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六章 敲开古老大门
第六章 敲开古老大门 文 / 二阶堂黎人 更新时间:2012-3-28 11:13:17
 

1

历经沧桑岁月,人狼城已充分融入到四周的深绿之中。它在远离人烟的深山中化为幻影,被时空幽禁,荒废经年,在人们的追忆中消逝于彼方。它不像齐格弗里德的“龙岩城”那样脍炙人口,从这层意义上来看,它的确是真正的传说。
这座可从苍郁古木上方看见的城堡仿佛自山顶苔藓丛生的地面隆起,又或是生长出来,它的外观展现了坚固的要塞式形貌,主要是由方正的城墙与内部的主堡组成,两侧的城墙各与主堡的一侧相接,此外,柱状的方形城塔共有六座,城门所在的正面城墙两侧各有一座,主堡的四个角落也各有一座。
“这座城远远看去,会让人联想到英国伦敦塔的白塔呢!”费拉古德教授这样描述自己的印象。
直立的城墙比周遭树木高很多,有如断崖似的耸立着。正面的两座城塔最上方有放哨用的窗子,但如今却拉上了百叶窗。
城墙与城塔的上方是作战用的平台,四周规律地排列着凹型的垛口,除此之外,城墙上一片素净,连一点装饰都没有。有些城塔因城堡的不同,仅在上半部设置了“落石装置”而向外突出,但是这里的城塔从最底层到最上方,均呈一垂直耸立的切面。
越接近城堡,一行人传出的嘈杂声就越多。突然间,费拉古德教授的声音窜了出来。
“看看这城塔,这是方塔啊!方塔的视野比圆塔狭窄,后来已经渐渐不再采用了,反过来说,也可以证明这座城已相当古老了!”
城墙以粗糙的石灰岩筑成,风雨的侵蚀使得层层的石灰岩纹理越来越清晰可辨。布满空中的晦暗云朵仿佛雷鸣的前兆,令树林摇晃的刺骨寒风也更张狂地吹着。一行人因担心下雨而快步地在林中狭窄的石阶上前行,这些石阶的表面也早已风化磨损,布满了青苔。
走上石阶的途中,兴奋的费拉古德教授再度扬声大叫:“啊,各位!是城门!我们总算抵达人狼城的城门了!”
仿佛要将森林隔开似的,前方大约十米的地方换成了两侧有低矮围墙的石子小径,石径延伸过去的另一端尽头是一道微污的暗灰色城墙。城墙往两侧的树林间延伸,其间有个向前突出、宽约十米的地方,那就是城门所在之处了。在突出的城墙中央,有个顶端呈半圆状的拱门大大敞开。
“没错,那就是城门了。来!我们进去吧!”
福登也开心地扬声说道。
沿着城墙有一道宽约两米、看似围绕城堡的沟渠,看不出深度多少,其中蓄积多年的水面如同死水一般,呈现出沉郁的墨绿色。为了跨过沟渠,入口降下了一道看上去很厚实坚固的木制吊桥,此外,城门上方还微微露出一排有锐利尖端的黑色物体,细看才发现是格状栅门。
“真是的,把城堡建在这种山里,在战略上真有什么用处吗?”布洛克停下来喘了口气,嘴里骂道。
费拉古德教授毫不介意,表情愉悦地说:“布洛克,你在说什么啊!埃尔茨城堡也是这样呀!它位于埃尔茨山的山顶,不论距离哪个城镇都有十公里之远,也是在相当偏僻的地方,除此之外,霍亨索伦家族挑选城堡的地点也是个例子,肯定都不是糊里糊涂乱选的。像这样背倚断崖、居高临下的位置,在据守时是非常稳固的。”
布洛克闻言,仅仅哼了一声。
珍妮开朗的声音自两人身后传出。“教授,这个城堡的另一边就是断崖吗?”
“应该是这样没错。这座城的位置,应该是城门在北侧,南侧就是断崖。”费拉古德教授看着天空的样子回答。
“拜托了,各位!请往前走,进到城里去吧!”最前面的福登回头拼命地恳求着。
城门设在比地面略高处,架在城壕的吊桥两侧附有粗大的锁链。吊桥的厚实木板已有多处腐朽,可以看到修补的痕迹,粗大的锁链似乎是最近才上油保养过,但中间部分仍是锈迹斑斑。
雷瑟跟在谢拉身后越过微微倾斜的吊桥,走到一半时,体内感到一股无以名状的战栗。那是混杂了亲身踏入传说之城的欣喜与一抹不安的微妙感觉。
“这条锁链是用来升降吊桥的吧,亲爱的?”阿格涅丝在过吊桥时问丈夫。
柯纳根从嘴里拿开刚点起的雪茄,郑重地告诉她:“是呀,甜心。这样的设计才能在受到敌人攻击时,从里面卷上锁链拉起吊桥,阻止对方士兵的入侵。”
城墙厚约两米,唯独城门部分因设有吊桥与栅门,厚度达到五米以上,这也就是城门向外突出的原因,而这样的城门洞就仿佛一个小小的隧道。
雷瑟从拱门正下方往上看,心想:这就像是置身于狼的口中一样。
格子状的栅门是由橡木或别的什么木材制成,表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铁板。木桩前端的尖锐部分涂有漆黑的焦油当做防腐剂,看上去有如野兽的尖牙。
城门是向城堡里打开的,厚实的橡木门板的铁制零件与铆钉已经生锈。众人穿过城门进入城里,一个铺着石板的方形中庭随之展开,巍峨坚固的主堡就耸立在他们眼前。
“哇!好棒!”阿格涅丝发出一个不知是叹息还是喘息的声音。
森然耸立的石造建筑果真有股惊人的气势。
“虽然古老,但看起来却相当坚固呢!”莫妮卡对布洛克窃窃私语道。
“应该也只有这个优点吧!”布洛克粗声粗气地回答。
黑魆魆主堡的墙面颜色与状态,处处透出了古意盎然的气息。它的形状、大小就如同数层楼高的建筑般,显出迫人的气势。主堡也与城墙一样,外观没有任何装饰,整体显得朴素而粗犷。其他城堡都会用锯齿状的尖锐饰物或栏杆作为点缀,但这里醒目的只有正面玄关半圆拱门的突出部分。
一眼望去,主堡墙面上没有发现任何窗子,反而有好几个穿透厚墙、仿佛箭眼一般的十字形孔穴,而这些孔穴的作用与其说是采光,不如说是透气用的。
“福登,这个城堡好像没有瞭望台?”费拉古德教授确认似的问道。
福登将脸转向教授。“有的。一般来说,城堡最高的一层就是被称作瞭望台的地方,而且,虽然因为那些凹凸状的垛口而看不太出来,但城堡最上面那层的空间比起下面的其他部分来要小一些,就像屋顶的阁楼一样。这里还留下一个传说,很久以前的城主就是在那里抛下俗世,过着奇妙的隐居生活的。”
雷瑟走到中庭中央,环视周围。城墙最顶端比主堡低大约四米,主堡四个角落的城塔高度一样,都比主堡屋顶高了五米左右。相较之下,城门塔就稍微低了些,但宽度则大上一圈。中庭里连个花坛也没有,看起来相当单调。城墙的左右两个角落各有一扇像是通往城门塔入口的门开启。后来才知道,那里面有个方形的回转式楼梯,可以用来登上塔顶的房间,也可以中途抵达城墙上的箭眼型孔穴。
“那边的小型建筑是什么?”费拉古德教授问福登。中庭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小小的石亭,墙上龟裂的石灰泥相当醒目。
“右边是水井亭,左边是打铁用的亭子。打铁亭里还留有以前的工具,待会儿过去看看吧!”
费拉古德教授更加仔细地慢慢观察周围,然后对离他最近的柯纳根夫妇殷切讲解着“楼层与楼层之间有凸出的带状图样哦!不过风化得很厉害,不特别注意就不会发现”、“将城堡与瞭望台打造为一体,是十三世纪很常见的设计”等。
雷瑟听着教授对他们的讲解,同时四下环顾。
石砌的城墙是用灰泥固定的。靠近观察,就会发现石头表面的纹理粗糙,凹凸不平的情况也非常严重。再加上那里又有一些阴影,更增添了石头给人留下的重量感与冰冷感。
风声与树叶的沙沙声被四方厚重的城墙遮掩,变成了低低的呢喃。若多加留意,则能感受到一股被高耸城墙所围住的压迫感与孤寂感。
福登走到主堡旁,回头以一脸郑重的表情面向众人,拉直领带,双手向左右大大张开。
“各位,一路辛苦了!这里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地——‘银狼城’。在这个城堡里,愿大家能忘却俗世烦忧,舒适自在地度过这几天!”
“没人出来迎接吗?”艾斯纳语带讽刺地问,在他附近的雷瑟看见了他蛇一般诡异的笑容。
“怎么有一种被扔进监狱或牢笼之类地方的感觉?”莫妮卡抬头看向高耸的城墙,拉拢着披在肩膀处的皮草,对着卡尔·谢拉说。
“哎,别这么说,不是有句谚语叫‘久居则安’吗?”谢拉很有礼貌地安慰莫妮卡。
“我与先生之前曾去过幽禁狮心王理查的多利费尔茨城,那地方也给人这种寂寞的感觉呢!”阿格涅丝笑着说。她这番话似乎在告诉别人自己的见多识广。
另一方面,自负且不服输的莫妮卡生气地回嘴道:“我可是曾到法国的巴士底狱参观过呢!那是三年前我在巴黎主演舞台剧时的事了。对了,说到法国,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我只是个过路者,但你就不一样了,你似乎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吧?还是……你其实就出生在那里?”
闻言,柯纳根夫人的脸色变得惨白,很震惊地小声说道:“这个……库尔德小姐……”
“没什么啦!我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你与你先生是在巴黎某个沙龙酒馆认识的,所以才觉得你应该对法国的城堡很清楚。听说,你以前还当过舞娘吧?从事那一行会有很多机会认识男人,真不错呢!”
幸好,这番冷嘲热讽只有一旁的雷瑟能听见,其他团员都对周围的环境感到新鲜而好奇地张望着,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随意交谈。
“莫妮卡,走吧!我们进去吧!”谢拉以不自在的表情牵起莫妮卡的手。
莫妮卡说了句“抱歉”后,便将下巴高高扬起,在谢拉的伴随下,从阿格涅丝面前离去。
“各位,这边看得差不多了吗?我们进主堡吧!房间分配这些事宜,进入主堡后我会再向各位说明的!”福登将手放在嘴边,大声说道。
一行人闻言纷纷跟在福登身后。雷瑟觉得自己已经快冻僵了,很希望能赶快到暖和点的地方去。
“在这种地方待上三天会不会很无聊呀,亲爱的?”阿格涅丝挨近丈夫柯纳根身边悄悄地说。她的声音里带着悔意,或许是被刚才莫妮卡恶意的言语影响了心情。
“不进去看看是不会知道的,说不定里面的布置出乎意料的豪华,让人感到很舒适呢!不过,我只要有好酒能喝就无所谓了!”柯纳根将雪茄往地上一扔,踩灭了它。
此时,走在约翰·杰因哈姆身后的珍妮回头,一瞬间与雷瑟四目相对。珍妮向雷瑟露出一个生硬的笑容,他却害羞地低下头。
杰因哈姆自从登上石梯后,一直表情阴郁地吸着雪茄,在中庭时,他也只是跟艾斯纳简短交谈了两三句话。
福登走向城堡的玄关。在短短的几阶楼梯上方有一道又矮又宽的半圆型大拱门。门扉是一扇饰有金箔的铁门,非常厚重。
管家班克斯与女佣汉妮·休贝尔站在玄关两旁,毕恭毕敬地打开铁门。铁门的门轴随之发出嘎吱作响的金属声,听来仿若悲鸣。里面似乎点着蜡烛,因为门内的昏暗中还透出一缕摇曳的光芒。
费拉古德教授与雷瑟并排向前走,仿佛忌惮着周遭其他事物似的对他窃窃私语:“对这个有众多传闻的古城来说,几百年后踏进这里的我们大概就像入侵者吧!要是有狼人悄悄地混进我们一行人中,这座城大概会很欢迎吧?希望住在这里的幽灵不讨厌热闹才好。”
在雷瑟思考着该怎么回答时,教授已经带着满足的笑意,率先进去了。正当他要跟上时——
“等等!雷瑟!”
有人从背后轻轻扣住雷瑟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头便看见一张带着爬虫类般笑容的脸,是艾斯纳。
“……狼人或许混进了我们之中?”艾斯纳尽可能地压低声音说,“雷瑟,教授可不是在说笑哦!我刚才从那个满脸雀斑的女佣口中得到一个机密情报——我呀,职业病作祟,总是能够轻易地从别人那里探听到一些秘密。她还太嫩,没办法将秘密隐藏得很好。”
“是什么?”雷瑟也跟着压低了声音。他们谈到的当事人如今正与管家班克斯站在楼梯上的玄关门前,耐心地等着他们。
艾斯纳歪着头,薄唇几乎动都没动地飞快说道:“汉妮说,这次的旅行,有个警察假扮客人混进了我们这些团员当中。我猜那个警察大概有变装,而且,据说其目的是为了逮捕同样藏匿在我们一行人中的凶手;也就是说,在我们当中披着人皮的怪物,不是狼人,而是杀人犯,懂吗?我是看在朋友的交情上才将这个危险告诉你的,你可千万要小心!”

2

雷瑟等人全部进入前厅后,管家班克斯与女佣汉妮将众人身后的玄关门关上。
“欢迎光临‘银狼城’!”班克斯戏剧般的粗犷声音响起。他们眼前还有一扇打开的铁门,众人接着走进那扇门,来到了大厅。大厅里非常昏暗,整个房间寂静无声,从墙壁、天花板、地板所渗出的静谧缓缓地将他们完全包围起来。
一行人神情紧张,不安地环视周围。所有的嘈杂声全都消失,只剩清晰可闻的叹息声。
这间大厅相当宽阔,天花板与墙壁的上半部涂成白色,墙壁的下半部则贴满暗褐色橡木材质的墙板。大厅的正面与左右两边各有一扇低矮的门扉,左右两侧的门再过去一点,则是与走廊相接的地方,没有门。门口上半部全都呈现圆弧造型,与城里其他地方一样。
燃着蜡烛的烛台与白色灯罩的煤油灯合适地并排在墙上,但柔和的火焰散发出的微弱光线并不足以充分照亮整个大厅。天花板不算高,上面垂吊着样式简单的枝形黄铜吊灯,但并未被点亮。大厅里没有窗子,采光不足,因此天花板与房间的角落等几个地方都隐没在黑暗中。
室内的寒意是寂然无声的,其中还有各式各样的气味微妙地混合在一起,石砾干燥似的味道、蜡烛的烟熏味、霉臭味……一行人被蜡烛映出的淡淡身影投射在绘有花纹的红黑色瓷砖地板上,仿佛正上演着缓慢的默剧。
“这里就与以中世纪古堡为舞台的电影布景一模一样呢!”莫妮卡对谢拉悄悄地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真的呢!气氛十足——原来这面墙是用方形石块堆积而成的啊!”
谢拉则表现出建筑师的专业,似乎对建材本身更感兴趣,这点与费拉古德教授就很谈得来。
“这里要是有蜘蛛巢穴之类的东西,我可受不了;如果头发再被蜘蛛网缠住的话,那就更讨厌了。”
众人都无法静下心来,纷纷四处张望。的确,周遭有股奇特的气氛,仿佛就算幽灵或小鬼现身也不足为奇,连雷瑟都开始变得有点神经质了。平时他对幽灵之类的事全然无惧,如今身处在这个昏暗神秘的地方,再加上之前艾斯纳悄悄说的事还留在心头,他的内心也已经无法平静。
……杀人犯就在我们这一行人中,警察也是,这是真的吗……不!这太愚蠢了……但是……该不会与珍妮对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吧……她说自己可能会被叔叔约翰·杰因哈姆杀害……真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艾斯纳为什么要特地将这种事告诉我……可疑的到底是谁……参加这趟旅行或许是个错误吧……在这座古堡中,到底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艾斯纳本人就站在连接左边走廊的地方,一脸一无所知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眼睛习惯了室内光线后,雷瑟的心情也稍稍平静了下来。房间各处都有些摆饰,墙上挂着附有人物画的框镜、肖像、壁毯,小茶几上则摆着迈森窑制作的神像。裱在小画框里的肖像是一位侧身斜坐、头戴白色假发的威风凛凛的老人。费拉古德教授看着那些画,眼神开始有了变化。
“这样不会太暗了吗?这里都不开灯吗?”杰因哈姆嘴上叼了根还没点的烟,语带轻蔑地说。
管家班克斯从后面站了出来,以冷静的口吻道歉:“真的相当抱歉!目前的照明设备就只有这些年代久远的东西。”
“这也没办法嘛!”费拉古德教授以愉快的声音,从容地回答,“一直到十七世纪以前,这种用雕花玻璃制成的明亮枝形吊灯都还被普遍使用着,因为在古老的年代中,只有烛台或桌上的烛灯这些照明器具存在。但最近,不论是哪里的城堡,为了赚取一些维持开销的费用,都要求观光客支付参观费。因此,有许多地方也通了电、装上了新式的电灯照明设备,我却觉得那样很扫兴。”
“看来我们不能对这里的服务抱太高的期待了,莫妮卡。”布洛克露骨地哼了一声,转而以讽刺的口吻对福登说,“但愿会有暖气或毛毯之类的东西。”
“这样会生病的。”莫妮卡撅起了嘴。
“城堡内部有几层?”费拉古德教授抬头望着天花板,询问红胡子管家。
班克斯微微挑起右眉。“共有五层楼,另外还有一层地下室。一楼以这个大厅为中心,有骑士厅、会客厅、图书室、武器房、礼拜堂、镜厅、游戏间等。上了二楼,则有宴会厅、贵妇厅、等候室等——接下来就要带各位到宴会厅。三楼则是各位贵宾的寝室。”
“哦?五层楼?因为外观看起来相当高,我还以为有更多楼层呢。”
“原来如此。”班克斯挺了挺背脊,有礼自制地回答,“地下室则是厨房、储藏室、酒窖、浴室,以及我们这些用人的房间。”
“我们的寝室在三楼?”
“是的。四楼则是主人的寝室。”
“顶楼的瞭望台呢?”
“瞭望台目前用不上,因此没有开放。”
“骑士厅相当于大客厅吗?”
“不。若照以前的说法,骑士厅只是相当于休息室的地方。请您不妨这样想。”
“要在哪里用餐?”
“在二楼的宴会厅。那里是这个城堡最大的一个房间。”
“我知道了。”
费拉古德教授一点头,福登就一手高举过头,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刚刚班克斯管家已经说明过了,现在,我们先大致将一楼看过一遍后,就到二楼的宴会厅去喝下午茶。届时将会公布在这里住宿期间的行程与房间的分配。还有,虽然有些不便,但若要使用浴室、盥洗室、洗手间,麻烦都请到地下室去。从西侧楼梯往地下室走,就在那边走廊的角落里。现在有哪位想上洗手间的?”
众人都摇摇头,于是福登迅速地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这时,挺着大肚腩、姿态不可一世的布洛克叫住了他。
“喂,福登!邀请我们来这里的那个叫什么的伯爵,现在就在宴会厅等我们吗?”
福登瞬间犹豫了一下,但立刻就换上另一副表情。
“关于这一点,休息时会再为您说明。来……”
福登态度坚决地走进左边走廊时,却又再次被叫住。这回换成他身后的杰因哈姆发起了牢骚。
“难道住在城里的这段时间,我们一个个都得拿着点上蜡烛的烛台走来走去吗?”
“杰因哈姆先生,非常抱歉,但情况的确如此。不过,走廊墙壁上的所有油灯全天都会点上,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习惯之后,亮度是足够的。”
“没有煤油灯吗?”
“呃,这个……我想是有的,对吧,班克斯?”
“是的,就收在地下室的仓库里。”班克斯立刻有礼貌地回复。
“那就拿出来分给大家吧!就算再怎么充分体验中世纪的生活,我们毕竟是现代人,会想要更明亮一点,而且煤油灯用起来比蜡烛要简单些。”杰因哈姆强烈要求道。
“是,遵命。”
班克斯回答后,福登再次环视众人。
“接下来,我将一边向各位简单介绍位于这一层楼的各个房间,一边往楼上去。这里有费拉古德教授应该会中意的武器房,里面陈列了很多剑、枪,以及古代铠甲之类的东西,非常壮观!依伯爵所言,里面还展示了很多古物与珍品——我们走吧!”
单手拿着烛台的福登总算可以带队前进了。

3

众人的脚步声空洞地在寂静的城内回响。
因为班克斯也拿着烛台跟在后面,于是影子倍增,交错且歪斜地沿着地面攀爬,在墙面上伸缩变幻。来到走廊一看,每个壁钩都点上了灯,灯油燃烧的气味相当浓烈。
“位于大厅正面的这个房间是图书室,右边是武器房,左边里面的房间是礼拜堂。”
福登先带大家走进位于大厅正面的图书室。图书室里除了门窗外,其余的墙壁全是书架,上面摆满了精装本与书背已磨破的手抄本,房间中央放了一张方正的厚重茶几与椅子。
一行人通过一扇联络门,进入隔壁的武器房。房间里面仿佛中世纪的博物馆,陈列品令所有人大开眼界。
武器房与大厅差不多大,呈长方形,占去了建筑物西侧直到尽头的空间。当中展示的各式各样中世纪武器及用具,短时间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鉴赏完毕的,另外还林立着手拿不同武器、姿态庄严的铠甲人像,数量简直多到难以计算。
墙壁上设有镶上玻璃的陈列箱与陈列架,当中陈列着头盔、铠甲、枪、战斧、长剑、短剑、长矛、战槌、弓箭、旗子、壁毯等,连天花板上也间隔着垂下好几面军旗。
地板只有过道的部分铺上了深红色瓷砖,房间中央的台座上有尊大型人马像。人与马当然都披着铠甲,甲胄在油灯的光照下反射出微弱的金属光泽。马身披着下摆及地的挂布,前足抬起,后足站立。马背上的骑士手执足足三米长、在马上比武用的骑枪,摆出勇猛的姿势。
“是巴克斯!瞧这气势,简直像要飞上天了呢!”费拉古德教授的双眼熠熠生辉。
雷瑟也兴致盎然地欣赏着这些展品。
不久,一行人从位于武器房中段的门走出,来到走廊,接着进入对面的骑士厅。那里也摆设了许多华美的雕像与豪华的装饰品,每件物品都引起女性们羡慕、惊叹的声音。
福登再度转回大厅,带着众人继续参观建筑物的东半侧。那一侧有会客厅、礼拜堂,与配有台球桌之类设备的游戏间。台球桌是雕花的奢侈品,连球跟球杆等物品也是以象牙制成。当雷瑟观赏挂在墙上的壁毯时,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的布洛克向他搭讪起来。
“你的酒量好吗,雷瑟?”
雷瑟摇了摇头。“不好。我喜欢啤酒,但不擅饮。布洛克先生你呢?”
“嗯,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喝,但若不与用餐一起,就怎么都喝不醉。”
“为什么?”
“雷瑟,虽说这是当然的——你应该没有照料女演员的经验吧?”布洛克状似有意地将视线投向莫妮卡,做出一个苦不堪言的表情。
“嗯。”
“这种人实在很令人劳心费力呀!单是女人这种生物,我们男人就得大费周章才能搞定,如果再冠上女演员的名号,就更得忍受她们几百倍的任性才行,特别是走下坡路的女演员更严重,虽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但上帝真是不公平!真希望他能听我抱怨上一两句也好——所以我必须长时间保持没喝酒的清醒状态才行!”
“那是不相信神的想法吧?”雷瑟适当地附和他。
“不相信神吗?原来如此,或许真是这样吧——对了,你是天主教徒吗?”
“不,我是基督教徒。”
“这么说来,你不会觉得现在看到的礼拜堂怪怪的吗?”
“咦?”
“这里没有耶稣与马利亚的肖像啊!这古堡盖好的时候,已经发生路德的宗教改革了吗?”
“是呀,这是为什么?”雷瑟偏着头,然后想起了费拉古德教授在车里讲的话。“教授讲过一个传说,内容大致是,这里的城主成了宗教革命衍生出的农民战争的牺牲者,他们似乎被烙上了女巫与巫师的印记,然后被拖到城外烧死。这一段历史说不定刚好与空荡荡的礼拜堂有关。”
“但是,其他房里放了那么多的装饰品,却只有礼拜堂这么枯燥单调,不是显得很不协调吗?或许这个城的主人很讨厌神吧?”布洛克说着,露出了下流的笑容。
“你是说,他是无神论者?”雷瑟感到厌烦,心想:别人的事怎样都无所谓吧?真是多管闲事!
“对了!你住在弗姆兹吗?”布洛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出声问道。
“不是,我正在弗姆兹找新房子,但还没找到。直到上个月为止,我都住在波恩。”雷瑟跟着布洛克,一起朝出口的方向前进,并谈起自己即将就职的学校。
布洛克用手摸着下巴。“说到波恩,那里最近发生了几起悲惨的事件,就是小孩被野狗咬死的事啊!我记得报纸还是哪里的报道还说,有两三起类似事件接连发生呢!”
雷瑟悚然一惊。如果对方说的是那件凄惨不幸的事情的话,那他很清楚。他斜眼偷瞄布洛克的表情,对方看起来似乎没有恶意。
“是啊,很令人同情。那个小孩好像才五六岁大,在森林边玩耍时,却被野狗袭击了。”
布洛克微笑着说:“该不会……你认识那个孩子吧?”他似乎语带讥讽。
雷瑟有点不高兴。“不,我完全不认识。更何况,波恩很大,我从出生就一直住在市区,而野狗出没的地方是在有森林的郊区。”
“原来如此。”布洛克再度嗤笑道,“真是抱歉啊!我还以为是你认识的人……不过,那只野狗好像还有狂犬病吧?已经抓到了吗?”
“我不太清楚。”雷瑟觉得很不愉快,不想再回答他的问题了。
幸好,此时福登凑巧站在门口,笑眯眯地对大家说:“接下来,我们终于要去二楼了。老实说,我已经口干舌燥了。”
所有人再度回到走廊。在丁字形走廊的尽头,立着一座孤零零的中世纪铠甲立像。城堡的楼梯建在建筑物的东西两侧,东侧楼梯的入口就在走廊尽头右转进去的里侧。
“哎呀,好帅的绅士!”
莫妮卡说完便轻声笑了起来,于是费拉古德教授开始就这副铠甲进行说明。
“这座立像穿的铠甲被称为板金铠。而且,这种东西最初就是为了当做装饰品而打造的,因此大部分都做得比实物小,所以大人或一般身高的人是穿不下的。它并非实用品哦!”
蜡烛的光芒在铠甲的金属表面映出濡湿般的反射光晕。转过走廊后,正面有一扇铁门,楼梯就在铁门的左边。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也在这里,而且以铠甲立像为中心的对面尽头也有一扇铁门。
“那些铁门是……”费拉古德教授热切地问。
福登轻轻回过头。“那是城塔的入口。你们现在看到的南侧铁门通往城塔,北侧铁门则是通往城墙塔。在这座城里,面向南侧断崖的称为‘城塔’,连接两侧城墙的称为‘城墙塔’,位于城门左右两边的则为‘城门塔’。”
楼梯是回转型阶梯,宽度大约只有两米,相当狭窄。一级一级的阶梯相当陡峭,楼梯边没有栏杆,倾斜的天花板低矮,在两层楼梯之间还有个平台。由于墙壁阻隔了视线,形成不在转弯处就看不到上下行楼梯的构造。
“我最喜欢螺旋楼梯了,因为那给人以浪漫的感觉。舞台设计上如果有二层楼厅或螺旋楼梯,就能在平面式的舞台进行上下空间的演技互动,表演就会出现层次感。对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可是我的拿手戏呢!”
莫妮卡对谢拉送上娇声软语,谢拉也对自己从昨天起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女演员的专属侍卫这件事,表现出甘之如饴的模样。
“福登先生!”莫妮卡用欣喜的声音说,“这座城堡里有螺旋楼梯吗?”
“抱歉,没有。不过,登上这扇铁门里通往城塔顶的方形楼梯,同样可以令人大开眼界!”福登非常认真地回答。
楼梯间的平台墙上也挂有美丽的壁毯。费拉古德教授停下脚步,以热切的眼神欣赏着这幅艺术性的纺织品。上了二楼,在与中央走廊连接的地方,同样有一座铠甲立像。
“一楼是文艺复兴式的风格,这个则是神圣罗马帝国式的风格吧!”
费拉古德教授炫耀似的尽展所学,滔滔不绝地说着一楼立像的头盔、铠甲等东西予人平板而缺少变化的感觉,而这里的立像则在表面上雕刻了无数的细腻线条,是精工打造之类的区别。
福登骄傲地补充说:“每个楼层的走廊两端都有像这样充当警卫的铠甲立像。嗯,这算是一种除魔的装饰吧!”
二楼中央的宽广走廊没有一楼的长,左右各有两道门,正面有一扇门。
福登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前停下脚步,转身背向门,对一行人说:“城堡的一到三楼几乎都是左右对称的设计。二楼以这间‘宴会厅’为中心,走廊往东西向延伸,两边则各有两个小房间——那么,现在就请各位移驾至宴会厅吧!”
班克斯与汉妮从雷瑟等人身后走到最前面,手脚利落地将门打开。班克斯挺起胸,以非常沉稳的声音对第一个通过自己面前的柯纳根夫妇说:“请好好休息。”
说完,他以传统方式向对方行礼。

 
上篇:第五章 通往人狼城之路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30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