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感情小屋 > 莫爱与往生
莫爱与往生 文 / 酱花  2011-6-16 22:11:17 
只想牵着你的手,永远有多远,我们就走多远。。。。。。
    
    (1)
      我叫莫爱,男,22岁,天秤座,属蛇的。
    
    性格内外皆有(有专家说,每个人的性格都是有外在原因促成的,我也不例外),从小就非常喜欢唱歌,对音乐有一种说不清的痴迷。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牵引,在一次偶然的同学生日聚会,使我对军营充满强烈期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我等啊,等啊,等了3年多。
    
      终于可以去考兵了,可是体检却没有过关,虽然自己一直担心的体重过关了,但是问题却出现在从来没考虑的耳朵上,自己耳朵里长了个耳结。
      哎...,真是遗憾啊!
    
      当医生让我回家时,那一刻,就好像有千万根针在不停的刺着我心,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全然没有顾虑到周围还有那么多人。
    
      都说男儿流血不流泪,但你们可知道我当时的滋味,可知道我有多想当兵。
    
      后来,武装部有两个叔叔叫我不要哭了,回家去把耳朵医治好,明年来过。
    
    还让我记住他,明年去找他报名,我当时心才落了下来。
     
    
    对啊,今年不行,明天再来啊。3年都等了,还在乎一年吗。
    
      数年后的我在想,如果当时的我不那么执着,我的人生又是怎样?
    
      会不会如身边的朋友一样,有一份不沉闷的工作,在不是很老的年纪,遇见一个不难看的人,谈一场不慌不忙的恋爱,有一个不吵不闹的婚礼,生一个不呆滞的宝宝,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不算糟糕的一生……
      
    
    然而,我却知道,即使这样的平凡生活,对我而言,也是不能实现的。
    
      也许,这一次的不过关,是上帝的一次有意试探。
    
      就像是他拿着一枚非常漂亮的糖果对孩子说,你明天再来的话,我就把它送给你。
    
      在孩子回头后,上帝给自己下了一个赌注,如果明天他不来,那就是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如果他明天依然来了,那么,这糖果,不管是苦,是甜,都是他坚持要得到的。
    
      也许是那枚有着华丽包装纸的糖果太过诱人,所以,第二天,他还是来了。
    
      尽管多年后得到那枚糖果的我觉得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甜,甚至更多的是苦。
      但是,我依然没有后悔。
    
      倘若时光重来。
      
    
    第二年,我还会如约而至。
    
      (2)
      严苛的军旅生涯,从内到外改变着我,体质变的不再那么单薄了,意志更坚强了,生活习惯也走向军人特有的干脆利落……等等。
    
      我可以想象得出,当我以军人之姿行于大街上时,我将被无数行人瞩目。
      我终于可以挺起胸膛自豪,我是一个兵。
    
      复制般的日子持续到一年后的冬天,有些老兵退伍了,队里一下子冷清下来,人数骤然减少,所以又重新分了班,这一次的分班,把我和他的距离从天涯拉到了咫尺。
    
      我是战斗班,他是后勤班,本来没有多少交集的我们,因为老兵的退伍,后勤班人数不足。所以,本着互相帮助的心态,我训练完毕后,都会去帮他的忙。
      
    
    他叫往生,和我同省,同年,貌似比我小两个多月。
    
      我们如同平常朋友一样,相处,相知。
      
    
    然而以后,却和平常朋友截然不同。
    
      往生,这个名字注定了会伴随着我,直至入土。
      尽管后来我从不轻易把他的名字念出嘴边,但那并不代表我不爱他。
      正是因为太爱,所以不忍轻易提起。
    
      我爱他,哪怕每默念一次他的名字,我的心都被抽的鲜血淋漓。
    
      我用所有能代替他名字的方法光明正大的四处宣扬他。
      瞧,它就是我的最爱。
      尽管它是代号、谐音、释义、笔画……
    
      (3)
      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个斜阳的余辉下,他专注喂养那些鸭鹅的表情,仿佛放慢了无数倍的镜头一样,印刻在我的眼底。
      我清楚的听到了左胸腔里的那颗叫做心脏的东西“砰~”的跳了一下。
    
      是谁说的,当一个人认真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是最吸引人的。
    
      可能是那一下的心跳声太响亮,所以他忽然转头看我。
    
      这样的忽然让我一直凝结的视线闪了个措手不及,做出一个让我匪夷所思的动作,腿一软,蹲下了身子。
      
    
    后又为了掩饰什么,指着正在吃玉米粒的鹅群中大声说:“诶!你看那只鹅,它怎么不吃啊?”
    
      他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的确看到角落里有一只鹅仰着头,不时的叫上两声。
    
      他也蹲下来,手指拨弄着盆里的玉米,随意的说:“谁知道呢,可能是不饿吧。”
    
      是啊,区区一只鹅而已,它吃不吃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是饿死,又怎样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它爱恋着那片天空……”
      我沉默了许久,说。
    
      “噗,哈哈……”他指着我大笑,笑的直不起腰。
    
      这样的大笑,让我认识到,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一点也不懂幽默。
    
    所以我也只能扯着生硬的嘴角,装作不好意思的傻笑。
    
      是的,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次试探,在我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异常跳动时。
      试探的结果,让我把那异常的跳动压了下去。在心里对自己鄙夷的笑笑。
    
      本来,我可以把那次一笑而过的,可是,也许,或者,总之,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他又把那颗心重新撩拨起来。
    
      (4)
      那是一天中午,我提前上来睡午觉。他喂完猪后,也上来了。
    
    可能是因为怕叠被子,怕麻烦。他就对我说:“我和你一起睡吧。”
      
    
    本已躺下快要睡着的我一下子被惊的睡意全无。
      
    
    想回答不行,怕他嫌弃我太做作。
      
    
    可要是答应……
      
    
    我动了动嘴角,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他直接闷头躺下了,我努力压住那颗又砰砰跳的心,然而它的跳声还是响彻我的耳膜。
    
      我往一旁让了让身子,闭上眼睛,耳朵却精神的支着。心里默数着他的一呼一吸,不断的告诉自己,他没有别的意思,他没有别的意思。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而,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开始只是中午,
      后来,晚上也这样睡。
      战友们都觉得奇怪,却也没有说什么,可能都认为我们只是好兄弟吧。
    
      后来,我也渐渐喜欢和你睡在一起,那种感觉很温暖。
      因为那是在冬天,所以很冷很冷。
      开始是他挨着我睡,逐渐的变成了我跑去挨着他睡。
    
      就这样,两床被子,两个人,拉开了这场悲剧的帷幕。
    
    一被子,真的是一辈子。
    
      (5)
      就这样,挨着睡变成了抱着睡。
      他说他喜欢抱着我睡,说这样感觉很舒服,想拒绝的我,妥协了。
    
      因为长在我胸腔里的那颗该死的心脏已经不能够控制了,它选择只为你跳动,只喜欢和他在一起,疯狂的叫嚣着它喜欢你,它爱你。
      我能做的,只有尽量不要让他察觉。因为我不知道,如果被他知道了,他会不会断然抽离我的世界。
    
      爱上他,不是因为他给了我需要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不知道是我的掩饰能力太差,还是那颗不安分的心脏叫嚣的太厉害。
    
      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欢我?”
      我吓了一跳,不等我的心回答“是”,我的嘴巴就立刻回答:“没有”。
    
      我的嘴巴打败了心,它很是不服,不停的折磨着我,恨不得在我身体上划上千百个口子,以示惩戒。
    
      我不停的安慰它,不能告诉他,不能告诉他,不然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喜欢就好,不喜欢就好,”他喃喃。
      呵,心,你听见了吗?他在害怕,他害怕你喜欢他,所以,就这样吧,不要告诉他了。
    
      所以,我与心达成了共识,就这样默默喜欢他就好。
    
      我爱他,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
    
      有了这个决定做屏障,我开始变得无法自拔,每天都想和他腻在一起,见到他我就会很开心,见不到他我就努力见他。
      我开始对他好,买他喜欢的好吃的东西给他吃,为他做事。
    
      (6)
      慢慢的,我发觉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可他是后勤班,我是战斗班,我平时要搞训练,他只负责饲养,所以白天我们都不能在一起。
    
      也许是上天怜悯我,机会来了。
    
      有一次开饭的时候,队长说:“以前负责饲养的那个老兵退伍了。往生现一个人忙不过来,需要一个助手,你们谁愿意协助他饲养?”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愿意”。手举老高,声音也特别大。
    
      前面的战友全都转头盯着我,我无法去研究他们的目光有没有深意,因为在说出我愿意后,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
    
      队长看到是我,就说:“先开饭,下次再说,我考虑考虑。”一甩手,进了饭堂。
    
      我知道他是不想答应,因为我平时训练还不错,他是不会让我下后勤的。
      
    
    我好失望,好失望,真恨自己平时为什么要表现那么好,如若不然,现在就很轻松的跟他在一起了。
    
      饭后,我心里一直盘算着该怎么办。
    
      后来我去找了司务长,软磨硬泡后,他同意去队长那里再次推荐我。
    
      因为怕出意外,我又去找了后勤班长,说了好多好话,他也同意了。
      
    
    有了这双重保险,应该没问题了吧,我这样想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很令我满意。
    
    部队每周的队务会议后,我正式被确定协助往生饲养工作了。
    
      虽然只是协助,不是正式。可我已经很满足了。
    
    想着以后可以天天和他在一起,别提有多开心。
    
      从那以后,我们形影不离。对他的爱也越来越深,可我还是没有告诉他我爱他。
      
    
    只是这样,生活在一起,睡在一起,对他好,就够了。
    
      那段时光的我真的好幸福,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那种感觉。
    
      我们就像一对最普通的恋人,每天一起起床,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睡觉……
    
      (7)
      记得那次傍晚,暮色初起,天慢慢变暗了。
    
      我们一起去外面拔草喂“家里”的小兔子,完事后,我们并排坐在田梗上。
      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可是那颗心脏却是不甘寂寞,一直在对我说话,让我靠在他的肩上,让我抱抱他。
    
      我不停的和它说,不行,不行,那样会被他发现的。
    
      可是我的左手已经不听使唤向他的肩膀伸了过去,待我发觉时,已经将要揽上他的肩膀,眼看将要出事,右手电般拦了上去,双手挣扎间,却把往生不小心给推了下去。
      
    
    我赶紧拉住他,可还是没拉住,他就这样被我“不小心推下去了”。
    
      我见他捂着脚,赶紧下去,焦急的问:“怎么样了,脚怎么了。”
    
      他没有问我为什么把他推下来,只是捂着脚说:“好像扭到了。”
    
      我一听,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心,你看到了吧,每次只要你不听我的话,他都会伤到。
      我抛下暗自嗫啜的心,小声说:“我帮你揉揉吧”
    
      他点头说好。
    
      我就扶他坐在草丛里,抬起他的脚,轻轻的帮他揉着。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他一直在看着我,一直看着。
    
      我不知道当时他心里想的什么,只知道当时感觉自己好幸福,感觉我都要在他的目光里融化了一样。差点要感谢心为我制造的这个机会。
      揉了一会儿,他说不怎么痛了,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也感觉没问题了,就坐在我旁边。
    
      沉默了许久,我说:“对不起”
    
      他伸手拍着我的肩膀,看着我笑笑,说:“没事”。
    
      我迎着他的目光,就着他的手臂,轻轻的靠近他。
    
      他也默契的顺势把我揽在怀里,轻轻抱着。
    
      鬼使神差的,我开口说:“要是我们能永远这样该多好啊!”
      
    
    当时,多想他给我一句什么。
    
    我想,如果当时他就直接拒绝我,而后,我可能也不会陷的那么深吧!
    
      然而,他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处,沉默着。
    
      那个沉默好沉重、好久,久到天都慢慢变黑了,我也越来越看不到他的表情了。
    
      “回去吧,太晚了”。他终于开口,打破了这凝结的气氛。
      
    
    我知道了,我什么也等不到,只能说了声“嗯”,就起身,和他一起推着斗车回部队了。
    
      虽然我的等待里,没有出现我想要的结果,可是依然没有阻碍我们什么,或者说,有了这一个拥抱,我们以后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8)
    以后的时间里,只要是一出营区大门,我们就“放肆”起来。
    
    在路上,他总是主动来牵我的手,紧紧拉着,生怕我走丢了。
    
    有时,还会叫我背他,虽然他比我重好多,但我从未拒绝过。
    
    背着他,我很幸福,真的,而且我竟然还能背着他跑。
    
    这样的我们,和情侣没什么两样。
    
    他就像个小孩子,需要人照顾。
    
    
    在我眼里,我觉得他好可爱好可爱,虽然一点也不帅,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可我就是喜欢他,喜欢和他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为了他,我做什么都愿意。
    
    那时候,我们晚上要站哨,一班哨一般都是一个半小时或者两个小时。每晚有五班哨。
    
    一个班一个班挨着轮,轮到谁就是谁,所以常常半夜被叫醒。大冬天的,三更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的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他是接我的哨,排在我后面。记得有一次,我快下哨了,就去叫哨(提前十分钟叫人接哨)。
    
    我来到他的床头,看到他熟睡的样子。真的不忍心叫醒他,我就看着,看着,又想着,终于想到一个大胆的主意,不如我替他站,反正都没睡
    
    好,不过就是两个小时吗,我不怕。其实已经好困好困了。
    
    于是我就替他站了两个小时后,才去睡觉。
    
    第二天,他感觉奇怪,怎么会没岗呢?昨晚应该轮到我啊?
    
    后来有个战友就告诉他,我帮他站了。
    
    他听到后,立刻傻了,只是说:“你怎么这么傻呢”。
    
    我笑着说:“没事”。
    
    其实他懂,晚上风又大,又冷,又困,还又多站了两个小时,能没事吗。只是没有说出来。
    
    他严肃的交待我:“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被发现就不好了”。
    
    确实,代哨是很严重的问题,可我已经被爱冲昏了头,一心只想着能让他多睡一会,少受一会罪。
    
    我依然继续代哨,只要是他的,我就替他站。
    
    他生气,但也无能为力,
    
    因为他不可能一晚上不睡觉只是等着站哨。
    
    为了不让我继续这样,所以他就告诉和他同班哨的战友,让他到时间一定要叫醒他。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贿赂了那个战友,为的就是让他不要叫他。
    
    他实在拿我没办法,可也只能一觉睡到天亮,对我这样的疯狂无能为力。
    
    有一次,我又没叫他,正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突然感觉被谁扯了一下衣服。
    
    我睁开眼,原来是他。他穿着军大衣,叼着一根烟。
    
    他叫我回去睡觉,我傻了,心想,他怎么醒了,没人叫他啊?
    
    但是当时因为太困了,想着他既然起来了,就断然没有再让他回去睡的道理,所以还是先回去睡觉吧。
    
    一路上,我还是不解,怎么回事,难道是他自己醒了?
    
    第二天,我带着疑问,问他是谁叫他起床的。
    
    他说是旁边的战友起床,吵醒了他。
    
    当时可把我气坏了,心里一直埋怨腓腹那个战友,起个床那么大声,坏了我的“好事”。
    
    后来,在他的坚持下,我也不再替他站哨了。再后来,哨位换了,他不接我的哨了。我就算是想,也没办法了。
    
    (9)
    因为他是高中毕业,所以想要再考军校。
    
    我也一直很支持他,把我能做的全部都做了,尽量给他多一点时间用来复习。
    
    后来要考试了,需要去市里面,而且要去七天。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崩溃了。
    
    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就故意赌气,对他爱理不理。
    
    他不是笨人,当然看得出来我在生气,就来讨好我说:“你别这样啊,我就去七天,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正在气头上,怎么就会因为几句话就消了气,索性就把身子扭向一边,不理他。
    
    没想到他突然从后面抱着我,抱得紧很紧的,似是用力量来代替他的歉意。
    
    后来的我每一次回想到这一幕,都笑到心窝里。那个时候的我,好幸福呢,不是吗。
    
    我明知故问:“可不可以不去?”
    
    他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去啊,可是,已经报名了,不能不去啊。”
    
    我明白的,因为是考军校,报了名就必须去,所以我就没有再说什么。我妥协了,没有再任性下去。
    
    我们一直觉得妥协一些、将就一些、容忍一些可以得到幸福。但当你的底线放得越低,你得到的就是更低的那个结果!不是吗?
    
    他走的那天,我没有去送他,只是早早就去了猪圈。怎么可以不去送他呢,其实我在角落里,一直偷偷看着那个车子,看着那个车越走越远,
    
    任由它把我的泪水随着距离越勾越多。
    
    只是在心里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七天,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那么漫长的七天,我深刻的体会到度日如年。
    
    七年里,我一天一天的过着,那时他还没有手机,我联系不了他,只能想他、等他、盼他。
    
    (10)
    有什么梦,会比回忆更长久。
    
    七年里,我用回忆与思念填满每一分每一秒。
    
    我每天都在倒计时,告诉自己,快了,快了,只有六天了,五天了,三天了……
    
    真心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时候,一切就会真的好了。
    
    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
    
    他,回来了!
    
    我心里窃喜着。
    
    七天不见,感觉什么都没变,唯一变的,可能只是眼泪少了,我瘦了。
    
    看着他,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之前想到的无数语言与委屈,在见到他的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有什么比他此时站在我的面前更重要呢。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嗫。
    
    他也只是笑,傻傻的笑。不问问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也不问问我有多想他。
    
    我心里很生气,故意不理他。
    
    可是他竟然也不来安慰我。这让我更生气。
    
    那晚,刚好搞烧烤晚会,席间,我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从他回来开始,一句话也没有说。
    
    晚会结束后,需要整理现场,把所有东西归位。有些砖需要拉回营区后面的小房子,装好了之后,我执意不要他们帮忙,就那么一个人推着车子走了。
    
    可能直到此时,他才看出我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就偷偷的跟在我后面。
    
    等我把砖放好后,转过身,才发现他站在那里看着我。
    
    昏暗的灯光照不到他的表情,我听到他平淡的声音说:“走吧,回去吧,马上就要熄灯了!”
    
    我讨厌他那样的语气,这七天,我受了多少委屈,我现在有多生气,都是因为谁,可他依然跟没事人一样平淡,我不再压抑,大声吼:“不要你管,我不回去了,你给我滚。”
    
    我真的很大声,很生气。恨他一点也不在乎我,恨他这么多天没见我,都不跟我说些什么,却与其他战友打打闹闹。
    
    或许我当时的话太重了,或许伤到他了,他真的就走了。
    
    我蹲在原地,放任泪水肆虐的流淌。哗哗的,每一滴泪水都是一份委屈,好多委屈被我捧在手心,好多好多。。
    
    我突然觉得什么都没了,他不管我了,全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我爱上了你,所以我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你。
    
    我决定逃跑,可是,我又能逃去哪里呢?
    
    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这一次,我豁出去了。
    
    我沿着橘子林间的小路,一直跑,一直哭,黑幽幽橘子林,只有我一个人,跑着,哭着,我害怕了。
    
    漆黑的夜幕下,密密的织着雨丝,落在脸上,冰冷冰冷的,我已经跑了好远了,再跑下去,我觉得我肯定会迷路。
    
    这时,我突然听到他的声音,是的,是他,是他在叫我,那一刻我兴奋得差点叫出来,是他,原来他还是担心我的。
    
    仔细听才发现,除了他,还有好多战友,他们都在叫着我的名字。都在寻找失踪的我。
    
    我突然醒了,我在做什么?我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战友们都在找我,他们都在担心我,我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可是我又不敢答应他们,怕他们问我为什么逃跑,那时,我该怎么回答。
    
    于是,我沿着原路返回了部队。
    
    躲在鸭圈旁边,我蹲在角落,又冷,又饿,又委屈。眼泪又一次流出来了。
    
    最终,他和几个战友找过来,发现了我后,赶紧报告给队长。
    
    队长赶来后就问我怎么啦?
    
    我一直不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一直哭。
    
    后来队长提议先回去再说,天气太冷了,冬天,还下着雨。我觉得我要冻僵了。
    
    队长让一个战友背着我,而他只是傻傻站在旁边,估计是吓傻了吧。没有想到我会闹到这样吧。以为我会怎么样的吧。
    
    回去后,队长问了我半天。
    
    我最终还是没说原因,尽管我心里一直说着,是因为他,是因为他,可是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不能说出的,所以我只是一直说对不起,给您添了太多麻烦。
    
    队长也拿我没办法,他肯定没想到过一直各方面表现都很好的我,会突然变成这样。以为出了什么事,差点就报警了。
    
    我心里非常愧疚,同时也非常感动。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关心着我。
    
    (11)
    第二天,我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待在班里。
    
    队长虽然没有问出什么,但也知道我一定是出了很大的问题,所以只是叫我好好休息,不要多想。
    
    我只是沉默,战友们和我说话,我都不理,彻底变成了一个哑巴。
    
    毕竟他一个人是忙不过来。休息一天后,我开始做事了。
    
    继续饲养那些鸡鸭鹅猪,但也只是闷头干活,还是不愿和人说话。
    
    在与他同去鸭圈的路上,我停住脚步,终于开口问:“如果昨晚我真的跑了,你会担心我吗?”
    
    他很快就回答,“会。”
    
    “那你这两天怎么不和我说话,都不问我为什么这样。”
    
    “我也想和你说话啊,但不知道说什么,你这样沉默着谁都不理,我……”
    
    “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因为生你的气,所以才……”
    
    他沉默了一会,“其实昨天晚上,我没走,就一直站在大门的后面……等你一起回去……可没想到你突然就不见了,我很着急,就跑回去告诉了队长,然后队长就出动大家都去找你了。”
    
    咔嚓~,心里筑了两天的冰山融化了,阳光一角一下子透进来。
    
    原来,他还是关心我的,原来,是我自己太任性,以至于误会他不管我。
    
    “莫爱,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知道吗?我会担心的。”他看着我的眼睛真挚的说。
    
    是的,他真的担心我,从他的眼睛里,我读到了那两个字。
    
    我点点头,以示答应。
    
    (12)
    喂完猪后,天色也渐渐暗下来。
    我决定告诉他。
    
    两天里,我在想着无数问题,却始终都是围绕着说与不说。
    最后还是选择说。
    
    人的一生总要疯狂一次,无论是为一个人,一段感情,一段旅途,或一个梦想。
    
    “……我想……和你聊一聊……”
    
    他满口答应:“可以,聊什么都可以”
    
    我们搬来两张凳子,并排坐在一起,迎着暮色,我慢慢说着,他静静听着。
    
    我告诉了他一切,全告诉他了,从开始到现在。
    
    我把我的全部都摊开给你时,请你一定要记得,好好珍藏。
    
    他似乎早有准备,一点也不惊讶我会喜欢他,甚至不止是喜欢,更是爱。
    
    其实,我想,当时的他应该早就明白,只不过就差我的一句“爱他”来确认而已。
    
    我在种种事情上的反常,早已超过了一般朋友甚至挚交的表现。
    除非他是傻子,不然不会不知道。
    当然,他那么好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懂呢。
    
    “没什么的,同志怎么了,张国荣不就是吗。”
    他在我说完后,没有给我忐忑的机会,就直接表达他的意思。
    
    是的,我是一个GAY,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听到他这样类似安慰的话语,我心里又是一暖,你怎么这么为我着想。
    
    我说:“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他停顿了几秒。
    
    “就这样吧”,他叹了口气说,“每天来这里坐一坐,聊聊天,没人会知道,就我和你。”
    
    我抬头望着他,泪水已经开始泛滥。
    
    是啊,也只能这样,不然还能怎样。
    
    他没有推开我走掉,已经是很好的了,我还想奢求什么?
    
    他抱住我,越抱越紧。我当时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臂因为用力而颤抖着,仿佛很快就要失去我一般。
    
    他抚摸着我的头,说:“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多了。”
    
    我更加伤心,泪水又一次决堤,埋在他的胸口痛哭。
    
    他不时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轻拍着我的后背。
    
    我就那样躺在他的怀里,周围什么都看不到,眼里只有他,他也只看着我。
    
    真的好想永远就这样,好想一下子彼此都白发苍苍,拥抱着彼此枯竭剩余不多的生命,共同奔赴下一场轮回。
    
    有时候,一个人想要的只是一只可握的手、一个有力的拥抱、一颗理解的心。
    
    那天,他第一次吻了我。开始,我很被动,有点不知所措。
    
    逐渐的,我也回应了,努力配合着他。
    
    长这么大,原来亲吻是这种感觉,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没想到今天。。。。。。
    
    那是我的初吻,他说他也是。
    
    不管他有没有骗我,是与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他的怀里的人是我。
    
    第一次与他这么亲密的接触,感觉很窝心。
    
    这样的接触让我觉得我们真的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那种只能靠黑来维持爱的恋人。
    
    “你有女朋友吗?”激情过后,我还是问了他。
    
    “没有。”他很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不找一个呢?”我想知道原因。
    
    “暂时没想过。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女朋友?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什么都给不了。”
    
    虽然心里真的很想答应,但那可能吗?别傻了,我对自己说。
    
    也许,这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罢了。
    
    之后是一阵沉默。他还是抱着我。我们就那样静静的待着。
    
    许久,我听到他又叹了口气,“你要是一个女生该多好啊!”
    
    这样一句话落在我的耳旁,令我骤然清醒,我明白了,他是直男,所以我们永远不可能。
    
    原来一直以来,他只是把我当成了女生,因为寂寞,来拿我消遣日子而已,当时的我这样理解。
    
    还认为他骗了我,其实,也不算骗,是我自己爱得太深。
    
    就算他是真的在骗我,当时的我,也是无法自拔的,肯定会饮鸠止血般心甘情愿被他骗。
    
    (13)
    那之后,我们还是睡在一起,还是会亲吻,还是会牵手。
    
    他的普通话很不标准,口音很重,可他又总爱唱那首《小薇》。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野外,他边走边唱着:
    
    有一个美丽的小姑娘
    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
    
    我跟在他后面,踩着他的影子,静静听着。
    
    他唱完后转过身倒退着走着问我:“我唱的好不好听啊?”
    
    我打趣他:“好,非常好。你也就这首唱的好一点。”
    
    他不服,便说"那你随便挑一首,我唱给你听。”
    
    我想了一会,便说:“我想到一首,我先给你起个头,你再接着唱。”
    
    他点头:“谁怕谁啊,你唱。”
    
    我笑笑,低声唱起:
    
    我在旷海里遨游
    蓦然抬头
    对上那双温柔的眼眸
    来不及挽留你已远走
    刹那的视线相投
    还没有开始已经是最后
    
    我示意他接着,他扬眉转过身继续走着唱起来:
    
    我在天空中畅游
    蓦然回首
    看那双眼睛写满哀求
    还未详读风吹我已走
    刹那的视线相投
    还没有开始已经是最后
    
    他此时好像明白我唱的什么,停住脚步看向我。
    
    我仰头看了看天空,虚弱的笑容强挂在脸上,忍住逐渐颤抖的声音继续接着往下唱:
    
    这一场飞鸟和鱼的邂逅
    注定了无缘相守
    一个是浮出水面无意的抬头
    一个是掠过天空不经意的回眸
    
    偶尔有那么一瞬间交错
    又立刻各自奔走
    留下的只有视线交集的拼凑
    还有余生午夜梦回残留的以后
    
    天空海阔没有片刻逗留
    只奈何缘分不够
    寄望与来世的下一个轮回中
    能与你完美再见,共饮一杯酒
    
    他默默跟在我的身后,听着我唱,一遍又一遍。
    
    我终于唱不下去了,浓重的哭音只是呢喃着那句,“还没有开始已经是最后,还没有开始已经是最后。”
    
    他上前紧紧抱住我,
    
    “别唱了!别唱了,好吗?”
    
    我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吗?是不要像飞鸟和鱼那样?还是在歌唱着自己想爱不敢爱的悲哀?
    
    (14)
      如果没有你,我会很快乐。
      认识你之后,我更快乐。
      只不过是痛并快乐着。
    
      后来,因为工作方面的一些原因,他被调去了一班,而我,还在三班。
    
      所以,我们再也没能睡在一起。
      那些没有他的夜晚,非常糟糕,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第一个晚上,彻夜未睡,想睡又不敢睡。
    
      因为原本身旁属于他的铺位,现在睡了另一个人。
    
      所以,我连躺下都不敢,生怕一个不小心睡着了,再一个不小心翻身到身旁的铺位上,然后习惯性的抱着那个铺位上的人。
    
      只是一直吸烟,那是我第一次把烟当作寄托。
      为了改掉夜半翻身寻找他的习惯,每晚都不敢真正的睡过去,我都想不出那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夜里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能寄望于白天。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他离我越来越远了。
    
      他不再牵我的手,
      不再让我背他,
      也不再陪我聊天。
    
      后来我发现他竟然开始故意躲着我,感觉像变了一个人,我忍不住问自己,难道我哪里做错了?还是,他怎么了?
      反思无果后,那天晚上在猪圈忙完后,我问他:“你怎么了?怎么不爱理我了?”
    
      他说:“我是应该救一个人,还是应该害一个人?”
      也许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无数次了吧,而且想必至今仍是不得其解,所以在我问出后,他很快反问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说的是我,可是我好怕他认为他的爱是害我,那样的话……
      我急忙说:“没事,是我的错,你不用管我,我们回到过去好不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管。”
    
      他看着我,皱着眉头:“莫爱,人不能这么自私,有些东西不是自己想要就能要的。”
    
      我沉默着,他也沉默着.如果沉默能解决问题,我真想一直沉默下去,
    
      许久,我问他:“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点?”
      近乎卑微的语气,被我极力表现的洒脱一点,无所谓一点。就怕他一时心软,说不出真心话。虽然,我是那么希望他的回答,是我想要的那样。
    
      “曾经没有,现在……”
      他没有再说下去,又沉默了。
    
      听见他这句不完整的话,不安分的心又狠狠疼了一下,也许是这半句话太重了,重到让我不敢轻易再去揣测什么。
    
      所以只是抱着他,就那样只是抱着他。
    
      后面没有说出的是什么,我不知道,那时不知道,后来依然不知道,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想表达的又是怎样的意思。
      他说:“莫爱,我们不要再这样了,这样下去,只会害了你。”
    
      他说完,忽然猛打墙壁,我拉都拉不住,所以就上前抱住他的头。
    
      他哭了,拿我的手抽他的嘴巴,嘴里说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那是第一次有男人为我哭,我抱着他的头,也陪着他哭:“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我很好,真的,我们已经这样了,你也别想太多了……”
      我们就那样沉溺在悲痛中,直到战友来催我们回去。
    
      (15)
      原以为那之后我们会回到以前,可是没有,他好像打定了注意选择救我,所以铁了心不再跟我说话。
    
      见他这样,我非常伤心,非常生气。好,不理我是吧,那我也不理你。
    
      我开始绝食,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喝,每天继续干那么多的活。
      我那时候就想,能饿死就饿死吧,没有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无非是行尸走肉罢了。
    
      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了,起码,他会愧疚,会永远记得有一个人为他而死。
    
      第一天,他问我问什么没去吃饭,我说不饿。
    
      第二天,他叫我吃饭,我说不饿。
    
      第三天晚上的吃饭时间我依旧在诺大的猪圈游荡。
      他发短信给我,“过来吃饭吧,我给你留了饭。”
    
      “我不饿”
    
      “快点啦,马上就凉了”
    
      “我不想吃”
    
      “那我请你喝饮料好不,要不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吃什么我都给你弄,快点过来。”
    
      “你说,七天不吃饭,会不会饿死。”(我上网查了,人只要七天不吃不喝,绝对死,我想,够了,七天,再给我七天的时间陪他)
      “放屁,快点过来,再不过来,我真的不管你了。”
    
      “那你现在就别管啊!”
    
      …………
    
      第四天中午,他找到我问:“莫爱,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不管我了吗,理我干什么。”
    
      我说是我就是要让你愧疚一辈子我摒气吐出这句貌似有点恶毒的话
    
      “好了莫爱,别任性了,我给你弄鸭蛋吃好不,”他开始哄我,也许是真的怕我就那么饿死吧。
      那已经是我绝食的第四天,瘦了近十斤。四天里我什么都没吃,头好晕好晕,走路都感觉飘乎乎的,说话都没有底气,前胸真的能贴到后背。
    
      可怜的胃无时无刻不在无力的呻吟念叨着,我好饿,谁来救救我啊,我主人不管我了,我快要死翘翘了,我想吃大餐,我迫切的想要吃东西。
      唉!胃,我也知道你饿啊,你饿了,我也不好受啊!可是……
      唉,算了,再也受不了它的念叨,所以我对往生说:“你给我做,我就吃。”
    
      他听了,就叫我等他,然后飞快的跑去鸭圈,因为那里有好多鸭蛋。
    
      等了一会,他抱着七八个鸭蛋回来了,带我去了厨房。
    
      厨房里没有别人,因为那个时间,所有人都回去睡午觉了。
      他就让我站在一旁等着,然后打开火给我煎鸭蛋。
    
      向来不进厨房的他,就那样手忙脚乱的一个一个煎着,那样搞笑的样子。顺着我的眼睛直下印在了心底,永远也消散不去。
    
      煎好后,我让他吃,他说他不喜欢吃鸭蛋。
      所以,八个鸭蛋,我一口气吃完了。
    
      每一颗都溢满爱的味道,每一个都能暖到心窝里去。
      人的一生,能尝到爱人亲手做的食物,也是一种幸福。
    
    (16)
    
    
    往生落榜了。
    
    这个消息是后来文书无意间告诉我的。
    
    其实通知在前几天就下来了,而往生早就知道,只不过是我还被蒙在鼓里。
    
    怪不得这几天,他整个人看起来那么颓废。
    什么事都不做,什么话也不说。
    
    每天只会拿着在市里考试时买的新手机坐在那里不停地按来按去。
    
    看到我那么累,他也不来帮我一把。
    
    当时我就郁闷,以为是他买了手机,贪新鲜,所以一直沉迷着。
    
    可是竟然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件事,我实在是太疏忽了,一边暗恼自己,一边去找他问个清楚。
    
    东寻西找,四处查看他的影子,去了一个又一个他平时喜欢去的地方,终于在营区后面的小房子里找到了他。
    
    他又是一个人坐在那里玩手机,往生,难道你落寞的心只能寄托于手机吗?我怎么觉得,我连你的手机都不如呢。
    
    “为什么要瞒着我?”我走到他跟前,开口问道。
    
    他沉默着,知道我来找他了,连动也不动,之于我的问话,他更是直接选择不理我。
    
    “说话啊?”对于这样的往生,我有点生气了,落榜了你不告诉我,现在我主动找来安慰你,你竟然无视我,你……我就那么不堪一觑吗?
    
    回应我的依然是他一贯的沉默,有时候,我会很喜欢他的沉默,那种静谧是一种贴实的安心。
    
    而现在,沉默是那么可恶,可恶到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狂躁。
    
    “别再按了。”
    
    我一怒,上前就想抢过那个该死的手机,然而,结果却失败了。
    
    “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不就是没考上吗?有必要这样堕落吗?曾经那个骄傲的你去了哪里?”
    
    我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的咆哮,想用声音把它吼到清醒过来。
    
    “不用你管,我就是这样堕落,怎么了,碍着你了吗?”
    
    他倒是一副破罐子破摔很无所谓样子,貌似都是我多管闲事一样。
    
    “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我当初下后勤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以为我很想养猪吗?那么脏,那么累,我又说过什么?”
    
    我感到特委屈。水往低处留,人往高处走,有谁愿意放着舒服的日子不过,却去承受那样的辛苦。
    
    然而,这样的付出,得到的确是他的不屑一顾。难道,我就这样下贱吗?
    
    “后悔了?不想干可以不干,又没人逼着你,你大可现在就去和队长打报告回战斗班,我绝不阻拦。”
    
    这么一句话,把我一下子卡住了,吊在半空,上下不得。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后悔过,哪怕一丝丝,半丁点也没有。
    
    陪着他,让我做什么都愿意,纵使再苦、再累、再脏,我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忍心看到他这样消极下去。若他不能振作起来,那么,他就只能在这么一个浅坑里,深陷,直至糜烂无骨。
    
    可他现在居然把话说得这么绝,还这样的误会我。一厢情愿的我,还能再说点什么呢?貌似说什么都好无力。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时间也龟速的慢慢爬着,好慢好慢,但是又觉得好快好快。
    
    在这期间,我想了很多很多。
    
    关于他,关于自己,关于未知的明天。
    
    我想,也许……我是真的是时候离开他,离开后勤班了。
    
    缠了他这么久,我不累他都累了。
    
    虽然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不舍得,可是,又能怎样呢?我们这样的爱情,注定了……
    
    “往生,”我很平静很平静的叫了他的名字一声,或许,以后,我连这样平静的叫着他的名字的机会都没有了。
    
    “怎么了?”他的语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默也平静了下来,用了同样的语气回答我,淡淡的,没有任何波澜。
    
    “我……”话到嘴边,却哽在喉里,我该怎么吐出这残忍的离别,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不好意思说,我去替你向队长说。”然而他却依然在误会着我。
    
    “让我再抱你一次好吗?”我依然那么平静,我想在我们这几近边缘的一点时间里,多留下一份美好。
    
    “你又发什么神经?”他转头丢给我一句,又继续按着手机,我真的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看向别处的眼睛里有着什么,又在想着什么。
    
    “就一次,最后一次。我马上回战斗班,以后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好不好?”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有用过那么卑微的语气跟谁说过话,从来没有。
    
    “人不能那么自私,不要自己想什么就要什么。有时,也应该替别人想一想。”
    他开始一句一句的和我讲这些好像很有哲理的大道理,可是我已经半句也听不进去了。只是双眼一直盯着他看。
    
    “还有四十分钟就吹哨起床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起身就准备走。
    
    我又哪里会甘心就这样放他走掉,于是,连忙伸开手上前试图着最后的挽留。可是,多么残忍啊,我的双手就那样被他用力的、无情的、甚至厌弃的、甩开了。
    
    “不要碰我。记住,以后都不要再碰我。”
    
    我清晰的记得,当时他的样子像怪兽一样恐怖,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个样子,仿佛要立刻吃了我一般,不,比怪兽更可怕,试问,有什么会比自己的爱人丢开自己更可怕呢。
    
    (17)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我不懂我是在责问还是在乞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面对即将失去的爱情,都会放下一切所谓的自尊去挽留。我只知道,此刻的我,卑微到了尘埃里。
    “没有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你不要再这么固执了好不好,有意思吗?”他皱着眉头回答,好像无论怎样都搞不懂我一样,一字一句都刺痛着我的心。
    
    “我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想陪在你身边,这样过份吗?有错吗?”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越过眼敛直线奔流,这样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愿望,为什么那么难,为什么……
    
    他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希望他能安慰我一下,可是他没有,他始终都没有,甚至连廉价的敷衍都不肯赐予。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置早已泣不成声的我于不顾。
    
    猛然间,我终于明白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不管那些过往有多美好,有多难忘,对于他来说,也仅仅只是过去而已。
    时间一秒一秒的滑过,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我也渐渐停止了哭泣,因为我知道了,哭泣只能用在真正心疼你的人面前,对于一个不爱你的人,它只会让他对你更厌倦。
    
    看着他那张冷漠的可气的脸,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想。对,我想要再试探一下他是否还在乎着我,是否真的对我一点点牵挂也没有了。
    于是,趁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我头也不回的朝着一个路口飞快的跑去,跑到一个拐角处时,我停了下来,隐藏在一旁。本来就只是打算吓一吓他,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要跑去哪里。
    
    透过遮挡物,我按奈住砰砰跳的心,满怀希臆的偷偷朝来时的路上望去。可是,什么也没有,他又让我失望了,他根本就没有追过来。
    原来,这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他真的已经不在乎我了,不担心我的死活了。对与他来说,我真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我笑了,心里苦涩到大声狂笑。莫爱,你真是全天下第一大笨蛋。人家都不管你了,甚至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爱过你,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你却还在不知廉耻的纠缠。
    你现在这是又在做什么?还在无谓的挣扎?别傻了莫爱,对于一个不爱你的人,无论你做什么都是没用的,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竟敢奢望天边的光彩,天底下还能找到比你更傻的人吗,你该放手了。
    
    是啊!该放手了,真的真的该放手了。趁自己还没陷的那么深,趁自己那颗心还没有被践踏到惨不忍睹,趁自己还有觉悟。现在停止还来得及,现在收手,应该还有得救。
    
    我沿着原路往回走,边走边想着,他还在那里吗?还是已经回中队了?他就不怕我真的跑掉吗?他就不怕我真的出事吗?还是,有了上一次的狼来了,所以他不再上心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到了队长叫我的名字,语气有些严厉。转头望去,我看到队长,排长,三人应急小组,还有他,气势汹汹的正向着我走来。
    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我又闯祸了,而且是闯大祸了。
    
    “莫爱,你去了哪里?刚才叫你也不应。”队长走近后,厉声喝问我,看得出,他很生气。
    
    “我……我在想事情,没听到。刚才,我看到那边有一群鸭子,以为是我们中队的,就跑过去看看,没想到不是。”我一时心急,随便编了一个谎,心跳个不停。可是等我说出后,才感觉到这个谎太低级了。
    “是吗?往生说你逃跑了,而且还朝着高速公路那边。有这回事吗?”队长显然不信,更知道我是在说谎,所以更生气,便开始逼问了。
    
    我看了看旁边的往生,他正好也看着我。原来,他还是在乎我的。我能想象得出,他当时一定急坏了。看到我逃跑后,第一时间跑回中队,通知了他们来寻找我。突然,我的心被什么的扯了一下。
    
    “没有啊!如果是逃跑,我就不会回来了。”我真佩服自己,在这个时候,在队长的面前,我还能继续圆着这个劣质谎言,真是胆大包了天了我。
    “真的是这样?”队长还是不肯放过我,再次确认。
    “恩!就是这样。”我依然坚定着自己的立场,打死也不承认,同时也告诉自己,确实是这样的。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莫爱再聊聊。”队长挥手让他们先回去,所以,排长就带着他们先走了。
    
    我偷看了一眼往生的背影,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什么?估计一定非常恨我吧,一定是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挨批,会不会被骂谎报军情。
    
    我随着队长绕着营区的外围走着,表面上我故作镇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心里却战战兢兢的。我知道,他一定还要问我话,因为他还算清楚我的为人的。
    果然,他还是开口了:“莫爱,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往生……”
    
    队长果然是队长,他不仅知道我撒谎,还猜出是跟往生有关。看来,不说是不行了,队长这次是铁了心想把事情弄清楚的了。
    
    “我和往生打架了。”我装作犹豫了好久,才说出这话。为了队长不再穷追不舍的追问,我也只能这样说了,毕竟,这个借口听起来还是蛮靠谱的。
    
    “打架?你们?”队长有些不敢相信。看来这个借口确实不错,越是不可置信,就越有可以相信的力度。
    
    “恩!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原因,开始只是意见不合,后来就……”我尽量有多真说多真,毕竟,这样的借口要比现实强千万倍。
    “我一直认为你们关系很好,才放心让你下后勤协助他。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你们在工作方面都表现得不错,两人搭配也很默契,怎么会打架呢?”队长充满了疑问,但是显然他已经相信了,因为他在纠结的是为什么。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我不知道,再编的话,会不会有纰漏。如果露出马脚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那这样,你回战斗班吧!我另外再派个人协助他。”队长看我不说话,考虑了一会,说出这个重量级的决定。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直冲我的脑门,惊的我豋时木在当场。
    我完全没有想到队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可怎么办,我赶忙解释,试图挽回。“可是队长,我和他已经和好了,不信你去问他。”
    “不用问了,我已经决定了,战友之间还打架,真是太不像话了。我们的拳头应该对准外人,而不是对准自己人。”看来,队长是真的生气了。
    是啊!在部队,战友之间打架是绝对不允许的,这已经不是两人之间的小矛盾,而是关乎战友之间的团结以及个人素质问题。
    “队长!你就再相信我一次。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开始怕了,真的怕了,
    
    “不要再说了,一会儿你就搬回战斗班,加入战斗班的工作。以后,你也不要再去后面猪圈了。”后面一句,队长故意提高了音调。我知道,他是在警告我。逃跑了两次,他也怕了。如果真出个什么事,他的队长位子就不保了。
    
    到了这种局面,我还能说什么呢?一切都是自己惹出来的,要怪也就只能够怪自己。怪自己太任性,怪自己太自私,怪自己太冲动……
    
    “人一旦失去理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事过后,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错了,可那时候,已经迟了。”
    这是我在求往生到队长那里求情的时候,他对我说的话。
    我知道,他也希望我回战斗班,因为,他也怕我出事。
    他还叫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想想自己的同时也想想别人。人可以犯错,但不能一直犯错。偶尔的犯错那叫过失,接连的犯错那叫过份。
    
    是啊!我确实有点过份了。过份的爱,过份的付出,过份到最后只剩下了自己。
    往生!谢谢你!谢谢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光里,陪我聊天,陪我哭,陪我笑,陪我一起疯。
    这段记忆,我会永久收藏,因为,这是专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回忆。
    
    以后,我再也不能帮你了,你可不能偷懒了哦!要把那些“小家伙”喂得饱饱的,胖胖的。
    还有猪圈,记得一个星期要清扫一次。
    鸭舍也要勤换稻草。
    剩饭一定要冷了才喂给鸡吃……
    不知道,这些话如果真的亲口对你说,你会不会又要嫌我啰嗦。
    往生,其实我想说的只有一句:只要你一切安好,便好! 
 
上篇:编制之困 下篇:精简机构
点击人数(567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