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资讯 > 文化导读    
沈若珩作品
2011-7-11 8:57:42  出处:cnread.net
 

《兔子西峰历险记》

前,在一个与世无争,宁静祥和的小村庄里,有两个孩子。

兔子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小时候的她,心里一直怀着一个纯真的梦想——她希望有一段奇异、快乐的旅程并找到自己的那个白马王子。

与此同时在同一个村子里的另一边,一个诚实憨厚的男孩儿,也希望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冒险经历。所以他每天都在小溪边练习。从抬石头到跑长跑……这些难事儿对于年幼的他来说是那么的奇迹。

直到,他们相遇。

那天,一向去沙滩玩耍的兔子开始不安现状,终于决定要走出这个安逸的小村庄。恰好在溪边遇到了男孩。兔子问他名字,他说不出,只说他是被村长捡回来的孤儿。她提出要男孩一起去冒险,男孩想了想,同意了,但他想先征得村长同意,

他们到了万寿山底,男孩说,村长就住在上面要想见到他必须要上山。

整整一个晚上,他们互相鼓劲,互相帮助,只为了一个目标。

天在汗水中亮了,他们也来到了村长家门前——一个被云雾缭绕的竹屋。男孩推开了虚掩着的门,拉着兔子的手,走了进去。

在长椅上坐着的村长听到声响,叹息地说道:“你们最终还是来了……”

兔子是村中的小孩,没有权力见村长,所以从未见过村长,被村长脸上的刀疤吓了一大跳,幸好男孩扶稳了他。

村长见状,忙说:“孩子,别怕……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什么,当初他们走的也是这条路……我同意你们,只不过我有东西要给你们。”

男孩有些惊喜,兔子则有些疑虑。

村长转身拿起那村口青藤树的枝条精制而成的手杖,在地面上有节奏地敲了三声,地面立刻有些轻微地震动,不久就在村长和两个孩子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暗门,还有一道楼梯直通向黑暗的地下。村长拄着拐杖带头走下去,男孩和兔子惶恐地跟着村长。

越往下走就越暗,走到底时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老藤枝的两下敲击声,墙壁四周便顿时亮起了火把。把这个富丽堂皇的地下暗仓照得灯火通明。

在墙壁周围摆放了大量精致的武器和一些宝贵的典籍。村长从另一头的最精致的位置上拿下了两样金光闪闪的宝贝,分别交到了男孩和兔子手中,说:“这乃是我毕生收藏,这两件宝贝更是精品中的精品。”他又分别对孩子们说:“兔子,你乃是我于十年前一个悲壮的日子收养的,当时你刚刚出生,你母亲就在对付黑魔王的战役中牺牲了,你母亲把这把击天金弓交付给我,告诉我有朝一日当你要冒险时就交给你,这把击天金弓是神器,有充分的灵力和潜能。如果能够激发它的潜力,把天上的月亮、星星射下来都不在话下。”他转身又对男孩说:“其实你的名字叫西峰,只因你的出生就是个悲剧。你的父母是被黑魔王诅咒的人,只有西峰之仙才能解除诅咒,你父母希望你不会遭到和他们同样的命运,便取名叫做西峰。这西峰是昆仑仙境之中的虚无缥缈、无人能及的山峰,从来没有人能够到达过。你父母希望你能解除诅咒,不遭到和他们同样的悲惨命运。这把裂地金斧乃是你父亲生前的应手武器,也是神器,有充分的灵力和潜能。你如果能够激发它的潜力,即使轻轻一砍,它也能使地裂山崩!”

说完,村长的脸色黯淡了下来,用低沉的口气说:“当年黑魔王战役,牺牲七人,生还一人,这唯一一人也被永远的诅咒了,他就是我。我逃出后用巧夺天工的技艺,将这个村庄用结界隔阂,使外界事物无法接触到我们,才能与世无争,你们出去又必然会被黑魔王的手下察觉,恐怕有一场浩劫难免啊……”

村长又从安放宝物下方取出了一个包袱,拿出了一本书和一张血书,紧接着把血书拿开了两个孩子的视线。他将书交给了西峰,说:“这是我同金斧一同领回的,这上面记录了你父亲毕生经验,我想对你们会有帮助的……”

村长觉得应该让孩子上路了,便带着孩子们走下了山。

在村口,村长又说:“你们浩劫难免,只愿天能祝福你们了。

兔子西峰也觉得不必再留,便带着一丝念想出发了。

乡村外围是一片幽静雨林。雨林中的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只听到滴水声和两人的心跳声、脚步声。

忽然,一声震天响的虎啸打破了这份宁静。兔子胆颤地紧握着金弓,仔细地在这回声里辨认清老虎的方位……猛然间,又是一声石破天惊的虎啸,兔子循声望去,被吓呆了,口中断断续续喊着:“在……在那……”。西峰也是猛地一回头,也发现了那只老虎——那只体型硕大无比的白额虎。

兔子眼疾手快,连发两箭,却都只是在猛虎面前便强弩之末了,击出了2个浅浅的坑。

老虎好像也被激怒了,一声怒吼后便冲向了兔子。兔子本能地射出第三箭,却因用力过猛而从老虎头顶掠过,老虎也像是被彻底激怒了,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西峰拉起兔子就跑,边跑边喊:“你会不会射箭啊!”“不会……我是……我是乱蒙的……”兔子在西峰的大喊中委屈地流下了眼泪。西峰好像察觉到了,又缓和地说:“改天我教你吧……。”

猛虎越追越紧,而两人却因荆棘的阻挠而不得不减慢了速度。眼看只有一步之遥,猛虎跃起扑向了跑在后面的兔子。说时迟,那时快,西峰猛地拉了一把兔子,然后一个转身将紧握在手中已久的金斧向猛虎掷去,不偏不倚,正中眉心!猛虎掉落下来,几个踉跄,最终倒了下去,躺在地面上挣扎着。

西峰走上前,抽出匕首就往虎颈上一刺。这不刺还好,一刺却让老虎猛地一跃,反扑在西峰身上。他猛地悔悟到:被他打晕的老虎最终因为疼痛又惊醒了。他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就是往他脖子上那么狠狠的一口了。

可此时有什么办法呢?猛虎已完全锁住了自己,令手脚无法动弹。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惊慌的兔子稳住了心,在心中默念着:击天金弓,让你的潜力激发吧,就用我的昂扬斗志来激发你的潜能吧!…………——“击天金箭!”

随着一阵耀眼的白光,西峰睁开了眼睛,只见老虎额头上隐隐约约地插着一把金箭,但随即又消失了。白虎则永远的躺下了。兔子也松开金弓,昏睡过去……

“没事吧?……”一声熟悉的呼唤唤醒了沉睡的兔子。她两手一紧,抓到的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她心想,就好像白云一样……“醒醒!”又是一声呼唤,她这才发现不是在梦里,起身一看,自己真的就在白云上!

“这是哪?”兔子问。

“彩虹桥,我现在才明白,这就是村长建造的结界,真美啊!“

“老虎呢?”

“被你杀了啊!”

“是吗?头好疼……”

“你是怎么射出金箭的?”

“我当时只想到要救你,忽然之间金弓就自己射出了一箭,箭头还闪着火星。”

“看来这把金弓真是神器啊……”

西峰扶着兔子,边说边沿着彩虹走到了地下。

他们看到了一片高大的玉米地和好多声奇怪的叫唤。

“看,那有块路牌!”兔子喊着。

“让我看看……这哪是路牌,分明写的是‘神兽出没,请注意!’么!……什么,神兽!?”

“恩,神兽,让我们去看看吧!”

“这上面写着请注意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啊!跟着我一起来嘛!”

兔子拉着西峰,穿过密密的玉米地,看到成群的草泥马在田地间漫步……

西峰向远处望去……“看!有三个人正在欺负一个小孩呢!”

“那我们去帮忙吧?”兔子兴奋地说。

“万一会有……危险呢?”

兔子早已跑了过去,出于对好友关心,西峰也只能跑了过去。

“我们来帮你拉!”兔子边跑边射出一箭,打偏了扔向小孩的砖头。

小孩手里紧紧握着的木锤此时也已残破不堪。

对方一个人扔来了一把手术刀,打在了西峰和兔子之间,出现了一个深坑,西峰无法过来。可就在此时,对面有一个手持寒冰的男孩似乎看不惯另两个人欺负弱小,熟练地射出一段拉索,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飞向兔子,随即还反向投出了一块寒冰,将一个对手冻僵了。

另一个人见形势不妙,便丢下战友,自顾自逃命去了。被欺负的小男孩谢过了三人,转身在兔子耳边小声地说:“我爸爸是镇上杂货店的老板,你把这个木锤交给他,他会送你一样不错的东西哦!”说完,男孩将木锤交给了兔子,转身回家了。

兔子问那个在关键时刻帮助自己的男孩叫什么,男孩说:“我叫冰灵,你们叫我灵就可以了。”兔子将一行二人的经历告诉了灵,而灵也好奇地听着。

兔子和西峰打扫战场时,发现了被冰冻着的对手的手术尖刀,便赠与了灵,于是他们一行三人结队出发了。

因为他们没有目的地,只是游山玩水,居然来到了昆仑仙境……西峰开始沉默。心想:这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啊?但他不相信他会有比别人好的运气,假如真是那样,当初也不会被诅咒了……

他们径直走着,看到了一座座悬浮于空中的仙岛。灵预感到了这可能就是西峰。

“看来需要我的时候到了”灵说道,随即便射出几根拉索,灵活地窜了上去。

“我也来!”兔子沿着灵的攀索也灵活地上了去。

“可是……可是我……”西峰望了望手中重实的金斧“我会拖累你们的。”

“来吧!”上端想起了灵自信的喊声。

西峰忐忑地走爬上了攀索。

“哈哈哈……”满头大汗的灵望着看不到底的下方,喊道:“我终于知道传说中为什么从没有人登上过西峰了,是因为这样!

“你也知道那个传说?”西峰问。

“当然!”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攀到这悬浮的仙岛群的顶部!除非有我!”

“原来如此!”

说话间,他们攀到了顶峰,只见那边有一座庙宇,一个老人正在烧香。

“请问,您是西峰之仙吗?”西峰问。

老人像是一直生活与幽静之中而不习惯于被人打扰,气愤地说:“想不到还有人能够攀到西山之峰!”

“我是找您解除诅咒的:”西峰说。

“什……什么?黑……黑魔王又有行动了?”老人额头冒着汗,紧张地问。

“不,我是15年前那场战役被诅咒的,听我的村长说,只有您能解救我。”

“是的,可是解除诅咒会耗费我大量体力,而黑魔王的手下从那场战役后便一直猖狂,天下已没有几处净土了。而且它们随时都会来骚扰这净土,而且实力不容小窥。”

“我们来帮您!”兔子和灵异口同声答道……

道长开始施法,而不到一会儿工夫,道长不安地望了两个孩子一眼,最终带着西峰进入了庙宇。黑魔王手下的恶魔果真飞来骚扰了,他们口吐黑弹,妖气凝重。

灵当即掷出寒冰,冰住一只小恶魔,它随即便坠下万丈深渊。小恶魔群开始大反击,灵尖细的刀子无法对为数众多的小恶魔造成重创。灵则受到了反击,一下子失去了战斗力,靠着一棵松树站不起来。看着受重伤的灵,兔子想也没想,架上金弓,十箭齐发。但由于箭数过远,无法对小黑怪造成重创,小黑怪显得更加猖狂了。兔子又灵机一动,燃起火把交给灵,又架上十只箭。可就在此时,之间不计其数的黑弹飞向了兔子,灵大喊一声:“小心!”一下子跃起,挡在了兔子面前。一阵黑雾过后,灵昏死在兔子面前,兔子望着灵痛苦的神情,将那十只箭引上火,射了出去。顿时,黑压压的小恶魔群闪起了熊熊烈火,不计其数的恶魔纷纷往下坠……剩余的小黑魔也慌乱了阵脚,四处逃散。

 “胜利了!”兔子朝屋内大喊,随即看到屋顶上仙气升腾……兔子背着灵跑进去一看,只见道长口吐鲜血,西峰也昏迷不醒。

当西峰醒来时,道长正在为灵疗伤,西峰高兴地说:“我再也不会为受到诅咒而烦恼了!”

兔子低着头说:“我还是太弱了,连小恶魔都打不过!”不过他立刻发现了气氛的低沉,马上又半开玩笑地说:“西峰啊,你以后再也不用叫西峰了,哈哈!”

西风看了眼风趣的兔子,低下头说:“不,我是西峰,永远都是西峰!这名字是我父母对我无尽的期盼和爱啊!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们,但我能感受得到!”

思前想后,他们觉得仅凭现在的状况很难变强,还会遇到同样的危险。于是他们决定长途跋涉,去木叶村再次修行技艺,他们一路跋山涉水,到了木叶村。西峰拿出了那本当年村长交付给他的秘籍,三人一同练习。西峰教兔子射箭,灵则教西峰和兔子怎样使用拉索更换位置。

经过一年的潜心修炼,现在的西峰和兔子已不再是当初的两个无知的孩童,他们都渐渐长大了,也懂得了许多。

他们做出了一个与父母相同的决定——挑战黑魔王,让世界和平起来!

可是说说容易,可真正的黑魔王在哪儿呢?

兔子西峰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村长。他们决定回村子去找到村长,为他们找到那个传说中的“魔王村”。

一行三人选择了一条最近的小路,翻越了两座山,到了草泥马牧场。

可是,此时的景象令兔子和西峰惊呆了!昔日和谐美好的草泥马牧场如今只有成群尸骨和满地被糟蹋了的高大玉米枝。

兔子和西峰口中喃喃道:“难道……难道……”随即拉着灵三步并二步走到昔日的彩虹桥。

“彩虹桥?……消失了……”西峰断断续续地说。

“是啊,只剩下……干涸的雨林了”兔子接着说。

“看来他们还是来了……”

“谁?”灵问。

“黑……黑魔王……”

兔子西峰茫然地走在雨林中,灵跟在他们后面。

雨林还是那么幽静,只有这点没变,整个世界似乎只有枯叶被踩的清脆声……

兔子抬头望着村庄的方向,惊异地说:“那,那是什么?村子里,着……着火了?”

灵也抬头望去,只见滚滚浓烟,之前他们只顾埋头赶路,竟然没有发现。大家赶紧起步向村庄跑去,还没进村,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声。

兔子和西峰循声向村中跑去,灵谨慎地张望着,洞察四周的情况。

“天啊!这……这……”兔子看到眼前景象,眼中顿时含满了泪水。

“这……”

村中一位手持长枪的幸存者见到两人,伤心地说:“自从你们走后不久,便有黑魔王的手下,不断地到村中骚扰,村长带领大家英勇奋战,最终把所有黑魔都战胜了,可……可是……”

“喂!”远处村口响起了灵的喊声,打断了战士的叙述。

“是……是黑魔王!黑魔王来过!”

战士沉寂了一会儿,说:“没错,是他,他见手下死伤惨重,咽不下这口气,亲自带领亲信血洗了村庄,村长受俘,被他锁在万寿山顶……”

“村长?……”西峰喊了出来。眼中流满了泪水,冲向了万寿山。兔子也跟着,灵则为村中的幸存者治疗伤势,不想打扰两人见村长,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对两人说:“这可能是你们见到他的最后一面了,好好珍惜吧。……”

与此同时,在万寿山底,兔子西峰熟练地射出一条条拉索,灵巧轻盈地往上爬着。

这次,他们又是为了同一个目标……

“村长!……”西峰射出最后一条拉索后,靠着惯性跃起,沉稳地落在了山顶,跑向了村长家。

只见村长被铁链锁在家门前,旁边还有个长着肉翅,露着獠牙的恶魔正在拿皮鞭抽打村长。

西峰上前一步,愤怒地喊着:“你就是黑魔王?”

那个恶魔先是一惊,而后缓缓转过身来,用沙哑而又阴森的语气,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哈……”

西峰被恶魔的猖狂激怒了,喊道:“你……你究竟是谁?”

恶魔不屑地说:“我就是黑魔王。”随后又轻声地补了一句:“的亲信……”

西峰听完便喊:“休得猖狂!”随即一个转身,从背包中抽出金斧,一下跃起,愤怒地冲向恶魔……

“就凭你?哼!”恶魔待西峰冲到自己面前,突然跃起,露出了钢爪,落到了西峰背后,……

“不!……不“村长绝望地大喊着……

“还有我!“兔子射出一箭,精确地射在了恶魔胸口,恶魔被打倒了西峰面前,西峰狠狠地把金斧子挥向了恶魔头顶。

“啊!——哼,就凭你们也想伤到我‘不死之身’?”

西峰兔子真切地看到箭从恶魔的胸口掉出,伤口在他的头上愈合……

“你!”西峰咬牙切齿地盯着恶魔……“裂地金斧,让你的潜能激发吧!就用我满腔的愤怒来激发你的潜力吧!……——裂地金斧!”

随着一道亮光,金斧的斧面渐渐扩大,金光灿灿,上面还刻着些许梵文。

“呀!”西峰大喊着砍用恶魔,恶魔顿时大叫一声,随即灰飞烟灭……

“村长……”西风扔下斧子,飘着泪跑向村长。

“孩子,快走……整个村全都处在黑魔王的监控之下,他马上就会赶来的!”

“不!我要救您!”西峰边说边砍断了铁链,扶着村长。

“没用的,我七天之内就会魂飞魄散,即使不死,四十九天后也会化为恶魔!是诅咒应验的时候了……”

“村长,不会的,我带您去找西风之仙!”

“凡是帮助你们的人,不是遭到了诅咒,就是被灭了口……”

“不!不!……”西风似乎彻底崩溃了。

“哈哈哈哈……”远处天际响起了可怕的笑声。

“西峰,拿命来!”

“糟了,是黑魔王!”村长紧张地说。

“快走!”

“不!我不能再失去您了!”

“当年你父亲死之前也让我走,我也不愿抛下战友,尽管我们已全部战败……我当时只顾冲向前去,被你父亲拉下了战壕,将你托付于我,让我逃走。我坚决不同意,你父亲掏出匕首往我脸上就就狠狠划了一刀,坚定地说:‘走不走?不走我杀了你!’

我还是有些不同意,只知道你父亲讲我打晕……当我醒来时,已在魔村口的枯树边了。

我只顾逃出村庄,抱着你就远离了魔王村。”

“哈哈,老东西,想不到你还没死!那就让我吸干你的精气吧!”

“你……”西峰惊恐地说道。

只见一抹红光飘渺地从村长额头飞出,随即眼一闭倒在了地上,口中断断续续地念叨着:“你们千万不能死,跟着小恶魔,就能到恶魔村……一定要活……活着。”说完村长便断了气。

“村长!”西峰仰天大啸。

“轮到你了!”黑魔王冷冷地说,随即伸出手便向西峰飞来。

西峰灵巧地避开,但黑魔王却又一个转身打在了西峰身上,西峰立刻面色惨白,飞出很远……

黑魔王掏出赤焰刀,冷淡地说着:“该结束了……”

“慢着!”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银光在众人面前闪过,一把锋利无比的飞镖从黑魔王面前掠过。黑魔王猛地一惊,说道:“好快的速度,不过欠缺了些力量……”

西峰站起来,抡起金斧,冲向黑魔王,大喊:“要比力气,和我来吧!裂地金斧!”

黑魔王显然受了伤,倒在了地上。

一个戴着狸猫假面的男孩闪现在众人面前,面对着黑魔王。

“可恶!”黑魔王怒吼着,举起赤焰剑,对天大喊:“赐予我黑暗嗜血之力吧!”

顿时天上一道闪电劈向赤焰,一道白光闪过后,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黑魔王正在慢慢恢复。男孩一个反转身扔出三只飞镖,黑魔王冷冷一笑,轻易地躲开了,还笑道:“就这点技术也想打败我?哈哈哈哈……”

“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吧!”——击天金箭!

兔子大喊,并架上三支金箭,有力地向天空射去……

“这?”黑魔王谨慎且诡异地看着兔子。

“啊!”

只见天上从不同角度落下三支金箭,全部命中黑魔王的头部。

说时迟那时快,男孩又一个跃起,连发五把飞镖,都命中了黑魔王的要害。西峰看准时机,抽出金斧,砍向黑魔王……

黑魔王眼看难以以一敌三,用手一挥,刮起一阵狂风,伴随着飞沙走石。“娃娃们,下次再陪你们玩!”

狂风过后,只剩下了兔子和西峰,远处天边传来响声“有缘再相见!”

“没错,就是那男孩的声音。”兔子痴痴地望着天边的云彩说。

“快下山看看吧!”

西峰的提醒打破了这梦幻般的美好。

“好……好吧。”兔子依依不舍地将目光移开了天际。

西峰背着村长的尸体下山,兔子跟在后面。

“村子里剩下的恶魔残部都向正西方撤退了,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从村中跑来的灵问道。

“黑魔王战败了,但被他跑了。”西峰悲伤地说:“村长死了。”

“让他入土为安吧,是他的家,就让它沉睡于这万寿山底吧!”兔子也低沉地说。

三人埋葬了村长,默默地向西走去。大家心中早已明确了一个目标——杀死黑魔王,为所有无辜的人报仇!每个人心中都与黑魔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三人一直向西,来到了安远镇的集市。

因为颠簸,兔子的包袱中掉出了一把残破的木锤。兔子瞬间便想起了两年前那无忧无虑、快乐冒险的日子,眼泪顿时泉涌而出……

“这?……”集市中一个店铺的老板看到了兔子手中的木锤,兴奋地跑过来。“这可是一个小男孩给你的?”

“是的。”兔子哽咽地答道。

“可否请你们到我店中呢?”

“这……”灵疑惑地问道。

“您就是镇杂货店老板吧?”兔子问

“是的。”

“那我们走吧。”兔子带头跟着老板走在前面。灵和西峰跟在后面。

“那么就请你挑吧,我会遵守约定的。”

兔子放眼望去,尽管柜台上杂七杂八,琳琅满目,但他一眼便看中了那不起眼的狸猫假面。

“这只是一只简单的面具啊,你确定是它吗?”

兔子眼前早已浮现出男孩的身影,心中回荡着那来自于天际间的喊声,她毫不犹疑地说:“就是它!”

“那么好吧,一直往西就是魔王村,村长会在那里迎接你们的。”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灵惊奇地问。

“这几年来,有无数年轻人都向着魔王村而去,向往和平,梦想着为亲人报仇。可是进入禁地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这……”灵简直不敢相信。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兔子站起来坚定地说。随后带上狸猫假面,独自向西方走去。

灵和西峰也跟了上去。店老板叹了口气,开始收拾店面。

眼前的景物开始随着步伐而变化。

四周的绿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逐渐变红,天气逐渐变冷。

远处,升起一缕炊烟。

“这西方正是极乐世界,怎么景象会如此凄凉?!”西峰警觉地观察四周。

“我们去村子里吧,这里邪气很重。”灵提醒道。

三人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向村庄走去。

村口,魔王村的村长正拄着拐杖,在村口徘徊。

三人见到有人,立刻充满了警觉。村长说:“孩子们,快进村吧,我就是这魔王村的村长。”

兔子慢慢靠近村长,没发现什么异样,便进了村。西峰和灵对望一眼,也跟了上去。

在村长家,兔子开始询问起了黑魔王的情况。

“这个村庄为何靠黑魔王这么近也可以避免灾难?”

“每到月圆之日,我们就得为他献上一对金男玉女,才能暂保全村人安全。村子里能走的人都走了,现在不过二、三十人啦……”

“这……您为何不走呢?”兔子担心地问。

“要是我走了,还有谁来迎接你们这些冒险者,指引你们打败黑魔王啊!”

“那我们怎么才能打败黑魔王?”西峰关切地问。

“首先,你们必须凑满六人,一起进入异界,如果不是这样,所有人都会受到异界的诅咒。所以,你们要在这里等上一会儿,我会组织人马进入异界的。”

“好的,那么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灵喊道。

三天后傍晚,异界入口。

“这简直是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啊!”兔子感叹道。

西峰看到远处两名战士正在互相鼓励,便招呼他们过来。

“一、二、三……怎么才五个?不是要六人吗?”兔子问道。

“喏,还有一个在那。”兔子身边一名战士不耐烦地指着。

兔子放眼望去,惊讶地喃喃道:“他,竟然是他。”

在众人面前的一棵高大枯树枝端上,坐着玩弄飞镖的黑影,就是那带着狸猫假面,令兔子日思夜想的男孩。

“说我呢?”男孩似乎有一丝得意地笑道。

“你戴面具可不好看哦!”

“你……你也来讨伐黑魔王?”

“这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时值深夜,大地开始震动。

“今天是月圆之夜。”男孩说道。

“离七夕只剩十天了……”兔子有些失落地说。

圆月当空,众人面前出现了一层结界。

男孩闪下树梢,步入了结界。众人随即走入结界。

走过一道闪光的隧道,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片荒凉之地。脚下是松软苍白的泥土。

“这……安静的有点不对劲啊。”一个战士不安地说。

众人向异界深处走去。

突然男孩感到不妙,可为时已晚,松软的土中伸出无数恶魔的手臂。

“太晚了!”远处响起了黑魔王愤怒的吼声。“胆敢反抗,找死!”

大家无助地挣扎着,却动弹不得。

“地震吧!让无情的岩浆埋葬你们吧!”黑魔王从黑暗中走出,将赤焰剑深深地插入土中,大地随即开始震动。

灵敏捷地射出几道拉索,拉住了兔子和西峰,飞离了战友。

男孩一个转身便跃到了兔子身旁。

“他们怎么办?”西峰绝望地看着另两名战友。可就在这时,四人脚下出现了一道大裂缝,大家都跌落了下去……

“这?……”兔子问道。

“应该是我们掉的太深。”灵说道。

“那我们上去吧。”兔子提议。

“好的。”灵射出几道拉索。

“慢着!仅凭我们的力量是无法打败黑魔王的!”男孩说。

“的确。”

西峰语音刚落,两个战士便被打落到裂缝中,顶部那一条黑暗也露出了黑魔王冷酷的面孔。

“我……我们中了埋伏。”一名战士说完便闭上了眼。另一名战士默不作声。

“该结束了!”黑魔王扔下一个黑盒子便走了,寂静的深夜响着“滴答”声。

“是炸弹!”男孩喊道。

大家都慌了手脚,剩下的一名战士疯了似的向谷顶爬去。

“等等,说不定有危险呢?”灵喊道。

“再不跑就死啦!”战士往下看了一眼,冷笑一下,随即爬了上去。

大家屏住呼吸,紧紧地盯着头顶,查看着状况。

“啊!”只听见一声大叫,然后就是战士从谷顶的那条线飞过。

“他死了。”男孩冷冷地说。

“恐怕我们也是。”灵绝望地说。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西峰射出一条拉索,攀了上去。

“我也来。”剩余的人异口同声地说。

当最后一人爬上地面时,在他们的背后是一声剧烈爆炸,而前方是等待已久的黑魔王。

兔子回头向下看了眼滚滚岩浆,疲惫地说:“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有!”男孩坚定地说。

“和他拼了!”西峰朝黑魔王喊。

“假如我用冰精搭建一座桥,还可以生还几个人。”灵冷静地说。

“难道还回得去?”黑魔王将赤焰举过头顶,对准了灵,四人背后的裂谷里,瞬间升起了万丈高的岩浆。

“快跑!”男孩拉着兔子往结界跑去。西峰与灵在后面跟着狂奔。

“晚了!”黑魔王将手放下,万丈熔岩又倾倒下来。

“快走!”灵大喊一声,用冰精为大家制造了一层防护罩。

“再不走大家都会一起死!”灵朝着男孩大喊:“快带她走!”

男孩点了点头,抓紧了兔子,拉着西峰,跑出了结界。

兔子眼睁睁地看着灵,消失于岩浆之中。

三人狼狈地逃回了魔王村,可此时的魔王村,已是一片火海。

三人就在村口呆呆地望着,兔子伤心地扑在男孩怀中哭着。

“年轻人。”

三人后方响起了和蔼地呼唤。

“老……老板?”兔子惊异地唤道。

“叫我天麻吧。”

“您……您……”西峰也显得很吃惊。

“此地不宜久留,快回安远镇吧!”

“嗯。”

众人跑步前往安远镇。

在杂货店中,兔子问道:“黑魔王怎么这么强大?我们之前三人就打败过他啊!”

“那是因为魔王村的异界是他的领地,功力可以扩大五倍之多。”男孩说。

“那我们把他引出来,在外面消灭他不就行了?”

“没用的,他再重的伤是一天之内就会痊愈,我们一两招之内杀不了他,他就永远死不了。”男孩又说。

兔子还不死心,问:“那怎样才能打败他呢?”

“除非在魔王村将其战败,破了异界封印。”

“可这根本做不到嘛。”兔子恼火地喊道。

“这,这……”男孩低下了头。

“难道再没有其他办法了么?……”兔子低下了头。

“有!”望着远处东方升起的朝阳,天麻坚定地说:“传说中世间有一张传世血书,只要用鲜血解开它的封印,就能激发出无穷力量。”天麻低下了头,又说:“可这股力量太过强大,一激发出来便难以控制,有可能带来更大的灾难。”

“血书?血书……好像在哪见过……”兔子喃喃自语。

“村长地下仓库!”西峰恍然大悟地喊道。

“你确定这是正确的决定吗?”男孩望着手中的神风,说:“我们的力量不够强大。”

“那也要试一试!”天麻转过身来望着大家,那眼神是那么地坚毅。

在天麻大叔的鼓励下,三人动身前往万寿山。

两天后,万寿山底。

三人来到村长墓前,取走了放在墓前的青藤树杖。

随着石门在众人面前打开,兔子说:“也许村庄被血洗就是因为它吧。村长怕我们惹祸上身,于是留在了他自己身边。”

“恐怕那天村长被折磨也是黑魔王为了得到那股强大的力量吧。”

三人走到底层,开始翻找。

西峰在藏放书本的地方找到了那张被尘封的血书。

“大家快来!我找到了……”

“这是什么?“西峰在血书下方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皮本。

“翻开看看。“兔子说。

“书上写着“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能发动这股力量。这股力量只能由三个人的鲜血才能激活,而且这三个人是:兔子、西峰和一对使用神风的夫妻的孩子。而且这三人必须心灵相通,心有灵犀,齐心协力才能控制这股强大的力量。不然,这股力量会被充分激发,令天地毁灭。希望你们能够合理地使用这股力量。”西峰照着小本念道。

“那还等什么?赶快揭开它的封印吧!”男孩迫不及待地说。

“可还有一个神风……啊!就是你啊!”

“这是天数啊。”西峰说。

“那就开始吧!”兔子提醒道。

三人将手叠合在了血书之上。

男孩抽出神风,一道亮光闪后,血书上蔓出了鲜血。

三人紧张地盯着血书,只见血书字迹开始模糊,升腾着红光。

“我能感受到它强大的力量!”大家异口同声喊出。

“如何才能使用这股力量呢?”兔子问。

“那只有去问天麻叔了!”男孩答道。

“不用问了。”一声喊叫打破了让沉寂。

“是黑魔王!”众人醒悟。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男孩说道。

“保护血书!”西峰手持金斧面对着黑魔王,喊道。

“还是让我的赤焰吸取这股力量吧!”黑魔王邪恶地说道。

“我即使撕了它也不会给你!”兔子喃喃自语道。

“赤焰……赤焰吸取力量?”

“对了!快将武器同时放于血书之上!”男孩恍然大悟地喊道。

“不!……”黑魔王惊恐地望着众人:“别碰它!”

可为时已晚,只见天放异彩,三件武器精光闪烁。

兔子的金弓幻化作了一把天宇之弓,西峰的金斧幻化作了一把开山之斧,而男孩的神风则幻化成了一把多口而锋利的利器。

“这……这……”黑魔王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们别逼我!”

“你没有退路了!去死吧!”男孩说完便愤怒地冲了上去,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弹开。

“我们已三位一体,必须团结合作,行动一致,不然会元神跳出,灰飞烟灭。”西峰冷静地望着吓破了胆的黑魔王。

三人稳定了情绪,一起向黑魔王发动进攻。

黑魔王被打出了很远,单手撑地,喘着粗气。

“可恶!”黑魔王话音刚落,便从背后伸出一双坠天使之翼,飞于空中。

“看我的!”兔子举弓上前,瞄准聚力,打算一箭定胜负。

“还有我!”男孩掷出飞标。

“来吧!”黑魔王伸出手,空手一抓,便显出赤焰。

之间“嗖嗖”两声,黑魔王左右一闪,均躲过了进攻。

“可恶!”男孩上前一步,死盯着黑魔王。

“那么就试下合击技吧!”西峰闭着眼冷静地说道。

兔子和男孩也闭紧了眼,三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神器。

“天外飞仙!”三人共同喊出。

只见一个个流畅的幻影在三人背后闪现,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所有幻影都挥动着手中的武器,虚无缥缈,若影若现。

“就让我来破了你的假象吧!”黑魔王冲入幻阵。

幻阵中不时传来厮杀声、怒吼声和颤抖的呻吟声。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黑魔王从幻阵中甩出,身上遍体鳞伤,手上的赤焰剑随着”咔“一声也折断了。

只见一道黑雾升腾,魔灵也随之而去了。黑魔王的附体也倒下了。

“你好吗?“随着兔子的呼唤,那个被黑魔王附体的年轻人睁开了眼。

“能告诉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吗?“西峰问。

“我叫枝星,原先是一个修炼者,在修炼中无意发现了一把赤红的血剑,我出于好奇,便上前捡起,于是便有一个声音在心中回荡:感谢你解开了我的封印,我将赐予你无穷力量,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我中了他的圈套,一发功便被恶魔侵蚀了心灵,发了疯似地屠杀了村中的老老少少,还诅咒了所有我见到过的人。“那人说完,低下了头。

“我能感到你的心在流血。“男孩说。

“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兔子和西峰好奇的说。

男孩系上披风,向门外跑去。“我叫昕捷,还是那句老话!”说完便跃起跳下悬崖。

“有缘再相见……”兔子向门前望着,呆呆地嘀咕:“还有五天就是七夕了。”

“看得出来,你很爱他。”枝星说道:“鼓起勇气吧!”

兔子坚定地点了下头,默默走下山去。

枝星默送兔子下山,留在村长家中疗伤。

西峰看了兔子一眼,又回望还伴着无限欢乐的屋子,默默地开始了新的冒险之路。

孤单的七夕夜,兔子呆坐在悬崖顶,望着明亮的月亮,寂寞无助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双手抚摸着自己的狸猫假面。

“在等我吗?”一声嘹亮的声音打破了这寂静,兔子流着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崖下闪现,荡在了兔子面前。

“昕……昕捷?”兔子呆呆地说着,好似怕昕捷又要离开一样。

昕捷一把搂着兔子,“我不会再走了,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昕捷!……”兔子机动地喊着。

“叫我昕吧,这样会亲切些。”昕转向望着月光,默默地在心中说着:父亲,父亲,儿子给你们报仇了,帮助了全天下人,你们可以安息了!…………

 

 

 

全剧终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相关文章:
·周立波承诺当好妻管严称婚后好
·关于韩寒的七组反义词
·六小龄童:中国应建个《西游记
 
 栏目导航
文化导读
青春驿站
作家动态
出版书稿
写作学院
媒体约稿
 信息搜索
 推荐书库作品  
《千字文》
《宋高僧传》
《黄帝阴符经》
《历代兵制》
 最新新闻 更多 
习近平强调领导干部要“五个过硬” 2018.1.17
铁路部门升级互联网订餐:开车前1 2018.1.17
夫妻共同债务如何认定?最高法:夫 2018.1.17
事关你的票子、房子、车子……20 2018.1.17
解码2017年“舌尖关键词”:网 2018.1.15
评论:砸掉手机,但砸不出好教育 2018.1.15
今冬流感为何这么厉害? 医学科普 2018.1.15
“桑吉”轮沉没海洋生态环境受影响 2018.1.15
“桑吉”轮沉没海洋生态环境受影响 2018.1.15
未来反腐怎么干?习近平给出八个重 2018.1.1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