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1. 刻格瓦拉的小子
11. 刻格瓦拉的小子 文 / 系 著 更新时间:2012-3-29 14:52:04
 

 

之前的那年春节,也就是在阁子楼风云突变之前,阿瑟并没有回老家,狗前后给他传过两条短信,一条是问他春节是否回家,另一条提到了吃烧烤的事情,狗没有提起还钱的事情,阿瑟也没有询问;母亲前后来过两次电话,第一个电话是提醒他要在下雪天购买鸡蛋,因为雪下来以后,鸡都不愿下蛋,蛋的价格会飞涨,第二个电话是大年三十晚上打来的,母亲问他有没有穿新衣服,阿瑟忘记购买了,只能应付着说穿了,母亲问他怎么过的年,他说,一个人,接了不少活。

事实上,他说谎了。

当时阿瑟的身边还陪伴着一个来自上海的女人,那女人比她大六岁,来的非常突然,大概在狗走后不足三天的时间里,拎着一个巨大的花布包出现在古街的咖啡馆前,正是她的到来与滞留打破了阿瑟所有的计划,那些计划包括完成他给中系的信件,或者不写信也行,有必要和中系正式地谈些什么,在帐篷之夜后,给彼此一个交代……

女人是在阿瑟十四岁旅行时相识的,当时她并没有告诉他名字,他就随口叫了她“上海”。

 

简单地说下上海,她与阿瑟的交集非常少,但每一次都很“致命”。认识上海那年,阿瑟第一次独自旅行,他预谋了很久,在学校里偷抢拐骗了500块钱,跟小飞侠(看黄色录影时被命令打苍蝇的那个男孩)在学校里租赁黄色书刊和VCD又赚了200块钱,分给了小飞侠30块钱,他手里一共有了670块钱,外加上平时省下来的饭费,凑足了800块,没同家人打一声招呼,在暑假的第一天就买票上路了,当时他对外面世界的兴趣并不大,但上路这件事让他很兴奋。

那次旅途很漫长,需要三天两夜,除了在卧铺上趴着看小说,阿瑟最长待的地方就是车厢的连接处,那里虽然有些脏乱,但空间宽阔,而且会清晰地听见轮子摩擦铁轨的声音。他喜欢那里,喜欢靠在那儿的窗边吃方便面、吸烟、看风景,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坐在鼓鼓囊囊的垃圾袋上。他就是在那个地方与上海相识的,简单聊上几句,或者沉默地消磨掉一个时辰,漫长的旅途让他们不停地在那里相遇,再相遇,上海一边捧着书一边抽着烟,一边调侃着阿瑟,阿瑟则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风景,一边观察着上海。晚上的时候,列车按时熄灯,上海爬到了阿瑟所在的中铺上,咬了咬他的耳朵,随后,他的皮带就开了。

火车中铺那一晚是阿瑟的第一次,别忘了,他当时只有十四岁,上海在知道这些以后,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她仅仅是吸了几口烟,继续聊起她手里捧着的那本书——《基督山伯爵》。而后,第二夜,阿瑟在火车简陋的厕所里清洁了一下身子,干净地躺在中铺上等着上海,他琢磨着,她肯定会在十点以后爬上来。当时,他与上海的铺位隔得挺远,大概要跨过三个隔段,列车熄灯后,阿瑟翻来覆去地等待着,试图听见遥远的隔段里女人下地穿鞋的声音,可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听见暗夜里沉重的车轮摩擦在铁轨上的声音,还有窗外一片片没有光亮的风景,直到晃晃荡荡地睡着了。

那天晚上,上海没过来。清晨的时候,他爬起来去连接处吸烟,遇见了上海,她正叼着烟冲泡着速溶咖啡,她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

上海:早啊,小子!

阿瑟要了根烟,吸上第一口后,有些难为情地开口。

阿瑟:那个……昨天……

上海笑着,趴在他耳边低声地说:昨天你很棒。

说完,端着咖啡坐在连接处的垃圾袋上看着风景,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阿瑟挠着头,平静地吸着烟:你确定,是我……很棒?

上海咯咯地笑着:小子,动物生下来就会跑,这是天性。

忽然间,阿瑟反应了过来,他一边咬着牙,一边点着头,一边四处巡视着,到底哪个乌龟王八蛋昨天上了上海的铺子。

之后不久,列车驶进了终点站,阿瑟背着他的行李第一个窜下了车,而后,揪住了一个比他高一头的中年男子,用卖烤肠的小贩屁股下面的折叠凳,狠狠的抽到男人满地找牙,而后,拉着上海在月台上横冲直撞地跑了。

上海:为什么打他?

阿瑟:没什么,他往我方便面里放双汇火腿肠。

上海:???

阿瑟:就昨天晚上。

上海始终不知道这个秘密。

他们在目的地旅行了三天,上海看中了一条红色的脚链,上面还系了一把廉价的玉锁,阿瑟坚持要付钱,上海没有拒绝,那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送给一个女人礼物。临走时,上海把《基督山伯爵》送给了阿瑟,两个人留下彼此家里座机电话就匆匆分别了。那部永恒不变的座机电话发挥很大的作用,他上大学那年,她打通了那电话,询问他的母亲他在哪里,母亲给了她地址,她再度联系了他,突然间的就去看望了他,那次见面,他们都成熟了很多,他不再是十四岁的小处男,她也不再是二十岁的放荡女,他仔细看着她,脚上还带着那个玉锁,他莫名的开心,带着她去D市找了狗,并说,这是我朋友。他们在D市逍遥了一个星期,不知道什么原因,狗对上海赞不绝口,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并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到了她挂玉锁的脚腕上,口口声声地告诉她,我也要跟你交朋友!上海笑眯眯地一边答应着,一边用大塑料袋灌了几袋子扎啤,插上三根吸管后,狗和阿瑟两个人以这一生最幸福的姿态醉翻了,等他们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多条细长的铁丝歪歪扭扭地捆绑在一辆警车顶部,上海早已消失不见。

他与她的第三次相见,也就是这次,间隔了很多年,他非常地惊讶,这种惊讶还伴随着些许惊喜,现在他已经是成熟的小伙子了,正当年华,而她,浑身上下都变了,变得像另一个女人,除了脚上的玉锁和疯子般放逐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十四岁那个暑假”的影子了。她是来投奔他的,因为肚子里怀了一个孩子。

阿瑟:谁的孩子?

上海:不想说。

阿瑟点了点头,思考了不到三分钟,决定收留她。

 

大概在上一年秋末冬初时候,也就是上海初来古街打胎的那段日子,古街一家工艺品店便倒闭了,那是阿瑟拿取收入最多的一家店子,每个月至少有两箱鸟被他们买走,老板感叹经济不景气,人们花在艺术品上的钱越来越少了,临走的时候送给阿瑟一艘木船,说是祝他凡事都一帆风顺,那木船丑得一塌糊涂,但阿瑟欣然地接受了,他本打算雕一盘中国象棋当做回赠,但象棋还没雕好的时候,老板便离开了。由于木雕的鸟类卖得不好,上海又急需要一笔钱做掉孩子,阿瑟想起了狗在秋天提出的建议,开发了新的项目,他终于开始制作人像了。

起初的时候,阿瑟雕刻了不少人像,大部分都是狗提及的人物,毛主席,雷锋,玛丽莲•梦露,除了蔡伦,那纯属阿瑟个人喜好,那批人像雕成后,他走访古街商铺,采取了免费试卖的方式,他的人像雕刻作品尽管都只是神似,但大体还能看出来刻的是谁。

阿瑟的新商品在试卖了一段时间后,顷刻间分出了伯仲,玛丽莲•梦露的几乎没人买,这个不能怪顾客,也不是梦露本身的魅力有所下降,而是因为阿瑟雕刻的实在不堪入目,只有上海有事没事的喜欢把玩着他的“梦露”。

上海:哎,小子,你这个梦露雕刻得很像烫过头的花仙子哦!

阿瑟斜叼着烟拿起梦露,左看看、右看看,连他本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由此他放弃了雕刻玛丽莲•梦露。

如果说玛丽莲•梦露的木雕人像在一个月只售出三个,这是技术错误,情有可原,但令阿瑟极为想不到的是,在他的人像木雕中有一个销售纪录为零的人物,那家伙就是蔡伦。所有的蔡伦都被如数地退了回来,古街的商家们一致认为阿瑟的蔡伦雕刻的是最精致的,但是,所有客人们都不知道蔡伦是谁,也无从知道像与不像,阿瑟有点恼火,他想,人们总是这样,用着人家的发明,却时刻忘记着那个人,他只能把十几个蔡伦的人像木雕排成排悬挂在自己窗外,他为此抱怨了一段时间,但事情过去不久,阿瑟的其他人物木雕大受欢迎,尤其是切•格瓦拉的,毛泽东主席人像的销售量排在第二位,第三位就是我们的雷锋同志。

阿瑟始终不太明白,为什么小字辈的切•格瓦拉会在商界战胜毛泽东,想当年,在“毛”辉煌的时候,“切”不过是个崇拜“毛”的毛头小子,但不管怎样,他和商家都因为切•格瓦拉得到了不少的实惠,有些外国人会买上一整箱只为在圣诞节的时候打点亲友,就此,阿瑟把不公平对待蔡伦的事情忘在脑后,没日没夜地雕刻着切•格瓦拉,没用多久,他便手法纯熟,且越雕越传神。

阿瑟始终没有把那半封信寄给中系,也没有再去阁子楼,一来是因为雕刻生意火得不得了,二来,完完全全是因为上海,在女性方面,他从不拖泥带水,并不是说他这个人如何地道,只是不愿让自己的人生陷入一些无谓的麻烦中,但尽管如此,那并不意味着他不会想起中系,下雪的时候,发芽的时候,动物开始叫春,古人开始伤春的时刻,他都不同程度地想起过她,一想到中系,他就疯狂地雕刻切•格瓦拉,有时候,也会让上海用手或者嘴帮助解决,上海去掉“负担”后,便身体力行地让他幻想着中系直冲云霄。

 

 

 
上篇:10. 去年在马里安巴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51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