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学生天地 > 中学生天地 > 葬伤第四章
葬伤第四章 文 / 三流作家云洋  2010-12-27 
  
 


李阿婆不久就离唐小雨而去了,又只留下唐小雨一人孤孤单单了。李阿婆临死时立下遗嘱,说要把他们所住的房子留给她。在李阿婆死后不久,李阿婆的两个儿子出现了。可是他们时为了收李阿婆留下的房子来的。做为李阿婆的干女儿,虽然李阿婆死的时候说给她,但是人家始终是有血缘关系的。她有什么资格去和别人争呢?所以她二话不说就搬了出去。至于他们兄弟两人要怎样处理房子,都不关她的事。她也没想过要那房子。李阿婆死了,她的人生已经失去了奋斗的意义,现在唯有的是流浪,流浪到哪里就到哪里。不用去管以后会怎样,她完全相信了命运。


当一个人失去了生存的依恋,那么她对所有的东西表现出的都是不在乎。所以她是怎么成为妓女的,她也不清楚,不是沉沦于这个世界的红灯酒绿,而是伤透了这个世界,不能伤害别人,就用摧残自己来向上天表示不满。


不管怎么说,当她和一个上床,并开始收钱做事开始,她就逃不掉妓女这个名词的修饰。


做一个妓女是需要勇气的,是需要承受所有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的。


后来的雪梅娅却没有做到这一点,尽管她也做了妓女,可是她还是恨妓女。


不知不觉雪梅娅已经走到了天黑,她也不知道她是怎样回到自己住的那几十平米的小屋的。她从来不在这个社区接生意,因为她怕在和别人做个之后再遇的难堪。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作妓女看待,她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个满足他人欲望而牺牲自己的人,难道不伟大,难道不值得我们为她讴歌吗?


也许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雪梅娅喜欢把自己和身边的事物记录下来。在她的日记本里,记述着她和唐小雨的谈话,还有她沦为妓女第一天的感受。那些羞涩难以启齿的事,不敢告诉别人,自己也不想去想,可是为何还要写下呢?她是在寻求内心的一种平衡还是为了解释内心的痛楚。没有知道她的用意何在。在她有生之年,没有人看到过她的日记,在她后,警察来清理现场时才发现了那本日记。一个警察把它整理成了书,一炮而红。只是警察没有说,那是一个妓女真实的经历,因为他其实也是犯罪份子之一。


在她的日记中记载,唐小雨在李阿婆死后离开了那里。开始了无边无际的流浪。唐小雨救她的那个地方,是唐小雨的第十二个栖身之所。她在哪里住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是因为那里没有大城市那么喧嚣,也可能是那里同行少,生意好做。


唐小雨讲完她的故事,看见雪梅娅闭着眼,似乎睡着了。她也就停止了下面想说的故事。雪梅娅没有睡着,只是在想,为什么像师姐那样好的人都会沦为妓女呢?那是不是说我也可能会走到那一步呢?我的身体原本只是想给我最爱的人,可是他不要了,后来被几个人占据,可是不清楚到底是那几个。总之,我的身体不单纯了。


她抑制不住内心的苦闷,流着泪,心里纠结着。她不知道那晚她是如何入睡的。醒来时,唐小雨正在穿衣服。雪梅娅看到唐小雨背上有一把阿拉伯弯刀的刺青,浅绿色和洁白的洁肤,真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雪梅娅说:师姐,可以让我摸摸你的刺青吗?


唐小雨转过头说:哪里的刺青?


雪梅娅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你除了背上,哪里还有刺青吗?


唐小雨笑着说:当然,你看。


唐小雨脱掉了衣服,雪梅娅看见在她的乳房之间刺着一只蝴蝶。左手臂上有一朵玫瑰。


唐小雨问雪梅娅:你想摸哪个?


雪梅娅有点脸红了,内心很喜欢那只蝴蝶,可是在的位置太敏感了,虽然大家都是女人,可是她毕竟不习惯。她说:你背上的阿拉伯弯刀吧!


唐小雨坐在床上,露出后背,雪梅娅小心的摸着那把阿拉伯弯刀。问唐小雨说:师姐,这又什么意义吗?


唐小雨笑着说:没有什么意义,如果有的话,可能是对自己的摧残。你看好了吗?


雪梅娅缩回手:好了。师姐。


唐小雨穿上衣服出去了,雪梅娅也跟着起了床。


雪梅娅对唐小雨说:师姐,在你这里这么久了。我也应该走了。


唐小雨看着她说:你要去哪里啊?


雪梅娅说:我想回家看我阿爸阿妈。


“阿爸阿妈,你是少数民族啊?”


“是的”


“也好,家才是我们避风的港湾,我是回不去了,那我也不留你了,想我的时候就来看看我吧,在这一年之内,我是不会搬走的”


“好的,我一定会来看你的”


唐小雨笑了笑。


雪梅娅就和唐小雨告别了,登上了回家的汽车。回家总让人有难以抑制的兴奋。家在平时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在异地他乡的游子想起家,总会有一种淡淡的幸福和温暖。


坐在车上,奔跑的轮子似乎可以丢远过去的悲伤。可以让你获得重生。雪梅娅很享受这种感觉,只有在奔跑中,自己才会感觉自己是个活物。虽然不是她在跑,虽然借助了载体,可是内心仍然有莫名的满足。


看着窗外的风景飞快的向后跑去,眼中出现了一些陌生人。很快又消失了。着或许就是人生,有很多东西只是出现,而你留不住。就算有些东西曾经属于你,但是错过之后就不可能再找得回。如青春,如风景。虽然风景常在,但是看风景的心情心态不常在。


在家乡,一个女人只要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一个男人,那么你这辈子就只能属于这个男人,如果有第二个人碰触了你的身体。那么你就是一个不贞洁的女人,不管你是自愿的或是被逼的。如果你是自愿的,那么你确实是个不贞的人,如果你是被逼的,那有一种手段可以保持你的节操,那就是死亡。


回到了家,看见阿爸阿妈,雪梅娅就开始哭了。阿妈抱着她,也开始掉眼泪了。阿爸说:回来就好的,哭什么哭,你阿爸阿妈不是很好吗?你呀,都一二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雪梅娅看着阿爸笑了。


一家人很久都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雪梅娅心里很高兴。她想如果那次在大海中被淹死,现在她就见不到他们了。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如果她死了,阿爸阿妈要怎样才能承受那种打击呢。现在想想她真的很不孝。


这一次回家,雪梅娅没打算再走了。她想在家里帮阿爸阿妈做事。可是阿爸阿妈总是问她为什么不去外面找工作,还说她是有知识的人,在外面找个工作不是个难事。一辈子在家里,不会饿死,但是也不会发财的。


她怕她有一天忍不住说出自己内心的苦闷,让阿爸阿妈更担心。所以她还是选择走了。


她先回了学校,拿了东西。在回学校时,她很怕遇到那些她不想遇到的人,还好,她一个也没有遇到。


她想自己是个大学生,找个工作应该不是很难。她去看了唐小雨,唐小雨对她说:梅娅啊,找个工作就好好干吧,千万别像我这样,我是永远都没脸见我的亲人了。说这些话时,唐小雨明显有点失落。雪梅娅知道安慰不了她,就点头说:我知道了,师姐,你放心。等我找到了工作,我还会来看你的。


唐小雨看着她笑了笑:现今社会,人能报恩的不多了。如果救你的不是我,是另一个人,可能你就不会是我师妹那么简单了。好了,不说了,祝你好运。


雪梅娅不是很清楚唐小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笑着说:师姐,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雪梅娅没有想到,几年之后自己再回到那个地方时,她才明白了唐小雨说的那几句话的意思。


雪梅娅曾在日记上这样说:不知道是我变坏,还是现实太无奈。无奈在我不能把持自己,本可以做个好人,却选择走一条一个正常的女人不愿走的路,是我不够正常,还是我心里变态。不知道为何,当我看到一个好人被伤害,我不会再同情,我心里会高兴。我期待每个人都失败,我希望每个人都痛苦。这样我才能感觉平衡。如果可以,我希望世界末日到来。


雪梅娅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那么恶毒,原来现实可以把人逼得偏离原来的自己,使自己变得陌生,自己都不敢承认那是自己。


她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欠她的太多。所以或许她第一次和男人做事,收到钱后,她就不想再像一个正常女人那样,去辛苦工作赚取微薄的工资。她也想要穿名牌,吃高档。


其实在内心里,她想要一个很爱她的人,不让自己受伤害。可是她找不到这个人,男人所谓的爱,只是为了和她过同居生活。正应了那句话: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


从前打死她也不相信自己最后会沦落到做妓女,后来才知道唐小雨说的话很对:现实就是让你不喜欢什么就要面对什么。她有时甚至怀疑自己就是唐小雨的翻版。不一样和一样的遭遇,最终的他们都走上了相同的路。


她做过第三者,当男人的老婆找上门来时,她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自己被毒打一顿,男人从此也消失在自己的世界。她觉得这个世界虚伪,人虚伪,生活更虚伪。


她终于知道了唐小雨为什么要抽烟,为什么要在身上弄刺青。抽烟是因为要麻痹自己,不让自己觉得孤寂。刺青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天真,曾经的伤害不曾过去,就像刺青一样,时时刻刻都跟随着自己。


当她决定再次去找唐小雨,她就决定了,这世界有多少邪恶都照单全收。不会拒绝。


唐小雨再次见到她时说:梅娅,你变了。变得我也不认识你了。


雪梅娅说:师姐,不是我变了,是这世道不让我保持原样。为了生存,我只有改变。


唐小雨笑着说:是啊。这世界不允许我们做我们自己,我们唯有改变。不能名垂千古,就让我们遗臭万年吧。


雪梅娅一直有个疑问想问唐小雨,但是一直没有问。现在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了,雪梅娅问唐小雨:师姐,那次你说是你男朋友那个男人是谁啊?


唐小雨看着他:你很想知道她是谁吗?他是我的顾客。


雪梅娅疑问:顾客,但是你们很熟是吗?


“是啊。他是我老乡,从小一起长大的”


这个答案倒是让雪梅娅有点惊讶,居然他们会是同乡。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


“那他做什么工作啊?”


“没工作,我养活他啊”


“你为什么要养他啊,他一个好端端的男人,不会自己去找钱养活自己啊?”


唐小雨暗笑道:梅娅,有些事不是能说出理由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我们为什么要做妓女,你能说出理由吗?


虽然唐小雨的这个比方的确伤人,不过雪梅娅仔细想了一下也觉得很对。很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


唐小雨的同乡叫孔老二,后来雪梅娅和他熟悉了之后,就时常叫他老孔雀。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按雪梅娅的话说,典型的一个古惑仔。但那都是二流的。真叫他去拿刀砍人,呵呵,雪梅娅才不相信他有那样的魄力。


后来的几件事证实了雪梅娅所言非虚,而祸是孔老二惹上的,结果却让雪梅娅和唐小雨充当了巾帼英雄。替他出面摆平了那些事。


孔老二惹上的是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们都说要杀他,吓得他躲在唐小雨和雪梅娅的房间不敢出门半步。幸亏地痞流氓的老大,刘飞看上了雪梅娅,所以才答应放过他的,不过一再的提醒他下次小心点。


他们所在的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古惑仔多如牛毛。小到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大到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基本上都加入了帮派。


后来刘飞常常请雪梅娅和唐小雨吃饭,并且给他们讲当地的形式。他们从刘飞那里了解到,当地大大小小的帮派有六七个。其中最大的有两个,一个是所谓的恶狼。另一个是所谓的义在社。这两个帮派是对立的,其他小帮小派都是依附这两个帮派而存在的。


其余的分别是:白金社,龙虎塔,申家寨,飞鹰帮,白龙帮。而刘飞所在的就是义在社。他是一个堂主。


有人说:恶狼人多,义在刀多。两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恶狼人多是因为只要是愿意加入的,他们都不会拒绝。但是恶狼的小弟大多是初高中生。可别小看这些初高中生,下手极其毒辣,从不考虑后果。义在刀多是因为在打架时每个都至少配两把刀。


听刘飞说这些,雪梅娅感觉像是黑社会一样。刘飞说:其实,现实和电影没多大区别。都很黑暗。不过你们放心,今后你们有我罩着,没人敢动你们的。


刘飞给雪梅娅的感觉很不一样,她的映象中,混黑社会的基本都很坏,都很色。可是刘飞给她的感觉是既不坏又不色。心里对他很是有好感。大概是他帮过他们吧.她想.

 
上篇:葬伤第五章 下篇:葬伤第三章
点击人数(4929)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