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随笔心声 >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文 /   2012-3-12 16:34:40 
    当时只道是寻常
    德清一中高一(1)班谢怡佳
    浅笑露端方,如玉温润,他折扇轻晃,唇角微扬,俊朗世无双。
    当我谙熟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看厌易安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时,一本薄薄的《纳兰词》静静地躺在手中,我知道我已经渴求了许久。
    纳兰容若,这个尘封了百年的名字,被我用嘴唇一次次重复、呢喃。
    《纳兰词》,这本尘封了百年的词集,被我用心灵一遍遍抚摸、轻吻。
    纳兰性德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是人们羡慕的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臣,前途无量的达官显贵。而作为诗文艺术的奇才,他在内心深处厌倦官场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在他乡,飞雪中写下《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他更愿在自己的“渌水亭”中,以水为友、以水为伴,作诗填词,研读经史,著书立说,并邀客燕集,雅会诗书。他的雅致,他的高洁,用他挚爱的莲花相比,是再恰当不过的。
    在交友上,纳兰性德最突出的特点是其所交“皆一时俊异,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这些不肯落俗之人,多为江南汉族布衣文人,如顾贞观、严绳孙、朱彝尊、陈维崧、姜宸英等,他们不是被朝廷招揽的人,却有真正的真才实学。但无论是谁,与纳兰相衬,便也黯然。风流趁年少,他灼华胜桃夭。谈笑间功名扶摇,流年转山河绕。潇洒看今朝,他举杯对月邀,又一番高山流水,知音少。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一首《浣溪沙》叹尽人事无常,念当年欢笑,仍在耳际。尝闻易安与赵明诚在饭后时常坐在归来堂中烹茶。两人指着满屋的书籍互相拷问对方,猜中的人先饮茶,以此为乐。而猜中者也因过于兴奋而将茶泼出。纳兰之易安乃是卢氏,想必二人亦有易安与赵明诚之故事。但仅三年,卢氏因难产而亡,这给纳兰性德造成极大痛苦,从此“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在一个凄风苦雨的黄昏,他独自一人在冷僻处写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而那当时寻常之景,寻常之事,寻常之人已不再,看不穿相思无岸,人易老。
    前朝明月今时同,往事还如一梦中。金樽薄酒,白马轻裘,不带吴钩、衣锦绶。一江东流,随波情愁。独上西楼,看明月悠悠。再说风流,公子回眸。策马而去不问旧游,饮水一曲中共醉今秋。
 
上篇:一处城南,几段旧事 下篇:我的青春由理想做主
点击人数(611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