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现在位置:首页 > 图书馆> 明清故事 > 卷一百十八 子部二十八
     
 
卷一百十八 子部二十八 文 / 永瑢、纪昀
热门作品推荐:《不灭天妖》 《无良医生》 《超级异世霸主》 《终极植物操控者》 《僵尸修仙传》 《乡长升职记》
 
  ○杂家类二△《白虎通义》·四卷(通行本)汉班固撰。《隋书·经籍志》载《白虎通》六卷,不着撰人。《唐书·艺文志》载《白虎通义》六卷,始题班固之名。《崇文总目》载《白虎通德论》十卷,凡十四篇。陈振孙《书录解题》亦作千卷,云凡四十四门。今本为元大德中刘世常所藏,凡四十四篇,与陈氏所言相符。知《崇文总目》所云十四篇者,乃传写脱一四字耳。然仅分四卷,视诸志所载又不同。朱翌《猗觉寮杂记》称,《荀子注》引《白虎通》天子之马六句,今本无之。然则辗转传写,或亦有所脱佚,翌因是而指其伪撰,则非笃论也。据《后汉书》固本传,称天子会诸儒讲论五经,作《白虎通德论》,令固撰集其事。而《杨终传》称,终言宣帝,博徵群儒,论定五经於石渠阁。方今天下少事,学者得成其业,而章句之徒,破坏大体,宜如石渠故事,永为世则,於是诏诸儒於白虎观论考同异焉。会终坐事系狱,博士赵博,校书郎班固、贾逵等,以终深晓《春秋》,学多异闻,表请之,即日贳出。

  《丁鸿传》称,肃宗诏鸿与广平王羡及诸儒楼望、成封、桓郁、贾逵等论定五经同异於北宫白虎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主承制问难。侍中淳于恭奏上,帝亲称制临决。时张酺、召驯、李育皆得与於白虎观,盖诸儒可考者十有馀人。其议奏统名《白虎通德论》,犹不名通义。《后汉书·儒林传》序言,建初中,大会诸儒於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肃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顾命史臣,着为通义。唐章怀太子贤注,云即《白虎通义》。是足证固撰集后乃名其书曰《通义》、《唐志》所载,盖其本名。《崇文总目》称《白虎通德论》,失其实矣。《隋志》

  删去义字,盖流俗省略,有此一名。故唐刘知几《史通》序引《白虎通》、《风俗通》为说,实则递相祖袭,忘其本始者也。书中徵引,六经传记而外涉及纬识,乃东汉习尚使然。又有王度记、三正记、别名记、亲属记,则礼之逸篇。方汉时崇尚经学,咸兢兢守其师承,古义旧闻,多存乎是,洵治经者所宜从事也。国朝任启运尝举正其阙,作《白虎通擿讹》,见所自为制艺序中。今其书不传,所纠之当否,不可考矣。

  △《独断》·二卷(通行本)汉蔡邕撰。王应麟《玉海》谓是书间有颠错,嘉佑中,余择中更为次序,释以己说,故别本题《新定独断》。择中之本今不传。然今书中序历代帝系末云,从高祖乙未至今,壬子岁三百一十年。壬子为灵帝建宁五年,而灵帝世系末行小注乃有二十二年之事,又有献帝之谥,则决非邕之本文,盖后人亦有所窜乱也。

  是书於礼制多信《礼记》,不从周官。若五等封爵,全与大司徒异,而各条解义与郑玄《礼注》合者甚多。其释大祝一条,与康成《大祝注》字句全符,则其所根据,当同出一书。又《续汉书》舆服志樊哙冠广九寸,高七寸,前后出各四寸,是书则谓高七寸,前出四寸,其词小异。刘昭《舆服志注》,引《独断》曰,三公、诸侯九旒,卿七旒,今本则作三公九,诸侯、卿七。建华冠注引《独断》曰,其状若妇人缕鹿。今本并无此文。又《初学记》引《独断》曰,乘舆之车皆副辖者,施辖於外乃复设辖者也。与今本亦全异。此或诸家援引偶讹,或今本传写脱误,均未可知。然全书条理统贯,虽小有参错,固不害其宏旨,究考证家之渊薮也。

  △《古今注》·三卷、附《中华古今注》·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古今注》三卷,旧本题晋崔豹撰。《中华古今注》三卷,旧本题后唐太学博士马缟撰。豹书无序跋。缟书前有自序,称昔崔豹《古今注》博识虽广,殆有阙文,洎乎黄初,莫之闻见。今添其注,以释其义。然今互勘二书,自宋、齐以后事二十九条外,其魏、晋以前之事,豹书惟草木一类及鸟兽类吐绶鸟一名功曹七字为缟书所无,缟书惟服饰一类及开卷宫室一条、封部兵陈二条、马<鼠勺>犬二条为豹书所阙,其馀所载,并皆相同,不过次序稍有后先,字句偶有加减,缟所谓增注释义,绝无其事。又缟书中卷云:棒,崔正熊注车辐也。使全袭豹语,不应此条独着豹名。考《太平御览》所引书名,有豹书而无缟书,《文献通考·杂家类》又只有缟书而无豹书,知豹书久亡,缟书晚出,后人摭其中魏以前事赝为豹作。又检校《永乐大典》所载《苏鹗演义》与二书相同者十之五六,则不特豹书出於依托,即缟书亦不免於剿袭。特以相传既久,姑存以备一家耳。考刘孝标《世说注》,载豹字正能,晋惠帝时官至太傅。马缟称为正熊,二字相近,盖有一误。新、旧五代史均有缟传,载其明经及第,登拔萃科,仕梁为太常修撰,累历尚书郎,参知理院事,迁太常少卿。唐庄宗时为中书舍人,刑部侍郎,权判太常卿。明宗时贬绥州司马,复为太子宾客,迁户部兵部侍郎,终於国子祭酒。

  今本题唐太学博士,盖据《书录解题》。然称为太学博士,实振孙之误。至其时代,则振孙亦称后唐不专称唐,实明人刊本以意改之也。

  △《资暇集》·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唐李匡乂撰。旧本或题李济翁,盖宋刻避太祖讳,故书其字,如唐修《晋书》,称石虎为石季龙。或作李乂,亦避讳刊除一字,如唐修《隋书》,称韩擒虎为韩擒,实一人也。《文献通考》一入杂家,引《书录解题》作李匡文;一入小说家,引《读书志》作李匡义,而字济翁则同。《陆游集》有此书跋,亦作李匡文。王楙《野客丛书》作李正文。然《读书志》实作匡乂,诸书传写自误耳。匡乂始末未详。书中称再从叔翁汧公,知为李勉从孙。又称宗人翰作《蒙求》,载苏武、郑众事云云,则晋翰林学士李翰之族,其人当在唐末。《唐书·艺文志》有李匡文《两汉至唐年纪》一卷,注曰昭宗时宗正少卿,盖即匡乂。书中但自称守南漳,盖所历之官,非所终之官也。《读书志》载是书有匡乂自序曰:世俗之谈,类多讹误,虽有见闻,嘿不敢证。故着此书,上篇正误,中篇谈原,下篇本物。此本前有虞山钱遵王氏藏书印,盖也是园旧物。未题埭川顾氏家塾梓行。中间贞字、徵字、完字皆阙笔,盖南宋所刊。殷字亦尚阙笔,则犹刻於理宗以前,宣祖未祧之时,较近本为善。然无自序,疑装辑者佚之。书中亦不标三篇之目,其所说之事,则皆与目应。疑自序乃隐括之词,原未标目也。其书大抵考订旧文。黄伯思《东观馀论》尝驳其茶托一条,黄朝英《缃素杂记》尝驳其儤直一条,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尝驳其药栏一条,王楙《野客丛书》尝驳其急急如律令一条。

  今观所辨,如千里不唾井事,云本因南朝宋之计吏,不知《玉台新咏》旧本载曹植代刘勋出妻王氏诗已有千里不唾井,况乃昔所奉句,则宋计吏之说为误。又蜀妓薛涛,见於唐人诗集者无不作涛,此书独作薛陶,显为讹字。又解龙锺为龙所践处,亦涉穿凿。又全书均考证之文,而穆宁啗熊白一条忽杂嘲谑杂事,於体例尤为不伦。然如谓荀悦汉纪防将来之误,角里直书禄里,足验用字上加一拂别作甪字之非。谓《论语》宰予昼寝作画寝,乃梁武帝之说。伤人乎不问马,不字断句,乃《经典释文》之说,均不始於韩愈笔解。谓五臣注《文选》窃据李善之本,谓韩愈讳辨误以杜度为名,谓有母之人不可称舅氏为渭阳,谓作《诗疏》之陆玑名从玉傍,非士衡,谓万几字讹作机由汉王嘉封事,谓除授二字有分,以至座前阁下之别,竹甲题签、门杖之始,皆引证分明,足为典据,其中赞阝侯音鹾一条,明焦竑作《笔乘》摭为异闻。不知属沛国者音鹾,属南阳者音赞。匡乂已引邹氏《史记注》驳读鹾之非,竑殆未见此书也欤。

  △《刊误》·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唐李涪撰。旧本前有结衔称国子祭酒。郭忠恕《佩觿》引此书,亦称李祭酒涪。五代去唐末未远,当得其真。而陆游《渭南集》有是书跋曰,王行瑜作乱,宗正卿李涪盛陈其忠必悔过。及行瑜传首京师,涪亦放死岭南。疑即此人,未详孰是也。前有自序,称撰成五十篇。此本惟四十九篇,盖佚其一。其书皆考究典故,引旧制以正唐末之失,又引古制以纠唐制之误,多可以订正礼文。下卷间及杂事,如论仅、甥、旁、缪、厩、荐六字之讹,辨陆法言《切韵》之误,解《论语》不问马之不非否音,校《左传》缮完葺墙之完为宇字,以及驳李商隐孔子师老聃,老聃师竺乾之妄,正贾耽《七曜历》之缪,亦颇资博识。唐末文人,日趋佻巧,而涪独考证旧文,亦可谓学有根柢者矣。

  △《苏氏演义》·二卷(永乐大典本)唐苏鹗撰。鹗字德祥,武功人。宰相颋之族也。光启中登进士第。仕履无考。

  尝撰《杜阳杂编》,世有传本。此书久佚,今始据《永乐大典》所引裒辑成编。

  杂编特小说家言,此书则於典制名物具有考证。书中所言,与世传魏崔豹《古今注》、马缟《中华古今注》多相出入,已考证於《古今注》条下。然非《永乐大典》幸而仅存,则豹书之伪犹可考见,缟书之剿袭竟无由证明。此固宜亟为表章,以明真赝。况今所存诸条为二书所未刺取者,尚居强半。训诂典核,皆资博识。

  陈振孙《书录解题》称其考究书传,订正名物,辨证讹谬,可与李涪《刊误》、李济翁《资暇集》、邱光庭《兼明书》并驱,良非溢美,尤不可不特录存之,以备参稽也。原书十卷。今掇拾放佚,所得仅此。古书亡失,愈远愈稀,片羽吉光,弥足珍贵。是固不以多寡论矣。

  △《兼明书》·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五代邱光庭撰。光庭,乌程人。官太学博士。陈振孙《书录解题》称光庭为唐人,《续百川学海》及《汇秘笈》则题曰宋人。考书中世字皆作代,当为唐人。

  然《罗隐集》有赠光庭诗,则当已入五代。其为唐讳,犹孟昶石经世民等字犹沿旧制阙笔耳。是书皆考证之文。《宋史·艺文志》作十二卷,《书录解题》作二卷,此本五卷,疑后人所更定。首为诸书二十二条。次为周易五条,尚书四条,毛诗十三条。次为春秋十条,礼记五条,论语十三条,孝经二条,尔雅三条。次为文选二十二条。次为杂说十八条,字书十二条。其字书十二条中,耻字、鳏字、明字、朴字四条有录无书,系传写脱佚。起字一条,语不相属,详其大义,盖说起字者佚其下段,说朴字者佚其上段,传写误合为一也。其中如诸书门,据《山海经》凤凰之文,《管子》、《韩诗外传》封禅之记,谓作字不始於仓颉,不知百氏杂说,不足为据。春秋门,讥刘知几论春秋诸侯用夏正之非,不知《左传》

  记晋事,经传皆差两月,有用夏正之明徵。《论语》请车为椁一条,谓毁车为椁、非卖车市椁,不知一车之材,毁之岂能为椁,殊不近事理。杂说门,七夕一条尤杜撰。尚书门,论周康王当名钭。《孝经》门,谓仲尼之尼当作,为古夷字。

  春秋门,谓卫桓公当名儿,更臆断无所依据。然如论《史记》误以放勋、重华、文命为尧、舜、禹名,毛苌误以垤为螘冢,孔安国误解菁茅,颜师古误以鸤鸠为白鷢,孔颖达误以鸱鸮为巧妇,又误以占书为龟策同衅,公羊谷梁误以荆人为贬词,杜预误以文马为画马,赵匡误以诸侯无两观,郭璞误以窃脂为盗肉,应劭误以邱氏为出左邱明,皆引据辨驳,具有条理。所记社稷诸条,多得礼意,驳五臣《文选注》诸条,亦皆精核。谓春秋之例,有褒而书者,有贬而书者,有讥而书者,有非褒非贬非讥国之大事法合书者,尤为卓识。在唐人考证书中,与颜师古《匡谬正俗》可以齐驱。苏鹗之《演义》、李涪之《刊误》、李匡乂之《资暇集》,抑亦其次。封演《见闻记》颇杂琐事,又其次矣。

  △《近事会元》·五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宋李上交撰。上交,赞皇人。始末未详。是书成於嘉佑元年。前有上交自序。

  陈振孙《书录解题》曰,《近事会元》五卷,李上交撰。自唐武德至周显德,杂事细务皆纪之。钱曾《读书敏求记》曰:上交退寓锺陵,寻近史及小说、杂记之类凡五百事,厘为五卷,目曰《近事会元》。《唐史》所失记者,此多载焉。此本末题万历壬牛元素斋录副本,犹明人旧钞,卷数与二家所记合。其纪事起讫年月与振孙所言合,条数及自序之文亦与曾所言合,盖即原本。惟振孙以为皆记杂事细务。今观其书,自一卷至三卷首载宫殿之制,次载舆服之制,次载官制、军制,其次亦皆六曹之掌故。四卷为乐曲,为州郡沿革。惟五卷颇载琐闻,然如妇人檐子、兜笼、线鞾、线鞋、亲迎、举乐、障车、公主事姑舅、公主赐谥、山川岳渎封号、国忌行香、上元点灯、散从亲事官、处士谥先生、律格、赦书、投匦、刑统、律令、死罪覆奏、断狱禁乐、逐旬问罪人、表状、书奏、制敕及始流沙门岛、始配衙前安置、始贬厓州诸条,亦皆有关於典制。大抵体例在崔豹《古今注》、《高承事物纪原》之间,其中如《霓裳羽衣曲》考证,亦极精核,不可徒以杂事细务目之。振孙殆未详核其书,但见其标题列说如《云仙杂记》、《清异录》之式,遂漫以为小说欤。

  △《东观馀论》·二卷(浙闽总督采进本)宋黄伯思撰。伯思字长睿,号霄宾,又自号云林子,昭武人。政和中官至秘书郎。伯思殁时,年仅四十,而学问淹通。李纲志其墓,称经史百家之书,天官地理律历卜筮之说,无不精诣。又好古文奇字,钟鼎彝器款式体制,悉能了达辨正。所着有《法帖刊误》二卷,《古器说》四百二十六篇。绍兴丁卯,其子讠乃与其所着论辨题跋合而刊之,总名曰《东观馀论》。然讠乃跋称共十卷,今本仅二卷,或后来传写所合并。所载古器亦不足四百二十六条,则疑讠乃於其未定之说有所去取。较务矜繁富,不辨美恶,徒夸祖父之长,而适暴所短者,其识特高。

  又《书录解题》载伯思《博古图说》十一卷,凡诸器五百二十七,印章四十五,无古器说之名。又称后来修《博古图》多采用之,疑为官书既行之后,其名适同。

  亦讠乃改题之,以避尊也。其书颇讥欧阳修不精考核,而楼钥跋中乃摘书中史籀书一条,异苑一条,王献之璇题一条,勿勿一条,甘蔗帖一条,纠其疏漏。盖考证之学,本无尽藏,递相掎摭,不能免也。要其精博,胜《集古录》多矣。

  △《靖康缃素杂记》·十卷(通行本)宋黄朝英撰。晁公武《读书志》曰:朝英,建州人。绍圣后举子。又曰:所记凡二百事。今本卷数与公武所记同,而只有九十事。程大昌《演繁露辨》其误引麦秋一条,此本无之。考王楙《野客丛书》,亦具载麦秋之说,称《缃素杂记》,知非大昌误引。又《野客丛书》载其辨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序,误以折露盘为青龙九年一条,麻胡仅得二事一条,袁文《瓮牖闲评》载其辨谷阳一条,辨芦菔一条。此本亦无之,盖明人妄有删削,已非完书矣。袁文、王楙於此书颇有驳正,然考证之学,大抵后密於前,不足为病。晁公武讥其为王安石之学,又讥其解诗芍药握椒为鄙亵,刘敞《七经小传》亦摭此条为谐笑,虽不出姓字,殆亦指朝英。

  今观其书,颇引《新经义》及《字说》,而尊安石为舒王,解诗绿竹一条,於安石之说尤委曲回护,诚为王氏之学者。然所说自芍药握椒一条外,大抵多引据详明,皆有资考证,固非漫无根柢,徒为臆断之谈。敞本与安石异趣,公武又自以元佑党家,世与新学相攻击,故特摭其最谬一条,以相排抑耳。

  △《猗觉寮杂记》·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朱翌撰。翌字新仲,自号潜山居士,舒州人。政和中登进士第,南渡后官中书舍人。此编上卷皆诗话,止於考证典据,而不评文字之工拙,下卷杂论文章,兼及史事。近时鲍氏知不足斋刻本,割其下卷六十八条移入上卷,以均篇页,殊失古人着书之意矣。前载与丞相洪适求序书一篇,鲍氏移之卷末,亦非其旧也。

  适未及作序而卒,其弟迈始为序之。称其穷经考古,上掸骚雅,旁弋史传。刘克庄《后村集》中亦极称其考证之功。今观其书,如杜甫已上人茅斋诗,天棘蔓青丝句,据《本草》改为颠棘,未免穿凿。苏轼诗,宜蚕使尔茧如瓮句,事出《列仙传》,而引伪托之《述异记》。韩愈谢自然诗,实属唐人,乃云出《风俗通》。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诸本皆作苦县光和尚骨立,乃误作骨力,引《南史》

  张融事为证。鹊填河事见《颜氏家训》及庾肩吾诗,又见白居易《六帖》,乃与亲家等字一概谓之俗说。(案:马缟《中华古今注》亦以鹊填河为出俗说,然《俗说》乃沈约所着书名,见《隋志》。)苏辙诗传仍存小序首一句,乃屡谓之废序。唐、虞自是国号,乃云尧姓唐,舜姓虞。皆不免於疏舛。至於雷琴一条,引元稹诗注,证为蜀匠。又贺若一条,引《唐书·王涯传》,证为贺若夷。不知段安节《乐府杂录》称,贞元中,成都雷生善凿琴,其业精妙,天下无比,弹者亦众焉。在和中有贺若夷,尤能。后为待诏,对文宗弹一调,上嘉之,赐朱衣,至今为赐绯调云云。固俱有明文,不须旁证,亦未为能究根柢。然其引据精凿者,不可殚数。在宋人说部中,不失为《容斋随笔》之亚,宜迈序之相推重也。

  △《能改斋漫录》·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宋吴曾撰。曾字虎臣,崇仁人。秦桧当国时,曾上所业得官。绍兴癸酉,自敕局改右承奉郎,主奉常簿,为玉牒检讨官。迁工部郎中,出知严州,致仕卒。

  此书末有其子复跋,称所记凡二千馀条,厘为十八卷。自元初以来,刊本久绝,此本乃明人从秘阁抄出,原阙首尾二卷。焦竑家传写之本,遂以第二卷、第十七卷各分为二,以足其数,实非完帙。又书中分事始、辨误、事实、沿袭、地理、议论、记诗、谨正、记事、记文、方物、乐府、神仙鬼怪共十三类。而诸家传本,或分卷各殊,或次序颠倒,或并为十五卷,或以第十一卷分作两卷,而并第九卷入第八卷内,或无谨正一类、而并入记事类中,或多类对一门、诙谐戏谑一门。

  盖辗转缮录,不免意为改窜,故参错百出,莫知孰为原帙也。赵彦卫《云麓漫抄》

  又记秦桧卒后,曾不敢出其第十九卷。则当曰已无定本,无怪后来之纷纷矣。是书考证颇详,而当时殊为众论所不满。刘昌诗《芦浦笔记》常摘其舛误十一条,又称其比事门中(案:今本无比事之名。)多所漏略,举史记八事以例其馀。赵彦卫《云麓漫抄》亦摘其中论佛法与天地并原一条,为所学之诬妄,并称其诟訾前贤不少。如诗人得句偶有相犯,即以为蹈袭,及恃记博,妄有穿凿。周煇《清波杂志》则谓其记荆王元俨戏剧批判及宗室子好尚之僻诸事,有论其不应言者,旋被旨毁版。盛如梓《恕斋丛谈》。又载当日有知麻城县郑显文者,遣其子之翰赴御史台论曾事涉讪谤,有旨曾、显文各降两官。臣僚缴奏乃黜显文,送其子汀州编管。后京钅堂爱其书,始版行。与煇所记不同,未详孰是。王士祯《池北偶谈》以为曾书多不满王安石,显文殆又袭党人故智,今观其书,以荀彧为汉之忠臣,以冯道为大人,其是非甚为乖剌。又如孙仲鳌贺秦桧诗,曾惇上秦桧书事十绝句,皆胪载无遗,是其党附权奸,昭然可见。并其书遭人攻击,盖由於此,士祯偶未详考也。然曾记诵渊博,故援据极为赅洽,辨析亦多精核,当时虽恶其人,而诸家考证之文,则不能不徵引其说,几与洪迈《容斋随笔》相埒。置其人品而论其学问,弃其瑕类而取其英华,在南宋说部之中,要称佳本,则亦未可竟废矣。

  △《云谷杂记》·四卷(永乐大典本)宋张淏撰。淏有《会稽续志》,已着录。此书《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皆不载,惟《文渊阁书目》载有一册,其本久佚。今从《永乐大典》中采撮得一百十条,别有徐邦宪《书帖》一首,及淏识语一则,乃当时冠於卷首者。又有杨楫、章颖、叶适后序三篇,及淏自跋一篇,尚皆完整无阙。谨依类排次,析为四卷,而取书帖序跋分载首末,以略还原本之旧。宋人说部纷繁,大都摭拾琐屑,侈谈神怪。惟淏此书,专为考据之学。其大旨见自跋中。故其折中精审,厘订详明,於诸家着述,皆能析其疑而纠其缪。如论蕙之非零陵香,而驳邵博《闻见录》之舛,论王羲之换鹅实有黄庭、道德二经,而斥蔡绦《西清诗话》之非;引董德元言证苏轼诗虎头城之为虔州;引曾慥《百家词》证虎儿为米友仁字,而摘施宿、任渊二家所注之误;其厘正是非,确有依据,颇足为稽古之资,宜当时极重其书也。叶适后跋,以淏所论泊宅编花书名一条,义有未安,别存商榷之语,淏并存诸卷中。即是一节,亦与一语异同,务伸已是,书函往返,动溢万言。讫於各尊所闻,各行所知者,意量之公私,相去远矣。

  △《西溪丛语》·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宋姚宽撰。宽字令威,嵊县人。父舜明,绍圣四年进士。南渡历官户部侍郎,徽猷阁待制。宽以父任补官,仕至权尚书户部员外郎,枢密院编修官。其书多考证典籍之异同。如辨《文选·神女赋》玉字为王字之误,辨刘攽论萧何不为功曹之误,辨黄庭坚论徐浩诗瑰能字押奴来切之误,辨欧阳修论张继半夜钟之误,辨王安石《诗经新义》彤管为箫笙之误,皆极精审。至考《感甄赋》之始末,不辨其非,谓陶潜诗中之田子春即《汉书·刘泽传》之田生,谓杜甫诗中之黄衫少年为霍小玉传之黄衫客,又谓甫俊逸鲍参军句为讥李白,皆失之穿凿附会。注刘禹锡诗翁仲字不知其不作於洛阳,注李白诗唾井字不知其出於《玉台新咏》。王宋诗引秦嘉赠妇诗误以第一首为徐淑作,引《诗品》误改宝钗字,皆为疏舛。然大致瑜多而瑕少,考证家之有根柢者也。叶适《水心集》有《西溪集跋》,其称此书以易肥遯为飞遯,以《孟子》不若是恝为不若是{介心}二条。又谓金海陵王南侵时,宽推论太乙、荧惑行次,决其必败,未几果有瓜洲之事。又谓其着书二百卷,古今同异,无不该括。又谓其《古乐府》流丽哀思,颇杂近体诗。长短皆绝去尖巧,乃全造古律,加於作者一等。盖亦一代博洽工文之士矣。

  △《学林》·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宋王观国撰。观国,长沙人。其事迹不见於《宋史》,《湖广通志》亦未之载。惟贾昌朝《群经音辨》载有观国所作后序一篇,结衔称左承务郎,知汀州宁化县,主管劝农公事,兼兵马监押,末题绍兴壬戌秋九月中澣,则南渡以后人也。考晁公武、陈振孙两家书目及《宋史·艺文志》是书俱未着录,吴曾《能改斋漫录》、赵与旹《宾退录》引之,均称曰《学林新编》。而今所传本,但题《学林》,无新编二字。考袁文《瓮牖闲评》、王楙《野客丛书》亦只称王观国《学林》,则当时已二名兼用矣。书中专以辨别字体、字义、字音为主。自六经、史、汉旁及诸书,凡注疏笺释之家,莫不胪列异同,考求得失,多前人之所未发。《宾退录》尝摘其误以不羹为羹颉,《瓮牖闲评》亦摘其议《资暇集》以行李为行,字无所根据,不知玉篇山部有此字,注释甚详。《能改斋漫录》又摘其谓《左传》季氏介其鸡当存高诱注以铠着鸡头,不当作蒙鸡之臆。

  佛氏精舍江表传载于吉事,是魏初已有之,观国谓自晋始有者为误。又孟子以言餂之,观国不取郭璞音义,而取玉篇音甜之说。京索之索,观国以为当音山客反,不知陆氏《释文》及五臣之注、韩退之之诗皆音悉落反,固未尝误,亦颇为他家所驳正。然考证之文,递相掎摭,此疏彼密,利钝互形,原不能毫无疵累。

  论其大致,则引据详洽,辨析精核者十之八九。以视孙奕《示儿编》,殆为过之。

  南宋诸儒,讲考证者不过数家,若观国者,亦可谓卓然特出矣。

  △《容斋随笔》·十六卷、《续笔》·十六卷、《三笔》·十六卷、《四笔》

  ·十六卷、《五笔》·十卷(内府藏本)宋洪迈撰。迈字景卢,鄱阳人,皓之子。绍兴十五年进士,历官端明殿学士。

  事迹具《宋史》本传。其书先成《随笔》十六卷,刻於婺州。淳熙间传入禁中,孝宗称其有议论。迈因重编为《续笔》、《三笔》、《四笔》、《五笔》。《续笔》有隆兴三年自序。《三笔》有庆元二年自序。四笔有庆元三年自序。亦各十六卷。而五笔止十卷,盖未成而迈遂没矣。其中自经史诸子百家以及医卜星算之属,凡意有所得,即随手劄记,辩证考据,颇为精确。如论《易》说卦寡发之为宣发,论《豳风》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之文为农民出入之时,非指蟋蟀,皆於经义有补。尤熟於宋代掌故,如以宋自翰林学士入相者非止向敏中一人,驳沈括《笔谈》之误,又引国史《梁颢传》证陈正敏《遯斋闲览》所记八十二岁及第之说为不实,皆极审核。惟自序称作《一笔》首尾十八年,《二笔》十三年,《三笔》

  五年,《四笔》不费一岁。盖其晚年撰《夷坚志》,於此书不甚关意,草创促速,未免少有抵牾。如谓刘昭注《后汉书》五十八卷,补志当在其中,而不知所注乃司马彪《续汉书志》,章怀太子以后《汉书》无志,移补其阙。又驳宣和《博古图》释云雷磬所引臧文仲以玉磬告籴之文,谓《左传》并无其说,而不知出自《国语》中,颇为失检。又如史家本末及小学字体,皆无所发明,而缀为一条,徒取速成,不复别择。然其大致,自为精博。南宋说部,终当以此为首焉。前有嘉定壬申何异序,明李瀚、马元调先后刊行之。考《永乐大典》所载应俊合辑《琴堂谕俗编》中。有引《容斋随笔》所论服制一条。而今本无之。岂尚有所脱佚欤?明人传刻古书。无不窜乱脱漏者。此亦一证矣。

  △《考古编》·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宋程大昌撰。大昌有《易原》,已着录。是编乃杂论经义异同,及记传谬误,多所订证。其诗论十七篇,反覆推阐,大抵谓《诗》有南、雅、颂之名,无国风之名。说极辨博,而究无解於《礼记》之所引,故终为后人驳诘。至正朔论谓周人虽首子以命月,而占星命算修词举事仍用夏时。象刑论谓是刑官取其法悬之象魏,而不取画衣冠异章服之说。其持论虽颇新异,而旁引曲证,亦能有所依据。

  他若以白居易《乐府》正韦述所记《唐六典》不曾行用之误,以在张掖者乃鲜水非令鲜水,驳章怀太子所注《后汉·段颎传》之非,以《汉书》比景县当从刘昫《旧唐书》作北景,以荀子所称子弓即仲弓非馯臂子弓。以琅琊台碑文证秦以前已尝刻石,皆典确明晰,非泛为徵摭。虽亚於《容斋随笔》,要胜於郑樵辈之横议也。

  △《演繁露》·十六卷、《续演繁露》·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程大昌撰。案绍兴中《春秋繁露》初出,其本不完。大昌证以《通典》所引剑之在左诸条,《太平御览》所引禾实於野诸条,辨其为伪。因谓董仲舒原书必句用一物以发己意,乃自为一编拟之,而名之以《演繁露》。后楼钥参校诸家,复得《繁露》原本,凡诸书所引者具在,讥大昌所见不广,误以仲舒为小说家。

  其论良是。然大昌所演,虽非仲舒本意,而名物典故,考证详明,实有资於小学。

  所引诸书,用李匡乂《资暇集》引《通典》例,多注出某书某卷。倘有讹舛,易於寻检,亦可为援据之法。其书正编不分类,续编分制度、文类、诗事、谈助四门。中如卫士扈驾请道等子当为鼎子一条,岳珂愧郯录引吴仁杰盐石新论甲编,谓魏典韦传有等人之称。洪翰林云等人犹候人,盖军制如此,大昌所疑,未为详允。然书中似此偶疏者,不过一二条,其他实多精深明确,足为典据。周密《齐东野语》云,程文简《演繁露》初成,高文虎尝假观之,称其博赡。文虎子似孙,时年尚少,因窃窥之。越日,程索回原书,似孙因出一帙曰《繁露诘》,其间多文简所未载,而辨证尤详。今其书不传,诸家亦不着於录。考似孙所着《纬略》,其精博未必胜於大昌,或传闻者过,周密误载之欤。

  △《纬略》·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宋高似孙撰。似孙有《剡录》,已着录。似孙尝辑《经略》、《史略》、《子略》、《集略》、《骚略》及此书,今惟《子略》、《骚略》与此书存。陈振孙《书录解题》论其读书以隐僻为博,其作文以怪涩为奇。然考证之学,正不嫌其博。而是编所引,亦皆四库所着录,非冯贽之流,诡词炫俗者比、固不得以隐僻讥也。明沈士龙跋,又称其愍骚、招隐、八风、围棋、氍、礻马牙之类,全录《艺文》、《初学》、《北堂》、《御览》诸书,无所增辑。知宋世编集,不复具存。摘用类书,夸示宏肆,是诚在所不免。周婴《卮林》讥其误引《金楼子》,以刘休玄《水仙赋》为唐刘子玄,疏舛亦不能无。然其言笃实,无所赝托,终出杨慎《丹铅》诸录之上,亦考古者所必资矣。

  △《瓮牖闲评》·八卷(永乐大典本)案《瓮牖闲评》,《宋史·艺文志》及晁公武、陈振孙诸家俱未着录。惟李焘《续通鉴长编考异》内间引其书,明代《文渊阁书目》亦有此书一部一册,而均未详姓名时代。《永乐大典》散载入各韵中,亦不题撰人。今考袁燮《絜斋集》,有所作其父墓表云,先公讳文字质甫,四明鄞人。幼喜读书,不汲汲於科名,而惟务勤学。有杂着一编曰《瓮牖闲评》。《又燮集》载其曾祖知随州,曾祖妣石氏臂痛,其祖延医修佛及其父诸轶事,皆与是编所纪相合,则为袁文所撰无疑也。

  其书专以考订为主,於经史皆有辨论,条析同异,多所发明,而音韵之学尤多精审。凡偏旁点画,反切训诂,悉能剖别於毫厘疑似之间,其所载典故事实,亦首尾完具,往往出他书所未备。虽徵引既繁,不无小误,如谓《汉书》叙传称袁盎为子丝,疑传中字丝为脱文,不知叙传以四言为句,故加子字以成文。如《史记·项羽本纪》称字羽,而自叙亦作子羽,是其例也。又谓古人日暮倚修竹,佳人殊未来,所称佳人乃贤人。考日暮倚修竹乃杜甫佳人诗,云非妇人已谬。佳人殊未来乃江淹拟休上人怨别诗,合为一篇,尤非。至於不知腹犹果然出《庄子》,不知鼠姑为牡丹,不知屠蒯杜蒯乃声之转,如包胥之为勃苏,亦均失之眉睫之前。

  而大致该洽,实考据家之善本。惜其在宋世已罕流传,迄明遂佚,藏书家至不能举其名。又文之子燮,孙甫,史皆有传,而独不及文,其行事亦几不可考。今幸从沉埋剥蚀之馀,复加厘订,排比成编,使其姓名学问不致终没於来世,亦可知显晦之自有其时矣。原书卷帙不可考。今所辑者尚四百馀则,条目颇为纷杂,谨依类诠次,分为八卷。一卷论经,二卷论史,三卷论天文、地理、人事之类,四卷专论小学,五卷论诗、词、书、画之类,六卷论饮食、衣服、器用、宫室之类,七卷论释、道、技术、物产之类,而以杂论因果怪异及自记之语终焉。

  △《芥隐笔记》·一卷(通行本)宋龚颐正撰。颐正字养正,处州遂昌人。本名敦颐,光宗受禅,改今名。为国史院检讨官。其书名《芥隐笔记》者,考韩元吉《南涧甲乙稿》中有题芥隐一诗,为颐正而作。盖其书室之名,因以名其所着也。颐正考证博恰,具有根柢,而舛谬处亦时有之。如韩愈马上谁家白面郎诗误以为杜甫诗,《公羊传》孔父义形於色误以为《左传》孔子语,王昌龄梦中唤作梨花雪诗误以为王建,信乎考证之难。然统合全编,则精核者居多,要不在沈括《笔谈》、洪迈《随笔》之下,未可以卷帙多少为甲乙也。每条下多有注语,其中班固宾戏一条与正文不相应。

  王安石草堂怀古一条明注异同。其王建一条注乃明驳之,似非颐正所自注,然出自谁手则不可考矣。

  △《芦浦笔记》·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宋刘昌诗撰。昌诗字兴伯,江西清江人。第七卷仙卜一条,称开禧乙丑窃太常第,则宁宗元年登进士。书末有嘉定乙亥自跋,称捐俸刻於六峰县斋,则尝为县令。但六峰不知为何地。前有嘉定癸酉自序,称服役海陬,卖盐外无职事,惟繙书以自娱。凡先儒之训传,历代之故实,文字之讹舛,地理之迁变,皆得溯其源而寻其流。盖其监华亭芦沥场盐课时作,故以芦浦为名也。书中草鞋大王一条称绍兴癸丑余客淮南云云,癸丑为绍兴三年,下距嘉定乙亥凡八十三年,计其年且百馀岁,必无尚为县令之理。即距开禧乙丑亦七十三年,计其年当过九旬,更必无登第之理。考绍熙五年亦为癸丑,或传写讹舛,以熙为兴欤?其书多纠吴曾《能改斋漫录》之失。其论泥轼、屏星、金根车、诸葛亮表脱句、孙叔敖碑舛讹、欧阳修误题《多心经》、杜甫诗错简,皆有特识。又张栻《悫斋铭》,本集不载,黄庭坚咏藕诗,实胡藏之作,皆足以资考据。王士祯《池北偶谈》尤称其记王复死节之事,可补《宋史》之阙,又称其书流传甚少。此本为丹阳贺氏所藏,而绥安谢兆申所传抄,则亦可宝之笈矣。惟涂山启母一条,不能辨《淮南子》之妄,而转引后来诞语以实之,未免失之附会,是则文士好奇之弊也。

  △《野客丛书》·三十卷、附《野老记闻》·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宋王楙撰。楙字勉夫,长洲人。养母不仕,惟杜门着述,当时称为讲书君。

  是书皆考证典籍异同。前有庆元元年自序。又有嘉泰二年自记一条,称此书自庆元改元以来凡三笔矣,继观他书,间有暗合,不免有所窜易云云。盖刻意自成一家之言,故书中颇讥洪迈《容斋随笔》不免蹈袭。然如和峤千丈松一条,周顗阿奴火攻一条,皆黄朝英《缃素杂记》之说。灰钉一条,自云后见《艺苑雌黄》亦引此辨,与余暗合,盖删除尚有未尽也。其间引据既繁,亦不免小有疏舛。如欧阳修诗本义谓毛苌以前无以驺虞为兽者,楙引《六韬》以驳之。赵岐《孟子》题词谓孟子无字,楙引《孔丛子》以驳之。颜师古《汉书注》谓玉树在甘泉,而楙引《汉武故事》以驳之。傅奕《请正佛法表》谓佛汉明帝时入中国,楙引刘向《列仙传序》以驳之。杜甫诗“笔架沾窗雨”句本咏实景,而楙改沾为占,引《开元天宝遗事》以证之,不知是皆晚出伪书,不足为据也。庾信《哀江南赋》

  晋、郑靡依,鲁卫不睦句,本反用《左传》语,而楙谓非其本义。黄庭坚诗注引乌孙公主琵琶事,本出傅玄《琵琶赋序》,其石崇王明君词乃因乌孙公主之例,想其亦必如是,而楙转据明君事以驳乌孙公主事。秦观词杜鹃声里斜阳暮,楙辨暮字不误似矣,复谓当作斜阳曙,以避英宗庙讳而改,夫斜阳岂可云曙耶?(案:

  观词元作杜鹃声里斜阳树,宣和中歌者避英宗嫌名,改树为暮,见项安《世家说》。)张佑宁王之诗自属追咏,而楙以为目击。又以与佑诗年代不符,则造为佑身历十一朝,年一百二十馀岁之说。然则李商隐有九成宫诗,寿更永矣。他如茅盈见《史记·秦本纪注》,而楙沿梁孙文韬碑以为汉人,讥其以庙讳为名。非《鹖冠子》者柳宗元,而楙云韩愈。作《盘中诗》者苏伯玉妻,而楙以为傅玄。(案:

  楙盖据陈玉父《玉台新咏》误本,然严羽《沧浪诗话》载《玉台新咏》原本甚明。)买石得云饶句本姚合武功县诗,而楙以为王建。馀粮栖亩本《淮南子》语,而楙以为始於左思。以{准十}作准始於吕忱《字林》,(案:《字林》已佚,此条见郭忠恕佩觿所引。)而泛举唐碑。皆千虑一失,不必曲为之讳。其馀则多考辨精核,位置於《梦溪笔谈》、《缃素杂记》、《容斋随笔》之间,无愧色也。末附《野老记闻》一卷,乃楙父所作,不着其名字,惟据楙题词,知为其陈长方之弟子所记。多元佑诸人遗事。而解《孟子》既入其苙尚沿晁氏《客语》之说。

  盖楙曾祖伯虎及与黄庭坚游,庭坚和王炳之惠玉版笺诗所谓王侯须若缘坡竹者是也。(案:此事见书中髯奴条下。)楙父承家世馀闻,故所言如是耳。至楙以其父之书附己书之末,盖沿《山谷集》后附《伐檀集》例,於义均乖。然《伐檀集》

  为后人所附,非庭坚之意,故分析着录,以正其名。此书为楙所自附,非可诿过於他人,故仍其旧第,以着其失,亦《春秋》褒贬,各探其本志之义也。书本三十卷,见於自序。陈继儒《秘笈》所刻仅十二卷。凡其精核之处,多遭删削。今仍以原本着录。而继儒谬本则不复存目,附纠其失於此焉。

  △《考古质疑》·六卷(永乐大典本)宋叶大庆撰。大庆《宋史》无传。是书亦不见於《艺文志》,惟《永乐大典》

  散见各韵中,又别载入宝庆丙戌叶武子、淳佑甲辰其子释之序各一篇。据其文考之,知大庆字荣甫,当时以词赋知名,尝官建州州学教授。其里贯则序文不具,莫能详也。其书上自六经诸史,下逮宋世着述诸名家,各为抉摘其疑义,考证详明,类多前人所未发。其有徵引古书及疏通互证之处,则各於本文之下用夹注以明之,体例尤为详悉,在南宋说部之中,可无愧淹通之目。昔程大昌作《考古编》,号称精审,大庆生於其后,复以为名,似隐然有接迹之意。今以两书并较,实亦未易低昂。乃大昌书流传艺苑,独此书沉晦不显,几至终湮,殆以名位不昌,故世不见重耶?然蠹蚀凋残逾数百载,卒能遭逢圣代,得荷表章,亦其光气之不可掩也。谨采掇编缀,订正舛讹,厘成六卷。虽其原目不传,无由知其完阙,而已佚仅存,要可谓吉光之片羽矣。

  △《经外杂抄》·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宋魏了翁撰。了翁有《周易要义》,已着录。是编皆杂录诸书,而略以己意标识于下。多有不载全文而但书云云字者,又有如元子心规之类,一条而两卷互见者,盖随手记载,以备考证之用,本无意於着书,后人得其稿本,传写成帙也。

  其中如摘录古诗十九首及《素问》数条之类,颇无所取义,龟字元绪,桑字子明之类,尤伤冗琐。然如邹淮所记星象之数,杨鼎臣《方圆相生图》,吴沆《问对录》论明堂制度,任直翁《易心学先天环中图》之类,颇足以资考证。又如论虞仲房所编《说文五音谱》失李焘本意,论李焘《疑说文籀体》为吕忱窜入之非,论像设始於招魂,论常元楷壅门为劣,论师不专在传授,友不专在讲习,精神气貌之间,自有相激发处,论陆贽识权字在伊川之前,论韩愈《上李实书》与顺宗《实录》相矛盾,论保蜀碑徒知张大吴氏之功而不知伤中国之体,语皆中理。其引古诗凛凛岁云暮一首,次句作蝼蛄多鸣悲,与宋本《玉台新咏》合,亦足证今《文选》刊本之误也。

  △《古今考》·一卷、《续古今考》·三十七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古今考》一卷,宋魏了翁撰。《续古今考》三十七卷,元方回撰。回字万里,号虚谷,歙县人。宋景定壬戌别省登第。官提领池阳茶盐,迁知严州。入元为建德路总管。了翁以古制多不可考,两汉诸儒惟据叔孙通所定某物犹今之某物,孔、贾诸疏则又谓去汉久远,虽汉制亦不可考,乃即《汉书》本纪所载随文辨证,作《古今考》。前有自序一则。然其书未成,仅得二十条,又有录无书者四条。

  咸淳丁卯,回得手稿于了翁之子,乃推衍其意,续成是编。并载了翁原书,而各附论于条下,以鹤山先生曰,紫阳方氏曰别之。其无书四条,回亦补其刘媪梦与神遇一条,并发例于下曰:鹤山原书有此题而文阙,今回以意补之,加紫阳方氏曰五字。后此皆回所撰,不再书此五字。或引古于前,则复书之云云。案回之所续,亦以《汉书》本文标目,而于历代制度推类以尽。其余如拔剑斩蛇条下则附《广剑考》,范增举玉玦条下则附《玉佩考》,盖特借《汉书》一物之名,推求古制,而与史家本文则绝不相涉也。然了翁所考多在制度,回则以在宋之日献媚贾似道,似道势败又先劾之,既反覆阴狡,为世所讥。及宋亡之时,又身为太守,举城迎降于元,益为清议所不齿。老而无聊,乃倡讲高帝纪宽仁爱人四字,牵引程、朱以来诸儒论仁之语,至列目十有二篇,一字之义盈一卷,未免涉于支离。

  然回人品心术虽不足道,而见闻尚属赅洽,所考多有可取者,并了翁书录之,亦不以人废之义也。

  △《颍川语小》·二卷(永乐大典本)案《颍川语小》,《宋史·艺文志》及诸家书目皆不着录,其散见《永乐大典》中者,惟题为陈叔方撰,而不着时代。书中称吕祖谦为吕成公。考《宋史》

  列传,祖谦卒未得谥,至理宗时始追爵开封伯,赐谥曰成,则是书在理宗以后矣。

  周密《癸辛杂识》载有叔方二事,称其字曰节齐。宋无名氏《诗家鼎脔》载有节斋陈昉叔方宫词一首,在赵葵之后,王迈之前,《宋诗纪事》亦称陈昉字叔方,号节斋,温州齐阳人,以父任入官,累除吏除尚书、端明殿学士,卒谥清惠。此一陈叔方也。又倪瓒《清閟阁集》有与陈叔方书二首,郑元佑《侨吴集》有元故慎独处士陈君墓志铭一首,称吴有隐君子曰陈君叔方,其名曰植,为宋遗民宁极先生陈深之子。此又一陈叔方也。是书无一字及元事,其宋之陈昉所撰欤?其考究典籍异同,朝廷掌故,酷似洪迈《容斋随笔》。其论文多辨别经史句法,又颇似陈骙《文则》。其中疏舛之处,如谓履端为闰月之名,则未考《左传疏》、《史记注》。谓叵罗不知何器,则未考《北史》祖珽傅及李白、岑参诗。谓只字《毛诗》以外别无所出,则未考《楚词》大招。谓钅宅尾讹为獭尾,由黄幡绰,则未考王建诗及王得臣《麈史》。谓林逋诗郭索钩辀用《本草》语,则未考扬子《法言》及李群玉诗。较之王观国《学林》、王应麟《困学纪闻》,皆为少逊。

  然大致考据详核,如辨女娲补天非炼石,则取张湛之说。辨同姓不必同氏,则从许慎之论。以及名称字义沿讹袭谬而不知者,皆一一订证,尤足以砭流俗之非。

  较之志俳谐,述神怪者,有益多矣。裒而录之,亦考证家之所取裁也。叔方旧本,卷帙无徵,今即《永乐大典》所存者,略以类从,编为二卷。

  △《宾退录》·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宋赵与旹撰。与旹字行之。(案:宝佑五年陈崇礼作是书序,称其字曰德行,与墓志铭不同,或有两字,亦未可知,谨附识於此。)以《宋史·宗室世系》考之,盖太祖七世孙也。《宋史》无传,《志乘》亦不载其名。惟赵孟坚《彝斋文编》有从伯故丽水丞赵公墓铭曰,有宋通直赵君行之之墓,在安吉州归安县乡山之原。君以敏悟之资,秀出璇源。方弱冠,已荐取应举。宁考登宝位,补官右选,调筦库之任,於婺、於泰於衢者三。又监御前军器所,司行在草料场。

  踸踔西阶,逾三十年。未尝一日忘科举业也。故自丁卯迄乙卯,以锁厅举而试者亦三。春闱率不偶,积阶至忠翊。今上皇帝赉赐,予换文阶。旧制,宗姓换阶视见服官品,忠翊则应得京秩。新制裁革,回视初荐,仅循从事丞处之丽水。君平昔游际贵达,方将汲引,而君疾不可复起矣。年五十七,绍定四年十一月终。

  上章告谢,寻通直命下,弗之觌也云云。其叙与时生平最详。惟墓志铭之首称其子孟珤乞铭於某,以丙戌进士同登,则与旹当为理宗宝庆二年进士。而乃称其春闱不偶,殆与孟珤同登进士欤?(案:孟珤亦非丙戌进士,此文下注代作二字,当为所代之人也。)是书前后皆有与旹题识。前题不署年月,称平生闻见所及,喜为客诵之,宾退或笔於牍,故命以《宾退录》。后题称阏逢涒滩,盖成於嘉定十七年甲申也。陈崇礼序称其从慈湖先生问学,盖杨简之门人。

  然书中惟论诗多涉迂谬,於吟咏之事茫然未解。至於考证经史,辨析典故,则精核者十之六七,可为《梦溪笔谈》及《容斋随笔》之续。观其於王建及花蕊夫人宫词前后再见,并自纠初考之未详,知其刻意参稽,与年俱进。前乎是者,有郑康成之注《礼》注《诗》,后说不迁就前说。后乎是者,有阎若璩之《尚书古文疏证》,后说能订正前说。得失并存,愈见其所学之加密。盖惟不自是,所以能归於是也。视宋人之务自回护,违心而争胜负者,其识趣相去远矣。

  △《学斋占毕》·四卷(通行本)宋史绳祖撰。绳祖字庆长,眉山人。受业於魏了翁之门。了翁《鹤山集》中有题史绳祖《孝经》一篇,即其人也。其仕履始末不甚可考。惟阳昉《字溪集》

  末有其挽诗,结衔称朝请大夫直焕章阁,主管成都府玉局观,齐郡史绳祖,盖奉祠时作。所谓齐郡,其郡望也。是书皆考证经史疑义。其中如君子怀刑训刑为型,子罕言利与命与仁训与为许,以凡事物之九数皆为乾元之九,以禹於周易直鼎卦,以至解黄庭坚诗讥苏轼之类,皆失之穿凿。又如讥杜预注《左传》误称逸书,而不知古文之晚出;谓市井字出后汉《循吏传》,而不知本出《国语》;谓双声诗始姚合,而不知先有齐王融之类,皆疏於考据。然其他援据辨论,精确者为多,亦孙奕《示儿编》之亚也。

  △《鼠璞》·一卷(内府藏本)宋戴埴撰。埴字仲培,桃源人。仕履无考。书中楮券源流一条,历陈庆元,开禧、嘉定之弊,知为南宋末人。故《书录解题》着录,而《读书志》不着录也。

  是书皆考证经史疑义,及名物典故之异同,持论多为精审。其论麟趾为衰世之语,过泥序文;论性恶曲解荀子,以为与孟子同功;论崖蜜字承惠洪之误,不知《鬼谷子》实无此文,虽不免小疵,然如论彭祖房中、太公阴谋、苏轼非武王,立说皆正大。其他辨正,如谓《诗序》丝衣篇引高子灵星之言,知有讲师附益之类,率皆确实有据,足裨后学。其曰《鼠璞》者,盖取周人、宋人同名异物之义。

  《文献通考》列之小说家,失其伦矣。

  △《朝野类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宋赵昇撰。昇字向晨,自署曰文昌。未详何地,其始末亦不可考。是书作於理宗端平三年,徵引当时朝廷故事,以类相从。一班朝,二典礼,三故事,四称谓,五举业,六医卜,七入仕,八职任,九法令,十政事,十一帅幕,十二降免,十三忧难,十四馀纪,逐事又各标小目,而一一详诠其说,体例近蔡邕《独断》。

  宋至今五六百年,其一时吏牍之文,与缙绅沿习之语,多与今殊,如朝仪有把见、科举有混试之类,骤读其文,殆不可晓。是书逐条解释,开卷厘然,诚为有功於考证。较之小说家流资嘲戏,侈神怪者,固迥殊矣。

  △《困学纪闻》·二十卷(通行本)宋王应麟撰。应麟有《周易郑康成注》,已着录。是编乃其劄记考证之文。

  凡说经八卷,天道、地理、诸子二卷,考史六卷,评诗文三卷,杂识一卷。卷首有自叙云,幼承义方,晚遇艰屯炳烛之明,用志不分云云。盖亦成於入元之后也。

  应麟博洽多闻,在宋代罕其伦比。虽渊源亦出朱子,然书中辨正朱子语误数条,如《论语注》不舍昼夜舍字之音,《孟子注》曹交曹君之弟及谓《大戴礼》为郑康成注之类,皆考证是非,不相阿附,不肯如元胡炳文诸人坚持门户,亦不至如明杨慎、陈耀文、国朝毛奇龄诸人肆相攻击。盖学问既深,意气自平,能知汉、唐诸儒本本原原,具有根柢,未可妄诋以空言,又能知洛、闽诸儒亦非全无心得,未可概视为弇陋。故能兼收并取,绝无党同伐异之私。所考率切实可据,良有由也。元时尝有刻本,牟应龙、袁桷各为之序。卷端题语,尚钩摹应麟手书。藏弆之家,以为珍笈。此本乃国朝阎若璩何焯所校,各有评注,多足与应麟之说相发明。今仍从刊本,附於各条之下,以相参证。若璩考证之功十倍於焯,然若璩不薄视应麟,焯则动以词科之学轻相诟厉。考应麟博极群书,着述至六百馀卷,焯所闻见,恐未能望其津涯,未免轻於立论,是即不及若璩之一徵。以其拾遗补罅,一知半解,亦或可采,故仍并存之,不加芟薙焉。

  △《识遗》·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宋罗璧撰。璧字子苍,自号默耕,新安人。《宋史》无传,不知其时代。据书中前定一条,引陈抟寒在五更头之识,称第五庚申后又十五年而祚移,则其成书在宋亡以后矣。观其谓宋代文章多粹,自伊、洛发明孔、孟,便觉欧、苏气象不长。又谓夫子之道至晦翁集大成,诸家经解自晦翁断定,然后一出於正云云,盖传朱子之学者也。其论养老之制,谓《礼记》袒而割牲、执酱而馈、执爵而酳数语为委巷之谈,排诋经文,殊无忌惮。谓公羊高、谷梁俶皆姓姜,亦属杜撰。

  谓班史原於刘歆,引葛洪《西京杂记》后序为证,不知洪序谓刘子骏有《汉书》

  一百卷者,自汉、魏以来绝无是说,乃轻信伪书,尤为疏舛。然其他爬梳钩索,徵据旧文,尚颇可采,不独钱曾《读书敏求记》所举孔子生卒年月一条为足资考证也。在讲学之家,犹可称言有根柢矣。

  △《坦斋通编》·一卷(永乐大典本)不着撰人名氏。《说郛》题曰宋邢凯撰,亦不详其爵里时代。所纪有淳熙中见冷世光论姓氏事,在孝宗时,又有庆元间高秉文命题京钅堂攻中官王德谦二事,及近见杨诚斋《易传》语,则是书成於宁宗以后。又纪乾道辛卯王宁为武宁宰,其家充里正,则武宁人也。其书多考证经史,略如程大昌《演繁露》、洪迈《容斋随笔》之体。如引思齐之诗,辨文母太任非太姒,引《说苑》证春秋矢鱼,引《世说》辨元龙百尺楼,引《汉书》证伏波之号,不可单称,引《国语》证《列子》西方圣人不指佛,引《明堂位郑注》证《汉书》秃翁字,引朱买臣《张汤传》

  谓《汉书》自相矛盾,引《李吉甫传》谓《唐书》前后舛异,引《前汉书》证豺狼当道二语不始张纲埋轮,引邹阳书证鸷鸟累百二语不始孔融荐祢衡,考订皆为精核。他如论术家择日及五音配姓之非,论姚察置人事而委天数,论救荒当知戢奸,论罗浮山飞来峰之妄,论汉高祖同罪异罚,论求长生,论毁淫祠,论公仪休怒织帛不可训,持论皆为正大。至所论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不应坐颜回、曾参於殿上,而列其父於庑下,宜别立一堂之说。后世建启圣祠,竟从其议,尤可谓知礼意矣。是书《宋志》及诸家书目皆不着录。其原本卷帙不可考。今据散见《永乐大典》者,逐韵掇拾,编为一卷。虽所存仅数十条,而可取者特多焉。

  △《爱日斋丛抄》·五卷(永乐大典本)案《爱日斋丛抄》散见《永乐大典》者共一百四十三条,俱不题撰人姓氏。

  考诸家书目亦多未着录,惟陶宗仪《说郛》第十七卷内载有此书二十二条,题为宋叶某所撰,而不着其名。以《永乐大典》本参校,相合者十二条,其《说郛》

  有而《永乐大典》脱去者十条。取以参补,实得一百五十三条。虽原书卷目已佚,而裒辑排订,尚可考见大略。观其论先儒从祀一条,有咸淳年号,知为宋末人所作也。书中大旨,主於辨析名物,稽考典故。凡前人说部如赵德麟、王直方、蔡绦、朱翌、洪迈、叶梦得、陆游、周必大、龚颐正、何薳、赵彦卫诸家之书,无不博引繁称,证核同异。其体例与张淏《云谷杂记》、叶大庆《考古质疑》仿佛相近,特其文笔拖沓,颇伤冗蔓,又援引多而断制少,往往惝怳无归,不能尽出於精粹。然徵据既富,中间订讹正舛,可采者亦多。如辨印书之起於唐末,准十}书作准之不始於宋,铜人之有四铸,罘罳之有二义,妇人拜跪之变礼,百官乘轿之初制,以至两黄裳、三白石之类,於考证经史,颇有裨益。其论诗诸条,尤抉摘深微,时能得古人之意,与胡仔魏庆之诸说足以互相发明,固有未可尽废者。谨掇拾编次,厘为五卷,间有节录故事而不及论断者,盖《永乐大典》原本脱佚,今无可参考,亦姑仍其旧录之焉。
 
上一章:卷一百十七 子部二十七 返回目录 下一章:卷一百十九 子部二十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