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感情小屋 > 那个时代,红尘伤——读《扶摇皇后》天下归元 有感
那个时代,红尘伤——读《扶摇皇后》天下归元 有感 文 /   2012-3-9 13:20:29 
                          那个时代,红尘伤
                               ——读《扶摇皇后》天下归元 有感

    记得元昭诩说过:我希望看见优秀的女子,在海阔天空的搏击中自由成长,可以以与男子同样的高度共同飞翔,而不是被强势的羽翼层层保护的金丝鸟,永远不知在风雨中穿行的快感,永远不懂,如何去追逐自己的信仰。
    那个时代,五洲大陆,七国齐雄:无极,天煞,轩辕,璇玑,扶风,太渊,上渊。孟扶摇,穿越异世,从现今的繁华穿到那时的乱世。那是没有记载的年代,那是没有记载的历史,那个时代,名为架空的历史。
    华灯初上,乱世硝烟,在那个颠沛沉浮的时代,邂逅一位位性格各异的男子,参与五洲大陆的政治改革,她,孟扶摇,在那异世,追逐自己的信仰,如一盏盏久久不熄的灯,幻照出属于那个时代的绝世风华。
    全书分七卷:风起太渊,无极之心,天煞雄主,轩辕皇嗣,璇玑之谜,扶风海寇,穹苍长青。扶摇游历七国,不断成长,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回到现代,病重的母亲还在等着她。而五洲大陆上神圣的长青神殿,只要闯关过阵,抵达神殿,殿主便可实现愿望,然路曼曼其修远兮,至今只有十年前神秘女子攀上神殿,至于是谁,无人知晓。不管希望如何渺茫,她,且试上一试。其中,不断出现,不断发生的人和事,于她,是否执念至终?当然,那是后话。小说,大多是以情感为线索,步步下套,引人不自禁。本书自然不例外。

                       燕惊尘——一句话,一生错
    那是温如春风的男子,那是扶摇初来异世,在雨夜泥淖中向他伸出温暖双手的温润男子,那也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子。然,燕惊尘,太渊燕家小侯爷,为了权势,为了地位,放开了她。那时的扶摇,玄元山上,被宗派争锋相对,她功夫浅浅,不出众,其实那是她为了隐藏师门“破九霄”功法,易容的假象。不想因此,燕惊尘放手回太渊。而当时玄元遭其他门派挑战。流火星瞳的黑衣人一人挑战全派,战无不胜,扶摇被迫上阵,赢了男子。玄元掌门妄夺扶摇使出之绝技,将她囚禁。燕惊尘未婚妻裴瑗向她下毒手,扶摇落崖,元昭诩救了她,至此,开始了七国之旅。
    再说后来,孟扶摇太渊起事,无极国镇守姚城,助杀德王,天煞真武大会夺冠,助烈王夺帝。燕惊尘后悔了。以为权势地位是心中所想,不想离开的日子,日日思念。她走得太远,已无法追及,所以他忍辱拜师“十强者”位居第十的烟杀,用身体,用尊严换得离她的近一步,然已一生错。
    天煞之后,燕惊尘离开。再后来,便是扶风海寇卷,海上重逢,她失却记忆,他,别名陈京。然,回不去了。最终,他为了她,终留海底。不过,他不后悔,他说,让我去痛,胜于被你擦肩而过,漠然相忘。
云痕——拉住我,噩运在左,我带你向右
    流火星瞳,冷如风霜,静若处子,云痕,那个玄元山初遇扶摇,被她的坚持所打败的男子。风起太渊卷,再遇扶摇,她为他流血,帮他脱困,帮他政变。只是,短暂重逢,她又离去。而他,心中渐渐有了目标,追逐。天煞雄主卷,真武大会,再度重逢,她亦变得更强了,为了不让她为难,为了她的计划,他抛却义父厚望,抛却男儿理想,输了,只为成全她。
    似乎一生都在追逐,她的强大,她的快乐。扶风海寇卷,扶摇失踪,万里寻她,海上掠影。找到她时的欣喜,知道她失明失忆的痛苦。与“神空”圣女非烟墓下那一战,他,抛却生命,换她一命,好在天不作人,所有的苦痛折磨最终换来了她的平安。最后一卷里,他陪她过境,一路的支持,更是允诺了对她的护佑。

         战北野——在追逐中张扬,在张扬中一分分体味距离的悲凉
    战北野,烈火般的男子。太渊客栈第一次相逢,便注定了一生的追逐。无极之心卷前期,越国界,闯阵法,救她于姚城城门。无极之心卷后期,与她共闯长瀚密林,同甘共苦,共同面对双头崖蛇的报复,怪藤分泌的毒液,沼泽蚁群,墓穴里,机关重重,迷我幻境,不明生物体,险象迭生。这很多的很多,他和她共同面对,亦共同目睹了他黑风骑战友的烈火牺牲。此后,人生目标更加坚定,他要让他的母妃,那个受尽苦难的女子,他的黑风骑,此后不再飘摇无助。还有她,只愿她快乐。
    天煞雄主卷,他远赴大漠,他说,等我回来。轩辕皇嗣卷,他丢下政事,远去轩辕,阻止扶摇嫁与他人为后,即便那是双方互利的计划,是假的,他也不愿看着她下嫁他人。扶风海寇卷,他说,如果轻易折转,那么她不是她,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是的,爱情,从来就不是施舍。扶风发羌族公主雅兰珠,扶摇知心女朋友,喜欢着战北野,追了他多年,追至天涯,海角,抛却尊荣。抛却国家、子民,乃至父母,扶摇一心撮合她和战北野。然,心中已有扶摇,他便不会回头,不会折转。所以为了她,冒险赴约非烟“鸿门宴”,进穹苍四境,真火焚背,岁月侵容,拼死保护,然而,她一句“陛下,你很好,但是……对不起”终究让他不再争取,她幸福,她快乐,才是最重要的。烈焰如火,黑袍男子远远离去,没有回头。
                       宗越——她在身侧,我伤别离
    一曲《伤别离》,人至厚黑则无敌的宗越认定了自己的心,但因为在意,而惧失去。宗越,医仙谷一迭的弟子,医术高超,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第一杀手“暗魅”。前三卷的萍水相逢,他一直在她身侧,孟扶摇智高胆大,受伤家常便饭,所以一直以药养身,生活中毒舌对无耻,那些日子,该是平淡而快乐的。
    轩辕皇嗣卷,转折点来了。宗越,原名轩辕越,是前任太子的长子,而太子被冤死,他被追杀,一直隐没踪迹。这一卷,他失踪,扶摇无意中知道他被绑架,于是赶去轩辕救他,从此更让这牵绊越缠越乱,越缠越紧。宗越以暗魅身份出现,并和扶摇共同在轩辕宫中,为着政局,共同奋斗。扶摇一心救宗越,并为他夺帝努力着,与暗魅合作着。最终层层叠叠的设计,精精密密的计划,轩辕帝退位,宗越登基。而扶摇也一直知道暗魅便是宗越。她只是想让他忙于国事,无心恋她,但她不知道,他要的只是安静陪在他身边,做一个医者。他说,过够了双重身份,在黑暗和光明中不断游走的复杂日子,在你面前,我只想做一个最简单的人,最简单地去爱你。哪怕你给我最简单的拒绝。他说,我但愿年年岁岁,都有人陪你过年。
    璇玑之谜卷,揭示扶摇身世之卷,同时也揭开了宗越内心深处最隐秘的一条疤。作为璇玑皇帝最小,最没地位,母亲仅是一宫女的公主,五岁的记忆,一直是藏在黑黑的柜子的记忆。当然,她忘了,记忆被宗越施针锁住,只是一旦想起,汹涌,惨烈。亲眼目睹母亲被施刮皮之刑,尽管她不是真正的璇玑公主,但那是护了她五年的女子,濒临崩溃。而当时,参与母亲悲剧的人中有有求于璇玑皇后的宗越,但宗越放走了她。他彼时一怀怆然,满怀对未可知未来的叹息,看着那孩子随水流去,以为那是对命运的放生。谁料最终,却是为自己筑了相思的壁垒。孟扶摇疯狂失控一阵后,将所有都放下了,宗越,害了她母亲,却也救了她自己,她不怪他,那时他们只是相对的陌生人。于是孟扶摇走了,她要去颠覆璇玑。看在他眼里,却是内疚。他说,扶摇,如今我终于明白,我渡得过万里狂风,渡得过千条性命,渡得过诗酒年华,却渡不过,你不顾而去的目光。
    穹苍长青卷,在暗境中,为救她,他挡下杀机,挡下利爪,用暗魅红唇如火的面容、身体为她挡下伤害,也是那一次,他伤重,伴着固疾,伴着晕迷,伴着不后悔。
                 长孙无极——所遇非人,谁爱,谁输
    长孙无极,就是元昭诩,充满传奇色彩的少年成名的无极国太子。他说,自从遇见你,我的人生便只剩下了马不停蹄。是的,扶摇的不安分,扶摇的爱四处闯,长孙无极原本闲逸尊贵的日子便只剩下四处奔波以及除了担心还是担心。但是,他却说,扶摇,我庆幸我此生,遇见你。和你在一起经历的所有,是任何人再不能给我的特别。他们的缘分,早已定在前世。这是直到结局才提及的线索。长孙无极是长者神殿创教祖师转世。当年创教祖师爱着一株死物——掌心莲,并不惜用神力浇灌培育成人形,因此与神殿作对,入世为魔。而那朵莲便是孟扶摇的前世。创教祖师用神力劈开空间,将她送至异世,为的是红尘历练。而今生,长孙无极只是长孙无极,孟扶摇只是孟扶摇。
    他们相识、相知、相爱、相守。恍惚间黑色柜门开启,五岁幼童澄澈目光怯生生映上他的影子。恍惚间玄元山风轻云淡,崖下升起的少女,对他张大惊艳的眼眸。恍惚间昊阳山暖风如醉,温泉中初次相拥的一吻。恍惚间姚城里繁花若锦,古怪而美丽的宫裙女子,送他一场一生从没有过的热闹,再送他倾世一舞。恍惚间无极华州地牢里,满地鲜血中,她抱紧自己,说:哭出来,哭出来……恍惚间璇玑李家庄暴雨之夜,她疯狂撞在他怀中,将一心疼痛哭碎。恍惚间苍穹九仪大殿,她一个头磕下,坚决平静地说:“请放长孙无极。”……这一生里的太多美丽,不知不觉竟已饱满至此。
    他说,也许我以前在云端做神,但自从遇见你,我便成了没了归宿的魂。扶摇,你若转身,我便在地狱。长孙无极,给她自由,任她翱翔,给她信任,任她驰骋。近乎计划了十年的盘算,只为她的到来。他说,世人苦苦执念于得到,为此一路奔前,其实得到就在近处。长孙无极,为她甘受钉神钉,为她甘刑接天峰,天寒地冻,冰雪交融,这一切的一切,什么都不是,在他眼里,只有简单的近处的幸福。
    最后的结局,江山下嫁,陆分五国,五洲五圣,宗越帝崩,三国,无后。
    轩辕帝君崩于九华殿,时年三十二岁,原本固疾的他,能活到四十岁,但暗境那次的重伤昏迷……他拼命活着,只为留下子嗣。三国,战北野的大瀚,宗越的轩辕,云痕的大燕,终无皇后,后宫寥寥,只因,与孟扶摇的最初邂逅。
    有时候想,是不是所有立于高处的人们,都注定要比寻常人多受一番红尘的伤?那个时代,硝烟弥漫的繁华,锦瑟时代,长孙无极,宗越,战北野,云痕,燕惊尘,他们的红尘伤,又有谁来安慰抚平?时代的伤,时代的痛,或许只是时代印留下来的痕迹。
    那个时代,红尘伤。
 
上篇:风雨彩虹 下篇:傻瓜
点击人数(1185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