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学生天地 > > 远山
远山 文 / 疋一  2013-3-18 19:31:00 
山总是层层叠叠,从眼前延伸到天际。放晴的天很蓝很蓝,仿佛有触不到边的自由在深深的蓝色里自由的翱翔。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终于站在这片土地,这座山上,仰头就能看见这片像天空一样深远的自由,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被太阳笼罩的空气里依旧浸润着的草木香气,随着每一次呼吸钻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小山,快起来,你家的大黄不见了”。猛的惊醒,栓着牛的木桩也不见了踪迹,只留下一个黑黑的坑,深深的像老鼠洞,小山望着那个洞,自己好像掉了进去,冰冷黑暗笼罩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快找吧,被你爸妈知道就完了”。

    路上的茅草拍打着奔跑中的双腿,锋利的叶片在这具幼小的躯体上尽情雕刻。感觉不到痛,脑海里交织着父母黄土色的脸和疲倦的双眼。他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和看得见远处的树木被拉近,又被摈弃在身后。天际露出一抹绯红,空气里开始有稻草燃烧的味道,有的人家已经开始做晚饭,虫鸣声此起彼伏,熟悉的夜的气息开始蔓延。

    跑过一座山又一座山,直到跑不动了,他爬上一棵高高的苦楝树,隔年的苦楝子还挂在枝头,在风中轻轻的拍打他的头。天越来越暗,恐惧如黑暗般慢慢笼罩着四周。附近的猫头鹰“咪咕咪咕”的叫着,声音宏量,粗犷。

    “小山,你在哪里?快回来吧。”嘶哑着声音的中年妇女举着火把,火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这样微弱这样无助。“小山”“小山”呼喊声在寂静的黑暗里此起彼伏,穿过一座山又一座山。

似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小山站在树枝上,黑暗中几根柔软的枝条轻抚着他的脸颊,触手可及的是夜的冰凉和一望无际的孤寂。“他们已经睡了吧”这是这个十岁孩子心里唯一想到的,这个年代里牛比人重要。眼里的泪没有了,恐惧被无边的愤怒驱散。

    还记得,一次被邻居家的狗咬了,他哭着跑回家,母亲正在忙着拉磨,打满补丁的蓝色衣服上沾了一层白白的粉,“你怎么不小心点,惹这么多麻烦,自己去洗一下,哎!”母亲厚重的呼吸声和石磨的吱呀声交织在一起,像一首沉沉的歌,唱得他的心里冰凉冰凉的。

    “为什么他们不来找我,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关心我,为什么他们老是训斥我,为什么他们从来都没有笑过?”,他顺着枝桠滑到地上,他希望地上有一条蛇,或是什么怪物,“也许,只有自己死了他们才会伤心吧。”想着哭泣的母亲他露出了一丝寒冷的笑意。

    “小山,小山”对面山顶出现一点火光,接着又出现第二点,熟悉的声音随着点点的火光在山间穿行,山脚的狗毫不示弱的叫着,似乎想要吓退行进中的人。

    小山停下了倔强的腿,看着对面的火光,突然的腿软了,鼻头酸酸的,心头好像压了一块什么,沉沉的喘不过气来,“妈,妈,我在这儿”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呼喊着,心里的不满瞬间土崩瓦解。

黄色的火苗在微微摇摆,母亲脸上的汗水在火光中闪闪发光,“你个死孩子你想把我急死啊!”重重的两巴掌拍在小山屁股上,火辣辣的痛。小山的父亲,大伯,二伯紧跟着赶了过来,他们拉过小山,一行人开始启程回家。

    “还好找到了,隔壁村子杨老实的孩子就在那座山上不见了,第二天只发现一件衣服,上面还有血,肯定是被什么吃了”

    “小山,你以后可不能乱跑啊,知道你爸妈多担心吗?他们就你一个孩子,走丢了怎么办?"

    小山走在队伍中间,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想想很是害怕,想起老黄,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是不是独自一个,不觉得鼻头又一阵发酸,想问母亲又不敢问。

    就这样终于到家了,经过牛棚时,小山看见大黄躺在里面,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

自从经历过大黄失踪这件事,小山放牛时再也不敢睡觉了,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大黄身上,渐渐地他发觉大黄与别的牛的不同,当他看向它时,它也会将视线投射过来,嘴角还向上微微扬起,冲他甩甩尾巴,刚开始小山以为自己眼花,这样过了几次,他终于相信大黄是会笑的。小山兴奋的把这件事告诉正在劈柴的父亲,豆大的汗珠从父亲黝黑的背上滑下,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整天吃饱了没事干,把这些柴火抱进牛棚里去”。牛棚是用竹子做的小房子,里面住着两头猪和一头牛,还空出来一点地方就用来堆柴火。房顶铺着去年的稻草,过了一个多雨的冬天,稻草很快就腐烂,房顶一个洞接着一个洞。一下雨,大黄跟猪就在里面东躲**,“嗷嗷”的叫着。

    小山站在屋里望着屋顶一片晴朗的天空,无数的尘埃在阳光里飞舞,看的久了,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粒尘埃,飘飘摇摇的就要从洞口飞出屋外,飞进无边的天空。

    “小山,小山”忽然听见黄毛在屋后喊,小山从墙后的烂洞伸出头,“干嘛,黄毛?”

    “李晴家今天烧窑了,你去不去看?”“等我,我马上就来”。

    小山急急忙忙把柴搬进牛棚,和黄毛一前一后在弯曲的小路上走着,黄毛其实是一个女孩子,扎着两条马尾辫,斯斯文文又很矮小,之所以叫她“黄毛”是因为她还在上高中的哥哥老是叫她“黄毛小丫头”。

    李晴家在河对面,她家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富裕,她的父母管理着村头的观音庙,农闲的时候帮别人家烧砖,田里现成的泥土制成砖坯,放进窑里烧几天,就是红砖,快出窑时加点水就变成青砖。小山觉得很简单,母亲却说“真这么容易,人人都去烧砖了,还轮得到他李子乾发财啊”,李子乾是李晴的父亲,已经53岁的脑袋上稀稀疏疏的飘着几缕头发,嘴里总是叼着一只旱烟袋,说话的时候,唾沫星子四处乱飞。

    李晴是他的独生女,在他46岁时,村头破破烂烂的观音庙被他买了过来修葺一新,第二天就发现42岁的老婆有了身孕,于是观音庙开始香火鼎盛。没过多久他家就建起了两层的楼房,自己人住二楼,一楼留给客人住。就这样李晴出生时就住在全村最高的建筑里面,走上阳台便可以俯视脚下的一切。

    砖窑建在陡峭的小山坡上,像一个可以容纳一百多人的大坑,山脚有一个可以添煤的门,烧窑的时候,会把一块块用粘土制成的,已经晾过几天的砖坯放进窑里,直到填满窑口。这时候李子乾就会寸步不离的守在窑门口,晚上就睡在窑口用木头搭好的“床”上。

    当小山他们赶到时,山坡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李子乾正把一卷鞭炮挂在柏树树枝上,李晴双手捂着耳朵朝后跑去,等到足够远说了声“放”,“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就在山与山之间回响起来。

    放完鞭炮,李子乾跟他老婆就开始往窑里放砖,边上的人也七手八脚的帮起忙来,没过多久砖坯就已经填满了砖窑,李子乾滑下窑底开始点火,先用木材再用煤炭,只十几分钟就从窑门里传来“呼呼”的煤炭欢快燃烧的声响,满脸漆黑的李子乾双手握着铁锹,正一铲一铲把煤炭往血红的窑口送去。扬起的煤灰像一团黑色的云,严严实实的把人包裹着。

    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太阳也已经西斜,高大的梧桐树上站满了麻雀,“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夜晚开始走进这座小山村。

    第二天,小山早早的起了床,空气里弥漫着煤炭燃烧的味道,他兴奋的看着母亲爬上高高的梯子,从房檐上取下一块腊肉,再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把腊肉洗干净,砍成一块块的放进做菜用的砂锅里再把砂锅放进背篓,母亲背着背篓一路邀朋呼伴的来到窑旁。此时的窑顶已经像个大火炉,张着血盆大口,看得见上面的空气像水一样在缓缓的流淌着。

    此时的窑边已经聚集了很多的锅,大的`小的高的矮的铁的陶的,人们把装着生米饭跟菜的锅放在滚烫的窑的边沿,过不了多久饭菜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此时最开心的莫过于小孩子,在窑边嘻嘻哈哈,没完没了的玩耍。但是窑边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烫伤,因此大人走的时候总是叫回自家的孩子。
    天渐渐黑了,满树的麻雀偶尔“叽叽”的叫着,火红的窑就像一轮太阳,静静的释放它的热量。
    


 
上篇:北京日记,饶浩成精彩博语荟萃(三) 下篇:
点击人数(4017)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