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生活心语 > 行走在消逝中
行走在消逝中 文 / 芳草  2014-11-19 11:09:30 
“乒呤哐啷......”我撑起沉重的眼皮看着从门缝外透进来的灯光。昏暗的光线,还未清醒的头脑,但是那种感觉却异常清晰。
    那一夜,家里很忙,却没有人来把我叫醒,被学业压到喘不过气的我就像个婴孩一样熟睡着。我知道,那夜奶奶走了。我没有问妈妈她去哪儿了,因为我预感她是去了那遥远的地方。
   疲倦包围着我,每天喊我起床的闹钟兄弟又在催我了。机械式的穿好衣服,起床了。卫生间哗哗哗的水声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四月份的凉水刺激着我的神经,一瞬间清醒过来。妈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身洁白的衣服确定了我心中的猜想。凌乱的发丝下,是一张略显哀伤疲惫的脸,我的心揪紧了。 
   “今天别去学校了,打个电话给班主任吧。”
   “为什么?”我明知故问。
   “你奶奶昨晚走了。”简洁明了的回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嗯,我知道了。”说完我赶快走开回了房间。
    回忆过往,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就像破碎的电影画面,没有完整的故事,却抓住了最重要的片断。
    前两天,在接到奶奶的病危通知时,爸爸连夜把奶奶从南京接回了家。也许是老人叶落归根得故乡情结吧!她告诉爷爷她想回家看看,想再看看家乡的人和物。后一天早晨我回老家见到她时,她已没有了以前的生气,中风使她难以转动自己的脖子。姑姑拉我靠近她,只见她原本澄澈的瞳孔如今也变得浑浊、散光。
   “阿钰来看你了。”姑姑用着温和的语气在奶奶耳边轻声说,说着拉起了她的手放到我手里。奶奶把头向我侧了一下,看得出来她很吃力,也许现在她眼中的我可能只有一个轮廓而已。屋子里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可怜的奶奶现在连眨下眼睛都困难,姑姑告诉我她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忽然,那只粗糙干瘪的大手动了,轻轻把我的手掂了掂。就像以前一样,每次我做完事她想交代些什么就拉起我的手掂两下,我也便会意了。而这次也不例外,我明白她想交代什么。我的心突然震颤了,迅速把头低下,眼泪夺眶而出,我不想让她看到。
   “我去上学了,晚上放学再回来看你。”轻轻对奶奶说,颤抖沙哑的声音却出卖了我。奶奶像释然了一样合上了眼睛,我故作镇静地抹了眼泪匆忙地走出了房间。深呼吸了几口,拍了拍脸,就去车里坐着了。一会,爸爸下楼了,准备送我去学校。这一趟,他没有和我说什么,四下静的可怕。
    到了,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放学早点出来!”他终于开口了。这一句话就像往平静的湖面上扔了一粒石子,在我心中泛起阵阵涟漪。那酸楚慢慢荡漾开来……
进了校门,我收了收心,却收不住泛滥的伤感。原本充满活力的校园在现在看来也像成了个伤心之地。
班里的小伙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纷纷问我怎么了,可我却不敢把它说出来。他们见我不想说,也便不再多问了。静静的,坐在窗边静静的那个短发女孩,脸上挂满了忧伤,目光呆滞却又似若有所思,让人心疼。
    终于熬到了放学铃声响起,我背起早就理好的书包冲出了教室。我在害怕,怕我跑慢了,还没到家,奶奶就……我很急。
    又是一路安静,到家了,我松了口气。可是再见她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一具没有生气的肉体摆在那儿,却伴着一声声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姑姑们已为她穿好了寿衣,屋子里很安静,我也有些怕。姑父进来了,没有带着平时的严肃,“早早给她穿好吧!她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前段时间她还大老远走来我家和我说起你。”
   “她说我什么。”我问他。
    “她说你是她求神拜佛求来的,她说你以前瘦瘦小小的,现在长得都和你爸一样高了,还说过年时来看你却急着回去就没见着你有些过意不去……”
    我默默听着,没有说话。记得小时候,在稻花飘香的季节,她就带着我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一边理着小菜,一边和我说话,“阿钰啊,读书要上心,以后考上大学奶奶也好跟着你享福,呵呵。”那时年幼无知的我只顾着呵呵的笑,只是想好好的读书以后可以照顾奶奶。“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等着你找对象,抱曾孙子嘞!”她笑嘻嘻的对我说。我的脸便一下子红了,和奶奶笑闹了起来。在这欢声笑语中,美好的时光渐渐流淌,奶奶的教诲如阳光般浸润我的心田,启迪着我的心智。
    今天是第二天,我挑了条白色的外套,穿得有些单薄,天色还早,有一丝丝的冷意。暗黄的灯光投射在家门前的水泥路面上,有说不尽的感伤。姑姑们的哭声传了出来,在我的印象里,从没有过这样的场景,也难以想象这样的场景。按照地方的风俗,奶奶被盖上了厚厚的被子,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我好想掀开被子问问她!你怎么就丢下我走了呢!我是你最疼的阿钰啊!我明白她走了,却没有接受这个现实,好好的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我在怀疑她是否存在过。我就像是个丢了玩具的孩子,很慌,却感觉无可奈何。小时候她牵着我的手走,现在她先走了,以后我要一个人走。
    走进屋轻轻的坐在了奶奶的边上,帮着姑姑烧纸。就这样蒙蒙亮的天空渐渐变得清晰,家门口的村民越来越多,他们都是来帮忙的村民。以前和奶奶一块长大的那些老奶奶也早早地过来了,围成一桌给奶奶念经、折元宝。演奏丧乐的乐队也来了,姑姑们的哭声又传来了……很混乱,记忆的碎片有些拼凑不到一起。
    像流水线似的进行着丧礼上该有的步骤。午饭的时间,我没有去吃,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守着奶奶。抬起头看看,躺在那儿的,是与我朝夕相伴的奶奶;垂下头想想,以后,我就没有奶奶了,再也没有了。妈妈过来陪我坐着,她红肿着眼睛,拉着沙哑的声音对我说,“阿钰,以后你就只能看着别人的奶奶咯,现在多看看吧!”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我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滴在了手中的冥纸上。我赶紧把纸往火盆里扔。想起小时候奶奶常说阿钰哭了就不漂亮了,现在我要漂漂亮亮的送她走,所以我不能哭。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奶奶只是去了天堂保佑我。
    转眼到了第三天早晨,妈妈告诉我奶奶要被送去火化了。我慌了,我不知道将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他们要把我的奶奶送去哪?我以后想她了又要去哪找她?以后是不是没有人像奶奶这样疼我了?一串幼稚可笑的问题冒了出来。当她被送上车时,大家都跪下来哭了。我抱着妈妈哭成了泪人,妈妈也小声地啼哭着,直到坐上了车我还一直抽噎着。只要一不小心触及到回忆的开关,眼泪就会再次落下。车子行驶在路上,车子与正要赶去学校的学生擦肩而过。我本应该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而现在,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我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转眼就到火葬场了。人很多,一群群白色的点点移动着,锣鼓声,哭声,汇合成一片。我望着一个个愁容满面的人们,无奈地前行,很混乱,记忆的画面却如此清晰。
我控制着情绪,我出奇地安静。都在等爸爸办好手续,我看见被裹的看不出轮廓的奶奶摆在床架上,这真的是最后一次见到她了吗?再想见她也只有看以前拍的老照片了。可照片上的那不是“真正的奶奶”,她不会说话,不会拉起我的手,不会做饭给我吃,不会和我坐在门槛上聊以前的故事……她只会傻傻地对我笑,只是一张熟悉却又冰冷的笑脸……
奶奶被推进去的那一刻,亲属们都跪下了,就只剩我麻木了似的站着,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奶奶可亲可爱的笑容。想哭却哭不出来,眼泪就像流干了似的。
    许多画面已模糊不清,只记得爷爷接过了被红布包裹着的奶奶的骨灰,爷爷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从始至终,爷爷都没有流眼泪,不知道撑了多久。以前,奶奶常和我讲他和爷爷相识、相遇、相知的故事,是那么的让人羡慕。现在,我好心疼他。先走的人安心,留下的人伤心。
奶奶下葬完我就去学校继续上课了,去做我接下来该做的事情,那也是奶奶对我的期望。我相信她依旧在我身边,只是换了个方式,成为了照亮我心灵的一盏明灯。
还是那个坐在窗边的女孩,这次她目光炯炯,眼神中没有迷茫没有杂质。侧着脑袋咬着笔头思考着题目,时不时地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放学铃声响起,我背起书包踩着树影回家,蓦地,一瓣残花飘落到我的肩上,顺着校服滚落到脚边。我被这一点点的苍凉牵动了心弦蹲下来捡起夹在书本里。曾经的生趣盎然,如今在这花谢的时刻里也只能化作生命的碎片。花谢花落虽无语,却有着付出和接受的轮回,为生命的延续留下了美好的东西。我抬起头看看蓝天,直起腰,看着花树,我笑了。一个个小小的果实长在枝头,我感到心底如此平静,我感到阳光如此耀眼,我感到生命如此美好。
    人生是一场旅行。当生命的轨迹固执地向前蔓延或停滞不前,我们都应该把它化为自己茁壮成长的泥土,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股活泉,继续铺展着自己未来的路。
往事如烟,留给我的只有怀念。我们日复一日的行走,日复一日的留下痕迹。时光将我们的前行记入了厚重的笔记。  
别离,别,离。
痛苦的港湾使我受到痛苦的回忆,痛苦的回忆让我懂得了什么叫生活。
  一路行走,途中,沿路成长。走在路上,放声歌唱,大风刮过山冈,前面是无边的天空……
  已然消逝,我继续行走,执着。
 
上篇:回忆童年 下篇:童眼看湖州,你我共护水
点击人数(8007) | 网友评论(1)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