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学生天地 > 中学生天地 > 桂花飘香的日子里
桂花飘香的日子里 文 /   2010-12-8 20:51:18 
桂花飘香的日子里
桂花留晚色,帘影淡秋光。
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 
玉绳低缺月,金鸭罢焚香。 
忽起故园想,冷然归梦长。
                                                   ——题记
在一个与事无争,被桂花树环绕的一处村落,稀稀落落地排列着几处平房,住在那里的人淳朴,平凡。
    远远望去,黄白相交,就像余辉照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轻轻一吸,不似梅的“暗香流动”,也 不似莲的“香远益清”,它热烈,芬芳,它清香袭人,浓香远逸,它那独特的带有一丝甜蜜的幽香,总能把人带到美妙的世界。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树,随风摇曳起来。沙沙的声响倾诉着它们的情感,它告诉人们它的香,沁人心脾,它对人们诉说它的舞姿缤纷。一粒粒米仁般的花朵,串成了一簇簇的花团,蜜蜂,蝴蝶飞舞在属于它们的乐园,留连忘返。风懂秋的落寞,和着桂花的馨香,驱逐荒凉世界的迷惘,捧一把月光,写满恒久的相思,问浓浓的深秋何时才有春的到来?也许,每一朵桂花就是一个小精灵,向漫长的秋诉说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
    “金桂村”即在桂花包围的村子,它靠山,傍水,地势优越。住在村子里的人们大多数都是从事与桂花相关的工作。简直就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和平,安宁,幸福。在河的最西侧,有一所败落的平房,里面本来只住着一个寡妇——甜婶,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将近七,八十岁的男人,来到金桂村,求甜婶让他留下。这个男人极瘦,可以说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只是在外面裹了一层皮。眼睛几乎没有交点,但没有瞎。有一只脚行动不便。他只是每天清早帮甜婶采桂花,洗桂花。然后看甜婶做桂花糕……一系列的小吃,拿到集市上去卖。当然,这个男人也跟着去。甜婶的手艺是公认的,她一来,东西很快被抢购一空,也有人问上甜婶几问,这个男人是何许人也?她只是笑笑说:“我远房表哥。”这样的日子每天都重复着,男人每天以同样的姿势,同样毫无交点的眼神看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但自从到了人多的地方,他的眼神多了一分若有若无的寻找。男人的眼神改变的一天是在桂花飘香的第一天。他跟往常一样,跟着他所谓的“表妹”上街卖东西,在他搜索的过程里,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人的脖子上长着一大块黑斑,男人的眼神一下子恢复了神采,立马跟在那个人的后面,连甜婶的呼喊声也抛之脑后。过了一下,他又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了。之后的日子了,男人只是早起30分钟,到桂花林去一下,在消失一段时间,再重复着以前的职责。只是每次在集市上看见那个男的都要注视好一会儿,再深深地思索一番。甜婶也从中看出了一丝疑惑,但每当她问起这件事,男人要不就是借口去采花,要么就是闭而不答。
    这样平静的日子大概过了十几天。一天,住在河对岸的王大妈敲开了甜婶家的门,神色慌张。甜婶把她迎进门,问:“王大妈,什么事情啊?慌成这样?”“你看见我们家丫头了吗?”她口中的丫头是她的外孙女,长得很水灵,也很懂礼貌,街里街外的居民都非常喜欢这个小女孩。“没有啊。”“那这孩子会跑到哪里去呀?真是急死人了!”王大妈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甜婶见状,马上安慰道“您先别着急,我跟您一起再去找找看。”她回头对男人说:“我出去一下。”男人一开始好像在发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刚想说“哦”,甜婶连门都关上了。
    直到很晚,甜婶才回来,她发现屋里还亮着灯,心想:这么晚了,他还没有睡吗?果然,她进去一看,男人的确没有睡觉。反倒男人见了甜婶,连忙问:“丫头找到了吗?”“没有。你没有看见王大妈是怎么回去的。脚跟像是没着地似,人也失魂落魄的。哎,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这么好的一家子算是完了!”男人的眼神似乎起了一丝波澜,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然后就去睡觉了。甜婶对他反常的举动很是奇怪,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想起明天还要早起,倦意马上占了理智的上峰。
    然而,小孩失踪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这在金桂村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要知道,在金桂村,别说是小孩失踪,连少一只鸡都是少有人为的!这件事情在村子里闹得是满城风雨,人心惶惶,没有人敢把自己家的小孩独自留在外面。
    仍然是桂花飘香的一天,但这一天的空气中充满了不安的因素,好像一触即发似的感觉。村长敲开甜婶家的门。甜婶一看,是村长,而且身后跟着一大帮家里失去小孩的人,他们像饿狼盯猎物一样地瞪着甜婶,另外一些好像是来看热闹的。“呦,村长,您今天来有什么事呀?”村长笑着说:“你家表哥在吗?”虽然是笑,但他眼中明显充满了嘲讽与不屑。“他……他在”甜婶已经被这些人的其实吓到了,“经多方查证,你这个‘表哥’突然出现在我们村,每次有小孩消失,都有人看见他在现场,而且他是外来者,实属可疑!我们要带他走!”话音刚落,四个人随村长进屋抓人,容不的甜婶插一个字,马上就把还蒙在鼓里的男人带走了。男人被关在一个废弃,潮湿的猪圈里,有村子里的人轮流看守,不让他进食,水也不给,直到男人肯说出小孩在哪里为止。
    对于七,八十岁的男人来说,不进米粒、水,寒冷,没过5天他就不行了。他对前来审问他的村长说:“我知道我快不行了,死人不说假话。你把全村的人叫过来,我说,我把一切都说明白,都亮出来!”
    这是桂花飘香的最后一天,这香馨比往年任何一次都要浓烈,馥郁,但其中夹杂着一丝丝哀惋,惆怅……村长把男人带到村委会的大厅,全村的人都耐着性子等着最终的答案。男人开口了:“我来到金桂村最初是为了寻找我失散了整整几十年的儿子。我记得他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才9岁。他最喜欢桂花,那时只要我们那里有桂花,我都会帮他去摘上几枝。可是在桂花飘香的一天,他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我就在每一个地方寻找,找到身无分文,脚也瘸了,我还是寻找……有一次听外出做生意的熟人说,在一个被桂花包围的村子里看见过一个类似的小孩。于是,我又踏上了寻找的路程。找了一个有一个村子,最后,我来到了金桂村。我在集市上看见了他,我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不敢叫,毕竟几十年没见了。自己的孩子,我认得。我也只是每天早上才一枝桂花放在他家门口。”这时,人群中的一个人的连上的表情复杂得出奇,用小到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爹?爹!”“我每天都在想,儿子也找到了,可他的生活过得这么苦,心里寻思着,我这个当爹的总该尽一点责任吧?!可我又没有什么手艺,就想到了卖小孩……”话刚说了一半,那个脖子上长着一块黑斑的男子冲出人群,“噗咚”一声跪在男人面前,怆天呼地地喊道:“爹!!爹!不是你干的,是我!是我没用!我不是人……”男人紧紧地握住他儿子的手:“儿啊,不是你的错,是爹不好,没有看好你,让你走上了不归路!村长,您抓我好了!我求求你……”男人的气一下子就断了。村中的人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十分地惊讶,愕然,不知所措。村里的人想把男人的手扒开来,可由于当时男人抓得太紧,肌肉僵硬,怎么扒都扒不开,最后只能砍掉。
    桂花树随着最后的秋风摇摆,“沙沙”,“沙沙”是在嘲笑男人的懦弱,还是被深深的父爱所动容……
后记:也许在别人的眼里,男人是软弱的;也许是对儿子的爱太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为儿子着想……
                                       安吉天略外国语学校 804班  马港国
                                               指导老师:任大金
 
上篇:我喜欢倾听 下篇:如歌青春
点击人数(582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