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资讯 > 文化导读    
郑希凡作品
2011-7-11 9:11:24  出处:cnread.net
 

彩凤之眼(节选)

 

我倾全世之力,只为锁一个你

                                                                                   ——题记      

  天狼窟内。       

  代表着彩眼家族最高权势的彩石留青椅上坐着一位女人。

  她是白妖——整个家族中唯一拥有珍贵的雪狼血统的彩眼家族最高统领。

  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乳白色的血液。贯穿全身的血液滋润着她如雪的肌肤以及过腰的纯白色雪狼毛发。

  她是所有彩眼族人羡慕的对象。美貌,智慧和权位,这些都已经是她囊中之物了。但最令人敬佩的是,这位族母拥有着玻璃般晶莹剔透的美瞳!

  白妖右手握着炼狱火焰棒——那是彩眼家族统治者的象征。

  “近来族人们可曾听说过人界的流言?灰魆,你是大师兄,你有何所见所闻?”

  两列整齐的队伍中,从雄狼群中走出了一位少年。他拥有着纯正的郊狼血统。灰黑色的蓬松长发,以及野狼般深邃、暗灰的双眼。

  “禀族母,魆儿闻得人间近来连出十几起命案,后经查看,尸体全被挖去其双眼的瞳孔。因此······因此······”

  白妖舒展着自己的左手指甲:“说下去,族母不会怪你。”

  这灰魆虽是狼的身子,人的模样,可却有着狐狸般的狡猾:“是。因此,那些凡夫俗子们便一传十,十传百,说这是我们彩眼族人为炼就早已失传的七彩神眼而为。”

  狼群中顿时议论纷纷。天狼殿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白妖的眉头有些许触动,她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一位有着赤色短发的少女跨了出来:“族母不必为此担忧,让弟子着手去办。我赤湘保证,不出一日,我就可以让那些造谣生事之人永远地消失!只要您······”

  “不,”白妖摇着头,“湘儿,你错了。”

  这赤湘,是白妖的三徒弟,她身上流淌着一半红狼和一半赤炼山中火狐的鲜血。不仅双眼呈火焰般浓烈的火红色,就连性格也是那般风风火火。

  “族母,为什么啊?湘儿也是为了我们家族着想啊!留着那些愚蠢之人只会损我们的名誉,我有什么不对?族母,我······”

  “三师妹!不得对族母无礼!还不赶紧退下!”灰魆斥喝着。

  这赤湘终有万般不愿,怎奈他是大师兄,也只好勉强地退了下去。

  灰魆见其已退:“族母真是好英明啊!”

  白妖心头一惊,停了半会儿:“哦?魆儿有何领悟?”

  “魆儿不才,斗胆说出自己的见解,各位见笑了。”

  “哼,有些人就是爱拍马屁,还总是假谦虚。”赤湘小声地在雌狼群中嘀咕。

  灰魆瞟了她一眼,玩笑似的笑了笑:“若魆儿没有猜错的话,族母是不会派人去追杀造谣者的。”

  “为什么啊?”见自己说话无顾忌,赤湘立马捂上了自己的嘴。

  “因为,我们野狼族最讲究不战而胜,更好和平,族母又怎会同意你那蠢观点呢?三师姐,也亏你想得出来!哈哈······”

  狼群中有不少族人发出不怀好意的偷笑。

  赤湘顿时怒色四起:“粉瑕,我告诉你!你可别没大没小,借这件事欺侮我。你不就是嫉妒我的彩眼比你厉害嘛。这没什么嘛,我可以教你啊,何必这样放冷箭呢?”

  她将头凑到粉瑕耳边:“你可别为了我而自失啊!”

  “你!”粉瑕的粉颊露出了少有的火红色,殊不知,暗地里她已经将彩眼调整为了攻击状态,“三师姐,我不和你吵!”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族母您打算让族人们明日启程,去寻找彩晶仙草吧?”

  白妖站了起来,面露春色:“好好好,看来你们都已经到了该出窟去人间历练的时候了。粉瑕,你说的很对!我正有此意,毕竟杀人不是我们的目的,想要还我们一个公道,不能用这些蛮力和法力。只有取来彩晶仙草,炼成了真正的七彩神眼,我们彩眼家族才能使那些凡夫俗子另眼相看!况且我们家族自上一任的统领者后多年来都没有族人练就过神眼,这未尝不是个好机会。不过,取彩晶仙草是一件十分辛苦和危险的事。况且,我们行踪也不能暴露。此次,我只想派一个族人去办此事。谁愿意啊?”

  粉瑕急忙走上前去:“弟子愿意担此大任,还望族母成全!”

  “哼,又来一个会拍马屁的!”赤湘说得不痛不痒。

  慕紫看到粉瑕脸上的肌肉轻微地颤抖。若是赤湘再说一句,她便要爆发。

  慕紫使劲儿捅着赤湘后背,小声说道:“三师姐,求你别说了。”

  可赤湘却又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哎!我看,小师妹挺适合的!她人好,彩眼也厉害,更重要的是,她待人真诚。不像某些人似的爱拍马屁!你们说,是选粉瑕还是慕紫呢?”

  粉瑕内心的火焰一触即燃,她真的急了!转过头去——

  果不其然,大家像着了魔似的都一致高呼:“慕紫!慕紫!慕紫······”

  霎时,她手足无措,将仅存有希望的目光投向了白妖族母。

  “我想,既是族人们的意见,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呢?慕紫,快上前接受任务。”

  “好哎!好哎······”一片欢呼声迭起。

  犹如万箭穿心般,粉瑕的心疼得无处可藏:“我不同意!”

  天狼殿一片寂静沉淀了下来。

  “粉瑕,族母知道你心有不甘。可这是族人们一致的意见啊!你是慕紫的四师姐,更应该识大体啊。”

  这番话把粉瑕一下子打入了人间炼狱。她单膝跪地,两眼冷冷地看着彩石留青椅的那个女人:“为什么?如果大家选的是我,您也不会选我。而就算大家不推选慕紫,您的决定也会是她!对不对?”

 白妖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算什么?你分明就是偏心,你明知道出窟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可你却将这么好的机会赐给了她,那我呢······”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弟子竟然敢与我这么说话!今日你敢与我作对,明日你就敢欺师灭祖······”白妖飞快地转动着炼狱火焰棒。

  她的眉间有一个银色的闪电标志正若隐若现。

  所有族人都知道,那是族母生气时就要使用彩眼惩戒族人的预示。

  而另一边,跪在地上泪如雨下的粉瑕却全然不知状况,竟毫不回避。

“银色炫舞,白雪之巅”她快速地念动咒语。

  玻璃般清澈的眼睛顿时变得浑浊起来,像一阵黑色旋风在海底肆虐。

  “启——”

  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在那一瞬间直冲粉瑕——

  “不要啊!”一个灰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粉瑕面前。

  闪电狠狠地劈到了他的背部。

  灰魆全身瘫软,虚弱得倒在地上。口里的鲜血犹如缓慢的喷泉般止不住地涌出。

  “啊?!”所有人都膛目结舌,一时乱了分寸。

  一旁的慕紫赶紧扶他坐了起来:“大师兄,你没事吧?你哪里疼啊?”

  粉瑕用凄神寒骨的眼神望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胜利者:“小师妹,谁不知道你好心啊······”

  灰魆抬起眼皮,吃力地看着粉瑕:“你没受伤吧?”

  那粉瑕却显得异常淡定,语气冷若冰霜:“我不会感激你的!”

  灰魆舔着自己嘴角的鲜血,苦涩地微笑着:“只要你没事······”

  说着,便猛烈地咳嗽起来。

  白妖坐在彩石留青椅上,依旧是那般稳若泰山:“紫儿,你不必为魆儿太过担心。魆儿只是狼胆被震破了。调养一晚,也就好了。”
  “族母,慕紫这就扶大师兄前去疗伤。”

  “且慢——”灰魆尽自己那最后一份力气嘶吼。

  “族母,可否请您饶过四师妹。她还少不更事,今日之事是她的错,在此我代她向您道歉。但她并不是有意冒犯您啊!”他强行挣开了慕紫,跪在地上,“求您了,只要您放过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快住口!谁要你管我的事!你这是在害我啊!”粉瑕怒视着灰魆。

  白妖挥舞着自己身上的白羽仙衣:“饶?可以。不过——”

  她指着粉瑕:“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举止!紫儿出洞之事改日再定夺。”

  随着族人们的朝拜声,白妖走出了天狼殿。

  粉瑕跪在地上,迟迟不肯起来。

  “哎呦,我们伶牙俐齿的四师妹怎么哭了?”赤湘叉着腰说道。

  粉瑕用刀锋似的尖锐目光注视着她。

  “啧啧啧啧······我记得人间有句话叫做什么狐狸啊什么的。哎,慕紫,你最见多识广了,你想的起来吗?”赤湘肆无忌惮地大声说着。

  慕紫拼命般眨着眼睛,暗示赤湘。

  可赤湘偏是个不得便宜不罢休的人:“哦!我想起来了,叫‘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四师妹,你说对不对啊?”

  粉瑕慢慢站了起来,走到灰魆的身边:“以后你不要再多管我的闲事了。你是大师兄,又拥有着郊狼的纯正血统。像你这么尊贵的人,不该为我做这些事!”

  族人们扶着灰魆回了房间。

  灰魆此时也处于半昏迷状态,只觉得眼前一片浑浊不清。听到粉瑕这番话,顿感万念俱灰。

  粉瑕转身就要离开,一只娇嫩的手抓住了她——

  “师姐。”

  粉瑕侧过脸来。

  一张散发出阳光的灿烂笑脸相迎。

  “紫儿,这次是我输了,但下一次,我绝不会让给你!”

  “四师姐,这件事你不必太放在心中。我也只是凭借着运气罢了。”

  “你知道最好!”

  “四师姐,你能不能常来看看大师兄?他一定很希望你来的!”

  她撇开慕紫紧握着的手:“我说过了,我不会感激他的,更不会去看他!”

  慕紫自知不能挽留。只得看着粉瑕的身影越走越远。

  直至消失。

  “哎,两个马屁精一走,这儿就冷清多了!”赤湘伸着懒腰漫不经心地说道。

  慕紫瞟了她一眼:“三师姐,你以后别再这么奚落大师兄和四师姐了!”

  “可我说的是实话啊!他们确实爱拍马屁,还技不如人!我赤湘最看不惯这些了!”

  慕紫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三师姐,你是稀少的红狼与火狐种族的后裔,身份尊贵。族人们都敬你如宾。像你这么优秀的人哪懂得四师姐的苦啊!”

  赤湘吐了吐舌头:“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样,那······那我以后多注意就是了。”

  夜晚。

  天狼窟内安静得可怕。不时传来几声族人打更时的狼嚎。

  慕紫端着残余的药膏从大师兄房内走出。

  凉飕飕的夜风掠过彩眼家族的圣河狼牙湾。

  慕紫的紫晶瞳孔一胀一缩。她顿感一股强大的内力笼罩在狼牙湾的上空,可又仿佛已经沉入湾底。水波粼粼,仿佛能照出那个人影。

  “是谁在湾底?”慕紫喊道。

  寂寥的河湾里,无人回答。

  “那你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慕紫将彩眼调为攻击状态,“紫晶——”

  “启——”

  一道刺眼的紫光从她的瞳孔内射出,像一个光环似的包围了整个河湾。

  “释——”

  像有千万根隐形的绳拉动着,那道紫光将河湾的水抬至上空。狼牙湾顿时变成了干涸的河床。

  “紫晶——离——”一声令下,慕紫的紫晶瞳孔剥离了眼眶,来至狼牙湾上空环视四周。

  可是终不见一人。

  当她正要将水复原时,猛然发现抬高了的河水竟在不停地冒出天蓝色的泡泡。它们脱离水面,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对对比翼双飞的蝴蝶。

  慕紫伸出手来,一只透明的天蓝色蝴蝶停在了她的手上。

  “那是什么?好漂亮的小东西!还带有清新的味道!”她心里暗想,“倒像是他······”

  慕紫笑道:“洛蓝师兄,您别捉弄我了!快现身吧!”

“你知道吗?这是人间特有的一种昆虫,名叫‘蝴蝶’。此虫有比翼双飞之意,是人间男女对爱情渴望的寄托。你小时候不是经常缠着我带你去人间看蝴蝶吗?改日你出窟了,就可见到真正的蝴蝶了!”

  “爱情?人间?我还不懂······洛蓝师兄,你快下来吧!”

  继而变成了一张鬼脸:“那好吧,清泉——收——”

  水面开始像漩涡般快速旋转。

  “现——”湖水像在漏斗中往下渗似的,变成一根水柱,直抵河床,开始滋润那干枯的容颜。

  狼牙湾上空出现出现了一位少年。

  从他的身体里不时散发出纯净水的清新味。

  他有一双比湖水更清澈的天蓝色的眼睛,上苍在他瞳孔上绘上一条条若隐若现的淡蓝色水纹。乍一看,似水波流动,却无声响。浓密的睫毛试图要掩藏他眼内的光辉。

  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他的眼睛发出的幽暗的蓝光正在不可一世地闪耀。

“二师兄,你竟然吓我!”

  洛蓝慢条斯理地走进来:“是你胆小。”

  “你啊,嘴巴这么贫,这辈子我是说不过你的了。我只希望啊,以后来个凶悍的二嫂子!”

  “二嫂子?什么‘二嫂子’啊?”

  慕紫偷笑着:“你的夫人我不是该称呼为‘二嫂子’吗?”

  二人齐笑。

  “好你个小东西,敢说你二师兄!我看啊,你嫁给我算了!”

  “呸!叫你再胡说八道!我要是嫁给你,那粉瑕和赤湘怎么办?”

  “你个小蹄子是越发厉害了啊!”

    天狼窟的圆月被乌云笼罩着,总显得那么晦暗,宛如一个被掩盖了的真相。想呼之欲出,却欲罢不能。

  微弱的月光不经意地打在天狼窟的土地上。

  一张脸。

  一张弥漫着愤怒气息的脸。

  一张躲在蓝紫二人身后,用手指甲不停地划着廊柱的弥漫着愤怒气息的脸。

  月光入射至她粉红色的瞳孔里,反射出来的是堪比广寒宫的冷光。

  笑声戛然而止。

  “师兄,你讨厌四师姐吗?”

  洛蓝停顿了一会儿:“怎么说呢?她就像我们狼牙窟的月亮一般。是一轮明月,只可惜有太多乌云围绕在身边了。”

  粉瑕站在廊柱后面,只觉此话比她自己的肺腑更要贴心。不禁情触一发。

  一个黑影正毫无声息地向她靠近。

  “乌云?二师兄你是不是指······”

  “我指的就是她的血统。慕紫,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彩眼家族的潜规则吧?”

  “嗯。粉瑕师姐虽然在师兄妹中排名第四,但她的血统不纯正、不珍贵,所以族人们都好像不喜欢她。”

  “那是因为我们彩眼家族的权位高低只看两种,一种是血统的尊贵与否,而另一种也是最关键的一种,就是看族人们瞳孔颜色的浓淡与否。先说血统,我们这些弟子中,大师兄灰魆和我分别拥有着郊狼和水栖狼的纯正血统,而你和赤湘是个例外。虽赤湘不是狼族的纯正血统,但火狐族是居我们彩眼家族之上的一个种族,而红狼也是我族最稀少的一个狼种之一。所以三师妹血统异为珍贵,大家也就不计较她的血统纯正与否了。至于小师妹你,你虽然血统不明,可好在白妖族母偏爱于你,况且你又好于助人,大家也都视你为宾。可粉瑕,她却不能摆脱命运的捉弄。因为粉瑕身上流着的是血统低下的狼的杂血。不同狼种胡乱杂交,这是我族的大忌!”

  她躲藏在黑暗的廊柱后面。

  那种痛,锥心蚀骨,使她体无完肤。这是上天赐予她无法操纵的一个笑话。指甲狠命地划着柱子。当下,划痕已有三分深。

  “那另一种瞳孔颜色的浓淡与否又何如说呢?”

  “因为在远古时代,我们狼族的种类很少,几乎所有的狼的瞳孔非黑及灰,慢慢的,经过时间的挪移,狼族的种类开始增多。只有血统纯正或者身体里的几种血统相似的狼的瞳孔才会拥有较浓的颜色。而血统越混杂的狼,瞳孔的颜色就会越淡。在我们五个师兄妹中,只有粉瑕的瞳孔是最淡的也就是说她的血统十分混杂。”

  “哦,我好像明白了点。可是,白妖族母的瞳孔是透明的,可她照样成为了我们家族唯一的领袖啊!”

  “傻瓜,你以为白妖族母的透明色眼睛是与生俱来的吗?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狼种具有这种颜色的瞳孔。我告诉你,这种眼睛被称为‘透眼’,是族人们自己经过练功修炼后才能练成的,而我们的白妖族母是炼成透眼的史上第一人!”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二师兄,这些知识族母都没教过我们啊,你又怎么会知道的呢?”

  “这些都是我娘告诉我的,我们水栖狼爱生活在水域附近,而当时我们祖先的栖息地附近是没有水域的,所以我们被迫来至人间,对狼族的事儿也略有耳闻。如果你要问我人间的事,我更是烂熟于心啊。”

  “真是挺羡慕你的,不过呢,我离出窟的日子也不远了。只可惜······只可惜四师姐······”慕紫眉间掠过一丝惋惜之意,“其实说起四师姐呢,她总是对人很冷漠,以至于大家都对她产生误解,以为她自命清高······”

  她的手抽搐了,紧紧地握成一个拳头。她要给慕紫一点教训,因为她实在受不了被一个和她一样血统不纯,却可以骑到她头上来的人的欺辱。

  在她刚要跨出第一只脚时,一股深不可测的内力定住了她,由于事先没有任何戒备,她动弹不得······

  “其实,我也很同情四师姐。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把这次出窟的机会让给她。”慕紫小声地说道。

  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不巧,正被洛蓝看到。

  他细细想了想,孩子气般笑了笑。

  慕紫问道:“二师兄,你是不是认为我讲这番话很幼稚啊?”

  他的天蓝色眼睛笑起来时会散发出幽暗的蓝光,夹带着一股冷香:“我看,还有人比你更幼稚呢!”

  粉瑕被他强行抱到床上。

  他从怀里取出流仙滢亮夜明珠,光芒一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

  在夜明珠取出的那一刻,她看清了他的脸庞。

  “薰夜——解——”

  粉瑕被解穴后,还是坐在灰魆的床榻上,没有离开也没有说话。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美景配佳人的画面显得异常唯美。她的眼睛散发出淡淡的红色,不经意看是没有办法发现的。但他仿佛丝毫没有介意:“四师妹,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啊?”

  “大师兄在此,师妹不敢说话。”粉瑕把头扭向了一边,不肯正眼瞧他。

  “四师妹,你说笑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生我的气。但如果我当时没有阻止你的话,受伤的肯定会是你!”

  “你怎么知道?如果不是你阻拦,我一定会给那个小贱人一点颜色看看。”粉瑕的声音越来越激昂,只有灰魆听得出,那一声声话语里带着她的憔悴她的伤。

  “可你要报仇的理由不就是她在洛蓝面前说了你的坏话吗?”

  灰魆的话让粉瑕心头一惊!说实话,她也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你······就这么在乎洛蓝吗?”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乞丐在向一位富太太伸出自己那脏乎乎的手去乞讨。

  她显得十分敏感:“我敬你是大师兄才这么和你心平气和地说话,你要是再这么纠缠下去,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灰魆坏笑道:“对我不客气?难不成你要对我使用彩眼?你忘了?你最初使用的彩眼还是我教你的?”

   初春的一个早晨。

 白妖携年幼的灰魆、洛蓝和赤湘来到天狼窟里的“人间幻境”。

  那时的他们还是狼的体态。只是瞳孔已有了明显的色彩变化。

  白妖拉着他们来到“人间幻境”的最古老的一棵桃树底下,

  今天是天狼窟内桃花一年一度盛开的日子,也是白妖挑选四徒弟的日子。

  站在白妖右边的小灰魆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已经历过两次这样的仪式了,洛蓝和赤湘就是通过那样的仪式才成为他的师弟师妹的。而小洛蓝和小赤湘只顾着欣赏园内桃花初开的盛景。眼里布满了新鲜感。

  “叫他们进来吧”

  白妖一声令下,小狼们成群结队地奔跑而来。不同的毛色,不同的种类,不同的瞳孔,一万只小狼排成一列,任凭白妖和其弟子挑选。

  白妖不紧不慢地走狼群前走着,须臾,她停了下来:“透眼——启——”

  从她那晶莹剔透的眼睛里射出一道闪电般银色的光芒,天空顿时像翻江倒海般旋转、翻腾起来,像漩涡般把那道光芒吸了进去。天空马上变得浑浊不堪。

  小狼们一个个害怕得紧缩着身子,几乎一半因惊吓过度逃跑或被吓晕倒下了。年幼的粉瑕站在队伍的末端,她没有倒下。她知道自己的血统是队伍中最不起眼的,只有坚持她才能入选。现实的残酷和好胜的心理告诉她:她必须入选 !否则她将永无出头之日。

 “哼,一群胆小怕事、没用的东西!黑夜——释——”

  一刹那,像有一块黑幕布似的严严实实地遮盖住了整个天空。

  黑暗,恐惧,在小粉瑕的心头像蜘蛛织网般缠绕。

  白妖将炼狱火焰棒抛上天空:“荧光粉——释——”

  很快,荧光粉像喷泉般从炼狱火焰棒的顶端流出,落在桃枝上、花蕊上。

  一片亮晶晶的世界。

  此时,小狼们的眼睛里射出各种奇异的色光。深红、墨绿······从队伍之首放眼望去皆是浓色的天地。

  灰魆虽是纯正血统,但对浓色系却是十分反感。对许多小狼他往往都只是一瞟而过,正当他为最后一个名额而不想再继续挑选下去时,忽然发现队伍的末尾有什么在闪烁。

  他走了过去,只见一只还不足四个月的小雌狼在队伍末尾苦苦等待着挑选人的来临。

  借着微弱的荧光,他看到了她散发出粉红色光的瞳孔,那是一种如果不经意就很容易会疏漏的淡色光。他看着桃枝上绽放的桃花,心想:满园春色竟不如她的美。小雌狼身上细腻的粉色毛皮借着春风散发出幽幽的刚断奶时的奶香。在柔和的荧光里,灰魆沉醉了,他不禁伸手去触摸她的毛发。

  小粉瑕一惊!便似刺猬般卷了起来。灰魆笑了,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很快,白妖从弟子们挑选出的名单里再进行选拔。这一次是最后的决定命运的一关了。五十只小狼小心翼翼地听着考题,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

  “孩子们,你们不要紧张。这最后一关是考验你们的学习能力和模仿能力。现在,我做一套彩眼的最简单的入门法术,你们要立马学会并表演给我看,学得最好的便是此次的获胜者。”

  粉瑕心头一惊!在狼族中,瞳孔属淡色光系的狼势必有一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在夜间视力急剧下降,几乎可以称之为夜盲!

 白妖念动着咒语,所有的小狼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拼命地记着法术的要领。唯独只有粉瑕,尽管在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但她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灰魆发现了粉瑕的焦虑,这才想到这一缘故。

  可是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呢?难道为了她,不惜······

  但,为什么不可以呢?

  看着她那种害怕的神情,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欲望。也许正是因为她触动了他心底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他宁愿为仅有一面之缘的她破坏族母制定的规矩。

  悄悄的,他念动着口诀······

  第十个、第十一个······一只只小狼在白妖面前表演着。

  灰魆手忙脚乱:“彩眼——附身——”

  而洛蓝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不禁转过头来。虽那时年幼,但看他如此认真也明白了几分。

  第四十八位······第四十九位······

  最后一位!

  白妖走了过去,当看到她的双眼散发出的的淡色光时,便也暗自笑了笑。

  同行的伙伴们也都冷笑着。

  谁知,当她使出第一式时,全场都惊呆了!从她的瞳孔里射出的光芒竟照亮了整片天空,所有的荧光粉也都自动回到炼狱火焰棒里去。

  她在场中旋转着,从她的身上竟渗出了带有小金点的亮光;她跳着舞,这些亮光洒在了桃枝上,满园的桃树花苞皆吐出了芳蕊,满园桃花流光溢彩······

  “我······是,我承认,在录取的那场比试中你是帮了我很大的忙。虽然我现在的彩眼比不及你们任何一人,但我想,只要努力我一定会超过那个自以为是的赤湘,超过那个挑拨离间的慕紫,超过······你!”那种坚定不移的眼神和那份努力执着让灰魆心痛不已。

  他想为她承担一切苦难,就像在白妖族母面前为她抵挡族母的“银色炫舞”一般。

  “你愿意让我教你彩眼技能吗?”

  “啊?”

  灰魆走到她的旁边:“我知道,你不想败给慕紫。那你就必须让我教你!”

  粉瑕冷笑道:“哼,你以为族母不会教我吗?”

  “并不是族母不教你。你也应该知道,因为你的血统,族母在教授所有弟子时唯独给你减少了彩眼技能的数量!如果不额外补充,你是永远追不上慕紫他们的!”

  “可······可让你教我的话,被人知道了,你是要受罚的······”

  灰魆苦笑:“两年前,从刚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已经违反了族母制定的门规了。这一次,我又怎么会怕呢?”

 

 

  天狼窟内的雾气格外湿潮。

  厚重的雾气弥漫在天狼窟。一双双颜色各异的狼眼若隐若现。

  “人间幻境”中,那棵老桃树下。

  白妖等人早已来到。

  “慕紫,此次前去要多加小心,遇事也不要轻易滥用彩眼,记住!切不可伤害他人!”白妖闭目持棒,紧接着念动咒语。

  “族母,慕紫明白。”慕紫跪着,将身体扑在土地上,眼睛注视着白妖的脚尖,亲吻着那一方褐色的土地。

  这时所有族人接受任务时应尽的礼仪。用白妖的话来说,这代表对大地的热爱和对领袖的感谢。

  炼狱火焰棒顶端的火红色透明的晶石里发生了抽丝剥茧般的变化。

  像有千万种火焰在晶石里流窜,愈燃愈烈,映照着众人红扑扑的脸颊。彩眼家族的四大长老——捻星、侍月、陵水和火绒在一旁单膝跪地,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四人齐声念动“安定咒”,将中指上戴着的蚩珞英石抛至天空。

  火焰雨释放着能量,一点一滴地注入象征长老权利的四大英石,冥冥中传达着神圣的旨意。

  当火焰燃至最顶端时,一束蓝光突如其来的一闪——

  落到白妖手中的是一块青铜打制的精美的出窟令,上面还镀了几丝细软的狼毛。

  四大长老没有马上撤回法力,继续为慕紫吟诵“安定咒”。像往年一样,祈祷着每一位出窟的幸运儿能够早日回来。

  “紫儿,这是出窟令。等你拿到彩晶仙草后,到人间与天狼窟的那块交壤的土地上念动回窟咒,便可安然回窟。我的孩子,族母也会时常关注你,等你拿到仙草后,族母的彩眼也有望炼成了!”

  慕紫起身,半跪着。小心翼翼地接过令牌:“紫儿定当全力以赴!”

  灰魆下意识的看了看分外沉默的粉瑕。她的毛色已有些深红,他知道,这是她生气时的表现。

  洛蓝就在一旁偷瞄着他们,不觉为灰魆而感到荒诞可笑。

  白妖命慕紫起来,从炼狱火焰棒内蚕丝一般的火焰烧灼后的火星内取出了两根,然后开启透眼。

  她用眼内散发出的乳白色光芒照射着那几根火丝。

  须臾,一条灵动的五彩斑斓的蠕虫落在白妖掌心。

  此虫身上有一个个颜色各异的小斑点,每隔一段时间有规律的缩小、扩大。这虫长有近千对细小带钩的足,每一对足上都会定时分泌出一种浓黄的液体。

  “这是······什么?”粉瑕问道。

  “这非一般蠕虫,它的色彩是由于长年吸收炼狱火焰棒中的精华所得,要想培育出这种蠕虫,没有三百年是不能够的!”大师兄灰魆早已猜出几分。

  以赤湘的风格,她早已忍不住了。但刚要问时,却被洛蓝一把抓住,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白妖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夹着蠕虫,放至慕紫的手心:

  “我的孩子,快吃了它······”

  “啊?!”

  慕紫大惊失色:“族母,您让徒儿吃了······它?”

  白妖笑道:“族母还会害你吗?我的孩子,你听我慢慢告诉你,你没有出过天狼窟。从小到大,你一直生活在我们族人的保护之中,经验还太欠缺。人类是狡猾的,你年纪尚小,族母怕你会遭人暗算啊!”

  “你看,”她指着蠕虫的足,“这些足能根据你的病情分泌黄色的药汁,渗入你的血液······”

  “快吃了它!快!”

  慕紫注视着白妖的眼睛,不知为何,族母的眼睛里仿佛有一抹晦暗,覆盖了半边瞳孔。

  她想是自己恐惧过度了,亦或是族母使用法力后正在恢复。也就没多留意。

  一旁,灰魆的神情分外紧张,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说出口时,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嘴被人施了法术,一时半刻是说不上话来的。他已经猜出了八九分,果不其然——

  族母正在用诡异的眼神望着他,她的透眼正在恢复中,所以瞳孔是看不见的。但她眼内霎时多了几横血丝。

  狼不同于人,彩眼家族的任何一个族人眼内是生来不会有血丝的!除非——她将彩眼调为预警状态······

  所谓的“预警状态”,就是彩眼在恢复时,法力减弱,一时半刻还不能操控某些事时,彩眼族人会将一部分内力逼到眼睛内。而“血丝”的含义就是:你要是做了这件与我意愿相违背的事,等我恢复之后定要与你血肉相搏!

  灰魆自知是敌不过她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他只好望而却步。

  慕紫一鼓作气地夹起蠕虫,硬是憋着将其吞了进去······

  蠕虫顺着慕紫的食道,爬进了她的胃里。除了痒也就没什么不适,慕紫也就忍受了这一族母的安排。

  就在这一瞬间,满园的桃花花瓣飞至慕紫身边,将其团团围住,漩涡般转动起来。

  “孩子,记住!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凡人!他们会让你万劫不复!”这是白妖在慕紫离别时最后一句话。

  当五十年来第一束人间的阳光照射进来时,慕紫便随着那股桃花旋风不见了。

  “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我本来还想和她道别呢!”赤湘急了。

  “傻瓜,难不成让她误了出窟的好时辰?”洛蓝转了过去,嬉笑着。

  粉瑕的脖子僵硬了,她没有那种力量回头。她觉得,在自己的爱情和前途上,她都输了······而且输的竟然是同一个人!这是对她莫大的耻辱。

  朝会一散,粉瑕便头一个气冲冲地走了。

  灰魆见她一走,便知其心中不快,也明白必是为了今早一事而恼的。白妖在灰魆身上的法力用得很少,当时是因为在朝会,不便对其进行拆穿。灰魆只好忍受着微弱的法力带来的痛苦。但现在族人已散,也无需顾及了。他用力挣脱,法力自散开来······

  天狼窟内不曾有过明媚的阳光。

  没有太阳照射的狼牙湾也就多了许阴气。

  粉瑕坐在岸边,目视着平静的湖面。渐渐的,倒影中又多了一个人影。

  “你来干嘛?”粉瑕开了口。

  “我啊,”灰魆在离她有些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知道粉瑕不喜欢别人离她太近,“来看某些人哭鼻子啊!”

  “你别胡说,我没哭!”

  “如果心里难受,那就哭出来啊······”

  “都跟你说了我不会哭的!”粉瑕怒目圆睁。 

  “其实,你不必太在意此事。反而慕紫出窟对你来说倒是件喜事。”

  “喜事?”粉瑕自嘲着,“我倒看不出我那所谓的‘喜’从何而来?”

  她低着头,仿佛在告诉他,自己是一个战败了的俘虏。

  灰魆坏笑道:“你知道族母给慕紫吃的是什么吗?”

  二人正说得起劲,竟没发现一只秃鹫停在狼牙湾的浅水中。

  “不就是一条能帮她解毒的蠕虫吗?”

  “错了!那不是能救她的蠕虫!”灰魆的语速越发快了,“那是能要她命的‘食心虫’!”

  “食心虫?好像在哪儿听过······”

  秃鹫的眼珠子不停地转着,一副势利小人的丑陋模样。

  “这是我们彩眼家族最为著名的毒虫啊!我曾在我们的藏书阁中看到过关于食心虫的图案,和族母给慕紫吃的蠕虫一模一样。”

  “那这么说,族母想要加害于慕紫?!”粉瑕笑意盈盈,“也就是说,她还是器重我的,对吗?”

  “那也未必,她也许只是对慕紫设了道防线,怕她有一天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来。至于想要加害她,那是不可能的。别忘了,慕紫才是她最器重的徒弟啊······”灰魆的话语变得逐渐低沉。

  秃鹫在河中食水,河中发出一丝丝奇怪的声响。

  灰魆已感觉到异样,便故意将计就计,和粉瑕接着说话。

  他示意粉瑕,自己便在心底里念动咒语:

  “帘眼——启——”

  一道晦暗的光自他眼内射出,谁知这秃鹫早就熟悉所有族人攻击的套路,准确无误地一闪,早早飞走了。

  粉瑕赶紧走入浅水湾,发现了一根灰白色相间的羽毛。将它交给了灰魆。

  “是它······糟了,都怪我太大意了!”灰魆自当懊悔万分。

  “那,也就是说······族母也将知道我们谈话内容了?”

  “这秃鹫是族母心爱之物,是她的手臂,也是安插在我们身边的耳朵。这一下被它知道,那就真的是大事不妙了!”

  “那······那我该怎么办?被族母知道了,还不得千方百计地要我难堪?”粉瑕在原地来回走动,急得手足无措。

  “不,”灰魆来回踱步,“我想,族母是不想让慕紫知道此事的。但我们已经知道,只要我们守口如瓶,她也不会对我们怎样。毕竟,我们都是她的徒弟啊······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相关文章:
·周立波承诺当好妻管严称婚后好
·关于韩寒的七组反义词
·六小龄童:中国应建个《西游记
 
 栏目导航
文化导读
青春驿站
作家动态
出版书稿
写作学院
媒体约稿
 信息搜索
 推荐书库作品  
《千字文》
《宋高僧传》
《黄帝阴符经》
《历代兵制》
 最新新闻 更多 
一图读懂**主席中东非洲之行 2018.7.18
本年度重磅天象:7月27日火星迎 2018.7.18
调查:近半数中小学生参与过校外培 2018.7.10
教育部发布一批直属高校领导干部任 2018.7.10
中科院启动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二期 2018.7.5
北斗三号副总师张立新:卫星有效载 2018.7.5
地球7日过“远日点”:全年距太阳 2018.7.4
黄旭华:隐姓埋名三十载 潜心为国 2018.7.4
中国实现18个量子比特纠缠 2018.7.3
细胞克隆猴、探测引力波:这些科学 2018.7.3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