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生活心语 > 总有一缕悲伤属于你
总有一缕悲伤属于你 文 /   2010-12-30 21:08:09 
                    总有一缕悲伤属于你
                                     ———读《悲伤逆流成河》有感
    时间把脉络轻轻改写,

    试管里萃取出的青葱色泽,

    在漫长的消耗里褪成苍白的灰蒙。

    旭日暖阳是你凝望的眼。
    
                                     ———题记
    关上灯。
    静静地躺在床上。
    那个黑暗的弄堂。
    那个愧疚的少年。
    那个强忍着眼泪的女孩。
    不停地呼唤着我。
    接着。
    不听话的泪儿顺着眼角慢慢地往下滑着。
    也许。
    眼泪是为了更好的证明悲伤的存在。
    伸出左手想握紧右手残留的余温,指尖触到的却是悲伤后更深的寂寞。
    
                                 他
    先说说他。
    老师父母手心里的那块宝,众星捧月般的待遇,使他全身上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白衬衣和黑色制服里是日渐挺拔的骨架和肌肉,周围投来无数年轻少女倾心的目光。
    十七岁的他拥有一切美好。
    他叫——齐铭。
    早晨,柔和的阳光穿透了弄堂口浓稠得如牛奶般的白雾,齐铭缓缓地走出家门,手中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门后是母亲说不厌的叮嘱声。他哈了哈气,提起书包带子,去弄堂口等一个女孩。
    齐铭知道,他很快就会搬离这个自己住了十七年的弄堂,住上两百多万的江景公寓。他舍不得,所以想在弥留之际为那个女孩做点什么。
    但他没有想到,更没有想过,他们的结局是一条悲伤的河流,一旦踏进,就无法拔出双脚。
                                 她
    再说说她。
    母亲口中的“赔钱货”;父亲眼中的“瘟疫”;学生们谣言中的“一百块”;校方认定的“不良少女”。仿佛所有的污秽都盯上了她,无论怎么洗,都是脏的、臭的。
    十二岁那年夏天的一个黄昏,父亲拖着一口沉重的箱子离开这个弄堂。他走的时候蹲下来抱着她,齐铭也趴在窗户上,看到她父亲眼眶里滚出的热泪,一颗一颗砸在地上。
    十七岁的她拥有一切悲伤。
    她叫——易遥。
    “赶赶赶,你赶着去投胎啊,你怎么不去死!赔钱货!”门里传出女人的厉声呵斥,言语中带着庸俗和晦气。易遥跌铁撞撞地冲出家门,撞上了齐铭尴尬的脸。耳边是男孩轻轻的问候,手上是男孩递过来的牛奶。一种温热的感觉顺着手臂上的静脉一直传到心里,很暖却很想哭。
    几乎天天是这样,伴随着母亲的叫骂声走出家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易遥已经习惯了,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习惯的,因为,她的心麻木了。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每天早晨雷打不动的热牛奶。
    当她第一次去向父亲借钱时,她看到了父亲新的家庭。隔着门缝,那个曾经宠爱着自己的爸爸却正在为他的小女儿讲睡前故事。那一刻,她委屈的泪水涌了出来,眼泪肆意地爬满了脸颊。曾经,自己也是父亲的掌上明珠,那些故事,父亲也为自己讲过。可是。可是。这一切已成烟云,随风飘散了,再也找不着了。为什么,为什么"家”这个字对她这么陌生。
    但是因为身边有着齐铭这样一块耀眼的宝石,不论走到哪里,宝石折射出来的光都会照亮易遥这样一个平凡的女生。
    可能是宝石的光芒太耀眼了吧。
    易遥的生活又因唐小米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生而变得伤痕累累。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何时开始的,更不奢望,何时会结束。
    
                            深爱着的姐弟
    
    顾森湘和顾森西姐弟俩的出现仿佛给这个原本悲伤的故事又添加了一抹戏剧性。让人感到无比地心寒。
    品学兼优的顾森湘被无辜地卷入了唐小米与易遥的战争中,一个如花一般美好的女子以自杀告终。临死前,她对我们说“我讨厌这个肮脏的世界”。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肮脏到让你愿意放弃生的希望吗?你舍得那个调皮的弟弟和疼爱你的父母吗?这个是世界,应该没有一样值得让你留恋的东西了吧?
    深爱着姐姐的调皮少年湘西误以为是易遥杀害了姐姐,但当他看到电视上那个以跳楼证明自己清白的女孩以及仿佛在说着“原谅我”的那张嘴,他顿时泪流满面。站在弄堂的门口。望着里面那件再也不会有灯光亮起来的屋子。黑暗中,只剩下一双通红的双眼。
    他和齐铭一样对易遥感到愧疚。
    但他没有勇气。
    像齐铭那样洒脱地离开这个世界。
    他知道。
    父母已经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女儿。
    不能再失去他了。
    或许。
    当生命之光熄灭的时候,正是生命之光点亮的时候。
    姐姐的死。
    让湘西多了一份稳重。多了一份成熟。多了一份责任。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几个人的故事。
    也不知道,谁才是主角。
    我只能说,我同情故事中的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物都以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人生的真谛。
    易遥的青春年华栽在一个无数少男少女敏感又向往的词“早恋”上。
    既然是春天,就不要去做秋天的事。
    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命被太早的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
    就像书中所说的“人们会亲眼目睹到这样一个看似缓慢却又无限迅疾的过程。从最初美好的花香和鲜艳,到然后变成枯萎的零落花瓣,再到最后化成被人践踏的粉尘”。
    也许。她更适应黑暗的世界吧。
    不同的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白色的。黄色的。甚至是粉红色的世界里。
    为什么唯独她生活在黑色的世界里。
    可是,他给过的关怀,成为她生命的支撑。
    在一个缓缓闭上眼睛的时刻,他突然记起她的脸。这样他便老了。
    而活在文字里的她的信念是,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齐铭让我真正懂得了“懦弱”会泯灭一个人的良知。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
    那个强忍着眼泪对自己拼命微笑的女孩。
    那个在昏黄的下午站在风里脆弱的女孩。
    那个在生命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消失过的女孩。
    那个说我们一起回家的女孩。
    那个自己想要逃开她的世界,有舍不得离开的她的世界的女孩。
    但是,他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她。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易遥就是他年少时光的一部分,无法切割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深深烙印在沸腾的血液的某一种物质。也许可以忘记,却离不开。
    
    易遥的母亲——林华凤。虽然整天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骂着脏话,但在我心中仍然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在父亲毅然选择离开这个家庭时,她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挑下了家庭的重担,死因也是因为那封放在柜子顶上的“遥遥的学费”。
    我忽然想起了冰心的一首小诗:
    最早的凌晨
    早不过早起的身影
    最冷的夜晚
    已无法冰冻温情的视线
    谁立在黄昏的晚风中呼唤
    谁一次次将顽皮的小儿手牵
    谁轻柔责骂却是世间最美的祝愿
    谁一直站在树下只望着一个方向
    多情的女子生命丛来都不是水晶的宫殿
    重演的故事相许终身的红颜
    卸下的淡装浓抹是最奢侈的珍藏
    死守生命传承的信念是点燃人生的火焰
    是母亲卑微的几十年
    
    齐铭和易遥。
    你们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人生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爱与不爱都需要勇气。
    所以他们最终选择了逃避
    在那个世界放弃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慢慢地松开了手。
    但是总有一缕悲伤属于你——为他们叹息的人。
    
    黑暗中你沉重的呼吸是清晨弄堂里熟悉的雾。

    你温热的胸口。

    缓慢流动着悲伤与寂静的巨大河流。

                                            ———后记
 
上篇:那朵缠绕于手心的锦葵 下篇:生命中最给力的音乐
点击人数(7314) | 网友评论(4)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