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随笔心声 > 云岭的沉默
云岭的沉默 文 / 余人  2014-1-17 20:07:01 
第二次来到这儿感觉自然是与第一次不同的。记得初次来云岭时毫无欣赏的情趣,与众人谈笑风生,把酒言欢,不知道云岭道有多远,树有多葱,以及那红色的记忆都被我们的调侃略过。虽然知道见了什么,那些雕像曾经住立过,那些旧枪支曾俯视过,那些屋子故居也曾览过,但更多的是包围着我的新鲜感。从踏触在这份独有的土地上已来不及思考,顾不上思考,唤上同伴,流连旅游。当时我是快乐的,无忧虑的,我们品尝美味的桂花糕,玩着竹制的刀剑,到处走动,怎能体会到这刻的静默?我摘下友情结成的果实同时我的精力也贯注在果实是否成熟、熟透,云岭这刻的沉默又岂是当时我能懂的?若不是惆怅的我又怎知云岭的沉默?那沉默里的衰落?

  这天下着微雨,打在身上不痛不痒。雨滴敲击着脚下行走的路途,没人听得见它们在窃窃私语。我的眼睛里是我的前方和周围,我选择了一个好时间,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风、雨、虫、绿,因此我才能漫无目的,漫不经心。我此刻根本没有气力思考,我只是想看看、转转,这路旁的隙桥,路旁的翠树,路旁的青稻,我一遍又一遍看过,我不用将它们印刻在脑海,因为它们不愿意。我走一步,看到的景物却是相同。路旁是一棵棵树,我是在看树;路旁是一片片田地,我是在看田地。直到我闻到泥土的香气,那是雨和土地在过分的缠绵。我清醒了些,我甩甩头颅,走到旁边折下一根狗尾草抓在手里,向前走去。

  我本不该来这儿的。我厌烦着我过得生活,觉得毫无意思。我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点出门走走,从来都是相同的道,相同的景物,相同的空气,其实它们哪一天没有在更新呢?是我懒得注意。我将这段时间里的我称作行尸走肉,心脏跳与不跳人还是那个人,时间怎样才不算虚度,那是由时间说了算的。我回到家,结束‘我是一个废人’的想法。我想起了有个朋友,说是要回云岭,我想云岭应该很热闹吧,我到那儿不会像这般无聊吧。

  我和朋友坐上了去云岭的车,我在车里不说话,但却满怀着期待。我希望云岭会给我带来和城市不同的境地,我最怕的就是寂寞在任何时间跟随着我。很久很久,我和朋友下了车。我再次站在云岭的土地上,有些许的亲密。我迈着步子走到朋友的住处,将行李放下,休息了会儿。望着前方的几座楼房,觉得这番场景与我家乡多少雷同。再望望天空,已被乌云笼罩,但还没有到搏斗的时候,我等不及看乌云将光明全部遮掩,我和朋友说,‘我想走走。’

  我选择了一条直路,暂时望不到尽头。这条路没有其他人了,除了在刚才走过的桥下。我没走几步前方便出现了一架桥,下方水流奔腾。待我走到桥边,将眼神投到水上,不止清楚地看到水的浑浊、流势,这让我想起了我在‘弋江桥’下戏水的风景。那时我与几个朋友到了‘弋江’边,江面透着绿色,我分不清是水的颜色还是水草的颜色。我蹲在江沿的石头上,看着江水流去,就像时间一般流逝,在有些人眼中时间匆匆,还有些人眼中时间缓缓,但这些我都不担心,我在意是它和流水一样,无法阻挡!岁月总是由今天至明天,由现在至将来;人总是由年轻至年老,由强壮至衰弱;社会总是由初级之高级,由高级至再度开辟。

  朋友们捡起石子打水漂,有的打得多,有的打得少。我看见他们摆起姿势,将石子丢出。石子在平滑的江面连续穿透过去,激起几个重叠的小水花,而后重归平静。这使我想起了历史,历史是不断向前的,而豪杰志士在历史中闪光,但终究就像石子最后隐没。人再怎样强大,终究有着自己的结局。似乎所有都是如此。

  此刻我身在云岭的桥上,观着前进的水流。若是此刻流去的水流又能重新倒回,时间也将倒退,一切也都能重新来过,可我实在异想天开,若是真的,那么字典里‘后悔’将不再存在。我停止了对河流的关注,桥下的小女孩引出了我的兴趣。她站在河沿,时不时伸出赤脚去趟一趟,当那小脚触碰到水流,水流稍住了会儿,小股水流浇洗着她的小脚,我看得出了神。我记得历史上的孔明,他已一己之身试图阻挡历史前进的步伐,最后他失败了。我想他可能是被永恒的时间折磨死的!小女孩看见了我,对我一笑。我很佩服卞之琳,她的‘断章’我虽然不懂深意,但我以为人与人互相都是过客,就如那句‘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的心情似乎不是开心的。我走过石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石头,上面刻着两个字,‘罗里’。石头后面是一座广场,我听朋友说晚上可以来这儿玩,晚上这里会有人跳舞。我望着四四方方的场地,不知何时开始流行起跳舞了。不论是在城里,乡下,晚上广场总会聚集一些中年妇女跳舞,她们跟着音乐的节拍,左一步右一步。我不知道她们跳的是什么舞种,我觉得应该是一种类似舞蹈的体操吧,我母亲也曾跳过。我问她为什么跳,她说因为很多人都跳,我又问很多人跳为什么你要跳,她说晚上没事玩玩嘛。我笑了笑,人们是因为开心才跳的,因为生活富足了,有条件了,所以跳舞。为什么她们偏偏选择跳舞呢?因为跳舞好学,她们和我们年轻人不一样。我们无聊会看书,玩游戏,她们无聊却跳舞,跳舞也是种精神的享受,而且适合她们。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无聊是一个人的寂寞,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我想我能体会这句话,因为我现在正是这样。我总这样告诉别人------‘我的心好冷’。

  我走过广场,身旁的景物无一不告诉我,我来到的是云岭,云岭是农村,不是城市。我的头向左转是田地,向右转是房屋,向前看是花草树木。我突然跑了起来,我突然想跑一会儿,我的身体太久没跑过,太久没流过汗了。我的身体里是压抑,我突然想把压抑逼出来,逼成汗水流淌出来。

  我失败了。我跑了一段路便没了力气,身体流出了汗,却只是单纯的汗。不,并非单纯,我感觉身体里被压抑充斥着,我将我最后的灵性与澄明排了出来!

  我这是来到了哪里?原来这里是‘新四军军部旧址’。我看到周围一排花堆积起来,花后是黑色的栅栏。我看见眼前停着几辆旅游车,人们从车里走出。我看见了那几家熟悉的店,我曾吃过那儿的桂花糕,我曾在那儿买过竹制的刀剑和快板。那时的朋友呢?那时的友情呢?为什么我的心开始空虚了?从什么时候起我是一个人了?

  我看着那个我曾进去过的‘种墨园’现在却不敢再望一眼,我开始自责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这里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里深藏着苦难的历史、红色的记忆、艰辛的奋斗,这里战士的魂在安息、逗留,这里绝不允许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来,绝不允许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来,绝不允许一个没有精神的人来!

  我迅速逃离了人群,逃到另外一条道上。我顾不得看什么了,脚步一直向前扩张,最后又猛地停下来。我浑身上下生出一种羞耻感,我眼前是一尊雕像,是项英将军!我怎又逃到了这个地方?我又往回跑。从出生到现在,我碌碌无为,世界有没有我都一样。我强烈感觉自己不配做人,尽管会哭、会笑,但我却连动物都不如!我什么都不会,我只会给别人增添麻烦!我无法为我的祖国做些什么,我根本就不会爱上任何啊!我多希望自己是个尘埃躲在角落里,无人问津。比起以前苟活要幸福得多!我渴望解脱,我想摆脱这个尘世,不然我的无聊、寂寞、空虚、孤独会感染每个人!我曾问朋友现在做和尚收费吗,朋友狐疑地望着我,我其实早想出家了,为自己找一个信仰。

  我停下了脚步,停下了升腾的浮躁。天空降下了雨滴,打在我的肩头,我清醒了不少。我开始原路返回,我的手上是从路旁折下的狗尾草,我将音乐放了出来,沉浸在我一个人的世界。

  云岭,云下之岭。我喜欢望着天空,不,是喜欢望着天空中漂浮的云。我喜欢一个人在院子里,坐在摇椅上仰望云朵。我喜欢将云想象成各种,有时想象成一个故事。我喜欢看着天上的云无忧无虑的漂浮,但唯恐它向庄子所说的那样,‘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云不一定如表面看上去的那般,但我始终不愿往这个方面想。

  云岭到底因何而出名?仅仅因为这里是红色旅游区么?我回到朋友家思考这个问题。我慢慢的走了回去,我和身旁的青稻、绿树、黄虫一样任由雨滴落在身上。雨下得不大,我一个人晃了回去。我见到了朋友,隐隐有些欢喜,是啊!人终究是有感情的动物!我的压抑从不会表现给朋友看见,我面带笑容说着路上的事情。

  我吃过晚饭,洗过澡,再和朋友出来,就这样和朋友站在门外,我一下子竟被此刻的景象迷的呆住了!门外便是山,在下过雨之后山上起了一层云雾,山在天色的映衬下成了灰色,淡然的灰色。邻居们也站在门外乘凉,有几个小姑娘跳起了舞,我和朋友聊着天。我赶忙拿来了纸笔,记下此刻的美景与那久违的闲适。题目叫‘云岭之下’,‘半层云雾半层山,半刻光景半刻瞻。半村楼台半村阑,半户喧嚣半户欢’。

  其实有很多地方,不止云岭,都曾出现过这番景象,而当这景象被我发现了却生出了意义。其实景物如果不被我们所发现就不存在意义,它们不会说话,它们只是遵循自然。我们觉得这样很美,但什么是美?又有什么地方不美呢?其实它们从未变过,变的只是我们的心思。

  如果我们不会思考,那么它们就不会说话。云岭,原来一直是沉默着的。我在第二天离开了云岭,我知道,云岭没什么出名,只是我们在这里寻找到了一种心境。

                                                                2013.8.23
 
上篇:QQ空间 之 真实心灵 下篇:心情
点击人数(484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