赶场子旅行,浮躁得没有道理,却依旧流行得铺天盖地。


终于写跑题了。还是回到我一贯温情却难掩几许平淡的记叙吧。我想写的是:茅盾故居后院的这处牌匾,旁边的芭蕉还是五年前我拍过的那一棵,只是芭蕉旁边的竹架上原来有荫荫的一棵葡萄藤,将整个“п”形的篱笆包裹得严严实实,从架上垂露出一小串、一小串绿葡萄,有阳光从高墙上斜照下来的时候,那葡萄竟如翡翠样通透;葡萄藤后面掩映着一扇桐油门,拉开小小的门环,后面是一条狭长寂静的甬道- -- -这是我永远难忘的画面,如今却是葡叶稀落、柴扉紧锁- -- -我心里又长吁短叹起来,好风景要趁早看、要趁人少看,故地重游的遗憾总会发生,我一步一回头的离开,无奈如影随行……








  


乌镇绝对是个“慢生活”的地方,急着赶行程的人永远无法体会两千年如一的水路格局和亘古不变的民俗生活有怎样的韵味。宜居的水阁半挑、青石小巷有三两日细细品味最好,若没有,总要选一个凭窗的座位,喝一盅白菊,尝几口嘉兴粽子、梅花糕、麦芽糖、姑嫂饼等等小食,才尽了慢生活的兴,才算真的客于江南一次。留于我们齿颊的,是软糯清凛的香,留于我们心中的,是从此后对乌镇委婉幽雅的念念不忘……








  


染坊依旧,只是换了主人,沉默的一尾鱼,用红与蓝讲述着千年不变的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我多想化做这一条垂柳,在翠波荡漾处照自己的容颜,最终逐它而去,就不怕,老…… 





 


《杭州:千岛湖水如碧》


倘若把千岛湖称为新安江水库,你一定会认为我是个煞风景的人,尽管事实如此。这样一个年轻的湖,有60种动物、90种鸟、94种鱼、1784种植物、1800种昆虫、3200个西湖的容量,最关键的:它的水来自群山山泉,达到了国家i类水体标准,不需要净化可以直接饮用。据说农夫山泉从千岛湖70米深的恒温层采水,所以才会“有点儿甜”,无论炒作与否,当你坐上游船开始在星星岛屿中穿梭的时候,你真的会被千岛湖的水倾倒。








 


我想从脑海里寻找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里的水,却又觉得每个都不确切,随着阳光出没以及深浅水位的变化,这水呈现出淡绿、湖绿、青绿、青蓝、天蓝、淡青等等不同的颜色。从水岸看偏于自然的浅蓝,从船上看偏于青翠,从山上看偏于碧绿,在这样似绿如蓝的徘徊间,是难掩的纯净。这纯净浸透着至目之所及的每个波浪与旋涡,让人的心跟着静下来,任凭船行如飞,不问去往何方。








 


千岛湖森林覆盖率很高,每个岛都是草木密布,天气晴朗的时候看去,确实如翠玉罗列于湖水之中。对人为建设的所谓蛇岛猴岛,我忍耐着不露出嗤之以鼻的态度来,谁是奔了几千公里来看笼子里的动物的呢,紧紧地凑在一起诧别人所异?都不如只建一亭一榭,或是环岛步道、森林氧吧、石桌石凳那样只是用来休息的东西,把游人分散开去,好好地看看周围景色。








 


烟波浩淼中星罗叠翠,一碧万顷中棋布巍峨,港汊交错中骋怀一舟,而我,已词穷语竭。你是始终不肯以真面目示我的,只让我在雾中隐约地看你的绰约风姿,浮想着:我是会飞的神灵,隐居在这飘渺虚幻的水气里,穿梭于天空、沉睡于湖底,守望清晨的波光粼粼、聆听傍晚的涛声阵阵,千年如一。








 


《杭州:西湖山水不可分》


杭州因西湖而闻名天下,然而西湖的美并不简简单单在湖,如果按照“游戏规则”乘船游湖,那么西湖的游览我个人认为是最失败的(第一次我就是这么失败的),除了远远地看看雷峰塔、湖心亭与楼外楼翘起的屋檐之外,只看得见脚下灰蒙蒙的水了。


西湖山水不可分,湖水与苏堤、白堤、孤山、南山、北山一起构成不可分割的立体画卷,又因古迹与博物馆的繁多,才形成了自然、人文、历史与艺术的结合体。然而,我还是要说,西湖山水的美要用走的才看得到,并且要在清晨或者夜晚游客稀少的时候才看得到。


清晨五点从“断桥残雪”开始走,身边有晨练的人们或快或慢的脚步,传世的美景在当地人生活里,不过是普通的公园而已;白天近万游客拥挤不堪的断桥上寥寥几人,我心里乐得想大叫!虽没有朝阳照耀出的流韦分披,看不到著名的“宝石流霞”,但郁郁葱葱的林木将整个葛岭与宝石山渲染得分外沉静厚重,衬托得保淑塔那么窈窕翩纤,加上我身后的北里湖作为前景- -- -西湖的清晨,给我牺牲睡眠的回报,只这一幕都值得了。








 


从白堤一路走去,想着关于西湖“晴中见潋滟,雨中显空蒙”或者“晴不如雨、雨不如雾、雾不如雪”的景象是怎样的。远远地望去,烟霞岭、南屏山只露出一点点痕迹来,湖面微澜起伏,这尚在沉睡中的西湖,淡淡的,真的可以换得十清秋来。








 


古来曲院枕莲塘,风过犹疑酝酿香。尊得凌波仙子醉,锦裳零落怯新凉。








 


平湖秋月“更细腻温情,亭榭环湖连绵曲折,花木掩映、小桥落英缤纷。一块石碑见证了多少月圆月缺,看过了多少悲欢离合?我多么希望这夏的早晨转换到秋的夜晚,哪怕只有一晚,看那“月冷寒泉凝不流,棹歌何处泛归舟。白苹红蓼西风里,一色湖光万顷秋”,看那“天边明月光难并,人世西湖景不同。若把西湖比明月,湖心亭似广寒宫”,看从来没有改变过的月光的清辉洒在你的眼睛里……








 


孤山以西直到西冷桥,都是西泠印社的园子。这清末杭州金石名家们“人以印集、社以地名”而来的会社,如今是海内外闻名的集会、展览、收藏金石书画场所。这里古色建筑依山而成,景致幽绝,摩崖林立皆出自名家手笔;尤其值得一看的是鸿雪径,鸿雪径出自苏轼“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小径清寂曲折,折射出印人终生的不懈追求。


高中的时候开始喜欢印拓,最初的一方便是“月华如水”,后来因几本特别喜欢的书,特意添了一枚“尤物”用在扉页上。工作之后撂下了好多年,直到去年在潘家园中意了一块双料的,才请人做了“永结同心”送给先生作结婚周年的礼物。如今看书的时间不多,看旧书的时间就更少,每每忽然见到自己留过的印,总有莫名悲观的情绪弥漫:世事变换难料,曾经一起执手看书流过的泪,早已经风干,只有鲜红的印记留在扉页上,安静地证明那些激越或者平和的情绪真的存在过……而我的床头别无他物,唯你送我的书,捧起与放下,都不过是,为了看一眼扉页上你的名字……








 


站在西泠桥头,左手跨红在望,岳湖紧随其后,而桥的那一端那个小小的亭子里就是苏小小墓。长眠于此绝对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何况,奇迹地与武松为邻。至此,我的早游湖结束,与前一夜湖滨路繁华的都市霓虹闪烁、《梁祝》声中灯光喷泉缤纷、麒麟沪杭小菜里精致香甜的桂花酿藕一起,丰盈了我对杭州的印象。








 


至于那著名的我期待已久的龙井问茶,只有茶园可以看,导购的茶叶明前雨前混淆、叶梗参杂、破碎不堪入目,我这样的外行人都看不下去。却是那西山路与虎跑路,林木高大、紫竹茂密、人迹稀少,烟柳笼纱中莺啼清脆、山路盘升里雾气招摇,艳阳高照的时候都阴凉一片,倘若两人同行,租一辆双人单车骑起来,真是最美妙的事……

  上篇:《诀玦与还环》 下篇:《凤凰明月夜》 点击人数(555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