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赎罪
赎罪 文 / 凉白开  2013-9-28 23:14:03 

   栓子娘接到电话那一刻,几乎窒息,脑袋一下子真空一般,电话也没来得及挂,便飞奔出去了。
   “不好了,不好了,栓子他爹······
   栓子爹正在犁地,拖拉机的轰鸣声早已淹盖了栓子娘的呼喊,于是她连鞋都顾不得脱,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犁田机前面,栓子爹吓得赶紧熄了火拉了引擎,吼道:“你作死呀,没看到我正在犁田?”
   栓子娘哽咽道:“别犁了,刚才栓子他叔打电话来说,栓子的车在路上出车祸了。”
   “啥?”栓子爹忙从机子上跳了下来,扯着栓子娘就往田外跑:“快,快,快去看看。”
   俩人回到家不顾全身上下的泥,跨上摩托车便往现场飞奔。
   要说这栓子也是懂事的娃。栓子是他俩唯一的孩子,高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上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娘没几年好活了,所以想早点赚钱让父母也享享儿子的清福。
   可家里的农活他也不会干,要是出去打工吧,一个高中生你说能干啥,就连那些应届大学毕业生没经验的都得在工地上给别人扔红砖。
   于是思来想去,栓子想去学车了。一来呢,学车快,学成就可工作挣钱;二来,山里面木材多,车子少,生意好得没话说。再说了栓子也从不乱花钱,就为这,老两口成天笑得嘴都合不拢。
   今天出了这大事,你说谁能不着急。
   来到现场,只见栓子的大货在转弯的地方撞上了一辆小轿车,因为大货刹车急,车上的木材由于惯性滚了一地,还有一根从大货前面滚了下来,砸在小轿车上,小轿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全都碎了,栓子大货前面的保险杆都被撞变了形,车子在悬崖边停了下来,悬崖下是一条大河,滚滚的河水正翻腾得厉害。大货车两边的窗户都开着,里面却空空如也。
   栓子娘没看见栓子,抓着他叔叫道:“栓子呢,怎么样了?”
   “我来的时候,车子里面就是空的了,警察在附近找了也没看到,估计是害怕逃走了吧。”
   “这小兔崽子,咋这么没良心,被撞的人呢,怎么样了?”栓子爹接着问道。
   “刚才送医院了,血肉模糊呀,也不知道伤着哪了。”
   栓子他爹娘又急忙往医院赶,看看那个被撞的人。到医院的时候人还在急诊,可急诊室外竟一个家属也没有。栓子爹在楼道里踱来踱去,嘴里不时地骂着:“这栓子,出这么大事,怎么能跑了呢?这不像那娃的作风啊,电话也没一个,唉!”栓子娘则是焦急得伸长脖子往诊室里瞧了好几回,嘴里咕哝着:“咋进去这么久,到底啥样了?”
   两小时后,医生出来了。叫道:“谁是患者家属?”叫了两遍也没人答应,栓子他爹向前问道:“伤者咋样了?”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患者眼睛因玻璃袭击受到了重创,眼角膜已经严重损坏了,家属尽快去找合适的眼角膜吧。”
   “没有眼角膜是不是以后就看不见了?”栓子娘担忧地问。
   “当然了,不过只要找到眼角膜换上就行了。”医生说得好像很轻松,两人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楼道里除了栓子爹和娘再没有其他人,两人又等了一会。这时一个人急冲冲地走进病房,说道:“唉!这孩子,我看他可怜才给了一份工作,咋就那么不小心,车子都被撞得不成样了。”
   “你谁呀,这个时候说的这叫啥话啊?”栓子爹揪着那人问道。
   “你这是干嘛呀,我是他老板,他是我司机,今天这事与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冷血的人,这里是几千块钱,拿去好好养伤吧”,说完,转身,冷冰冰地走了。
   栓子娘看到眼睛用纱布裹得跟棕子似的年轻人,心疼地问道:“孩子,你叫啥?你哪儿人?爹娘呢?”
   “我叫志强,我是个孤儿,你们是。。。?”
   “俺是今天撞你的那人他娘,实在是对不住了,俺家栓子至今下落不明。不过你放心,俺们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
   接下来,栓子他爹娘俩人到处为他联系眼角膜,可眼角膜这东西,咱也都知道,可遇不可求啊,眼看着年轻人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了,医药费也用完了,却还没有半点线索。医生说:“既然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就出院吧,不过现在呢暂时找不到合适的角膜,有了再通知你们吧。”
   栓子娘说:“他爹,你说栓子这都造的啥孽呀?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成这样,出去还能干啥呢!?再说这眼角膜啥时候才能有,这以后他要咋办啊?”说着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别跟我提这个小兔崽子,都一个礼拜了也没个信儿。瞧这出息,真给俺丢脸!”栓子爹的暴脾气又上来了。
   “好了,好了,咱不说了,这娃不也是小嘛,没碰到过这种事啊。”栓子娘劝道,“你看这样行不行,问问医生能不能将俺的眼角膜捐给那娃。”
   “你疯了,你以后咋办呀?”
   “没事,反正俺也没几年好活了,这个世界俺看也看够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和栓子的吗?栓子还小,你说咱能让他还这么年轻难道就瞎了吗?现在他是不在,就是在这儿,俺这个当娘的也不让他捐。”见栓子爹没说话,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回你就依了俺吧,就当给咱家栓子赎罪吧,你看人家那娃也怪可怜的,打小没了爹娘,咱要是不负责,就算老天爷让俺这条老命多活几天,俺这也心里膈应着!”
   于是俩人找医生商量了一下,经过检验,栓子娘符合条件。
   晚上,栓子娘拿着栓子的照片看了又看,一直不肯睡觉,栓子爹陪着她,就这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栓子娘刚被推进手术室,栓子爹就接了一个电话:“大哥,不好了,快点来吧,有人在河下游发现了栓子的尸体。”
   一时间,栓子爹觉得天塌了,拿着电话半晌出不了声,看着刚刚手术的妻子,想着她剩下的日子,然后又想想和栓子一样年轻的那孩子志强,怎能忍心他也像栓子一样给毁了?
   于是栓子爹一抹眼泪,一个人默默地去认领了栓子的尸体。
   原来那天栓子是由于一时疏忽没系好安全带,两车相撞的时候,强大的震力将他从窗户抛了出去,一直滚下了河。
   这是别人怎么都没想到的,还以为栓子是因为害怕逃走了。
   栓子爹伤心欲绝,怪自己当初咋就不多找找,咋就不相信自己的孩子,栓子是多好的娃啊,咋会不负责任地逃走呢?
   处理好栓子的事,栓子爹说:“这事,谁也不许说出去,栓子娘现在已经看不见了,你们不说她不会知道。”栓子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继续说道:“俺家栓子其实还活着呢,他是因为害怕逃走了,没准啥时候想家想他爹娘就回来了。”
   栓子娘很快从手术室出来了,握着栓子爹的手说:“他爹,栓子打电话回来没?今天这心里咋这么堵得慌呀。” 
   “你别多想,栓子过两天平静了自己会打电话回来的。你刚做了手术,好好休息,我去看看那孩子。”栓子爹早已哽咽,到门口蹲下来躲一边偷偷地哭了。
   几天后,栓子娘顺利地出了院,眼睛看不到了,可心里一直都在盼着:“栓子那孩子,咋老不打电话回来,难道他就不惦念家里么?也不知道在外面过得咋样了?受欺负了没?咋就这么狠心呢?”
   几个月后,栓子娘眼看着不行了,栓子还没回来,栓子娘临死前说:“ 他爹呀,栓子要是打电话回来千万要告诉他,不要自责了,他的债娘已经替他还了。爹娘都不怪他了,让他早点回家,不要老在外流浪了。”
   “知道了,栓子娘,你安心地走吧,咱家栓子那么懂事的娃,他会知道的。”栓子爹哽咽道。
   直到栓子娘安心地闭上眼睛,栓子爹还在念叨着:“放心吧他娘,栓子已经知道了,已经知道了······” 






 
上篇:呓语生活 下篇:道路
点击人数(5130) | 网友评论(59)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