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生活心语 > 实,是,世,事
实,是,世,事 文 /   2010-12-18 13:52:09 
   
    画皮,画骨,又画心,却画不出尘世的轮廓。
                                            ——题记
    他,让我开始感悟生活

    无意间,在书店买了他的书,平静地看到最后,眼中,脑中却泛起一丝丝涟漪,嗯,我感动了,也感慨了,当代作家中,像韩寒这样直指生活的书籍并不多,而他把生活中好的,坏的,都倾囊相诉,甚是少之又少,就算不为文笔,为那勇气,也值得一读《零下一度》。
    曾几何时,我也有像他少年时那样,做一个作家的梦,他成功了,而我,前方不知何路。
    曾几何时,我也有像他那样开始记录生活,我却感到自己的平淡无味,而他的《杯中窥人》,早已深深地拨动了我的心弦,何时,我才能一针见血?
    曾几何时,我也有像他一样痴迷文字,日日夜夜盯着电脑敲出那似文非文的文字。
    纵使有再好的文笔,在小说中也只能是修饰事例,而一旦脱离了生活,就仿佛上了岸的鱼,只能“空游”而“无所依”了。然后,我开始感悟生活,撕开那没心没肺的生活,书写那心有悸动的故事。
    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谁都爱伫足回首来时的路,正如他所说,我很恋旧。
    一个暑假,两个月,六十天,一千四百四十个小时,八千六百四十分钟,五万一千八百四十秒钟,发生了很多事,希望,失望,绝望,盼望,渴望,奢望,似乎已一一尝尽,明白了人生有味须清欢。

    实,现实

    韩寒在《早已离开》中写到莹让他心动,但最后却让他感觉莹很虚伪,很势力,为了出国,不惜牺牲自己的感情。而小曼深得他的赏识和亲睐,小曼诗中的诗句“远方的男孩在很远的地方”让他认为里面有深刻意义,可谓是玄机无穷,令人回味。其实有时候,人真的想得很复杂,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故作清高却被称为深邃,而百态尽出确实虚伪,到最后才明白什么是真相,莹是真实,现实,而小曼是高的触手不及,只是一段童话而已,甚至于一个幻想。
    但人,真的那么现实吗?
    进入高三的暑假期间,发生了一件让我难以接受的事。放在寝室的书全被楼长卖了,一轮复习书,一时间也无从购得,着急,每天奔波在班主任办公室,教务处和教室之间,有时,一天去四五趟,连上课期间也去,生怕错过了买书的机会,而宿舍管理方一再推脱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对的书在错的时间放了错的地方。到头来,还被说成威胁,恐吓楼长。真的被逼的无路可走。那夜,我哭了,哭到了半夜,这是高二以来第一次哭,难道真的是我太脆弱?后来不知是怎样睡着的。
    翌日,有如往常般三地奔走,我累,真的累。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书本,欣喜若狂地走进教务处,迎来的则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原因是他们认为我们没发到书,现在是来要书的,后来听到是来买书,脸上稍稍露喜色。后来一问价格,怔了,原价。据我所知,这些书都是半价甚至更少。接着听到的是老师的鄙夷,意思就是买不起别买之类,立马放下书走人,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老子就是拿钱铺路也不会砸给你!”
    哑巴吃黄连,真的很苦,又哭了,笑自己太没用,打电话给妈妈,我想回家,离开这里,几乎是哭诉乞求,自打出生到现在也没有这么委屈过,一个人在湖边哭了整整一节课。开始厌恶这个学校黑心,势利,现实,厌恶老师贪婪,可是,又能怎样?南宋《三字经》里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一团干布,可严谨地律己。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含羞草,本来的严谨也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外靠近,想到了人性,尤其是中国的名族劣根性。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洁身自好者也偶有几人,硬是撑到几十年后还纯洁,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
    我只能说,他们,早已为社会所容纳了,不是吗?

    是,是是非非

    挑开八月天,阳光仍是咄咄逼人,丝丝徐风带来几缕燥热,日子是亘古不变的章节,繁琐,是有“剪不断,理还乱,是心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感觉。看记忆在眼底打转。
    假期向来是拥有大把大把闲时时光,放几首老歌,给窗台上的植物浇水,顺时哼上几句,甚是清闲了得。
    在学校几经沉浮悲欢的锤炼,早呼朋引伴与了然一身的不断转换中,我学会了淡定,学会了善待,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哪怕是极宠,抛开是是非非,忘却对对错错,岂不乐哉?
    世界有它的格调,繁华与落寞,而我愿恪守一方,哪怕是一片瘦土,哪怕开出的是一朵伶仃极致的话,我亦不悔。
    十八个青春年华,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碰上了是是非非的事。而现在的我,选择了缄默,谁也没有资格去评价一个人,一件事的对错,因为,他做,它发生,都有自己的理由,而我们又岂能拿自己顶标准去衡量?得出的结果是自己的,不是共有的。
    自始留意生活,开始百感交集,有找不出的头绪,听岁月流潺,在茕茕游弋之间,浓郁心头的情绪渐渐淡化开了,偶然间,拨开几许旧时的素色华锦。
    愿听,几语素言淡语,没有任何修饰的话语,细细倾闻。
    愿读,几些浅淡的文字,缓缓留恋你平淡的故事,字里行间显露出的是人情,是非。
    愿写,几句清秀的文段没用平和的心态,诉说心间那些许离殇。
    爱是非,恨是非,是是非非,谁算的清谁倾家荡产。

    世,尘世

    世,尘世。
    想念一段掌纹,怀念一个在来时路上也站着的人。有谁没有过生死相许的承诺?
    突发奇想篡改句古文,人非神圣,孰能无情?
    然后,早明媚的八月,我化外一方,做了一个明媚如花的女子。
    有些话,说与不说,都成伤害。
    有些人,留与不留,终将离开。
    如果为他选择一个标签,我选择了“铭记”。
    心情不好,告别父母,告别家,出来旅游,跑到了远在黄山的姐姐家。
    阳光太好,伴着湿热的风,深青与淡黄的叶交错更迭,那些无意间或着遗漏在年华里青黄不接的眷恋,伸出了干净的衣角。
    正如阳光一般,他出现在了我眼前。
    门开之际,在他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蓬乱的头发,惺忪的睡眼,卡通的睡衣。
    “早,浅。”我搭上一句,请他进来。
    浅是我在黄山异地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住在姐姐家对面,刚进小区时,我拖了大包小包的行李,是浅帮我分担,然后很惊讶的,他告诉我他就住在隔壁,阳光般对我笑,的确,他很阳光。
    “是不是我不来,你就准备不起来?”浅带责问。
    立刻马上换了衣服,随浅出去。我们像流水一样川流不息,游荡在黄山市的大街上。焦灼的太阳忽然变成一条流动的光带,在我们的脸庞上倾斜缠绕出恍惚的灿烂。
    夜晚,一个人,开了罐酒,坐在阳台上,把酒问月,有灵感时还可以在电脑上敲上几个字。
    “没听说有举杯消愁愁更愁吗?”浅出现在我面前,夺过我的酒,顺手递过一杯橙汁,“啤酒衬美橙,怎样?”
    “你怎么进来的?”我放下了活动在键盘上的手。
    “你门没锁。”他笑笑。
    华灯将流水一盏盏点亮,在灯火迷离中对着他的轮廓优美的侧脸笑了几秒。笑声融在清冽悠扬的夜风里,无痕划过,所以他没听到。
    有合便有离,怨不得岁月刻薄,应了那句谚语罢了,会者定离。
    “明天,我该走了。”我望着月。
    “嗯,回去好好读书,别任性。回见。”他径直离去,留下我望着那个迷糊的身影,是我醉了,还是……隐约感到有水划过脸颊,下雨了?
    我走过时光,走过了你,搁浅了大悲大喜,所有的深情如同流水逝去,了然无声,茶凉了,就别再续了,再续,便淡了。
    这是我去黄山最想对遇见的人,说最真切的话。
    才发现,我开始珍惜身边的人,把一切藏在心底,一遍遍品位,如品茗般韵味深刻。
    写上,一个明媚如花的女子,我。
    “我们相约到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下等三年。”
    “傻了,空谈。”
    字字句句在耳中回荡。

    事,事实

    或许谁都不愿放弃清闲的生活,重拾丢弃已久的书本,埋头苦读于书山之间。
    韩寒在《穿着棉袄洗澡》中写道,如今天的学习只是为了明天的荒废,那学习的意义何在?如果我们为了高考不得不一把一把将时间掷在自己将来不可能有建树或者有接触学科上的话,那么拜托以后请不要再说时间是什么金钱银钱之类。
    所谓教科书就是指过了九月份就要去当废纸卖掉的书。而所谓的闲书野书也就是你会受用一辈子的书。
    踏进校门就是高三,即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累如何?疲如何?谁不是这般度过?
    既然这些都是事实,为何不坦然面对,接受?踏进高中,就知道有这一刻,转瞬之间。高三年复一年,不知转换了多少人,几代人,别人能做到,为何我不能?
    老师日日,月月,年年在讲台上讲着时间如流水,学业繁重,为何不逆来顺受?悉心听教?在即将举行的成人仪式上,我们便要自己去解决事情,自己去处理事情。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该学的,应该好好学。
    活到老,学到老,既然有先例,理当效仿。
    知道了死神,还要了解地狱,雪莱才会有《伊特拉斯坎人的住所》。
    恩莱特教授在茫茫书海中找死,最终将找到的死汇编成一本三十多万字的书,《死亡论》的精华本——《人的末日》。
    我们呢?选择了向前,那后来的路只有自己才知晓该怎样去走,如何才能走的精彩。
    我开始扬起青春之鞭,穿过木棉,穿过紫堇,迈向不远的目标。没有命运摆布我们,只有我们操纵命运。难道你要一丝不挂地来到这里还要一缕沾地离开这里?
    莫慌,莫慌,属事实,须接受。
    实,是,世,事。
    这个尘世,充满现实,存在是非,充斥事实,如若要知,需细品,生活。
    
     
 
上篇:半生缘·半局棋 下篇:末日情怀——2012
点击人数(6324) | 网友评论(19)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