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学生天地 > 中学生天地 > 数到三,一起放手
数到三,一起放手 文 / 简森  2010-11-21 
你相信吗? 
    梦想…… 
    或者爱情…… 
                               
电影开始的时候,城市的脚步依然急促。只有我关心镜头的光线、焦距、对比和意境是否都恰到妙处。但是我将来的职业是摄影师——做发现美的眼睛。要让全世界看到我的作品——停下来欣赏美。 
我一直是这样信誓旦旦。即使似乎迎面而来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撞倒自己。 
城市街道的人流只有在下半夜才睡觉。香车宝马张扬而过扬起肮脏的灰尘。上班族不会像老外在星巴克坐下来细品咖啡。他们总是没有闲暇时间关心今天的咖啡和昨天有什么差别。 
我拿着相机随时待命,眼睛忍不住东张西望像个单纯的孩子看一切都觉新鲜。电线上的寒鸟没有唱歌。绿化隔离带居然有虫子在花朵上爬。码头的工人肤色黝黑。或者交通标志各种LOGO扫马路的阿姨交警…… 
                           
回校的路上顺手买了西瓜。这个时候的树木开始拔节,女孩穿起短裙躲在树影里看活跃在篮球场上的男孩,脱了上衣露出挺拔的肌肉。小麦色皮肤呼吸着阳光。如果俯瞰整个城市到处黯淡,那么必有一处是光亮的,那就是校园。我下意识地想拍下这气场却不料手里的西瓜跑了,幸好没有碎掉而是一直线滚直到一双女生的脚挡住了它。 
我透过镜头看见她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秀发像风一样,目清如水。我趁她弯腰捡西瓜的瞬间按下了快门。 
她走过来微笑示意。今天只有35℃但太阳却还是晒得脸发烫。我接过西瓜并致谢。她似乎很注意我手里的相机。两人都有一点惊喜的心情。 
我问她是否她也喜欢摄影。她未回答,只要我帮她个忙。 
“会连拍吧,帮我拍张照。” 
我没犹豫,点头。 
只见她两三个箭步冲到一位男生面前咬耳根。然后男生屁颠屁颠过来了。两人站得很近。我暗自嘀咕:奇怪,合照需要连拍?正当我摆姿势的时候隐约听到女生说“脸贴过来一点,亲亲——” 
男生诧异了一下,又很配合的弯下腰贴过去,很庆幸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女生大肆挥拳过去。我抓紧时间按快门好像在分解她的动作。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她拔腿跑来,嘴里还叫着“快跑”。 
                           
“喂,为什么打人?” 
她兀自拿过相机看并沾沾自喜。 
“为什么打人?” 
“看你说得,我这是报仇。上次他对我朋友手脚不干净。所以帮她出口气。” 
远处的蝉声欢快。风穿过树冠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地方竟人迹罕至。我无聊的用脚捻地上的枯枝。 
大概几分钟,我希望是更长一点。我们互相介绍了自己。临走她不忘喊到“记得把照片洗给我。” 
我走到水龙头边喝水,心中若有所失。 
静中,静中。 
                         
周日,我例行打电话给苏兰叫她帮忙去洗照片。她很近人,几乎和每家店的老板都很熟,甚至杂志编辑。照片的发表基本都靠她联系。 
因为不喜欢学校宿舍,所以在附近租了一间房。虽然贵了点,但是属于我自己的空间,很宁静。红漆窗子把阳光切割成矩形投射进来,微尘漫无目的地浮游着。 
“顾诚在吗?” 
微尘随着声波颤动了一下,我认得她的声音。静中,静中。 
“顾诚住这吗?” 
楼上的居客会在下午撩动他的吉他。 
我引她入门来。她没有穿校服,但依旧是干净整洁,也没有过多粉饰与浓郁的香水味。 
她若有惊喜,“你一个人住这吗?” 
我猜她大概是向往“自由”的与我同一类的人。 
“照片今天拿去洗了。” 
她似听有无,兀自看桌上散落的照片,双目隐约流光。空气就这样安静。 
过了许久,像是在她考虑之后,“你教我拍照啊?” 
“为什么?” 
“教我拍照啊!” 
“以后吧。” 
                         
其实只有我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生是出了名的校花,关于她的花边铺天盖地。她毫不在意地把这些告诉我,就当成笑话,并没有张扬的语气。 
她主动要当我的模特,说是我教她照片这样公平。 
我开始给她上关于摄影的一些理论知识,她闲不住,完全不在听。说是要我教实际上也没帮上什么忙。只是讲了关于调焦,洗片,和挑选相机、镜头的一些技巧。 
通常我们会在没有课的日子溜出来,然后逆着人流无目的地走,拍照。如同是逆着时光的方向并记录它。然而照片的主角从过去的各种标志LOGO交警清洁工路人植物变成了静中。 
我的照片里第一次有了固定的人。 
不管是靠在标志杆边的静中,还是躺在天桥栏杆下的静中。不管是吃拉面的静中,还是在地上涂鸦的静中。或者奔跑时张开双臂就能“飞”的静中。总之都是不甘拘束的静中。连走路也要变换一百二十个姿势。如同孩子。 

路上一贯的车水马龙。 
角落传来哭声,有小孩子丢了气球。这让我想到一个蒙太奇。气球想要自由却不知最后到高空会因为气压的原因而炸裂。 
静中突然加快了步伐,我大概猜到她的动作。于是手忙着换镜头调焦。 
静中“飞”到了电线杆上端。她抓住气球然后喊我要多几张。 
她在上面变换各种危险的姿势,引得路人都围了过来才收敛。我想上面的空气和风景都很新鲜吧。 
后来她问我为什么没人帮那个孩子。 
我也不知道,大概用《云上的日子》里的话就是“忙得丢了灵魂”。 
                           
晚上苏兰约我在咖啡厅,我拿了那天连拍的照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也问我这是什么照片,那女的是静中吗?我并没有告诉她实情。然后她开始念叨起下一期某杂志社给的主题。以及零零碎碎的问题。我说都交给她办。却讨来一句骂话。 
“你总是这样,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拍照拍照拍照。” 
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激动,就劝她赶快安静,周围的人都在看呢。 
“我……其实……” 
“什么?” 
“我们交往有好些年了,你……你喜欢过我吗?” 
“……”我未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校园每天都会流言四起。这里的信息传播比病毒的变异还可怕。 
“喂,你听说了吗?静中又有新欢了。”“什么什么?真的?为什么我就轮不上号啊。” 
“听说她还和男人睡过了。”“谁敢?让我知道那男的非打他个半死。”“你死了心吧,下辈子她也不一定看上你。我有内幕,你们谁要?”“唉!你倒说说看,就你个书呆子还能挖到什么内幕啊。”“据我多方打听,静中最近频繁来往于学校和附近的一家出租房。” 
“所以呢?”“你想想看,住这附近的除了那个整天拿相机晃的还有谁。”“顾诚?” 
                           
“喂!顾诚。你给我站住!” 
我转过头看见苏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难道是因为那天没有正面回答她的缘故吗? 
“你听说了吗?校园里到处都在传你和静中的事。” 
我顿时昏了头脑。“什么事?” 
“你还骗我?那天你没说实话。照片是你帮静中拍的。还有你没回答我是因为你喜欢静中……” 
“没有。我承认我有骗你但那是因为我不想你误会。我只是教她拍照,她当我模特而已。” 
“你可不可以公平一点啊!难道几年的情愫还不如一个认识没几个礼拜的吗?我这么为你四处奔波,你就这样对我。” 
她一直说话很大声,我也忍不住吼了,“公平?那你给我公平了吗?爱情不是你的回报品。” 
天空灰蒙如同一张失恋后憔悴的脸。没有鸟飞过。也没有蝉鸣。 
我眼看她泪水侵蚀妆容,心脏紧缩起来。她走过来抱住我,用牙咬我的肩。我真的不想伤害她,但…… 
“为什么?” 
“我想爱情不是一厢情愿的事,爱只是一种感觉,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爱不是时间问题,更不是回报品。爱是盲目并义无反顾的不计代价……所以……对不起。” 
然后,走。天空,开始下雨。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我转过身跑过去把书包举两人头顶,“一!二!三!跑!” 
                       
下午,雨还在持续。 
“快开门!是我!” 
我引她入门来,只见她还没顾上收好折叠伞就掏出一份保存完好的资料。 
我问她是什么。她说是摄影新人选拔赛,由中日韩三家重点艺术学院联合举办的。奖励丰厚。然后向我做了个鬼脸,把一张报名表和一本宣传册递给我。 
整个下午我们都在选照片。如同挑男女朋友一样认真。静中拍摄的照片多数不拘一格,甚至有些模糊不清。还会在奔跑中连拍。而我的看似专业多了。不管是光线、角度、层次感、对比度、清晰度等等都控制得恰到好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都不满意自己的照片。感觉缺了点什么。 
雨一直下。 
我翻阅着几本摄影杂志。窗外没有雷声。我们都没有提及流言的事。我也没有说苏兰的事。 
静中躺在地板上犯困,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不小心碰倒了椅子,“砰”一声椅子应声倒地,恰好砸中了相机。我连忙过去检查。 
“啊!对……对不起啊!” 
估计是镜头碎了,机身里面的零部件也松动了。 
“没,没事!你困了吗?去床上躺会儿吧。” 
她仍有歉意,我微笑企图消解她的尴尬。然后郑重其事地拿来起子修。 

趁她睡着,我从柜子里拿了新的相机。装上胶卷。拍下了甜睡的静中像猫一样静谧安详。暗弱的光线勾勒出她流畅婉转的侧脸线,黑发如漆,嘴角如虹。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地搔弄心湖。 
我不禁弯下身子,凑过去吻她的额发。 
静中,静中。 
                         
翌日清晨。 
“顾诚在吗?” 
我打开门见是苏兰,一时无措。为什么还要介意她看见静中呢? 
“我……呃……我们去修相机吧!相机摔坏了。” 
她朝里望了望,“怎么不请我进去?” 
“走吧,走吧。修相机去。” 
    路上,我们不像以前那样放松。自从那件事后大两人都变得拘谨。她只例行谈公事并没有问静中的事。“失恋之后的友情”——这短语真难读。 
如果我们都可以当做是以前,当做从来没有那天的事…… 
盛夏的清晨没有蝉声聒噪。树安安静静的。 

下午,我和静中去寄参赛信。天空的流云缓慢飞过,比欧洲电影的尾字幕还漫长。我猝不及防她伸来的牵手。如同其他的恋人一样。 
“你说我们能晋级吗?” 
“不是晋级,是我们都要拿奖。” 
“就那么有信心么?” 
我淘气地拿手敲了她一下。“当然。” 
绿色邮筒里有多少梦想和思念。 
我们把信封同时塞进一半然后数一,二,三,一起放手。 

大概寄信一个礼拜后。 
我去上必修课。校园里突然又变得热闹。三五人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我只能听到“静中”两字。 
我停了下来,见苏兰一脸严肃地挡在我面前。 
“今天我在学校走廊见到静中了。” 
我没有应话。 
“她和文斌老师在一起,老师还塞给她一笔钱。” 
“那又怎么样?”我开始感觉不好。 
“你还不懂?他们约会,交易。” 
“你撒谎!难道静中我还不清楚她的为人吗?”我很大声,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全校都在说她,有别人也看见了。” 
我一时冲动抓起她的衣领推搡着她,“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她哭了。我开始讨厌泪水。 

我疾步行在路上,世界好像变得又不一样。难道是我对静中的信任还不够吗?突然手机震动起来,频率比心跳要快一点。 
阳光照不到图书馆的北面。爬满了不知名的藤条,如同暗绿色的汁水流泻下来。 

发件人:静中 
内容:  在哪?回执到了。我来找你。 

静中站在我面前,没有一丝不安或歉疚。我也不只要如何开口。 
“给,这是赔你相机的钱。” 
“相机没坏。”我笃定地说,“你哪来这么多钱?” 
“别骗我了,其实那天我没有睡着。你和苏兰的话我有听到。” 
“你先回答我。” 
“跟后爸拿的。” 
“后爸?你现在在骗我吗?” 
“那你还相信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迟疑了,尘土寂静地在阳光下躁动不安。远处的蝉却还没完结一生。 
我慢慢拆开信封。“当然相信。” 
“那你能收下吗?” 
我没有直接回答。“我可以听听你的故事吗?” 
她低下头,语气并没有变化。“我生父只是个农民。后来妈妈为了钱和爸离婚,文斌老师就成了我后爸。” 
简简单单的概述孰知其中苦痛。 
我拿出回执,慢慢展开一扇命运的门。 
上面如是说: 
顾诚先生: 
    由于您的作品太过拘谨,缺乏个性和自由感,从艺术价值上说显得平平。所以本组委会商讨决定给予“淘汰”。 

校园的未名湖面鱼儿上来透气,有泡沫一个个泛出来然后破掉。 
静中看看我手里的回执。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双目失去了光芒。一张“淘汰”一张“晋级”。我心里五味杂陈。 
可笑吗? 
几年的专业培训?几年的努力付出?还是几年的信誓旦旦? 
“顾诚……”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梦想?未来?希望? 
失落迷惘沮丧悲伤恐惧怀疑? 
原来自己一直是自以为是。 

华灯初上就碍了月。星辰黯淡。夏天午后的热情已经冷却饱和。 
我约了静中在附近的人民公园见面。两人肩并肩坐着冷石凳。她搭过手来,见我不回绝就握住我的手。 
“那你还能陪我去北京参加决赛吗?” 
“不要。”我多有迟疑,“我们……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再见面了吧!”我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那什么时候再见?”她的声音在风中飘摇,头一直低着,右脚搓地上的一根枯枝。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哭。 
“等我们都成了大师之后。”我把她的手握得再紧一些。 
“一定记住!” 
“一定记住!” 
“那数到三,我们一起松开手。” 
一,二,三,我转身欲走,尽管告诉自己不能哭,泪水又掉了下来。谢谢你能理解我。静中,静中。 

 
原载于QQ空间(个人原创 禁止转载)
 
上篇:记古志今 下篇:小夏夜
点击人数(480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