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随笔心声 > 梦回吹角连营
梦回吹角连营 文 /   2012-3-11 22:16:58 
    梦回吹角连营
    辛弃疾之词,用的不是一位文人的笔墨柔情,而是一位将军的铁血军魂。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点秋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曹丕说,文,以气为先。初读此诗,即为其锵锵金戈之音所折服。
    细细品味之时,似有杀伐激昂之声自天边席卷,马蹄如雨,旌旗猎猎,无数的雪刃翻动灼烈的阳光。令人不由肃然,回味之余又平添些许的悲怆,惟融于一声长叹。抬头时,竟看不懂黑板上的四则运算。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衣着谈吐或许可以修饰,一个人的气质秉性或许有余地精炼,然而,有一样东西,牵动于一个人生命的灵魂磁场,永远无法刻意伪装,那便是一个人的生命格调。无须词藻的刻意修饰,内心生命自然的倾吐和表达,便是辛弃疾之词最美的全部。
    然而没有命运的悲剧,也便没有一个人情怀的悲壮。辛弃疾,敢问何疾?唯心疾−−−月未圆,国未复,山河碎。
    单刀独行,缉贼千里,第三天提回一颗叛徒的人头。每每读及此段,我都会想到滴血的长刃,飞腾的马蹄和一位将军冰冷若霜刃一样的严峻眼神,给人不寒而栗之感。主帅遇刺,军心惶惶,又是你挺身而出,率50死士奇袭敌营,横刀跃马,生擒叛将,千里奔走,押至南京正法,一时军威大振。而后,你又马不停蹄,率万人南下归宋。果断凛然,有大将之风。自然,你南归之后,想的是了却君王天下事,马革裹尸,魂归狼烟。然而,南宋王朝却早已在无休的歌舞、醉人的暖风中以杭作汴。一封封饱蘸家国兴亡的奏折石沉大海,一次次字字含泪,却又句句泣血的上书无果而终,一场场雷大雨小的出征虎头蛇尾,你愤怒了,痛惜了,习惯了,平静了,无奈了。湖湘稚子的夜啼,中原慈母的白发,陷地春闺的翘首成为你一生也无法逃脱的梦魇。你无数次起身,提笔,凝望穹宇的那一钩残月¬¬¬−−−江南的月,似乎永远不曾圆过。
    江山嘶鸣战马,而你,却只能将它化作笔下那份寂静的喧哗。
    史家不幸诗家幸,力至沧桑方不杇。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你是孤独的,40年南宋臣民,20年赋闲离职,37次频繁升迁。我只记得那支威振江南,势慑金军的飞虎雄狮,本是血性将领,又怎通宦海圆滑,明哲保身之道!后人多讽辛词用典过甚却终不能以史为镜,行竹篮水空之事。然而,我们不应责备一个人生命本质最自然的流露,不是不知道,辛弃疾只是不愿知道,因为辛弃疾所信奉的,惟有六字:“文死谏,武死战!”
    我相信,正是这样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螳臂挡车,蜉蝣撼树之举,一次次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构成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千年脊梁。
    曾去南京,专门拜访这个辛公拍栏处,然人逝楼毁,无处凭吊,不觉令人怅然。
    再没有拍遍栏杆的那一场不朽登临,江涛阵阵,藤葛如髯,惟一水秦淮千古悠悠,枉诉辛公遗恨,浩然慷慨。
    
    一个错误的时代邂逅了一位错误的将军,造就了一位错误的词人。
    巴顿说:“一位将军最好的宿命,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
    每一个被他的命运裹挟,终其一生也无法逃脱。辛弃疾,一位将军,将军魂倾注入人生的纯粹,将生命熔铸入诗魂的悲壮,于是每一首诗力透纸背,镌刻山河。
    那一夜,我,梦见雄兵百万。
 
上篇:楔子 下篇:梦萦香魂续
点击人数(1759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