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 偷窥自己的日记
偷窥自己的日记 文 / 懒龙  2010-11-26 
  
偷窥自己的日记


——兼怀我们小心藏掖的童年


我原先真不知道,“少年”并不专属于男孩子,直到“女少年”这三个字被一团浓烈的绿色猝不及防地推进了眼帘。然后我臆想,八成是写“假小子”勇挑生活重担的感动XX人物的。这些名目的人物,近来特别的多,我的崇敬之情随着声泪俱下之后毫无过渡的结束语“谢谢大家”,在N年前的一场事迹报告会之后,早已烟消云散了。当事物的原貌被各种善意的阐释层层包裹湮没之后,“感动”也就变成了没有依托的符号。所以,我本能地排斥我臆想中的“用稚嫩的双肩挑起生活重担的微型女强人”。


就这样,梁悠悠小朋友以及她的“生母”秋微同学,在书页翻开之前,已经被我蛮不讲理地贴上了“矫情”的标签。


但她们不是那样的。


先说梁悠悠小朋友。这个小朋友的身上,有太多“70年代生人”的影子。那些如今已经成了“掌故”的名词,在这一群人中,却能勾起鲜活的回忆,而且是调动了所有感官的回忆——比如“高粱饴”,可不就是味觉、触觉、视觉、嗅觉、听觉“总动员”?——虽然“唏嘘不是我们的”,虽然这一群人远远没有到“在回忆中寻找往日那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的年纪(BTW,往日“我们”有过蝴蝶花吗?)。经历过物资缺乏的人,大概都不难理解这三个字在时常感到饥渴的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物质的贫乏和联想的丰富就是那么奇怪地纠结在一起,串起了我们对童年的回忆。外国人巴甫洛夫同志的“哈喇子实验”和中国古人曹操的“望梅止渴”典故,可以为此后出生的同学们提供一个参照系,抄袭古人的话说,“差可拟”,白话翻译是“大差不差”。


比生理上的饥渴更难耐更不足为外人道的,是心理上的孤独感,也可以说是心理上的饥渴。作为一个“女少年”是尴尬的。尴尬首先来自她的性别。在她的身上,承载不起上一代人无法实现的梦想,仅仅是因为她不是“望子成龙”里面那个狭义的“子”,血脉或云“香火”的延续似乎是绕开了她的,而“不延续”则是她的直接罪过。因之,她先天地具备了被忽略被遗忘的资格,也天然地具备了被苛责的条件,那些换在“男少年”身上再正常不过的表现,发生在“女少年”身上,往往会成为不可饶恕的罪过。“女少年”们希冀引起父母关注的举动,不过是想赢回本应属于自己的关爱,到头来都成了“乖张”的例证。“女少年”与父母的疏离和敌意,在她们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父母心中那杆始终倒向另一边的“秤”时,便已萌生了。但是,梁悠悠们无法理解,何以没有了爱的人却能厮守一生,疏离了亲人的人却会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甚或是异类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亲近与依赖。只有到她们自己不再是少年、甚至是有了下一代的男女少年之后,她们才把这一切看得“通通透透”:曾经的男少年女少年心里从来不缺爱,只是生活的重负环境的重负让他们暂时失去了向正确(“应该”)的对象释放感情的欲望与能力而已,应该也必须释放的感情于是投射到了“不相干”的人和物上。 梁悠悠的口水娃娃“妮妮”,“爸爸梁朝伟”收养的孩子和不断变换的宠物,被梁悠悠无知而无意地伤害了的养父母闰爸闰妈,都是这一类感情释放的出口。


从骨子里说,梁悠悠们,以及她们的女上辈们(可以追溯到高高高高……祖父母那一辈),都是需要可以依靠的对象的,在她们的少年时期,大多没能如愿。这些可以依靠的对象吝惜地把更多的关爱投向了女少年们目力所及范围内的其他人或者物,结果,就像我们的某老祖宗说过的那样,“不患寡患不均”,强烈的反差击溃了女少年们的心理防线,也不恰当地放大了她们被忽略被遗忘的感受,女少年们用“隔阂”为自己竖起了另一道防线,不知不觉地完成了“自我放逐”。


成年以后的梁悠悠们不经意地发现自己渴求的爱,其实是一种可以被给予的“安全”时,也就意味着她们和曾经疏离、敌对的父母尤其是女性长辈的和解。当女少年们从“安全”的单纯索取者成长为给予者时,作为(双重)标准的制订者,她们发现,在那个缺乏关爱的少年时代,她们是以彼时很难体会到也不愿承认的另一种方式获取“安全”的:“我们”活着。 


70年代生人”的梁悠悠,因为物资的匮乏而没能得到直接表达的关爱,那么不再匮乏的年代里,女少年们能否避免同样的尴尬呢?秋微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她通过成年梁悠悠对母亲陈萍的发问与劝解,传递出了乐观的讯息:下一代女少年们,能在梁悠悠们的反思之下,感受到更多的温情与关爱。


 这么说着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不自觉地把梁悠悠小朋友和她的“生母”秋微同学画上了“约等号”。这种“运算”来自我对《女少年》白描文字的信赖与认同,梁悠悠的经历并不完全等同于我所熟悉的任何一个“70年代生人”的经历,该小朋友的心理感受,其实是我自己一直以来小心翼翼地掩藏着的童年记忆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羞于直面、不敢承认的。秋微同学勇敢地把它揭开了,一层一层地展现给我看,那种感觉,就像是成年以后的我穿越时空,偷窥“女少年”我的日记一样。“我们”中有多少人没有刻意隐藏过自己的日记? 在带锁的日记问世之前,又有多少人对藏在日记本里的“机关”陌生过呢?


梁悠悠的故事,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经历的精华版。梁悠悠和秋微,因为她们的真诚,让先入为主地给《女少年》贴上“矫情”标签的我,“灰常难为情”。


向秋微致敬,也向曾经、正在和将来的梁悠悠们致敬。

 
上篇:那片阳光,那温暖 下篇:一次的背后
点击人数(265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