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资讯 > 青春驿站    
少年小说:如何面对“死亡”主题
2012-4-26 10:08:45  出处:文艺报
 

        众所周知,青春期是奇特而变幻无常的人生阶段,无论生理还是心理,少男少女都将在此阶段完成艰难转身、痛苦蜕变甚至凤凰涅槃一般的重生,虽然有一些文学作品也描述过平淡无奇的青春期,但是,中外大多数经典的、流传下来影响一代少年的、从中看到青春期人性成长和裂变的文学作品,都描述了一个个叛逆的、令人震惊的少男少女形象以及奇异的成长故事,比如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钱伯斯的《在我的坟上起舞》、萨冈的《你好,忧愁》、阿列克辛的《我的哥哥吹黑管》等。这可能因为震撼人心的故事更能体现出复杂的人性和成长的特殊之处,也容易被展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从而影响深远。

  在中国原创儿童小说中,我浏览了当下非常多的长篇成长小说,单从现实主义的小说来看(幻想题材不应算做“少年成长小说”的范畴,暂不讨论),死亡主题或死亡事件在少年成长长篇小说中并不多见(灾难题材除外),把死亡作为贯穿全篇的主要事件或者不断出现死亡事件这样的小说更是不多。像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颜一烟的《盐丁儿》都以儿童的特殊视角来目睹死亡,讲述少女独特的个人成长史,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时代的面貌。

  当代作家中,常新港的《独船》是一部以死亡事件带给人们思考的沉郁的小说,曹文轩的作品,如《草房子》《根鸟》《青铜葵花》等,涉及的死亡事件常常刻骨铭心,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而陈丹燕对于死亡主题的探讨较为深入。她的《一个女孩》完全是以一个女孩的视角来描述死亡、目击死亡、解读死亡,以此来解读一个时代带给一代人的影响。还有她创作于90年代初的《女中学生之死》,可以说是半个世纪以来,惟一完全以“死”并且是青春期的少女之死作为研究对象和阐述对象的一部小说。它以日记体的形式,记录了女中学生宁歌对老师、同学的认识,对生活的不满、愤懑、痛苦的内心活动,记录了她短时期之内的心理变化,仿佛贯穿全篇的黑猫意象一样,敏感、压抑,她试着用刀片笨拙地在手臂上割了14刀,但没有人关注她,直到最后跳楼身亡。作者用成熟之光重新审读少女时代,是一部有深度、值得反复阅读的少年成长小说。

  但是,进入21世纪以后,这样的长篇几乎绝迹了,虽然新世纪以来,现实生活中少年的死亡事件愈加多起来,尤其是自杀事件,但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却非常少。

  饶雪漫的长篇小说里有不少叛逆死亡的主人公,也有父辈的死亡背景,但她从来都是把这些当做叛逆的筹码、时尚的元素,甚至是个性的特殊背景来处理,很少真正探究过死亡事件本身,探究、解剖过这件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性格因素或者是命运走向。笔者以为类似这样的写法都不算真正接近过、探讨过死亡主题。有的作者更喜欢用“现代”的方式来速写少男少女心中模棱两可的“痛”,这种痛有时候很浮泛、很模糊,因为常常痛得没有道理,作者也不打算去追究这些道理,只想用少男少女喜欢的方式将它们呈现,博得他们的泪水和欢笑,其他深层次的、具象的原因不再深究。当然,作为出版者,我认为,对“死亡主题很模糊的痛”正是青春期的特征,孩子们正好处在这种不会深究,只会被主人公和自己心中模糊却强烈的痛反复折磨的年龄。所以这样的文本反而可以赢得大量的读者,这种现象、这样的作品也无可厚非。

  但作为作家和研究者,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这些作品在有意地逃避这个沉重的主题,作者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揭示人类的真相、成长的真相,使得这些作品不能反复被阅读和品味。也许我们希望的作品,使读者在读的时候受到了震撼,而多少年之后他在青春问题上死去活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那些人生中真正的悲剧内涵,似乎在某些书中读到过。

  也许作家们不愿意让成长中的青少年面对这些事件和这个敏感的问题,但我作为出版人,却觉得这是出版的市场情况造成的,经济利润作为惟一的考核指标已经迫使出版社早已对文学妥协,尤其是对读者妥协,不再执意推出一些认真思考当下青少年世界和青少年问题的长篇作品,这些作品也许在阅读时需要拔高读者的认知水平,需要加大宣传力度和对读者的引导,但大多数出版社为了迎合当下广大读者的口味,特别是愈加年轻一代的口味,开始大量出版以当下青少年现实的幸福生活为主题的长篇作品,它们快乐、好读,时尚、流畅,却不再出现沉重的话题,甚至深刻的思考。

  当然,有的作品不一定触及死亡事件和主题,会用另一种方式来思考当今社会中渐渐变异的人性,和社会呈现的巨大问题,我对这种形式也赞同,这是时代特征。也许读者们不愿意直面一些血腥的或者沉重的问题,在他们已经很现代化很幸福的少年成长阶段,也没有家长认为有必要把这些沉重话题以故事的方式讲给他们听。

  不过笔者认为,少年需要经历的磨难是一定会来的,一生当中几乎无法避免。当然笔者并不提倡一个苦难的童年,因为恐惧的童年往往对少年一生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但在青春期里,即使现实生活中不出现可怕的坎坷和磨难,在阅读的世界,一定要接触相应的故事和思考,就像杨绛说的,阅读好像“串门儿”,可以去世界各地的大师那里串门儿,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我们要让青少年逐渐看到世界的真相,不要把他们总是蒙蔽在美好的、梦幻的世界里,他们早晚要面对,并且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来承担责任。所以,相对来说,阅读是最好的一种教育,最直接的、有助于引起他们思考的、包含沉重话题的、可以直面人生的教育。让他们看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人们,以及自己也许永远也经历不到的故事。这样的阅读难道对贫乏的人生不是一种帮助吗?

  笔者认为,作家应该适当抛弃轻飘、无根的写作,应当更自觉地沉静下来,关注当下孩子们在青春期所遇到的重大问题、重大主题,甚至无法逾越的一切困境,写出当他们遇到这些巨大问题时在其中可以寻求启迪、给予他们真正的成长帮助的书。这样的作品才能真正铭刻到他们的记忆当中去,铭刻进他们的人生经历里去,成为他们生命和生活的一部分。而不要再重复地、反复地描画他们轻松、愉悦、物质极大丰富、精神极度空虚的现实世界。

  新世纪以来,也有一些作家的笔触触及到了死亡事件,并以此为契机,讲述了自己对人生的体悟,对生命的追问,以及主人公在此事件影响下所产生的性格和命运的转变。

  比如李东华的长篇小说。在长篇小说《薇拉的天空》里,她描写了女主人公薇拉的哥哥意外车祸死亡的事件。而在《远方的矢车菊》里,女主人公也终因病痛而死亡。作者用沉静而真诚的笔触来描述主人公内心对情感、亲情的诉求,表达出真实而沉郁的生命体验。我一向认为,有了作家生命真实体验的作品一定是有生命力的作品,拥有了真实生命体验的作品不但具有极强个性,同时也超越了个体的体验,反映了人世间可能的人性和情景,具备着普世价值,而文学正是用这样的普世价值来打动和影响着广大的读者。死亡事件使李东华的少年成长小说的内涵显得更有力度,引发了种种关于生命的思考,不仅表达了生命无常的生存经验,也让主人公对于生命的尊重、对于爱、对于生活的珍惜等问题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并带动了读者的思考。

  刘东是一位有着深沉情感体验的作家。他的《轰然作响的记忆》是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短篇作品集。12篇作品是他8年里采访了几十个真实事件最后挑选了12个故事写成的。每篇文章都以极端的形式反映了少男少女成长过程中最振聋发聩、对他生命影响最大的一个“轰然作响”的事件,以至于这样的事件之后,他们的人生开始了重大的转折。这12篇文章中有6篇都涉及到死亡事件,这是很有趣的现象,也是值得每个儿童文学工作者深思的现象。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在少男少女成长过程中,最能对其生命和命运产生影响的、最轰轰烈烈的事件,莫过于死亡。

  《沉默》就是典型的一篇,它讲述一个聒噪的少年,经常说话说个不停,是个让人讨厌的青蛙一样的人物,他啰唆而聒噪也使得他的话语特别轻飘,没有力度,别人听他的话就像听“狼来了”一样,早已没有信任感。正因为他平时习惯于恶作剧,他说话别人不信任,他的好朋友溺水后,很晚才被搭救,结果溺水而亡。从此,他患上了一种病就叫“沉默”。他再也无法开口说话,人生从此改变面貌。这篇文章让人想起萨冈的《你好,忧愁》,女主人公塞西尔经过了自己酿造的死亡事件之后,终于品尝到了从未品尝过的忧愁的滋味,青春的生活变成了另外一副摸样。

  《完美的花朵》是吴梦川描写艺术生生存状态的长篇小说,全文充满了艺术气息。花木槿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她对艺术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同时也承受着绘画为她带来的沉重,作者探究了她最终选择自杀的内心过程,读者看到她在自己内心发出雷鸣闪电的声音中饱受磨难,仿佛看到了梵高内心燃烧着生命复杂的火焰。这样的阅读过程不仅揪动人心,同时也体味到了生命和艺术的真相,好像感受到了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表现的高更如何摆脱种种凡俗,最终到塔西尼岛终了一生时,那种响应内心呼唤的感觉。花木棉是全书的主人公,姐姐花木槿的死无疑给她带来巨大的影响,包括她对艺术和人生的理解,花木棉从此选择了绘画生涯,生命和艺术结合得紧密而又酣畅淋漓。死亡事件在全书中是令人震动的一笔。

  在小说《假装我已离开》的创作中,笔者试图从自杀死亡事件开始,向前溯源一般地找寻佟偌善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宿命,解剖她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自杀这一死亡事件的。这其中埋藏了多少家庭的影响、她叛逆的情感理想、学校的生存环境、儿时的伤害,以及她性格深处所具备的先天因素,还有青春期里经历的爱情事件等等,都导致她无法突破脆弱和叛逆性格的樊笼,怀着无助和厌弃,飞快地奔向了河流。这样的女孩让人想起法国电影《不要回头》里那个从小遭遇车祸丧失自我的女作家珍妮,儿时的重大事件让她一直丧失自我,错以为自己是那个出车祸的女友。所有的错觉都来源于儿时的伤害、家庭的影响、自我的迷失。只不过珍妮勇敢地追寻并重新发现了自己。

  书中另外一个女孩彭漾,笔者更看重她自身是如何在所经历的死亡事件中积极地自我梳理、自我追寻,勇于承受,最后在痛苦中重生,走向阳光人生的乐观进取的精神。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女孩子必定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和命运。这让我想起在白先勇的青春小说中常常看到的那些内心叛逆脆弱,行为乖戾、轻狂、无人理解的主人公,我一直认定,这些都是少年们用个性的方式在承受着无法承受的青春之痛。

  可以说死亡事件是这部作品的重心,我不想回避苦难和沉重题材的创作追求,把生活中很残酷的一面完全展示给读者,尽可能地挖掘一些隐秘的、变化着的家庭、同学和情感关系对少女成长影响的微妙之处,打破成长过程看起来很简单的假象,仿佛“蝴蝶效应”一般,在事物初始阶段,一丁点微小的改变都会使事物后来的发展有着无法想象的巨变。人生轨迹本来就复杂,成长更是“曲径通幽”!

  在今后一段时间里,笔者认为,有关死亡主题的少年成长小说可能会愈来愈少。很多作家无尽地在自己的文本中增加时尚和新鲜的元素,有意远离沉重主题。但是我也相信,成长之痛和社会问题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多,这定会触动一些有抱负的作家,他们也许会选择一种比较轻松的形式去体现,甚至用活泼的故事来展现这样的主题,让人体味出一点点永恒的味道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表现形式,或轻或重,只是作家的艺术性情而已。(汪玥含)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相关文章:
·《植物大战僵尸》出炉过程揭秘
·光棍节爱情电影扎堆上“剩女”
·名家:《山楂树》表述违背历史
 
 栏目导航
文化导读
青春驿站
作家动态
出版书稿
写作学院
媒体约稿
 信息搜索
 推荐书库作品  
《千字文》
《宋高僧传》
《黄帝阴符经》
《历代兵制》
 最新新闻 更多 
**:以战止战、以武止戈,用胜利 2020.10.23
**在2020年浦江创新论坛上致 2020.10.23
“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 2020.10.23
人民币涨嗨了!快速升值有利有弊, 2020.10.23
中华民族是英雄辈出的民族!**这 2020.10.22
山东乳山一进口冷链食品外包装样本 2020.10.22
公安部交管局:取消申请小型汽车驾 2020.10.22
官方整治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完 2020.10.22
**会见全国双拥模范城(县)命名 2020.10.21
中方1名走失士兵已由印方移交中国 2020.10.2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