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生活讲坛 > 封笔
封笔 文 / 木帛成棉  2017-3-5 19:56:34 
有人说,这个世界是奇怪的,奇怪的植物,奇怪的高等动物,再加上怪异的磁场,慢慢地陷入离奇的关系链。而人类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成为构建这条错综复杂的关系链中的介质。有的只是为了完成繁殖,有的只是在虚度年华,有的在做垂死挣扎,有的在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有的为了温饱日日夜夜在消耗自己的精力和健康,有的为了真爱分分秒秒在丢失自己的自尊和人格·······
       蓝天配白云,星空只属于黑夜,配种只能由同类来完成。我们时常望着漆黑的夜遐想自己的未来,时常看着碗里的食物却毫无食欲,时常在深夜里惊醒然后捂嘴痛哭,时常盯着钟表听着滴答滴答心却掏空一切地享受时间在指缝里流逝的快感,时常顶着乱发在客厅里来回地走动却永远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嘛,时常坐在办公室里顶着屏幕上的文件入睡,哪怕眼睛是睁着的。
       踩着泥土,踏着水浪,越过山丘和溪流,喘着气,流着汗,躺在身后那片绿油油的草坪,红肿的双眼无力地泛着空洞,微张的嘴巴再也吐不出什么话了。只有呼吸在寂静的空气里苟延残喘,颤抖的小手沾满了污垢,残破的身躯像被千军万马碾压着。天很蓝,白云是那么地清晰,慢慢地,逶迤着。眼角堆满的泪珠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护线,滑过冰冷的脸颊滴在嫩绿的草片上,压弯了叶片最后滚落于泥土中。到底多久了,多久没有像如今这般如同疯子般仇视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了?
      窗外还在细雨不断,拉长了黑夜,终究还是无法入眠,小手伸入枕头下摸索,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凌晨3点。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会跟我一样此刻在看着时间,数着分秒,睁着瞳孔,守着黑夜,等待黎明的降临;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跟我不一样此刻正在熟睡享受美梦带来的恬静和幸福,呼吸温和而均匀,无忧无虑,期待着曙光的亲吻。很多人会说,睡与不睡只在一念之间,人们往往会在一念之间的距离里寻找存在,在迷失中跌倒,在跌倒中自嘲,在自嘲中堕落然后再在堕落中抗衡起飞。这样一来,悲伤就会被无数倍放大,蔓延,深入骨髓,融入血液,哪怕有一天物是人非了,离开的也绝不会是悲伤。人们的灵魂会在悲伤中糜烂,用高浓度的酒精夜夜笙箫,忍受尖刀划破肌肤的疼痛,空洞的眼神望着血液涌现,试图放干以致于让悲伤在干枯中绝亡。每一次我的脑海浮现这般画面,握着尖刀,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而无色,蜡黄而饥瘦,慢慢地,扬起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嘲笑自己的疯狂,也疯狂自己的举止。我都会毛骨悚然,一阵寒颤将我拉回现实,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天终于亮了。
        谁没有想过死亡,谁又不曾恐惧死亡的到来,多少次不是在挣扎中等待迟到的曙光,就是在早到的曙光中奋斗到天黑。街道的鸣笛声,小巷里的闲聊声,田野里的风声,山丘里的树叶声,小桥下的流水声······声声入耳。我时常独自闲逛其中,望着饭馆,盯着书店,瞟过小贩,看过帅哥,然后推开华莱士的门,迎着寒气在角落坐下。喝着冰冷的可乐,无视眼下的炸翅和汉堡,只顾打开电脑望着网页里的新闻发呆。许久才继续点开自己的专属空间,敲打着键盘,写下这些没有温度的文字,试图在孱弱的文字里述说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往,又试图在用文字在与格格不入的世界对抗。这个暴力网络的世界里通常会把我们称为愤青,简单点就是那些恨这怨那的人。
       很多次我想过封笔,趁自己的年华还没有殆尽去尝试从未做过的事,可我又恐惧没有文字支撑的自己会坠落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生命只有一次,这是基本的常识,后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借口,后悔当初,后悔现在,甚至后悔自己的未来,这只不过是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慵懒找到了一个万能的借口。人一辈子除了做无谓的抱怨还有很多提升自身价值的事情,譬如交个好友,结断情,生个娃·······既然干不成大事又不何尝遵循人类的生存规律做一些平凡却伟大的事情呢?有时候在繁衍后代中会慢慢地找到生活的另一个转折点,前面是绝路,那么希望就一定会在转角了。听则信,信则听。
  有人说,这个世界是奇怪的,奇怪的植物,奇怪的高等动物,再加上怪异的磁场,慢慢地陷入离奇的关系链。而人类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成为构建这条错综复杂的关系链中的介质。有的只是为了完成繁殖,有的只是在虚度年华,有的在做垂死挣扎,有的在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有的为了温饱日日夜夜在消耗自己的精力和健康,有的为了真爱分分秒秒在丢失自己的自尊和人格·······
       蓝天配白云,星空只属于黑夜,配种只能由同类来完成。我们时常望着漆黑的夜遐想自己的未来,时常看着碗里的食物却毫无食欲,时常在深夜里惊醒然后捂嘴痛哭,时常盯着钟表听着滴答滴答心却掏空一切地享受时间在指缝里流逝的快感,时常顶着乱发在客厅里来回地走动却永远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嘛,时常坐在办公室里顶着屏幕上的文件入睡,哪怕眼睛是睁着的。
       踩着泥土,踏着水浪,越过山丘和溪流,喘着气,流着汗,躺在身后那片绿油油的草坪,红肿的双眼无力地泛着空洞,微张的嘴巴再也吐不出什么话了。只有呼吸在寂静的空气里苟延残喘,颤抖的小手沾满了污垢,残破的身躯像被千军万马碾压着。天很蓝,白云是那么地清晰,慢慢地,逶迤着。眼角堆满的泪珠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护线,滑过冰冷的脸颊滴在嫩绿的草片上,压弯了叶片最后滚落于泥土中。到底多久了,多久没有像如今这般如同疯子般仇视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了?
      窗外还在细雨不断,拉长了黑夜,终究还是无法入眠,小手伸入枕头下摸索,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凌晨3点。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会跟我一样此刻在看着时间,数着分秒,睁着瞳孔,守着黑夜,等待黎明的降临;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跟我不一样此刻正在熟睡享受美梦带来的恬静和幸福,呼吸温和而均匀,无忧无虑,期待着曙光的亲吻。很多人会说,睡与不睡只在一念之间,人们往往会在一念之间的距离里寻找存在,在迷失中跌倒,在跌倒中自嘲,在自嘲中堕落然后再在堕落中抗衡起飞。这样一来,悲伤就会被无数倍放大,蔓延,深入骨髓,融入血液,哪怕有一天物是人非了,离开的也绝不会是悲伤。人们的灵魂会在悲伤中糜烂,用高浓度的酒精夜夜笙箫,忍受尖刀划破肌肤的疼痛,空洞的眼神望着血液涌现,试图放干以致于让悲伤在干枯中绝亡。每一次我的脑海浮现这般画面,握着尖刀,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而无色,蜡黄而饥瘦,慢慢地,扬起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嘲笑自己的疯狂,也疯狂自己的举止。我都会毛骨悚然,一阵寒颤将我拉回现实,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天终于亮了。
        谁没有想过死亡,谁又不曾恐惧死亡的到来,多少次不是在挣扎中等待迟到的曙光,就是在早到的曙光中奋斗到天黑。街道的鸣笛声,小巷里的闲聊声,田野里的风声,山丘里的树叶声,小桥下的流水声······声声入耳。我时常独自闲逛其中,望着饭馆,盯着书店,瞟过小贩,看过帅哥,然后推开华莱士的门,迎着寒气在角落坐下。喝着冰冷的可乐,无视眼下的炸翅和汉堡,只顾打开电脑望着网页里的新闻发呆。许久才继续点开自己的专属空间,敲打着键盘,写下这些没有温度的文字,试图在孱弱的文字里述说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往,又试图在用文字在与格格不入的世界对抗。这个暴力网络的世界里通常会把我们称为愤青,简单点就是那些恨这怨那的人。
       很多次我想过封笔,趁自己的年华还没有殆尽去尝试从未做过的事,可我又恐惧没有文字支撑的自己会坠落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生命只有一次,这是基本的常识,后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借口,后悔当初,后悔现在,甚至后悔自己的未来,这只不过是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慵懒找到了一个万能的借口。人一辈子除了做无谓的抱怨还有很多提升自身价值的事情,譬如交个好友,结断情,生个娃·······既然干不成大事又不何尝遵循人类的生存规律做一些平凡却伟大的事情呢?有时候在繁衍后代中会慢慢地找到生活的另一个转折点,前面是绝路,那么希望就一定会在转角了。听则信,信则听。
 
上篇:《带我去远方》 下篇:2015,你与我谈谈
点击人数(2592)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