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武侠风云 > 这样也可以
这样也可以 文 / 隋唐游击队  2012-4-15 23:34:45 
张李氏,张家对外宣称是江南一个小家族的小姐,好像还和张家是世交,所以,两家联姻就水到渠成,也是张庆旭的正妻。

莫问两人偷偷的摸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两人谁摸进去下手?之前因为莫问没说清楚,赵墨也就没问到底是对哪个寡妇下手,可是,两人都不愿意进去,因为对一个女人下手说出去是大丢脸面的,尤其是在半夜,偷偷的摸进寡妇房间里,要是被人说出去,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两人蹲在墙角阴暗的角落你,你推推我,我拉拉你,谁都不肯进去,最后,两人决定划拳,输了的进去,结果,莫问毕竟比不过赵墨这个搞情报的,人家视力好啊,俩人划拳到第三轮的时候,莫问还没看清楚对方出的是什么的时候,赵墨就贼笑道:“你输了,认命吧!”

我X,这都行?莫问其实想问赵墨这次到底出的是什么,可赵墨根本不给他机会,凑到耳边低声说道:“你不是要耍赖吧?”

遇人不淑!莫问低声嘀咕几句,将腰里盘着的绳子紧了紧,检查了下浑身上下没有碍事的零碎,就在赵墨的催促下,轻轻的拿匕首挑开窗户,溜了进去。就剩个赵墨在阴暗的角落里阴险的笑。

这是个典型的套间,外间是两个使唤丫头的房间,莫问翻进去的正是外间,没有掌灯,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约摸看到两个丫鬟一个在被窝里睡的香甜,另一个却和衣而睡,身上只是简单的盖了床薄被,显然是今天晚上轮到她伺候的。

莫问心里同情的嘀咕一声:伺候人真不容易,但是,还是蹑手蹑脚的摸过去,一手刀砍在和衣而睡的丫鬟颈部,给打晕了过去;再看里面那个在被窝里的,莫问不禁一阵头痛,因为可能是天太冷的原因,这丫鬟整个脖子都缩在被子里,这可要怎么办?万一行动的时候闹出点动静,她叫了起来,不是麻烦了?可这怎么下手,把手伸进去?莫问心里默默嘀咕几句,我可是好人,我不能干那事。谁知道丫的里面穿没穿衣服?我太邪恶了。

最后,没办法,抄起床边的一个凳子,一咬牙,砸在丫鬟的脑门上。

嘭!声音不小,外面的赵墨正偷笑呢。冷不丁被吓一跳:暴露了?再听听没动静,里面应该没高手才对啊,再等一会儿,就听见里面有个女声慵懒的说道:“小红,外面怎么了?”

赵墨心里暗叫糟糕,结果,就听见一个含含糊糊,似乎是捂着嘴的声音道:“没事儿,凳子倒了。”

赵墨再也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发现不好,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因为他发现回答的这个声音是莫问,肯定是捂着嘴巴捏着嗓子说的。

“又怎么了?大晚上的。”之前那女声又问道。

就听着莫问继续怪叫道:“没事儿,晚上豆子吃多了,放了个屁。”

终于,再也没有声音了,赵墨忍不住心里暗骂,莫问这小子忒缺德了,竟然说我笑声是他放屁。

好半天,里面也没动静,赵墨是在蹲的腿酸,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歇了,又歇了一会儿,莫问奸笑着从窗户翻了出来。

赵墨仔细听了听,没动静,就看莫问手里拿个匕首在玩,就低声问道:“你给她杀了?”

莫问无辜的眨巴眨巴眼:“我是那种人么?”

赵墨奇怪的问道:“那你进去干啥了?”

“我不过是偷偷的打晕她,给她把头发剃了,然后,又在脸上给她画了只小兔子。很可爱的那种。”莫问一脸清纯。

我X,赵墨实在憋的很辛苦,没见过比这小子还缺德的,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却又听得莫问嘀咕道:“不行,这儿媳妇出了事,尤其是面子上的事,肯定不能马上告诉老公公,咱还得去把张赣她老婆子给他祸害了。”

祸害?赵墨吓一跳,这小子真敢说啊,知道祸害是啥意思不?赵墨正嘀咕呢,就被莫问拽着跑了,刚出这个小院,就见到前面亮起几个火把,然后有人说道:“小李子,老田,你们两个在哪儿?”

被发现了?两人心里一突。赵墨就想往外跑,谁知道莫问反而拽着他往里蹿,赵墨正纳闷呢,就见迎面过来一个丫鬟,提着一个灯笼,莫问不但不躲,反而直接迎了上去,陪笑道:“小红姐,知道老爷在哪个夫人那儿么?好像进来奸细了,统领让我去通知老爷。”

“我是小芬。”那丫鬟一愣,心想,这些铁卫常年不在,都是生面孔,认错了也不奇怪,又接着道:“老爷今晚在汪夫人那里。你快去吧。”

莫问道谢一声,拉起赵墨就跑,直把纯洁的赵墨诈唬的一愣一愣的:这都行?

莫问当然不会往汪夫人那里去碰钉子,事实上白天研究张家地图的时候,两人早就记住了几个主要人物的住处,莫问直接拖着赵墨一顿猛跑,到了公孙夫人院外。

事实上整个张家已经发现不对了,一阵闹哄哄的,到处听得到抓奸细的声音,两个人刚进这个小院,迎面撞上一个丫鬟和一个粗使婆子提着灯笼,问两人道:“到处乱闯什么?这是夫人的院子。”

两人也不停,直接往里闯,莫问还喝道:“进来奸细了,我来通知家主。”

“老爷今晚不在这里。”那丫鬟下意识的阻止,刚说完,莫问两个人就把她们二人打晕了过去。继续往里闯。

这是个二层的小阁楼,一楼没人,两人就往二楼跑,走楼梯上又遇见一丫鬟,莫问二话不说,直接抢过去,一掌打晕,两人上了二楼,就见一个五十许的贵妇人边扣扣子,边往外走,知道找对了,直接冲上去也给打晕在地。

莫问低声道:“时间紧张,你剃头,我画像。”

赵墨一愣,眼看着莫问四处张望了下,在外屋的桌子上取来了笔墨,开始磨了起来。赵墨只好取出匕首,就给老太太剃头。由于阁楼上是亮着灯的,就看见莫问取过毛笔蘸满墨汁,给老太太脸上画了个猪鼻子,然后画了两个猪耳朵。

赵墨忍不住又笑,好一会儿,终于剃完了头,光秃秃的脑袋上,还被莫问画了三根毛,然后也顾不得欣赏,拉着赵墨就往外跑。

出了阁楼,莫问就开始边跑边叫:“不好了,进来奸细了,快去报告家主。”

一路跑一路喊,整个张家本来确实是铁卫们在到处查找丢失的人口,还没确认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只是听说不见了两个人,结果被他这么一搅和,顿时乱成一锅粥,到处是举着火把或者灯笼的护院和铁卫,到处举着兵器喊着跑着。鸡飞狗跳的。

两人穿着普通铁卫的衣服,迎面过来的人一群一群的也搞不清楚状况,赵墨扯了扯他的衣服,低声问道:“所有人都被你惊动了,我们怎么出去?一会儿那边的事被人发现了,我们就走不了啦。”

莫问找准方向,拉着他就往西门跑,一边跑,一边压低声音道:“我们翻墙出去肯定要被发现的,到处是火把,虽然没人认识我们,但是,翻墙的动作太明显了,只有去大门那里骗开门冲出去了。”

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的跑到西门,门内倒是只有两名家丁,门房里还有一个似乎就着蜡烛在看什么东西。莫问远远的就叫嚷:“快开门,内奸翻墙出去了。统领吩咐出去追。”

可是,把守的家丁并没有听话的打开大门,而是齐声喝道:“口令!”

眼看远处的灯笼火把不断的往这边移动,纷乱的叫嚷声也越来越近,赵墨心里着急,可是他们两个哪儿知道开门的口令啊?谁知道莫问噔噔噔跑上去,左右一人一个耳光,怒吼道:“口令怎么可能告诉我们,自己去问我们统领去,耽误了追捕内奸,你担当的起吗?”

“可是,可是家主吩咐过,晚上开门要口令。”其中一人捂着脸怯懦的回答,毕竟看门的家丁的身份比起铁卫是差远了,被打了也敢怒不敢言。

“废他妈什么话,不开门爷们回去让统领来找你。”莫问揪住对方的领子,瞪着他。

这时,门房里那人也快步走了出来,吩咐开门,这俩家丁只好把门打开,莫问还回头叮嘱道:“门暂时别关,一会儿统领会带大堆人马过来。”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跑了出去,临走,莫问还抢走了门房一个灯笼,美其名曰:为了抓捕方便
 
上篇:黎明 下篇:生与死
点击人数(1008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