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寻常巷陌 > 阿飞的记事本
阿飞的记事本 文 / 阿飞  2013-1-4 8:27:16 
客观公道坦诚地讲,阿飞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
    这个年轻的世界的造者在捏造他时,取兽骨瘦肉作躯干,引山川流溪作血水,采白云一朵作脑髓剪蓝天一片作心房,然后伸手摘了繁星两颗嵌入眼眶。本打算再给他设定一角色。
    这个角色是这样的:世纪大侦探!脑海学识如百书,逻辑思维顺畅如流水,藉由破案解谜惩凶扬善,救赎普渡有如神,修理教训坏蛋有如魔。
    而当正要画脸蛋修身型时,造者惊讶的发觉到:阿飞身处于这个时代恐不能成气候。即使赋予了他种种,可这人再怎么神也得从小孩长来呀。往下看看,这现代环境的污染会损害他,社会的风气会教坏他,教育的专制会限制他,也许还不用说到那么远,恐怕还未来得及长大,这小子就得吃奶粉成畸形儿了。
    造者兴许是由人演化而来的,保留了人的厌烦脾气。所以算了。它一撒手,阿飞就那样掉落了下来。
    可能因为当初造者没有画脸的缘故,成人后的阿飞还长着一张娃娃脸。先不管别人是什么样的眼光,反正阿飞就认为自己这张脸蛋颇为俊俏。然而老天也似乎有意无意的配合了造者,或者该这样说,老天是公平的,它在给了人鸭爪的同时偶尔还会连皮带骨抽走。这不,阿飞虽然长得阳光帅气,可身形却颇矮小。外型穿不成电视大明星那样酷,海拔低向心仪的高个儿姑娘示爱还得仰起头,为此阿飞时常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郁闷。
    不管阿飞的郁闷怎样郁闷啊,反正他的故事就是开始了。
    尽管内心这个感到郁闷,但生活中的阿飞却表现得异常自信。让他自信有加的不止有脸蛋,还有他那明察秋毫的眼光,以及强烈的高深莫测的哲学家教育家社会学家批判专家思想。他从内部感知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自豪不已。但一路走来的无为让他不得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个理想(空想)主义家呢,清高自赏固步自封的不实干派呢。有是有了这样的觉悟,可他似乎不以为然。因为看看周遭大有些碌碌的不知所为的茫茫然不知所求的朋友,未有努力便想到功成名就了,呼天喊地怀才不遇老天不公了,因而遭受了另一些朋友的批评甚至鄙视了。阿飞自己想要改正,但一时也改不了,空后悔没意义,装(实干)又何必,所以从面子上考虑,为了不沦落至这些周遭的朋友那样被另一些朋友所瞧不起,他就干脆把思想和空想都放下到桌底,只有有空有闲的时候才拿出来玩味玩味,这倒也颇能让他自我满足。(有的人管这叫自恋。)
    不管怎样反思啊,反正阿飞美好的青葱岁月已经晃去了。
    尽管他是没能避免这个时代的种种伤害,患上了时下风行天下的懒人症,不过造者之前的大多顾虑也没成现实,赋予给阿飞的心智仍保留着还不至于给奶粉荼害。现在将身子投入了社会工作的大潮流,他至少不会迷迷糊糊。
    换过两份工作,觉得得到不少成长的阿飞现在又来到了一个只曾听报纸电视同学朋友说过的城市。每天由早做到晚,也可以说是由早坐到晚,一天一天闲闲的呆呆的耗下来,有时难免难抵枯燥沉闷。
    不过这天不一样。
    阿飞工作的厂房的大门朝外是一条四五米宽的横向巷道。他把一盆含氯离子银离子和啥根啥根的五色水往巷边泼去,这之后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皱眉又摇头,因为不远处有一只小东西出现在了巷道两边的中央,四周的平静的空旷令它鬼祟的身影给人种突兀感。这时,喜爱动物的阿飞眼前一亮,眼皮一跳,心动还未来得及脚已经行动上前了。
    那是一只老鼠。可能非常年幼,身子小巧得别样精致,黑眼珠子圆溜溜生动活泼得给人傻憨憨的感觉。可能过于年幼,它不知道阿飞正往这儿踏来的脚步。它只一个劲蹑着轻轻而敏捷但看起来却非常滑稽有趣的小碎步,一头扎进了垃圾堆。
    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这怎么了得……阿飞蹲着对着幼鼠频频摇头。幼鼠肯定还不知道人类对于它们而言是死神般的存在。想必这定是它的生母未尽到教育责任。
    幼鼠简直把垃圾堆当游乐园了的上翻下爬,阿飞想如果它的小腿再粗再结实点儿,恐怕就是又蹦又跳了。
    忽然间,造者给阿飞剪的天空心儿跳出了太阳来,发出了闪闪亮光。
    “虽然我跟你母亲没关系哈,可是从物种起源和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果看来哈,你的处境跟我还是有一定关系的呃,出于好心现在我要给你上个课,你得要认真听了啊…”阿飞在心里这样跟幼鼠说着,手指也开始伸上前去逗弄它。
    这世上几乎所有会发光的东西呢,它们不仅会发光,而且还会发热。于是阿飞的天空心儿被烤成了热心肠。他想就算教懂了它认识死神它也躲不掉呀…这好人要做就该做到底是吧,但要说真要把它送西天去享乐阿飞还真狠不了心下不了手。
    冲动弟L:“哟,收养它吧,看它怪可怜的…”
    现实哥A:“不好,它会咬人,有病菌…”
    冲动弟L:“给它牙齿抹抹“黑人”呗…”
    现实哥A:“不行,以后养了猫咋办,它成天流口水咱怎抱它呀…”
    冲动弟L:“给它上笼子关紧呗…”
    现实哥A:“那...长大了又咋办…”
    冲动弟L:“…再算吧。”
    在阿飞脑海里,冲动弟L说的话越多,现实哥A的问题就会更多。正当兄弟俩相持难下没完没了时,成熟稳重S叱喝一声,“你俩吵死了,烦死了。”
    阿飞幸而得到了短暂的解脱。但人也真是太奇怪太复杂了,同样是同一个人的同一个大脑在思考,面对同一件事的时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阿飞的这个想念给成熟稳重S听到了,它就跟阿飞的心说:“这有什么好奇怪呢真是的,人本来就是矛盾结合体。说到矛盾,人有的一种我觉得更奇怪呢。就拿这只幼鼠来说,如果现在有些可爱的女生看见了这么个机灵小巧的小家伙,她们往往会娇媚地说:‘哇…这只小老鼠长得好可爱哦…’但如果换上一只中年成年老年又或者就是这只小鼠本身但自行长大了的大老鼠时嗯,那些可爱的女生却就会皱眉别脸地惊叫,啊,恶心死了。”
    确实是呢,同样是老鼠同样是这只幼鼠,只因为尺寸大小可爱的女生却对人家有着两极的矛盾心理。听了成熟稳重S的发言,阿飞同时暗自感到庆幸:好在自己长这么多年身子样子还小巧得很。
    就在阿飞的庆幸完了过后,冲动现实两兄弟可准备再来一番争执。但它们的愿望破产,因为巷口这时开来了辆车。阿飞站了起来表示让路的意思,幼鼠早就以为地震还是什么大灾难来了受大惊了。它的脚步急促,逃起命来的灵巧身子毫不逊色于小松鼠在枝条上疾步的模样,很快就钻进一砖头堆的缝隙去,约莫是回窝去了。
    娃娃脸阿飞,着实是个无聊的人,多手多脚的人,他把人家的砖堆一个一个掀了,大概只是想满足一下他想看一眼那洞口长什么样。结果是令阿飞咋舌的。这个砖头堆也许就是它的窝!
    真是初生牛犊…不是,看这样子也不能这么说。阿飞连连摇头,但眼睛一直盯着幼鼠看。房子都给掀了顶,整个身子都赤裸裸暴露了出来,砖块的尘粒都掉落在了脑壳脊背上,亏这毛茸茸的家伙还淡定如初丝纹不动,只蜷缩着手脚尾巴蹲着。它是不是以为没被发现?或者根本就是在自我欺骗,像掩耳盗铃的人那般以为藏紧了动也不动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刚进来的车子由巷道驶出,这时幼鼠才起动了身子,沿着墙边一直跑到巷口转角处一竖下的排水管口。这次真的回去了吧……阿飞似乎要求证地向幼鼠的消失处走去。残旧的排水管口长满了锈斑,他往那浅褐色的管口看去,再次发现了那个灰褐色的小家伙。看着这与其说不能动不如说是不敢动的没脑子的动物,连惊带喜之余,阿飞心里感到别扭。
    世界上总会有很多事让部分人某些人一些人觉得难以理解和接受,虽然其中的答案往往可能很明显但他们还是会问为什么。就像哪里发生了大地震大海啸,哪里死的死伤的伤流了离失了所,惨况惨不忍睹。然后接触的当事者目睹的小记者看新闻的旁观者就会捂着大半边额头悲痛地问到说了:“怎么会发生这么惨的事啊…”
    对着眼下这孤苦伶仃,在死神世界里捡垃圾吃的小幼鼠,跟风的阿飞也问到说了:“怎么过得这么凄凉啊…”
    这样一问,他又不禁联想到一些更接近实际的事情——还有那些也在垃圾堆捡垃圾的外来民工子女呀!……他们的生活在某种程度来说跟这只幼鼠有得一比:都捡垃圾过日子,在垃圾堆里玩耍,受上了歧视色的白眼……
    究想其中原因,阿飞深深感叹到:原来贫穷落后可以把小孩变成老鼠!
    这会现实哥A冲动弟L成熟稳重S都想出来说大话了,可阿飞无力地叹了叹口气,“真麻烦死了…”及时地把他们都吹走掉。这也好,省的自己跟自己闹心,反正不是自己能办的事情。像这种情况就该学习当下的识时务者,把握节拍饶起舌来,one two three go:啊唷可怜的人儿呀我对你们有心,但力不能所及鞭短不能莫及,哦还有我是瞎了眼睛的瞎子嗯不好意思, oh yea!!!
    别人的凄苦阿飞是不愿多想了,但这情况既然都展现出来了,就难免会叫人去比较。不可能有无动于衷的人,除非他脑子是坏了不能正常运转。哪怕看到是在街边天桥底的流浪天涯人还是把肮脏垃圾翻了一遍又一遍的邋遢大狗小老鼠,都会在不经意间就产生出比较、对比。有些人总会对此骄逸地拉长尾音嚷道:“巴嘎耶路。他是狗我是人,,,他长得垃圾我长得帅又正,,,这天和地,,,能比吗!!!”
    他们嘴里吐着不屑的样子,心里却涌着美滋滋的一种优越优胜感,说完然后神气地往前踏出一步就走成了五十步。
    也有更多是怀着感恩幸运的心说的:哎哟,还好还好,我还好手脚脑袋都还健在…
    造者捏的阿飞自然是后面的那种。即便还是觉得日子过得颇不顺畅,但他还得感谢一下造者给他的东西。因为至少,现在的情况起码是自己同情可怜别人多于别人同情可怜自己。
    无论阿飞怎样调戏,只要动作幅度不大,幼鼠还是一动不动。唉……阿飞空连摇头,可能头摇久了脑袋给摇醒目的,他才猛然想到自己还有工作在身。所幸阿飞的职位够闲,离开半个多小时上头也不怎么在意。
    就随人家去吧。人家可是有好好在过日子。
    隔天清晨的上班路上,阿飞兴致勃勃买了他只吃陷的韭菜包子,心想吃掉韭菜后把包渣丢给昨天的幼鼠,虽然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撞上。买到包子,小步急行,遇脏水滩他轻轻一跳,过绿化草地他飘起一跃,这些会儿的时候他的眼睛要往地面瞧着,不然脚若落在了饮料瓶或是烂铁盆瓷饭碗上,可得摔个鼻青脸肿。然而将要摆正视线之前,阿飞注意到街头边一小垃圾堆,里面的垃圾袋整齐有序,只是其中有只身形小巧的老鼠,口鼻是血双目微闭仰面朝天地躺着,显得有点儿突兀……
    大清早撞上了恶心的事情。阿飞的包子变得索然无味,但却被吃得一点不剩。
    “不赖呀,实干派的…”阿飞撑着懒懒的脑袋,开始打开了他的记事本。
 
上篇:……………………… 下篇:父·教
点击人数(7308)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