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寂寞双人舞
寂寞双人舞 文 /   2010-12-20 

  我不停问自己,到底有多久,才有人听懂的心事呢?又是到底有多久,才有人可以医好我的病呢?
  ——唐叶
  
  1唐叶
  每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始,它的结局早已落下,那就是,不可颠覆的悲剧。
  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悲剧中,不可一世地生存着。
  忘记了是谁说过,当你自己是个陌生人时,你周围的人也会是陌生人。
  我相信了它。
  我发现,生存会让人变得冷漠,就像我生活这个城市的模样,繁华,热闹,掌握着属于他自己一片天地。
  因为,它承载着一群心本是火热的人们,可,它却利用自己的灯红酒绿诱惑这些人儿,就像,美到销魂的罂粟,可是,一旦接触,就陷下去了。
  然后,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变得冷漠不堪。
  我看到,每每从我身边经过的人们的脸孔,或是疲倦,或是焦虑,或是不屑。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迷恋香烟的味道,自从进入高中以后,就一直如此。
  就像未启齿的话,就像千言万语汇到嘴边,就在下一秒崩溃,然后,就把它变成了烟草气味的烟雾,让它代替那未央的唇语。
  我不想说,我只有18岁,而且,我是一名重点中学的高三学生。
  我有莫名其妙的的忧郁,我不喜欢忧郁这个词,因为,我就得他太过庄重,在我的心中,配得上忧郁的是那些放弃一切欲望的诗人们,哪里像我,在他们面前,我显得那么不堪一击,我像所有的高中女生一样,我喜欢上网淘宝,我也会相信塔罗牌的占卜,而且也会像我妈一样的与别人讨论着八卦与星座。
  我们都免不了俗套,而且不是一般的俗。
  23天,我将踏入另一个学校的教室里,接受我的成人礼——高考。
  我不会害怕,我曾无数次想象过,可能在考场发生的所有事物,哪怕是突然晕倒。
  那不是纯正的忧郁,那只是青春一丢丢的伤感罢了。
  而我却不喜欢被人称为“青春女孩”,虽然,我也喜欢青春的美好,但却不喜欢妈妈口中的“叛逆”,“张狂”,还有她说这些话时的不屑,与蔑视。
  与我感觉到她的市侩一样,我们都互相鄙视着对方。
  我生活在一个工人家庭中,妈妈下岗在南京路上卖菜,而爸爸,在很早就离开了我,记得那天他离开时,天下着大雨,他背着一只大大的布包,弯下腰亲了亲我,就毅然决然的走入了茫茫大雨中,而我就只有在弄堂口哭了一下午。
  无比残酷,他们离婚了。
  城市的繁华淹没了我们,妈妈所在的单位,也不景气,而后,妈妈就下岗了。
  我们生活在一条狭长又潮湿黑暗的弄堂里,有着属于我们的一间很小的屋子。
  还有我的妈妈。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最喜欢吃肉了,因为家里很拮据,只有在过年时再会有肉可吃。
  而妈妈都会给我和爸爸,她说她不喜欢肉,可,她的脸总是如此的苍白。
  还有妈妈从我嘴里扒出来的肉皮子,然后黯然的离去,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了一下午,我趴在门上对里面的妈妈哭喊:“妈妈,我再也不偷吃肉了,妈妈,你出来吧!”当时的我心中是十分惶恐,内心深处有着一个不好的幻想,只盼妈妈可以出现在我面前,不要离我而去,就这样,门突然开了,妈妈抱着我,泪流满面的说:“小叶,妈妈没有怪你,妈妈只怪自己,没有给你一个好的生活。”之后,我们都没有说话,而是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的泪不停地淌下来,真不知道,那泪是为妈妈而流,还是为自己的生活而流。
  还有,还有很多,都是关于妈妈的回忆,妈妈和辛酸的记忆绑在了一起,如同一条黑色的长河,瞬间就把我淹没了,还没来的及呐喊和挣扎,就被卷进了漩涡里,来不及思考。
  如果,我挣扎了,呐喊了,你会来救我吗?
  我在喧闹的人声中,回眸望了你一眼,对你的思念就再也没离开过。
  我在高考前一天,写下了这句话,把它叠成了纸飞机,然后,把它送上了蓝天。
  我不害怕,就像爸爸离开我时,我在心里说的这句话。
  我渴望一个承诺,但我也害怕欺骗。
  就这样怀着纠结的心,我踏入了考场。
  为期3天的考试,在我回过神的一瞬间结束了,当我的试卷被考官抽走时,我的情绪落空了。
  我报了复旦新闻系,为了照顾妈妈,也为了我的梦想。
  就在2001年的某天,我接到了复旦新闻系的通知书。
  接到通知书的那天,我还在隔壁同学家玩,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死命的跑了出去,奔跑在繁华的公路上,我感觉,我的泪也追随着风走了,我没有理会路人的目光,我的心也随着我的爱走远了,他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
  就像走在一条以为不会有尽头的路上,自己也不会明了现在的处境,然后,就不明不白的坠下去了。
  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敢相信,其实,在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是尽头。
  因为下一步,就是悬崖。
  ——唐枫
  2 唐枫
  当我得知我亲爱的老爸在他百忙之中亲自跑到系老师那里把我报的新闻系给换成金融系时,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本身今天要去孤儿院做义工的,可我现在哪儿也不想去了,我就一个人在家等老爸。
  我窝在沙发里,没有开灯,手中的打火机被我摁上,又打开,火光照的我的脸一明一暗,而我的心也随着它开始熄灭。
  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老爸事业有成,而我的老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自杀了,对她的记忆只有那在书店经常看见的她的书。
  妈妈生前是个作家,而且,她有很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老爸说,都是写书闹的。
  所以,他说什么也不许我接触文学。
  也许,也是因为,他害怕精神病会遗传。
  还有他的家产。
  他需要我。
  可我不喜欢那种尔虞我诈的商场生活,从小,大人就说,小枫太善良,善良的有些软弱。
  我相信了它。
  也许,家境从小很好的我,根本不知道疾苦,那种生与死在边缘的拉扯,我甚至还幼稚的想,钱真的很难赚吗?
  我听到了,他来了。
  一阵夏风与他混合着,风的味道淡淡的,我沉在这思绪里,久久不能自拔。
  “还没睡呢?不开灯?”在我愣神的当,他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
  “哦,没,那个,我们说个事吧!”我稍微抬高声音。
  利用大声说话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不是吗?
  他揉了揉疲倦的眼眶,答道:“好。”
  还不想告诉我,难道他不知道我要跟他说那件事吗?我在心里苦笑。
  “我报的新闻系被你改了,对吧?”
  他一怔,随后答道:“哦,对的。”
  没了下文,18年了,我和他的对话每次都像提前安排好的一样,每个手势,每个眼神,都像我们都早已料到了一样。
  这样的父子,多痛苦。
  “为什么把它改了?”
  “子承父业,不好吗?”他依然笑着。
  他站了起来,“好了,这样很好,早睡吧。”转身上楼了。
  我懦弱的没有再问下去。
  ——哦,对的。
  ——子承父业,不好吗?
  ——好了,这样很好,早睡吧。
  就这样完了吗?好像什么理由都没有给过。
  我的泪在黑暗中又扑簌簌得落了下来。
  就像走在上海的每一条充斥着各种味道的弄堂,然后,被这种莫名的味道熏得眼泪流下了,那不是自愿的,而是被迫的。
  我投降。
  从1岁到18岁,消失了多少事,多少人,我又从中明白了什么,获得了什么,好像都随着记忆在脑海中浮现。
  然后,冲出弄堂,拼命地跑到一条大街上,就获得重生了。
  你在逃出我的世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
  3 唐枫
  复旦的校园很好,我不住校,还是回家。
  虽然在学金融和管理,但我常常跑到新闻系去听老师的课,新闻系的老师都认识了我,因为,我是著名商人唐明和作家岩峰的儿子。
  好像是一句讽刺。
  我认识了一个叫唐叶的女生。
  也许是因为,她坐在我的旁边,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名字和在一起是枫叶。
  她不会穿名牌,她也不会吃饭店,她没有名牌包包,她也不会化妆。
  她只穿廉价的衣服,吃食堂,背一个布包包,而且,她很瘦,甚至是有些营养不良,她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单薄。
  但我知道,她人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喜欢发呆,还有她身上莫名的忧郁。
  因为,同桌的关系,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总喜欢看她低头写字,喜欢她的笑,喜欢她对某个作家的作品说东道西,还有她用塔罗牌还为我占卜未来。
  渐渐地,我竟然开始每次盼着到新闻系去听课,有时,我的眼前,还有她的模样。
  我知道,我喜欢上了她,可是,她会知道吗?她会答应吗?
  我开始纠结着,我开始逃避见她,直到那天。
  她突然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我猛地一抬头,我们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那一刻,我多么希望瞬间被电击过去。
  “你怎么来了?”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你,好久都没去听课了。”她有些磕绊的吐出这句话。
  哎,这样啊。
  “我们出去吧。”我说。
  “好。”
  我们走出了校门。
  上海的秋天很舒服,徐徐风儿,把我的思绪吹散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半晌,我说:“我们吃饭去吧,都5点了。”
  她同意了。
  我们喝了一点酒,没想到她那么不胜酒力,就醉了。
  我把她扶到路边的一张椅子上,她开始自言自语。
  “唐枫?”
  “嗯?”我答道。
  “你知道吗?我,唐叶,喜欢你!哈哈,从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你好看得像个广告。”
  我愣了。
  “真的吗?”我轻声说。
  她没有说话,就那么睡了过去。
  我伏在她的耳边说道:“那么,我也告诉你,我也喜欢你,那是真的。”
  就这样,我们在椅子上坐了一晚,她睡在了我的臂弯里,法国梧桐树下的我们,被路灯照亮了一夜。
  你说的那怕是假话,我也愿意。
  那一夜,我未眠,也许是因为那路灯太嫉妒我们的美好,一直在拼命的发着光,我为你当着光,眼前的光熄灭了,心中的却还在燃烧着。
  “我爱你,枫。”你在梦里喃喃的说。
  对面的店铺还在孜孜不倦的唱着周杰伦的《七里香》。
  叶,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我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
  4 唐叶
  天知道我那天晚上说了些什么,我只知道,那天醒来,我和唐枫在一起,在他的怀里!我瞬间脸红了,我们一前一后的往学校走,我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因为,尴尬,我撂下他,一人飞快地跑开了。
  就这样,我们就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像所有的情侣一样,我和枫会逃课出去玩,转变整个上海的商店,并发誓自己也要挣钱买下那些奢侈的衣服。
  我们很快乐,上课时的小纸条,写满了那些酸话。
  直到那天,他愁眉苦脸的出现在我面前。
  所有的爱都融化了。
  是否我们都无法逃避,那个结局。
  他说,他和他的父亲吵了一架,因为,他不想继承他的家产,他讨厌那种生活,尔虞我诈的生活。
  那是他第一次反驳他父亲,他说他是一团懦弱。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我穷怕了。
  他是一穷二白了,他来寻求我的支持了。
  既然他不能给我,我要的那种日子,我还要呆在他身边吗。
  我选择了离开,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结局,他惊奇地看着我。
  那是善良怨恨的目光,像匕首刺着我的心。
  一下一下的刺着,直到我停止心跳。
  我恨我现实,对爱情的不忠诚,但我穷怕了,我不要再继续这种生活。
  他离开了,什么也没留下。
  对不起,我还没告诉你,我爱你,那是真的,爱过你。
  5唐枫
  她说的没错,我是一团懦弱。
  她还说,钱很重要。
  我都相信了。
  我回到了父亲的身边,我答应了他,去了,北京的分公司,我开始了那种职场日子,看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历程,加班时,还会想到她,自己一个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的时候,还会想到她。
  假装着拥抱着风,相信那就是你的爱,依然是,暧昧的味道。
  
  我恨她,可她又有什么错呢,那是人的劣根性罢了。
  贪婪,是人类最大的死症。
  有好几次,我都想冲到复旦去找她,只要她愿意再和我在一起,我愿意原谅她。
  告诉她,我有很多的钱了。
  用钱来换爱情。
  腐败,懦弱的爱情。
  当我再次走进复旦大门时,我看见了她,她和一个男孩并肩走在一起,与校园里任何一对情侣一样,美好。
  阳光明晃晃地照到她的脸上,那么真实。
  我的泪缓缓地落了下来,我还在想什么呢,我和她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她像罂粟一样吸食着我的爱情,那么贪婪,无耻。
  当走过的路,说过的情话被掩埋,还剩下的,只有疤痕。
  在上海这座繁华又寞落得城市里,我又为何再也听不到真爱的呼唤。
  我想告诉她,我爱过她,那是真的。
  当我打完那几字后,还是把它一一删除了,手机静静地闪了一下,就熄灭了。
  有些话,就算了吧。
  有些爱,就散了吧。
  (全文完)


来源:好心情

 
上篇:像海绵宝宝那样活着 下篇:倾舞红袖
点击人数(301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