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散文 > > 悼念外婆
悼念外婆 文 / lsk8848  2010-12-10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不知这潮湿的天气是不是因为亲人们倾洒了太多思念的泪水。我不由想起家乡田野的小路上,此时扫墓人一定是络绎不绝,他们或啜泣、或沉思,表达对逝去的人无尽的哀思,而我却困在遥远的城市一角,只有任思绪飘向远方……


我想外婆的坟上一定长满了青草,郁郁葱葱如同儿时陪伴外婆采摘野菜的荒草地一样;还有那被雨水冲洗过的大理石碑,漆黑发亮的像外婆新换洗的绸衫……


往事似乎又在这个怀念的日子苏醒。一转眼,外婆离开我已有两年的光阴,我真怕我脑海中的影像不再像外婆初去时那样记忆犹新——


从我懂事起,就感觉到外婆的不同。她白发,黑瘦,一双小脚却行走如风。外公常提起外婆穿长袍,扎长辫时的美丽,可惜我没见上,但我相信外婆是个美人儿。外婆生育四女二子,一生经历坎坷,母亲常说外婆对待子女不偏不倚,在那个时代很是难能可贵。我想我稚嫩的笔是不敢轻易去写她走过的艰难而伟大的一生,我只想把她倾注给我的至爱亲情记下来,还有我深深的遗憾和哀痛,我真怕无情的岁月,烦躁的尘世把一切回忆都消逝得让我无法再潸然泪下。


对外婆最多的记忆是童年时候,拽着外婆的衣角赶庙会,走亲戚;外婆去挖野菜,我蹦蹦跳跳的跟在她身旁,把野花插在她花白的头发上。邻居的二婆总是忿忿的说我像外婆的尾巴一样,使她的麻将桌上经常三缺一。外婆说没有奶奶的外孙不跟着外婆跟谁呢?但外婆仍然会让我把熬好的滚烫的浓茶,用盘子端着给二婆或别的奶奶,等外婆和我喝时却成了淡茶,我有百般不愿,但外婆却乐此不疲劝告我:“地主婆的崽崽才会小气了!”


  等到上学了,外婆会每天清晨应着鸡叫声催我起床,把我的衣服在被窝里暖得热热的让我穿上;然后,拎着我的帆布书包,欢笑着送我去学校。晚上,在昏黄的灯光下,外婆坐在我身旁默默的看我做作业,我偶尔偏头看一下,她便微笑着,满眼都是慈爱和期盼,有时会从柜子里给我摸索一些好吃的。外婆没给我讲过故事,但她总给我讲自己的往事。讲她从小被裹着的小脚;讲她对从来就没有入过的学堂;讲国民党的贪官污吏;讲地主婆的小崽崽;讲她生长的山里的野果、可爱的小动物、朴实的山里人。我依着外婆,沉浸在她的往事中,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候。而外婆说她最幸福的就是我给她抓痒痒,那时我总想将来一定要给外婆买个挠痒痒的器物,我不在她旁时让她也能感觉到我的孝顺。但我这个小小的愿望终究没实现。


 中学以后,外婆便不常在我身边。因为,外公终究要疼爱孙儿些,外婆便在外公的一再要求下,去了舅舅家。外婆走时,用那双粗糙的手,柔和地抚摸着我说:“三儿,你长大了,去飞吧!”从此便不再有人接送我上下学,不再有人让我挠痒痒说些旧时代的往事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那个家徒四壁的年代,缺少外婆的关爱,我学会了快速成长,快速忘却疼痛。如今想起,外婆或许有为我的长大而感到欣慰,或许又有要离开“尾巴”的些许失落,或许还有为自己走向暮年的忧伤,因为,从此我便真的起飞了。


遗憾也就开始产生了。从那以后,一年甚至几年都难以见得了外婆。学业的加重,我愈发缺少了外婆的关怀,时间一长久,对外婆的记忆也就淡忘了。高三那一年,我很惊奇地见到母亲来学校接我,神情很是黯淡,她说快随她去见外婆吧。我心中一慌,急忙甩掉手中的书本,和母亲一同坐车、赶路,似乎走了很久,看到太阳掉下去、月亮爬起来,我的心焦躁不安。到达舅舅家时,外婆已不省人事,亲友都已来探望她。我当时就哭了起来,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恐惧,对死的恐惧。外公把我拉到外婆身边,叫我和外婆说话。他说外婆醒来了一次,就只叫着要三儿。我很震惊,我都快将外婆淡忘了,而外婆却依然惦记着我。 我站在外婆身边大哭了起来,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喊了起来,或许真的有灵性,我的到来让外婆苏醒了,但却从此不能再站立。


我终是要离开的,此后一别又是五年。五年后,我成了一名检察官。前年,我回到家乡,特意去探望外婆。外婆得知我要到来,早早地坐在门前等候。拉着我的手,端详我好些时间。“我的三儿真的长大了,现在都做官了”。我笑着告诉外婆,我没有做官,检察官只是个称呼而已。“见到三儿就高兴,管他什么官不官的!”外婆依旧端详着我,满眼的慈祥。但由于许久不见,我反倒有所不自在了,借故躲闪开来,如今想起,没有仔细端详我至亲的外婆,落下了一大笔遗憾。


几天后,我离开的时候,外婆拉着我,很不舍,临到最后,舅舅劝告她,说我终究是要飞出去寻找自己的梦想的。我告诉外婆,来年一定再来看她。外婆无奈的松开手,“三儿,要记住,莫要贪财,莫要忘本!”我微笑着点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是外婆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匆忙赶回单位。一天晚上,梦见好大的雨,雨水冲刷着两行远去的脚印……第二天起来真下雨了。我很诧异,那是种不详的预感。中午,得知外婆去世的噩耗,我呆呆的,脑海似留影机一样,唰唰地将往事一遍遍地重放,眼泪断线了般哗哗滚落下来。外婆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她悄悄的走了,她走时外孙不在她旁边。听说母亲知晓后竟不知道哭,也许她不愿相信这一事实,也许我们都遗憾外婆就这样匆忙的走了,我对她疏忽了,回想我离开时她的无奈,或许是外婆意识到的,而我似乎残酷了些。


外婆就这样走了,永远的走了。却又留给后人永远的回忆,留给我许多内疚与遗憾,给以至于在这个飘雨的清明时节,我泪流满面地写下此文,谨以此悼念我不愿忘却、给予我至爱亲情的外婆。

 
上篇:梦梯语录·断句,漫不经心 下篇:智勇双全有老何
点击人数(3820)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