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倾城之恋 > 贺兰晴雪
贺兰晴雪 文 / 千夜即墨  2012-3-10 18:29:58 
贺兰•雪

这是个淡漠的世界。爹爹带领族人奔走,终于夺得了我们这个小小部族的一席生存之地。然后,欲望膨胀,爹爹对于土地的渴求就像是饥渴的饿狼望向牧民的肥羊一般凶狠。他开始争夺其他部族的领地。于是,在一天黄昏后,我看见了你。爹爹说,你是他的俘虏,是他胜利的标志,他大笑着粗暴地把你推倒在地。
贺兰族终于被他征服。
我跑向你时,瞥见你令人生寒的眼神。你抹了抹嘴角的血,来不及拍去衣上的尘土,分明就冲我单膝跪下,稚嫩的嘴里却叫我“小姐”。
你抬头,眉上霜,玲珑廓。
我知道,这一生也许,我都只能记得你的眉目了。
那时,我不过五岁。
贺兰雪,八岁。

你手里拿着麦秸,脸上的神色永远是淡淡。看见你抚摸着马的鬃毛,眼仁里流淌出闪烁的神采。
幼时的那股恨意似乎流转成淡漠的气息。你看着日渐衰老的爹爹,忍不住嘴角的上翘挂着讥讽。
你对我从来都是恭敬的,远远地护在我身后,默默的为我屏蔽一切的伤害。其实,贺兰雪,你是个好人,不是么?可以对仇人的女儿这么宽容。

十七岁那年,爹爹要把我远嫁到更北方的草原。那里的匈奴王叫摩罗修。
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拒绝的,作为一个女子,能为父亲做的就要做到最好。你冷冷地看着爹爹,一如十二年前那天的眼神般透着噬骨的寒意。
我穿上细软的嫁衣,坐上那匹雪花马,脚踝上的铜铃摇摇晃晃,带着微笑向北方离去。我忍不住回头,只看见你的脸上没有往日的平静,隐隐有那份奇异的色彩蒙上你的瞳孔。
嘴唇翕合,我的笑容一定是苍白的。贺兰雪,保重。

草原胡笳羌笛,猎猎的旌旗合展在沙腥的风里。我看见了那个匈奴之王。
摩罗修如你一般,狭长的双眸里带着一丝冷意。颀长的身子包裹在狐裘里。他看了看我,霸气而轻柔地把我拉到怀里。呵着暖气说“我的王妃…等你很久了”
后来,才知道,他就是五年前遇见的少年。那个浑身是伤,布满血痕的少年奄奄一息地躺倒在我的帐前。瞒住所有的人,我悄悄地为他治伤。在某一天里,那个孤僻的少年突然失踪。原以为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却未料决定我今后的一生命运。
摩罗修待我很好,可以冠上“宠”这个字。但是,我却偏偏拒绝他,把我们的婚期一拖再拖,因为,我心里总有个人的影子盘踞着,萦绕不去。
我有时候会苦笑,都已经这般了,居然自己还会想着贺兰雪?其实,只要他自由了便好。


那日,我答应了摩罗修。正着着鲜红的礼服,头上的金步摇晃荡,原以为自己就会和这个疼我爱我的男子厮守一生时,你却突然出现了。
三月,你穿着战甲,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我眼前。
摩罗修把我护在身后,他冷冷的说:“贺兰雪,你的仇已经报了,还来找西儿做什么?”
报仇?我才知道,你已经踏平了我的部族,亲手了结了我爹爹的性命,重新夺回了贺兰族的荣耀。
“你连西儿也不放过么?”摩罗修狠狠地说,手里的长枪已经刺出去。
你轻松躲过,眼眸盯紧我,分明说道:“摩罗修,西儿是我的女人”
摩罗修显然一惊,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原来如此,贺兰雪你有种啊!”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早已暗淡,他其实是明白的,他喜欢的女子为什么看他时没有神采,那个女子的心里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啊。收了长枪,摩罗修忽然很大方地把我从身后拉出来,说“西儿,你自己选择。”
摩罗修……
我看着身前身后的两个人,摩罗修和贺兰雪。
你也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不安。
你在害怕什么,杀了我的父亲而怕我厌恶你么?爹爹过去的所作所为也许不对,但是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你现在,是我的仇人了。
我默默地拉起一边的摩罗修,然后开口“贺兰雪,我、恨、你……”
你的眼神瞬间变为一潭死水,拽紧缰绳,你抿了抿唇角,看着欣喜的摩罗修,孤傲地转头离开。
我笑着对摩罗修说“你要帮我报仇哦…”

贺兰雪,如今你自由了吧。

在我成为王妃的第二天,摩罗修就履行了他的承诺,带着他的战士,向南进发。
摩罗修说,他会杀了你,给我报仇。

我装扮成士兵,随着摩罗修一起前进。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我看见你们都拿着可以令人皮开肉绽的冷兵器,在贺兰山之下厮杀。
摩罗修是凶悍的草原之王,而你也是如此让人不寒而栗。但,你眼神中没有他的狠绝之色,僵硬地回绝他一次次的攻击。
透出一丝落寞。
贺兰雪,你在哀伤什么?

雪花开始飘落,凉意透骨而来。
也许,微雪和狂樱是无法同时存在的。
记得,你无语地在冰冷中为我撑开一片天晴,会轻轻为我裹上狐裘,也曾冷冷地告诫我不要做什么……十二年的时光如此短暂,如此长久。
贺兰雪,此生无法忘记的名字就这样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就算是仇,也恨不入骨。

我的思绪突然在摩罗修的长枪之下骤然收回,看见那透着冷意的尖端向你的心口直刺而去。心中翻江倒海地闹着,我一个纵步抢身在你面前。任由那柄长枪刺进胸口穿透肩胛,温热的血液如同鲜红的曼珠沙华一样在我身前绽开。
你迟疑地望了我一眼,忽然神色大变,扶住摇摇欲坠的我。身子竟是颤抖的。
“西…西儿?”
摩罗修也是大骇,握着长枪的手有些无措。他后退几步,遥遥地望着贺兰雪怀里的我,惨白的脸上满是哀戚之情。
原来你爱的人依旧是他。五年前我才遇见你,比他晚了整整七年。
你的手那么抖,风吹来的寒雪都飘到了我眼前,你仿佛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我恨你……”我咳嗽着说出这句话,却见你惊慌地用坚甲包住我瘦弱的身子,你连连点头。
“可是…贺兰雪…为什么我无法…恨你入骨呢?…… 你自由了…贺兰晴雪…”我的手描摹着你的轮廓,终是带着那句‘我恨你’而闭上眼。
雪好凉好凉,就像当年贺兰雪你的眼神一样。
贺兰雪,其实我是爱你的吧……

什么是“仇恨”?只有尝过味道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涩。

很久很久以后,北方草原的摩罗匈奴一族和贺兰一族,再也没有参与过任何一场无谓的土地争夺战。

 
上篇:闪光背后的爱国影视-爱国主义影视观后感 下篇:逆流 ——读《海底两万里》有感
点击人数(1072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