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湖光倒影 > 盛开在季节里的花儿
盛开在季节里的花儿 文 /   2012-3-4 19:41:35 
    写在前面的;读书于我,一如吃饭睡觉般的自然和平常,若一日无书读,便觉缺少了生活的大部分。岁月可以洗涤那些年华,那些岁月。那年那月被打磨地缄默不语。喜欢像鲁迅一样,写下永不泯灭的经典。往往,在打开书的那一刻,回味古今的那一刻,我便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陆游,字务观,好放翁,出生于书香之家,南宋爱国诗人。唐婉,字蕙仙,陆游舅父唐闳之女,自幼文静灵秀,才思敏捷,是我国历史上为人们熟知的才女,与陆游结为夫妻,琴瑟甚和。
    
    或许铭记,或许淡忘,或许不知,他们唱响了一首浸透血泪的爱情悲歌。
    
                             流年
    
    春花灿烂地开在田野里,宝蓝色的天空如调色盘上刚挤出的颜料,没有一丝杂质。蝴蝶划过一条弧线,洒落了漫天花粉,催开了三春花事,倚落了满架沉香。
    
    在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小陆游带着小唐婉再捉菜粉蝶。小陆游来带一片菜花地前,陆游从身后变出一朵小花插在唐婉的头上,说:“唐妹,我来作首诗,我说前两句,你对后两句。”唐婉微笑着说:“好啊!”小陆游踱着步子,点着蝴蝶,说:“翩翩纷飞好悠闲,心境宛如九天仙。”唐婉听后从头上把花拿下,看着花儿,对道:“飞入菜花无踪迹,蝶变黄花插发间。”小陆游拍手叫好,笑着说:“我可没这法术把菜粉蝶变成一朵花,呵呵呵!”
    
    笑声荡漾在春风里,夏日,秋日,冬日,也无非是快乐的背景,简单地轮回……
    
    还记得青梅竹马,对月许愿,这些山盟海誓,在陆游与唐婉的成长过程中越发深刻。流年里,懵懂的种子在生根发芽。
    
    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
    
    陆游十九岁时,他和唐婉终于成亲了,夫妻伉俪相得,情同鱼水。
    
                        多情谁似南山月
    
    月光如水,洗刷着这片多情的土地,秋风浮动着无数少女的青丝,秋水涤淌着无数少年的梦,秋月映照着人世间、红尘里的种种情感……
    
    陆游与唐婉每日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着幸福和谐,其乐融融。那些岁月里,充实而愉快,时光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流过了。
    
    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儿子陆游金榜题名,登科进官,以便光耀门庭。目睹眼下的状况,她大为不满,几次以姑姑的身份、更以婆婆的立场对唐婉大加训斥,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前途为重,淡薄儿女之情。
    
    陆母实在对唐婉反感,认为唐婉实在是唐家的扫帚星,将把儿子的前程耽误贻尽。就来到附近的尼姑庵,名为无量庵。陆母将备好的陆游和唐婉的生辰八字交给了尼姑。尼姑看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叨着,还不停地掐指算卦。
    
    突然,尼姑将闭上了的眼睛瞪大,嘀嘀咕咕的说:“天机不可泄露,天机啊!天机......”陆母见状,马上问:“怎么了?大师!我孽子是不是被妖女给蛊惑了?”说着,陆母从衣衫里拿出了一小袋碎银,说:“大师,这是我全部的钱了,那去吧!”尼姑看了看,连忙塞进了衣兜。把陆母的耳朵拉到嘴边,轻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
    
    陆母听后,面如土色,连忙跪下道:“大师,请指点,我可不要让我儿子死去,可万一......哎呀,呸!呸!”“你别急,只要他们两个没有了感情,悲剧就不会发生,那就要看你的了。”尼姑面无表情地说着。
    
    陆母回家后,责令陆游马上写休书,休了唐婉,并把在无量庵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陆游。
    
    这对陆游来说无非是一个晴天霹雳。在封建社会里,母亲的话犹如圣旨,陆游别无选择。也许这在今天看来很是离奇,但这分明就是旧时的愚昧无知,导致了这场悲剧。
    
    泪痕红悒鲛绡透。
    
    无奈之下,一张休书悄然落地。
    
                           催成清泪惊残孤梦
    
    唐婉流着泪,被陆母拿着休书提着扫帚赶出了陆家。唐婉披星戴月,回了娘家。
    
    就这样,一双情意深切的鸳鸯,行将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利和虚玄的命运八字活活拆散。陆游与唐婉难舍难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于是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婉,陆游一有机会就前去与唐婉鸳梦重续、燕好如初。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陆母很快就察觉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彻底切断了陆、唐之间的悠悠情丝。
    
    无奈之下,陆游只得收拾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理科举课业,寒窗苦读三年。
    
    高宗绍兴二十三年应进士第,陆游以他扎实的学识功底和才气横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但同时也遭到当朝宰相秦桧的嫉恨。于是在第二年春天的礼部会试时,硬是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使得陆游的仕途在一开始就遭受了风雨。
    
    三年后,陆游三十一岁。
    
    燕子用尾巴剪开了春天。那年春天,春花开得多么鲜艳,漫山遍野的映山红艳得好像快要崩溃。悦耳的鸟鸣敲击着耳膜,叩开了陆游的心。
    
    陆游抛开了世俗功名,抓住了大好春色,缓步来到了禹迹寺南的沈园。沈园这儿果然不出陆游的意料,真可用”春色满园关不住“来形容。陆游满心惊喜地在沈园中游览,观赏柳条的婀娜多姿,观赏着杜鹃的艳丽,观赏着“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走来了一个足以使他清醒十二分的人。是的,这正是使人感动过,痴迷过,梦到过多少次的沈园相会。
    
    这么些年,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婉饱受到创伤的心灵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
    
    唐婉翩然而来,当那一刻眼神的交汇,百感交集。时间仿佛凝结了,那万千的想要泪奔的冲动在这一刻触动。
    
    一切莫言。唐婉挥了挥衣袂,转身远去。
    
    陆游愣住了,回想起往日的是是非非,有无数的话都想要涌出,可又在这一刻咽了回去。陆游回过神时,唐婉早已经在树影的交错下离开了陆游的视线。陆游赶紧追上,只见唐婉正有心无心地同她的丈夫赵士程碰杯,
    
    那一幕,似乎拨动了脑海中的某根琴弦。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
    
    陆游挥笔在沈园壁上提下这首词——《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沈园相会后,唐婉终日忧愁。
    
    次年春,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题在陆游的词后。
    
    没过多久,唐婉因抑郁成疾,终含恨离开了人世。
    
    而陆游,宁宗嘉泰初,复诏同修国史,升宝章阁待制。
    
    而唐婉留下的,是那首让多少人唏嘘。流泪的《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钗头凤-唐婉
 
上篇:提醒感恩 下篇:书·乐
点击人数(870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